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九章 森丘銀影

是夜,我的別墅內,寬敞明亮的客廳,加長版的真皮大沙發上,三人聊天中。

我居中,黃泉靠在左手邊,秋靠在右手邊。

“啊啊今天還真是‘感?謝’你們放萌香過來找我呢”我突然伸手,攬住二女的肩膀壓至我面前,假裝怒笑道,“不然我還真難抗拒夢魔的哪!”

“唔嗯……”黃泉一眼看穿我的偽裝,眯起眼來膩聲道,“那……就要表現出感?謝?的?誠?意來哦!”

說著,少女的小手已經悄悄探到我的*。

“呃!”

話說“六道輪回”確實能讓人爽到“朝聞道,夕可死”的地步,而憑藉我四翼墮天使的實力也不至於精盡人亡。

但是,比起來自“超純潔世界”《遊戲王5d’s》的十六夜秋,來自只是加入了“靈力和妖怪”的現實日本的諫山黃泉的天賦就“恐怖”多了,不僅無師自通、耐力日長,而且……唔,似乎把“榨幹”我當成了一種樂趣?!

另外,隨著黃泉越來越“瘋”,秋也被“帶壞”了……

沒定力就沒定力吧!我在心中放棄道,然後一頭紮進溫柔鄉中。

—————滿室春色的分割線—————次日,上學路上,我給自己弄了個“浮游術”飄著走,黃泉和秋依然像往常一樣落後我半步,好像侍從般相隨左右。

“金!”萌香小跑過來,不過……

“章吾!”一個身影從上斜撲——正是黑乃胡夢。

因為沒有感到殺氣或惡意,秋和黃泉並未加以阻攔,所以——“撲”

很好,青野月音的第二項幸福的煩惱降臨在我的頭上。

我可不是脆弱的原男主,因此屹立不動,任由那兩團又大又軟的物什在臉上蹭啊蹭,然後在透不過氣之前才把胡夢扒拉下來。

呼92g的“人間器”喔!這麼嬌小的身材怎麼才會發育出如此強悍的上圍的啊?

嗯,人間大炮充能百分之二十,看來我也有進步……

我心中暗爽,一邊不動聲色地微笑道:“胡夢,這樣是很危險的哦!”

“就是就是,你想把金悶死嗎?!”萌香紅著臉幫腔。

“哼哼我昨天不是說過在找一生中命中註定的男人嗎?那個人,決定是章吾啦……”說到這裡,胡夢愣了下,“呃,等下,剛才你叫他‘金’?”

“日文名字只是為了方便,‘金’才是他的真名——只有朋友才可以叫的哦!”萌香天然無比地得意道。

我完全可以想像此時裡萌香無奈歎氣的表情。

“哦——”胡夢點點頭,一下抱住我的腰,“呐金,當你挺身而出保護了我的時候,我就認定你就是我黑乃胡夢的真命天子了,不如……我們馬上就結婚吧!”

我也很想立刻吃掉你啊!可是在這個位面我還有好多美女要追來著,所以——“還記得我昨天說過的話嗎?”我擺出認真的表情:“如此重要的事情不可以這麼莽撞哦!”

“那……我還做了曲奇餅乾哦,一起吃吧!”

“放開金啦!”萌香插話——嗯,因為胡夢還抱著我呢……

吵鬧一番,眾人終於進入校園。

……

數天后。

“從今天起希望大家進行社團活動!”貓目老師如此說道,於是我、秋、黃泉、萌香、胡夢五人開始在全校閒逛。

哼哼,由於我知道本位面的吸血鬼畏水,所以——“游泳部啊雖然是男人的聖地來著……唔,萌香你是吸血鬼,不能碰潔淨的水呢,啊算了,看看其它的吧!”

叮咚赤夜萌香{表裡}的好感度加一。

至於游泳部內即將上演的“人間慘劇”?關我鳥事!

不過說起來保持人類形態的一之瀨珠魚還算挺好看的,等什麼時候有空倒是可以去“接觸”下。

為了不引起太大的劇情改動,我接受了貓目靜的新聞部社團邀請。

“不過我很懶哦,採集新聞材料和賣報紙可以幫忙,其它就不一定管咯!”我淡淡道。

“嘛嘛有人來就好……”貓目靜開心地笑著,“誰也不來的話都要倒閉了呢這次一下就有五個人加入真是太好了哪!”

……

社團活動時間。

看著空蕩積灰的部室,除了知道劇情的我面無表情,新部員的神色均為“囧”。

胡夢微惱:“只有我們這點人而已嗎?!”

“哎呀,怎麼會……”貓目靜訕笑。

正好傳來“卡拉”的開門聲,靜好像抓到救命稻草般急道:“看,來了呀,另一個社員。”

“呀……實在很抱歉,第一天就遲到了。”

帶著開朗的聲音和陽光的笑容,森丘銀影抱著一束鮮花登場。

哦哦果然如傳聞那樣,這麼多美女啊!銀影心花怒放。

“我是新聞部部長森丘銀影,請多多關照。”男子露出自認為最帥氣的表情道。

“部長,我和你真是一見如故啊!”不等他上前獻花,我已閃身過去,一把勾住其肩膀,用力拖著向外走,“我和森丘前輩有很重要的事情談,所以不要等我了!”

沒變身的狼人,在力氣上還是略遜於我這個沒展翼的墮天使的。

我不給銀影任何出聲的機會,爽朗地大笑著迅速在眾女面前消失。

……

寬闊的天臺,微風習習。

“喂,我們是初次見面吧?”銀影一臉不耐煩地看著我這個比他還帥的男人,語氣不善:“我很忙,麻煩你長話短說!”

“沒問題,”我沉著地微笑,眼中銀芒閃爍,“很簡單,新聞部的女部員們都是我的禁臠,你不許tōu 裤ī、不許揩油、不許出手。”

“哈?!”銀影白眼一翻,正欲開口,我卻自顧繼續講述。

“我知道你的,森丘銀影——真身為速之大妖?人狼,喜好女色,但卻從沒有強迫女人的傳聞。”我好整以暇:“我還知道過去新聞部和公安部發生的衝突,而現在既然有我加入新聞部……哼哼,九曜的好日子也過不了多久了!”

聽著我的話,銀影沉默了一下,卻冷笑道:“雖然不知道你的這些情報是從哪裡來的……不過——看你的樣子還算長得不錯,居然是個玩弄女人的混帳嗎?!”

“嘖嘖不對喲!”我淡笑道:“她們幾個是我真心喜歡的,只有我才能給她們一生的幸福。我的志向是‘後宮’,而不是‘種馬’,我並不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huā huā gōng zǐ哦!”

我的嘴角微微上揚:“而且,你答應的話,我還會給你不錯的報酬。”

“無論什麼報酬都無法阻止我揭穿你這個rén zhā的決心!”銀影一副慷慨激昂的樣子吼著。

要不是知道這傢伙的本性,我也會以為他是個大好人——雖然在大是大非上,森丘銀影的確算是“正義的味方”。

“tòu shì yǎn jìng,”我拿出一副普通的平光鏡在手中把玩,“無視牆壁和衣物阻隔的夢幻物品呢!”

不錯,這就是黑暗聖經中收藏的所謂“稀奇古怪的雜物”之一。

“哎?”銀影微愣:“難道,那就是傳說中的……”

“不過嘛,我在她們身上施放過反偵測法術,所以你如果敢用來窺視她們的話——我會讓你在醫院躺?十?年哦!”我微笑著恐嚇道。

“請務必……”銀影突然一臉嚴肅地微曲,仿佛要鞠躬的樣子,但卻猛地發力,閃電般竄到我面前,一把奪過眼鏡放入口袋。

“哈哈然後只要再dǎ dǎo你就沒問題了!”銀影怪笑一聲,向我揮拳。

“哼,”我冷哼一聲,飄然後退,“果然還是要打啊——黑暗束縛!”

我身周的虛空中波紋蕩漾,十數條黑鏈激射而出,纏向銀影。

“咦,這是什麼見鬼的能力?”銀影閃身速避,臉色微正。

“因為我不喜歡肉搏啊——嘛和美女的話就無所謂了……黑雪飄零!”

黑鏈一擊不中,自動返回虛空,我一翻手,暗之暴風雪呼嘯著撲向敵人。

“切!”銀影一挫牙,悍然變身。

妖氣爆發,竟然沖散了我的雪花,然後人狼狀態的銀影以肉眼難以分辨的速度呈z字形向我沖來。

“黑暗護盾!”我張開防禦。

“砰!”

盾碎,但我也抵消了這次攻擊。

“哼,看你撐到什麼時候!”

銀影一邊高速移動一邊狂笑:“滿月的人狼是無敵的!”

今天也是滿月?!我心底大疑,瞟了眼高掛天際的血紅圓月,口中卻冷冷道:“愚昧……讓你見識下我真正的力量!”

說著,我的背後一對半能量態的黑翼幻化而出,帶我升至半空。

“嗯?你是鳥類妖怪?”銀影蹬地高躍,帶著一溜殘像攻向我。

“陰影漣漪。”我淡淡開口。

話音未落,人狼的利爪已經遞至我的——但卻被一圈圈擴散的無形黑灰色波紋所阻,把他用高速產生的衝擊力全部緩衝吸收。

接著,波紋擴大籠罩,甚至把銀影“凝”在半空!

“妖怪?”我冷笑著緩緩扇動雙翼,“在墮天使面前,s級大妖也不過是個笑話——邪暗流華!”

“嗚哇——!”變成靶子的人狼被轟到天臺地面上,遍體鱗傷、碎磚紛飛——不過我有控制能量強度,憑他的恢復力,就算沒有外力治療,不出三天就又能活蹦亂跳了。

“眼……眼鏡……”銀影哆嗦著摸出那副眼鏡,發現其完好無損後,這才欣慰地昏了過去。

“金……這是……怎麼回事?”

感知到強大的妖氣爆發,五女{包括貓目靜}在我展翼時便趕到了戰場,只是由於我剛才在激戰中,才遠遠觀望。

秋和黃泉知道我的實力,自然不擔心,並且阻止了沒有插手這種層次戰鬥之力的表萌香和胡夢隨便出擊,而不知究竟是真呆還是裝傻的靜{注1}依然保持著訕笑的表情。

提問的是萌香,雖然疑惑,但是仍然流露出關切的神情。

不過胡夢就奔放多了,一下子沖到我的近前緊張道:“金你沒事吧?”一邊還東捏西摸的,差點挑起我的“火氣”。

“啊胡夢你在幹什麼哪?!”萌香慍怒,頓時忘記了疑問。

但是我還是微笑著回答:“我在和森丘前輩切磋嘛——啊這就是男人的友情呢!”

哇靠,救命啊,我快被自己噁心死了啦!

回手扔給銀影一個黑暗治療術賺取“善良”帶來的好感度,我才發現胡夢不顧萌香的勸阻干擾,已經快“檢查”到了我的以下……

我急忙打岔:“運動了一下,感覺有點餓了呢,嗯,快到飯點了,大家一起去吃飯吧!貓目老師也一起來吧,人多更熱鬧。”

“我去我去!我要吃魚!”貓目靜異常開心。

點點頭,我順手托起胡夢——嗯?軟綿綿?糟……!

“嗚”胡夢小臉微紅,卻索性摁住我的雙手磨蹭起來,“討厭啦金你想摸就直說嘛!”

“呃……這是意外!”看到萌香皺眉怒目,我嘴角微抽,想要抽手卻又因為被胡夢按著而不敢太用力:“胡夢那麼大當然容易被碰——不對!喂,秋、黃泉,幫我解釋下啊!”

“噗嘻!”正在看好戲的二女終於憋不住笑出了聲,聽到我的呼喚,這才靠過來。

“不要生氣了”黃泉湊近萌香身邊,淡淡道,“金是個想要什麼就一定會採取行動的人,不會做這些不入流的事情。”

黃泉腹誹:他早就採取行動了!只是認為時機未到罷了!

另一方面,秋則在胡夢耳邊嘀咕了幾句,小夢魔眼珠一轉,然後鬆開了我的手。

“好了好了吃飯吃飯!”我打了個哈哈,率先向樓梯走去。

說起來,大家都有意無意地把還躺在地上的森丘銀影給遺忘了呢——嘛反正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晚飯後的分割線—————還是這個天臺,夜風微涼。

“喂,還活著嗎?”

這是迎風而立的我的聲音。

“怎麼,擔心我沒死透?”這是躺在碎磚中看星星的銀影的聲音——順便說句,他已經變回了人形。

“開玩笑,s級大妖的恢復力加上我的治療法術,你明天就去跑馬拉松都沒問題!”

“你真是個奇怪的*……呃,男人呢!”瞥見我指尖閃爍的黑光,銀影立馬改口,不過臉色卻帶著淡淡的正氣。

“由於我的‘愛好’,我也碰到過不少‘志同道合’的傢伙……”銀影緩緩道,“但是像你這樣真正以開後宮為志向還非常理直氣壯——最重要的是眼神清澈的男人,我森丘銀影還是第一次看到呢!”

“不過嘛……”銀影嘿嘿一笑,“要是你小子敢始亂終棄的話,我就算拼死也要——給你戴上綠油油的帽子哦!”

“你不會有這個機會的……”我淡笑道,“好了,我還有個約會,明天見!”

展開雙翼,銀影卻又叫住了我:“等等!”

“嗯?還有什麼事?”

“唔一個麼,多謝你手下留情……”銀影露出開朗的笑容,“還有一個麼——這副眼鏡是是真的吧?”

“……”

我背對著銀影,嘴角微揚:“是真的啦只不過有效半徑只有五米,保質期只有三年罷了!”

說完,我揮翅飛去。

銀影眨了眨眼,片刻後喃喃自語:“嘛也夠了……”

—————準備推倒的分割線—————我的別墅,客廳,沒開燈,昏暗曖昧的燭光晚……呃,夜宵。

男主角自然是一身黑底金邊武士服的我,女主角則是應邀而來的黑乃胡夢。

奇怪的是,本該乘機穿著暴露來我的小夢魔並未盛裝,只是普通的白襯衫加校服的超短裙。

秋和黃泉在哪裡?

撒或許在外面散步{巡邏?},或許在屋頂聊天{監察?}……

“為了美好的夜晚和迷人的胡夢醬乾杯!”我優雅地舉起紅酒杯示意道。

平日裡盡顯“豪放”的藍發少女手忙腳亂、心神不定,愣了幾秒才舉起自己的酒杯——裡面絕對沒有添加任何“嗶——”或者“嗶——”哦!真的相信我……

輕抿一口,胡夢遲疑了下,緩緩開口:“呐金,秋說的……都是真的嗎?”

我微笑著:“嗯?她說什麼了?”

雖然心中有所猜測,對秋和黃泉私自安排這麼一出略感猶疑,但是對“魔神契約”的信心使我堅信她們不會也不可能做出不利於我{建後宮}之事,而且我也不想由於這點小事破壞二女對我的依戀,因此也就沒命令她們吐露實情。

“在天臺的時候,秋只是說‘現在先放開金,我們會幫你比萌香先……’”說到這裡,少女卡了一下,“先……追到你。”

見我神色如常,小夢魔聲音略帶乾澀,繼續道:“晚飯後秋來邀請我,跟我說了……你們的關係……還有你的詛咒……”

由於對我的好感度滿點,胡夢直接就把秋給“賣”了,於是我得知那半真半假的詛咒在秋和黃泉統一口徑後變成了“不建後宮就會眼瞎耳聾、七竅流血、五內俱焚、皮肉潰爛、半身不遂——就是死不了,真正地生不如死”。

揉平面部抽搐的肌肉,我微微垂頭。

“那麼……”搖曳的陰影遮住了雙眼,我的聲音異常平靜,“你的想法是?”

——————這就是分割線——————注1:我一直覺得常常跟司機混在一起的貓目靜應該不是那麼單純而弱小的角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