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六章 邪惡陰謀

上海近郊的一座高檔小別墅內,二樓的房間內一對男女正在激烈的行苟合之事。一切歸於平靜後,房間門打開了,先後走出一男一女。

女的約摸40出頭,臉上厚厚的脂粉掩飾著歲月的滄桑。頭上斜斜挽著的髮髻,高開叉的黑色旗袍,一雙黑色的高跟鞋,讓她高貴中透著一絲。她就是上海光明建築集團公司老總趙義明的夫人張麗麗,後面跟著的20多歲的一個很帥氣的年輕男子叫王立平,是光明建築集團公司的財務主管,畢業于上海財經大學。

樓下大廳內,一個年輕保姆正在張羅著茶水糕點,今晚,在趙義明的高檔別墅內,將秘密進行公司的董事會議。

張麗麗儀態萬千地走下樓梯,轉頭對著王立平說道:“小王,你再電話催一下幾個董事早點來商議一下。”

不多時,門口來了四五輛高檔小車,保安打開大門後,王立平前去迎接各位客人進了大廳就坐。

張麗麗坐在寬大的沙發上,眼睛掃視了一下眾人,清了一下嗓音說道:“各位,今天召集大家前來,是商議一下董事長不在時由誰來掌管公司的大事。只因董事長下落未明,公司又在策劃營建一個高檔住宅社區,為了不影響公司的人心穩定,因此,不得已請大家來家裡商議一下。”

短暫的沉默後,幾個董事開始交頭接耳商議起來。不多久,一個60多歲的老者站了起來,咳嗽一聲說道:“趙總神秘失蹤了一個多星期,同時消失的還有他的司機阿六和保鏢許生明及新來公司不久的劉一鳴。依我看,這件事不那麼簡單,應該向警方報案。”

眾人連聲說“是”,那老者接著說道:“萬一出現最糟糕的情況,那麼我認為應該請回小姐來主持大局。趙總平時經常誇獎小姐的天資聰慧,常戲言以後接自己班的非小姐莫屬。你們大家認為呢?”

張麗麗看了一眼老者,沉吟道:“雖然我是趙婉兒的親生母親,理應支持婉兒回來主持大業。但目前婉兒剛剛大學畢業,還正在香港旅遊,恐怕暫時還不能支撐公司目前的局面。”

眾人聽了,紛紛交頭接耳,大家心裡都明白,趙義明在發家後,就一直喜歡尋歡作樂,和夫人張麗麗的關係十分冷淡,曾多次暗示,自己如果有什麼不測,公司業務要全部交給女兒趙婉兒來處理。

就在眾人紛紛議論之時,張麗麗突然說道:“我知道大家的意思,我決不會插手公司的大事。這樣吧,在趙總下落不明之時,就委託各位董事協商,同心共力管理好公司。另外,我建議讓財務部的小王以後列席公司董事會議,他可是趙總看中的人才。我和趙總商量過,有意把小王介紹給婉兒作男朋友。讓他先熟悉一下公司的決策層,以後和婉兒結婚了也好輔助婉兒管理公司。”

王立平聞言,走到各位董事面前,微笑著給每人鞠了一躬。眾人大為驚訝,平素只覺得這個王立平雖然相貌很帥,而且對財務專業又很精通,為人也彬彬有禮,但讓他來參與公司決策層,眾人一時之間也很難接受。只是聽張麗麗這麼提起,何況又聽說趙總和夫人商議已經決定招王立平為婿,那麼這個集團公司讓王立平入主也是早晚的事。

大家低聲議論了一番,都只得表示同意張麗麗的意見,只是都留了個心眼。一是因為趙總未必出了意外,二是因為張麗麗說的要招王立平為婿的事誰也沒聽趙總提過,但這種家事,眾人沒法也沒理由去證實。因此,最後由那老者提議:同意由公司董事會暫時接管董事長的權力,也同意張麗麗的意見讓王立平參與董事會議。但如果證實趙總有什麼不測,那公司的董事長職務必須由趙總女兒趙婉兒來接任。

達成了一致意見後,大家告別張麗麗分別離去。當保姆正在清理會議現場時,張麗麗掏出一遝錢,遞給保姆,含笑說道:“小許,今天是公司的大事,小王剛剛入選公司董事會,在趙總沒有消息之前,我還有很多事要關照小王。今天就放你的假了,你拿這些錢現在去酒吧好好玩玩吧,今晚你就不用回來了。”

保姆小許接過了錢,心裡雖然疑惑,但聽張麗麗說到所談之事有關公司的大事,卻也不敢多問,樂得如此,也就回自己房間打扮一番離開了小別墅。

當眾人都離開後,王立平一改剛才的斯文,嘻皮笑臉地一把抱起張麗麗,走向二樓的臥室。

一進臥室,王立平嘻笑著說道:“張姐,今天順利進入董事會,我要好好感謝你!”迫不及待地去衣衫,剝下張麗麗的旗袍,兩人又瘋狂地雲雨起來。

過後,王立平點燃了一枝煙:“張姐,我和婉兒小姐的婚事,你可要速辦,免得夜長夢多,也會影響了我的計畫。”

張麗麗笑道:“寶貝,你放心拉,我明天就電話去,讓婉兒立即趕回上海。這死鬼有這麼多家產,婉兒的婚事當然不可能隨隨便便讓她自由戀愛,必須聽父母之命,況且小寶貝你又這麼帥氣多才,我想婉兒也會接受你的。等她回到上海,一周內我就讓你們舉行訂婚儀式。”

“對了,你有把握嗎?那死鬼會不會沒什麼事?如果他回來,那一切就全泡湯了。”張麗麗臉上露出一絲憂慮。

王立平奸笑了一下:“放心,我早已經暗中買通了許生明,他幫趙總找劉一鳴前來,也是我的主意。據劉一鳴說過,那個地方很邪門的,曾經有兩三批人前去想挖寶,最後都不見蹤影。何況我暗中關照了許生明,萬一真的挖到了什麼寶,那讓他和劉一鳴聯手悄悄幹掉趙總和阿六,然後帶著寶貝遠走高飛、隱姓埋名。只是可惜了那個阿六,他對趙總倒是忠心耿耿的,要是能爭取到他,勝算就更大了。”

原來,這個王立平本是聰明伶俐、才智過人,可惜,利慾薰心,沒用在了正道上。

當他大學畢業後,進入了光明建築集團公司當了一個普通的財務。雖然薪資優厚,但他沉迷於燈紅酒綠的生活,經常為手頭窘迫而感到苦惱。當他在財務管理方面顯露出天賦時,農民出生卻天生愛才的趙義明賞識他並提撥為財務主管。

一個偶然的機會,趙義明讓王立平送一筆錢去自己家交給自己老婆,王立平就此認識了張麗麗。

由於夫妻關係的冷漠,張麗麗寂寞孤獨中熱衷於購物和打扮養生,雖然已經40多了,但優越的生活條件讓她保養得還很是不錯,經常對鏡顧影自憐。

王立平的帥氣和紳士風度,讓張麗麗心中湧起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王立平也感覺到了張麗麗看著他的曖昧目光,心中一動,邪念頓起,他認為自己若想出人頭地,眼前這女人就是他最好的階梯。

於是,在王立平的甜言蜜語下,張麗麗完全為王立平傾倒,勾搭成奸。

在徹底瞭解了張麗麗和丈夫的現狀還有趙義明的家底後,一個邪惡的計畫浮現在了王立平腦中,他要控制整個光明建築集團公司。

沉迷於"银欲"中的張麗麗已經接近瘋狂,不但同意了王立平的計畫,甚至不惜犧牲親生女兒的幸福來討好王立平。

兩人密謀先利用趙義明喜歡古董文物的癖好,設計除掉趙義明,然後由張麗麗作主,把親生女兒許配給王立平。只待控制住公司大權後,再想法除掉趙婉兒,由王立平全面接管公司,從此和張麗麗明目張膽過上野鴛鴦的生活。

而得到趙義明資助在南京大學攻讀考古學碩士的李冰,也成為這邪惡陰謀的一個重要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