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四十章 骸骨鑒定

一行五人回到賓館後,趙婉兒神色憂傷,施麗婭在邊上不斷勸慰著。

李冰和張遠山走進了她們的房間,李冰拍了拍趙婉兒的肩膀,儘量放緩了語氣:“婉兒,你節哀順變。現在還沒確定這四具骸骨中就有你爸爸的遺體,我把張大哥請來了,經歷了這麼多怪異的事情,我也對所謂的迷信是不是真的存在有所懷疑了。我想讓張大哥施法請鬼魂通靈,如果真的有鬼神存在,而且你爸爸又真的不幸遇難了,那麼不妨請張大哥請出你爸爸的亡靈,也好讓你知道你爸爸到底是怎麼死的。好不好?得請你作決斷。”

趙婉兒抬起了頭,淚流滿面,雙眼中對李冰充滿了感激之情,幽幽說道:“李大哥,謝謝了。那麼就麻煩張大哥做做通靈的法事吧!”

張遠山從隨身的包中取出香燭,又拿出一個小小的銅爐,插上香燭點燃,然後要了趙婉兒和她爸爸趙義明的生辰八字。

張遠山閉上眼,嘴裡念念有詞,不一會,整個身軀開始抖動起來,以不同于他平時的聲調說道:“看見了,我看見了。一座大大的古墓地宮,裡面有兩個石制棺槨,還有具女屍,嘴裡含著一個很大的夜明珠。有人把夜明珠從女屍嘴裡取了出來,女屍立即變成了一具骷髏。”

張遠山的神色越來越可怕,嘶啞著聲音接著說:“三個人向外跑,來到了一棵大樹下,不對,應該是四個人。太可怕了,四個人頭在慢慢變化,都露出了森森白骨,頭上都頂著一朵鮮豔的牡丹花。”

張遠山突然沒了聲音,整個人癱坐在地上,神色極其萎靡。

李冰趕忙扶起張遠山,攙扶他坐到了沙發上。趙婉兒急切地問:“張大哥,後來怎麼了?”

張遠山過了好久才緩過神來,慢慢地說道:“趙小姐,我開始能看見墓中的事,那就是通靈了,這也說明你爸爸確實不在人世了,而且他的死與那個神秘的古墓有著極大的聯繫。只是奇怪,從沒見過這麼怪異的現象,人的頭上會盛開一朵碩大的牡丹花,而且整個人頭竟然極快地變成骷髏,就像是那牡丹吸盡了人頭上一切似的。後來的事,我也看不到了。按理說,不會發生這種現象,除非……”

“除非什麼?”趙婉兒神色悲傷又焦急。

張遠山歎了口氣:“我師父告訴過我,如果請出鬼魂通靈了,但又看不到後面發生了什麼事,那就是說鬼魂被一種神秘的力量所控制,不得超生。若想讓鬼魂解,重新投胎做人,只有瞭解了事情的前因後果,破了對鬼魂的封印力量。”

趙婉兒“啊”了一聲:“這麼說我爸爸死於非命,而且不得超生?爸爸從小對我疼愛,我發誓,一定要想辦法讓爸爸入土為安,早日超度。”

李冰想了想,問張遠山道:“張大哥,那婉兒的爸爸是在乾陵出事的,就是說乾陵隱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有種神秘的力量鎮住了她爸爸的亡靈。只有破解了乾陵的秘密,解除了對鬼魂的封印,此事才算徹底了結?”

張遠山點了點頭,正想說話,傳來了幾下簡短而又急促的敲門聲。

施麗婭前去打開門後,見門口站了兩個員警。那兩個員警走進屋內,詢問道:“請問,哪位是趙婉兒小姐?”

趙婉兒應聲道:“我就是,請問有什麼事嗎?”

其中的一個女警上前敬了一禮:“您就是趙婉兒小姐吧?我們是咸陽市公安局刑偵大隊的。是這樣的,下午你們幾個在乾陵上發現了有人的骸骨,經發掘後,一共發現了四具。乾縣公安局見案情重大,上報到了咸陽市公安局。我們經過公安網上調查,發現近期在乾縣失蹤人口的報案中,最符合條件的就是上海光明建築集團公司老總趙義明和他三個下屬的失蹤案。既然趙婉兒小姐就在這裡,那我們特地趕來,想取趙婉兒小姐一滴血液和發現的骸骨做DNA樣本比對鑒定,以確定死者中是不是有趙義明。”

趙婉兒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那女警立即吩咐同來的法醫取樣。

那女警和趙婉兒握了握手:“我叫于文華,是咸陽市公安局刑偵大隊的,感謝趙小姐對我們工作的配合。DNA鑒定結果,最快12小時後出來。如果其中不幸真的有令尊的遺體,還請趙小姐節哀!”

送走了兩位刑警,李冰叫趙婉兒出來單獨說幾句話。李冰看著趙婉兒道:“婉兒,你總沒把日記本的事告訴張遠山吧?”

趙婉兒搖了搖頭,李冰驚奇地說道:“婉兒,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好多事不能用科學來解釋。張遠山剛才描述的情況,和你爸爸遺留下的日記內容驚人相似,看來這其中真有說不清的奧妙。你發誓要讓你爸爸亡靈安息,那麼就勢必要瞭解乾陵的不為人知的秘密了。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或許我們今生都沒辦法搞清。我認為,我們目前最要緊的事,還是到安徽五河縣把那古銅鏡的事了了,張遠山說過,我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

趙婉兒點了點頭:“李大哥,你說得對。等明天,DNA鑒定結果出來後,如果真是我爸爸的遺骨,那麼在公安局調查死亡原因後,我就帶著爸爸的遺骨趕回上海,然後我們一起到安徽。”

第二天下午,趙婉兒接到了咸陽市公安局刑警大隊于文華打來的電話,告訴她,經過DNA鑒定,證實了其中一具骸骨確實為趙義明,刑警隊已經聯繫了其他失蹤三人的家屬,一起前來做DNA鑒定,等確證後,刑警隊在展開調查後,會通知家屬領回遺骨。在此期間,所有人暫時不要離開乾縣。

幾天之後,于文華和上次報警後在現場的那個乾縣公安局刑警隊長一起來到了趙婉兒入住的賓館。

于文華正式通知趙婉兒:“趙小姐,經過其他家屬的DNA比對,已經證實了,四具遺骨確為你爸爸趙義明和他的三個下屬。因此,咸陽市公安局排除了其他三人綁架你爸爸的嫌疑,並撤銷了各地的協查通報。經過法醫的技術鑒定,排除了他殺的嫌疑。在地質專家的配合下,我們終於查明了你爸爸和其他三人的真正死因。他們是在乾陵旅遊時,正好天降大雨,碰到了當地罕見的小型泥石流而不幸遭遇掩埋。現在,我代表刑警隊,正式通知你可前往公安局簽字並領回遺骨。”

趙婉兒忍不住又哭了起來,在兩個員警告辭後,眾人開始紛紛勸慰趙婉兒。

錢一多前來告辭,說是他既然知道了其中有他師兄劉一鳴的屍骨,那他就不和大家一起去上海,待劉一鳴屍骨入殮後,他即趕往上海和大家會合。

李冰悄悄地把錢一朵拉到一邊:“錢大哥,你要留下處理你師兄的後事,這是應該的。但我有個請求,我們要把趙總的遺骨運回上海,途中多有不便,我想借你的車,直接從高速上開回上海,你看怎麼樣?”

錢一多笑了笑,拍了拍李冰的肩膀:“李兄弟,沒問題。雖然車不是我的,但借用幾月半載,我還是有這個面子的。我受了王立平之托,現在也算光明公司員工的,受人錢財,當然要為人辦事。車,你就只管拿去。對了,按計劃,你們要去安徽辦事的,你們回上海,準備出發到安徽時,就給電話我,我隨即趕來。”

李冰表示感謝,回到屋內,招呼大家收拾好行裝,退了房,立即趕往咸陽市公安局。

車經上次發生‘紅衣女鬼’的地段時,李冰突然惋惜地說了一聲:“難得開山路,我心裡緊張,竟然忘了到上次那個農家樂小旅店跟那兩老夫妻打個招呼。”

張遠山、趙婉兒和施麗婭互相看了看,最後,張遠山忍不住開了口:“李兄弟,我也奇怪,剛才回程時,我似乎並沒看見上次那個小旅社。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你們看見嗎?”

趙婉和和施麗婭也都搖了搖頭,車內頓時起了一陣莫名的緊張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