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三十三章 荒村野店

李冰定了定神,心中告訴自己這是幻覺。當他再次睜開眼時,果然發現前面仍然一切正常。

車上其餘四人問李冰怎麼了,李冰淡淡地說:“沒什麼,只是車子不能發動。”

當他再次擰動車鑰匙時,發動機發出了一陣低吼,車子起動了。

李冰小心翼翼地駕著車,開在他並不熟悉的山路中,眼睛睜得大大的,緊張地盯著前面的山路。

幾分鐘後,他發現前面不遠處亮著燈火,路邊似乎還亮著一個燈箱,懸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車駛到近處,才發現這是一幢獨立的別墅式的三層農家小樓,燈箱上紅色大字:停車住宿。車燈照射出農家小樓門頭上五個銅字:如意農家樂。

李冰把車開到門前停下,扭頭對車內人說道:“今天已經不早了,夜間山路駕駛比較危險,不如我們就在此休息一晚吧。”

眾人聞言表示同意,相繼下了車,一個山裡人典型打扮的老婦早已經站立車旁,熱情地招呼大家進屋。

一行五人早已饑腸轆轆,在老婦的帶領下,進了大堂內,看到一共有兩個隔開的包廂。

老婦帶領他們進了第一隻靠近大門的包廂,遞上了一份菜單。趙婉兒看也不看,直接對那老婦說道:“我們都快餓死了,你這裡有什麼好吃的,儘管端上來吧。”

那老婦聞言,眼睛眯成了一條線,樂呵呵地趕緊說道:“你們稍坐片刻,馬上就好。”回頭喊道:“老頭子,趕緊上幾個冷菜。”

不多久,一位老實巴交模樣的老頭,端了四隻冷菜進來了。當他放下冷菜後,還趕緊掏出香煙,給李冰、張遠山和錢一多每人發了一枝香煙,並摸出打火機,恭恭敬敬地給三人逐一點上煙。

一旁的老婦也給五人各倒了一杯熱氣騰騰的紅茶,又拿了兩瓶白酒和幾罐飲料擺在邊上的小桌上。

眾人剛喝了幾口茶,老婦轉身出去,不一會就端上了一盤熱菜。

五人早已覺得餓了,趕緊動筷子,一嘗之下,不覺連聲山裡風味果然不同一般。

那老頭打個招呼剛想退出時,李冰叫住了他:“老伯,您老別走,一起坐下喝口酒吧。我還有些事要向您打聽一下呢。”

老頭呵呵一笑,就找了個空位坐了下來,給自己也滿上了一杯白酒,這才慢條斯理地說道:“謝謝各位好意,那我就不客氣了。你們想打聽些什麼事?”

李冰問道:“請問老伯,這裡是什麼地方?離乾陵還有多遠?”

那老頭驚訝地看了看大家,抿了一口酒,仍是不緊不慢地說道:“你們是從西安過來吧?這裡是武功山,出了山,就到了乾縣,到了那裡,就是乾陵的所在地了。這麼晚你們想到乾陵?看各位也不象那些偷盜挖墓的人,但去乾陵旅遊都是白天去的啊,你們是不是路上遇到了什麼麻煩?”

李冰趕緊說道:“不瞞老伯說,我們確實是到乾陵旅遊的,只不過車子出了問題,在路上耽擱了四五個小時,剛修好車,這才抵達這裡。”李冰故意撒了個謊。

那老頭一怔,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你們是不是就在從西安來的路上,離這不遠處車子拋錨了?”

李冰露出吃驚的表情,急著問道:“老伯,你是怎麼知道的?”

那老頭歎了口氣,臉上閃過一絲不安的神色:“那是一個彎道很多的路段,前幾年,有個紅衣年輕女子,在那裡不幸遭遇車禍死了。自此以後,經常有司機在夜間看到那個女子的身影,大都是嚇得魂不附體,最後都是在我這裡過夜,天放亮了才敢前行。”

大家轉頭看向錢一多,只見他面如土色,大口吸著煙,猛烈地咳嗽了幾聲。

那老頭也感覺到了眾人的神色,看著錢一多道:“這位兄弟是不是就是剛才駕車之人?也正是車子在那女鬼出沒之處拋錨的吧?”

錢一多神色慘澹,點了點頭,仍是不住抽著煙。眾人開始沉默,各自默默地吃著灑菜。

李冰看看大家,問老頭道:“老伯,我們今天就在這裡休息了,我看到外面的燈箱上有住宿字樣,不知有幾間房?”

那老頭笑道:“荒村野店,就我和老伴兩人開了這個小店,生意並不是好。底樓就是提供給過往司機吃飯的地方,我和老伴住三樓的小閣樓上。二樓只有兩個房間,今天恰好沒其他住客。你們就將就些吧,兩個女客一屋,你們三個男的擠擠一起吧。”

五個人相互看了一眼,齊齊點了點頭,誰也不願繼續行進在這個陌生而又充滿恐懼的山路夜色中。

各人吃飽後,那老頭帶著大家上了二樓,打開兩個房間後,又送來幾瓶熱水,關照眾人,山間夜裡寒氣重,早點關了門窗睡覺。

張遠山悄悄拉了拉李冰的衣角,低聲問道:“李兄弟,你有沒有看見什麼?”

李冰搖了搖頭,張遠山這才籲了口氣:“那就好,我生怕你能看到什麼,那就麻煩大了,我還得開天眼作法。現在沒事了,大家早早睡覺,明天一早還得趕路。”

房間內只有兩張床,李冰笑了笑:“兩位大哥,你們睡吧,我看會書,就躺躺沙發上將就一夜。”

張遠山和錢一多都不好意思地謙讓了一番,看到李冰態度很堅決,心中也暗自樂了,嘴上客套了幾句,洗了腳,爬,蒙著被子就呼呼大睡起來。

李冰正在看著張教授留下來的那本考古日誌,突然,門輕輕敲了一下,聽到趙婉兒在外面低聲說道:“李大哥,睡了沒有?”

李冰趕忙起身,打開了房門,見趙婉兒和施麗婭都站地門口,神色有些害怕,不解地問:“你們兩個這是怎麼了?怎麼還沒睡覺?”

趙婉兒把食指壓在嘴上“噓”了一下,李冰會意,趕緊走出房間,輕輕地掩上了房門。跟著兩人來到了她們的房間。

剛進房間,趙婉兒低聲說道:“李大哥,我們兩個女的膽子小,在這陌生地方睡不著,你就陪我們說說話吧。”

李冰點了點頭,施麗婭在邊上說道:“李兄弟,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李冰凝神聽了一會,含笑道:“施姐,你就別叫我李兄弟了,以後就叫我李冰吧。這是山區,我也聽到了,那是遠處的狼嚎,這很正常,不用害怕。”

施麗婭和趙婉兒對望了一下,臉色有了些舒緩。施麗婭指了指窗外:“李冰,這個山間客房也太簡陋了。你看,連個窗簾也沒有,外面那些閃動的亮光,真的好嚇人,是不是傳說中的‘鬼火’?”

李冰走到窗戶前,對外面看了一會,只見遠處連綿不絕黑幽幽的山影和搖曳的樹影中,果然有星星點點不時亮起的藍幽幽的肉眼幾乎很難分辨得出的小光點。

李冰看了一會,回頭呵呵一笑:“你們就別太緊張了,別忘了這裡是山區。那些小光點,應該是熒火蟲發出來的,只是中秋已過,熒火蟲少了,不象夏天那麼多,所以只能隱約看到一點。就算是傳說中的‘鬼火’,我們三個人都讀過大學,也明白這裡面的道理。所謂的‘鬼火’,不過是野外或土葬墳墓中,動物或人的屍體腐爛時飄出的磷光。這些是正常的自然界現象,沒什麼可怕的,你們兩個就不要自嚇自了。”

趙婉兒呵呵一笑:“李大哥,好多事,我們明白道理,但害怕是人的天性。也幸好有你過來陪陪我們,已經不那麼害怕了。今天就不准你睡覺了,給我們兩個講講故事,直到天亮。”

李冰哈哈一笑:“講故事?不會是要聽鬼故事吧?”

趙婉兒和施麗婭嚇得“啊”了一聲,齊聲道:“不准講鬼故事!你存心想嚇我們啊?你給我們講講你的戀愛史好了。”

李冰尷尬地一笑:“戀愛倒有過幾次,不過那也不算什麼戀愛。家境不好,沒車沒房,人長得又不帥氣,有哪個姑娘看得上我啊?婉兒,多虧你爸爸資助我到南京讀研,現在還是先完成學業為重,戀愛麼還沒考慮。”

施麗婭哈哈一笑:“李冰,你也30多了,再不找可要老了。趙小姐有未婚夫了,我可是單身,你就不怕我這個老太婆看上你啊?”

李冰面上一紅,趕緊轉移話題,給她們兩個說起了生活中好多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