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四十二章 無字鳳碑

就在兩車賓士在高速公路上時,施麗婭接到了一條短信:計畫有變,拖為上策。

施麗婭想了一會,終於領會了王立平的意思,就是儘量製造趙婉兒的好奇心,使她短期內不想回到上海。

光明公司張麗麗的辦公室內,張麗麗神色萎靡,她處於極度矛盾之中,一方面,她實在不忍心讓自己心愛的女兒置身于這個可恥的陰謀之中;另一方面,她又擺不了王立平的

王立平輕佻地著張麗麗,似笑非笑地說:“麗麗,不對,應該喊你一聲‘媽’。要是捨不得你女兒,你完全可以告訴她實情,我可以離開。”

張麗麗此時對王立平是又愛又恨,愛的是王立平似乎能看穿她內心的一切,最大程度上能滿足她的,讓她欲罷不能;恨的是,王立平為了能和自己實際佔有光明公司,竟然把她女兒當成犧牲品。剛才王立平的那句話,更讓她第一次產生了一種後怕,她知道自己的女兒不可能接受未婚夫和自己的母親竟然做出了**的勾當,身敗名裂,骨肉相仇的可怕後果,使她不可能中止這個可怕的陰謀。

“立平”,張麗麗憂傷地抬起了頭:“答應我,你可以最後掌管公司,但不能傷了婉兒。”

王立平笑了笑,親了一下張麗麗:“麗麗,你放心吧,她可是我未婚妻,我怎麼可能害她性命?再說了,上午公司董事會已經正式起草了備忘錄,要是婉兒有什麼不測,那我們所做的一切就都會落空。”

張麗麗這才臉上舒展了點,王立平繼續說道:“麗麗,我是真心愛你的。為了我們的將來,你我一定要同心唱好這齣戲。不然,等婉兒回到上海,不用多久,她就會得知,知道自己的母親和未婚夫竟然做出了有違人倫之事。這樣的話,你和我都沒臉面在這世上繼續生存,我們的愛情也就走到頭了。”

張麗麗點了點頭,問道:“立平,那你怎麼打算?”

王立平陰陰地笑了一下:“麗麗,你就放心吧。我已經安排好了,不會讓婉兒很快回到上海的,或許一年半載,或許要兩三年後。等到那時,我們已經實際掌握了公司的實權。而那時,即使婉兒回到上海,恐怕也不能勝任公司董事長之職了。最理想的是,到了那時,等她回到上海時,我和她就結婚,然後麼,恐怕她要去精神病院接受長久的療養了,那時,天下就屬於我們倆的了。”

張麗麗無奈,但想到女兒的性命總算不會害在王立平手裡了,心裡稍安,隨著王立平不斷的高漲,兩人就在張麗麗的辦公室裡開始起來。

李冰一行晚上8點多抵達了安徽五河縣小溪鎮,這裡正是張教授留給他的那本考古筆記中所記載的明太祖朱元璋未過門妻子嚴氏之墓所在地。

這是一個典型的淮北小鎮,李冰等四人安排好住宿後,來到了鎮上那幾家露天營業的夜排檔上。

四個人點了幾隻炒菜,要了一箱啤酒。

“錢一多什麼時候能到?”趙婉兒問李冰道:“我想早點把這古怪的銅鏡安置好了。放在車上,雖然有張大哥的符還有空明禪師的‘指血心經’鎮著,但心裡總覺得發磣。”

李冰喝了一大口啤酒,笑道:“婉兒,別著急,早上我就給他打過電話了,錢一多答應明天下午趕到這裡。”

施麗婭歎道:“這裡雖然不比大城市,比較落後,但風光真的不錯。”

趙婉兒側頭問道:“施姐,為什麼這個縣叫五河縣?”

施麗婭笑了笑,回答道:“這裡位於安徽省東北部,淮河中下游,,有‘淮北水鄉’的美稱,縣境內因淮、澮、漴、潼、沱五水彙聚而得名‘五河縣’。”

趙婉兒不禁施麗婭淵博的歷史地理知識,邊上的張遠山卻拎著酒杯走向鄰座。

鄰座獨自坐著一位老者,正慢慢吞咽著當地特色的雪菜蛋炒飯。張遠山逕自走向老者,在邊上的空座坐下,很有禮貌地說道:“老伯,不介意我坐下來吧?我們剛從上海來到這裡,想向您老打聽一下這裡有什麼名勝古跡,明天想去遊覽一下。”

那老者也有禮貌地微笑了一下,尚未回答,夜排檔的攤主邊炒著菜邊大聲對著張遠山說道:“這位兄弟,你算問對人了,他老人家可是我們這裡頗有名望之人。”

張遠山聞言,回頭對著攤主叫道:“老闆,給我這裡炒幾隻菜,再來一箱酒,這位老人家我請了。”

那老者忙道:“這位小兄弟,萍水相逢,如此客氣,實在不敢當。”

那攤主唯恐這筆生意黃了,趕忙說道:“老哥,人家是從大城市來的,到我們這小地方旅遊,你老人家就別客氣了,好好和這位兄弟聊聊吧。”

邊說話間,那攤主已經手腳麻利地搬了一箱啤酒放到了桌下,動作迅速地開了兩瓶酒,在張遠山和那老者面前各自放了一瓶。

那老者謙恭了一番,和張遠山開始對喝上了。老者含笑看著張遠山說道:“這位兄弟,來我們五河,當然少不了要看泗州戲和五河民歌了。另外,也不要忘了品嘗我們這裡的中華絨螯蟹,那可有中華十大名蟹之稱。只是這裡是排檔,可惜了,你們今天品嘗不了這中華絨螯蟹的鮮美了。”

張遠山饒有興趣地聽著老者說著當地的風土人情,趁老者抿了一口酒的功夫,插嘴道:“老伯,我聽說五河縣可還有一座遠近聞名的嚴氏墓,你能不能給我祥細說說?”

老者聽聞,眼中閃過一絲光亮,捋了捋鬍鬚,慢慢道:“這位兄弟,這個娘娘墓可是大有來歷。除了我們叫娘娘墓,大部分人稱之為嚴氏墓。傳說元朝末年明太祖朱元璋離開寺廟投奔紅巾軍後,在一次與元軍交戰中,身受重傷,逃至五河縣的嚴家樓。嚴小姐不顧封建禮教,急中生智用大籮筐藏好朱元璋,並用自己裙子蓋住籮筐,嚴小姐神色鎮定,騙過元軍的搜索,這才挽救了朱元璋的性命。”

老者吃了一口菜,繼續道:“後來,在嚴家養傷期間,嚴小姐被懷遠大的朱元璋吸引,朱元璋也愛上了嚴小姐。分別時刻嚴小姐剃髮相贈,非他不嫁。朱元璋不久告別嚴小姐,又投入到反元的戰鬥中。後來,朱元璋把蒙古人趕走,又打敗了陳友諒,在南京登基做了皇帝。由於遭到軍師劉伯溫的反對,朱元璋無奈不得迎娶嚴小姐。而嚴小姐也因遲遲不見迎親隊伍,抑鬱而死。朱元璋得知嚴小姐的死訊後,悲慟萬分,下旨按一品夫人規格厚葬。因嚴小姐未婚而死,墓碑上不著一字,只在碑額上鐫刻鳳鳥一隻,這就是有名的鳳形無字碑。”

趙婉兒聽見鄰桌上那老者之話,驚訝地對著李冰說道:“這裡居然和乾陵一樣,也有一塊無字碑,真沒想到。”

施麗婭微微一笑道:“趙小姐,我想這裡的無字碑,可能是因為朱元璋做了皇帝,礙于禮制,不能對未過門的亡妻立字吧?因此,只刻一鳳,按一品夫人禮葬。”

李冰笑了笑,示意兩人小聲點,鄰座的張遠山接著問那老者道:“老伯,這個故事倒真的感人,明天我們就去看看那無字單鳳碑。”

那老者喝了一口酒,略帶醉意地說道:“這位兄弟,你們來到五河,是應該是朝拜一下嚴氏墓的。只是你們外來之客不知道,那個地方有點邪門,你們只能白天去,天黑前一定要離開。”

張遠山吃驚地“啊”了一下,急問老者為什麼?

那老者緩緩說出的一番話,讓鄰桌豎耳靜聽的李冰、趙婉兒和施麗婭不禁背後生起了一股涼意,更是對這個嚴氏墓產生了幾分神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