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二章 勝利&後續

“算我一份!”

黃泉面罩寒霜,抽刀喚出亂紅蓮,合身前沖,緊隨白萌香。

咬牙費力拉住同樣衝動暴怒的秋和胡夢,我低吼道:“你們不要去!”

然後我用眼神示意胡夢稍安勿躁,再指示秋用決鬥卡片的力量為我療傷{例如“天使的鮮血”}{注1}。

一用力又牽扯到傷口,我再次疼得眼冒金星,連集中精神使用黑暗治療術或心靈傳念都做不到了。

為了最終的夢想,我不能暴露胡夢實力飛漲的秘密,不然怎麼也解釋不好,而植物系的秋對現在的九曜來說根本就是“送菜”。

“光看著女孩子戰鬥可不是我的風格哦!”銀影踏前一步,準備變身。

“不行,銀影!”我倒吸著涼氣,頭靠在胡夢的膝枕上:“你仔細看看現在的戰鬥,即使是s級大妖的你,也插手不了的!”

銀影聞言,滿不在乎地凝神細看,頓時目瞪口呆——只見戰場上已到處燃燒著九曜的狐火,這些烈焰好像有生命一般化作蛇形瘋狂追咬著二女;三人的身影急速閃動,用絲毫不遜於滿月人狼的速度打得飛沙走石、光華迸裂、氣勁四射,不時傳來九曜的怒吼和二女的嬌斥聲。

至於亂紅蓮則偶爾乘隙吼上一記咆哮波,也無法插手更多。

我喘了口氣:“速度的極致帶來力量,力量的極致帶來速度。”

“所謂力之大妖、速之大妖,其實是殊途同歸的……”我輕聲道,“不過嘛,看起來我給萌香的‘兴奋剂’還觸發了她的潛藏能力呢!”

傷口漸漸癒合,我終於能集中精神認真觀察戰局。

由於我主修法術,自然對外放的能量比較,不久便發現白萌香的拳腳間帶有道道淒豔的血色光華,凡是接觸到這種血光的狐火都會變得黯淡甚至熄滅。

“該隱的傳承,”我的腦海中浮現出這麼一個詞彙——當然是來自于兩位魔王雜七雜八的知識庫裡。

該隱,眾所周知的血族始祖。

知識庫中的資料與jī dū jiào的《聖經》所述有很大分歧……嘛詳情押後,簡而言之,這位該隱是萬年前公認的與第一代地獄七君王比肩的魔神,後在第一次三界大戰中失蹤,其所轄勢力也就被強者為尊的地獄魔王們瓜分了……

回看戰場,我該說不愧是裡萌香女王嗎嗯嗯我中意的女人當然要夠強或有特殊才能嘛!

不過……嘶難道失蹤的該隱跑到或者說曾來過這個位面?!

算了,暫時應該是碰不到這位大佬的吧……

拋開雜念,我繼續觀瞧——另一方面,yomi的刀氣中帶有的至陰至寒的地獄黃泉之力,正好與妖狐烈焰相克。

嗯,本來應該是“互相克制”的,但顯然yomi的力量要更精純些,而且她仗著超強的自愈力只攻不守,偶爾來上一式無憂斷影斬,*得九曜狼狽不堪。

yomi為什麼不用領域?因為大面積法術型的攻擊會傷到自己人啊!而且相較而言,yomi好像更喜歡拿刀砍人來著……

“可、可惡!我九曜怎麼可能敗給你們這些傢伙……”九曜憤怒地狂吼著,激發所以的狐火席捲向二女,“炎獄鬼燒!”

九曜用力揮動雙手,所有蛇形烈焰交錯著編織成密集而龐大的火網,隱隱帶著厲鬼的尖嘯罩向白萌香和yomi。

yomi召來亂紅蓮,馱著她竄到半空;而白萌香卻嘴角微微上揚,血眸中寒光乍現:“落紅之舞踏!”

但見銀髮少女的身影仿佛閃成一抹血色紅霞,詭異地穿越了撲面而來的火網,然後與招式用老的九曜錯身而過。

就像那傳統的“高手過招”——靜默的三秒中,白萌香垂手閉目,銀髮輕揚,而九曜維持著揮手的動作僵立無言。

“哧——!”

九曜周身的狐火倏然熄滅,然後全面飆血——砰然倒地。

也不看變成血葫蘆的九曜和四散哄逃的公安部雜兵們一眼,白萌香和黃泉瀟灑地轉身向我走來——呃,她們顯然沒注意到自己的衣裝大部分都被狐火給炭化了,並且正在紛紛落……

“銀影!”我不顧傷口還在隱隱作痛,立馬大吼:“轉過身去!不然你一定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呃!”銀影愣了下,露出又無奈的笑容轉身走開:“是是……”

“啊金你也閉上眼睛!”胡夢嬌笑著彎子——大家還記得我的姿勢吧?還記得小夢魔的尺寸吧?所以——“唔!怒夏目互毆{你想悶死我}啊!”

黃泉先反應過來,於是集中精力把衣服重新幻化好;白萌香可沒這種本事,只好遮掩住關鍵;另一邊,小紫皺巴著小臉對胡夢敲敲打打,企圖把我們分開。

“啊呀,祝賀兩位凱旋歸來”我在秋的扶持下站起身,“真是不好意思,本來應該是由我來保護你們的呢,對不起了。”

黃泉微笑不語,向我心靈傳念:“沒關係,我永遠會為你而戰!”

“哼,你是大男子主義嗎?”白萌香瞟了我一眼,輕聲道:“憑你的實力,那點傷……應該沒事了吧?”

“啊,休息一晚大概就差不多了。”

我面帶淡笑地回答,心中卻嚴肅地向黃泉、胡夢、秋傳念:“所以,今晚你們幾個別太瘋了!”

“是嗎,那就好——”白萌香伸手道,“十字架給我吧。”

“咦!”我愕然看著手中明顯被熔掉只剩一半的十字架:“奇怪,什麼時候……不過,沒想到九曜的狐火這麼強啊,竟然能破壞三大冥王做的法器!”

“唔,只好讓理事長修理了……”白萌香挑眉道,接過十字架殘骸,卻不自覺地移開了遮掩的手臂。

“咕嘟……”

好吧,這就是我吞的聲音。

雖然我每晚都面對著三位美少女赤{hx}裸裸的嬌軀,但是既中意又還沒吃到的預定後宮總是存在著最大值的吸引力不是?

“嗯我想起來了——”白萌香顯然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和聲音,於是雙手交疊,把指節握得格格響,笑得妖冶而古怪,“該算一下前面的帳了!”

“等、等一下……我說了那是意外,”我嘴角微抽,急忙辯解,“而且我現在是傷患啊!”

“問答無用!”白萌香咬牙切齒地撲了過來。

“秋、黃泉……”我呼喚救兵,不過由於並不是正式的“命令”,二女憋著笑轉過頭去,秋甚至鬆開了扶著我的手。

儘管胡夢和小紫想過來幫忙,可是白萌香的“藥效”顯然還沒過去,在她們靠近前就一下把我撲到在地——咦,她倒是有注意用右手托住我的頭緩緩放下以避免腦震盪?

甩手布下個“血霧結界”阻隔他人干擾與視聽,銀髮少女雙手按住我的肩膀,俏臉微紅:“哼作為賠償,讓我吸個夠吧!”

然後——“哢噗啾!”

值得提醒的一點是,白萌香現在幾乎衣不蔽體,又是全力壓在我身上——而非粉萌香狀態時下半身仍有距離的狀況。

綿綿的觸感、頸邊柔軟的吻噬、腿間火熱的交疊——那麼,後果大家可想而知……

“?”

感覺上好像被什麼頂著,正在享受吸血裤ài gǎn的少女貌似進入智商減半狀態,不自覺地伸出左手向下去挪開那個“障礙物”……

啊嗯——你才是天然的嗎?我在心中吼道。

“你!”

白萌香猛然醒悟,“忽”地直起上身,對我怒目而視——嘴角殘留的血跡平添三分妖嬈……呃,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可以把手鬆開嗎?”我面部僵硬地訕笑。

“!”

少女急忙撒開手,表情精彩紛呈、臉色青紅交加,半天憋出一句:“死吧!”隨即一拳揮下。

拳頭離我鼻尖半公分處止住,勁風刮得我臉頰生疼。

“為什麼不反抗?”白萌香從牙縫裡蹦出幾個字。

“我不會對喜歡的人動手的。”{注2}我平靜地注視著少女猩紅妖異的血瞳淡淡道——呼心裡擦一把冷汗,賭對了呢!

“你……喜歡的是另一個萌香,不是我!”白萌香收拳,板著臉偏過頭去。

唔這裡如果不作出巧妙應答的話,恐怕就會和她變成平行線,再無純愛的機會了——要不是黑化的秋和黃泉更有魅力,我也不願走邪道路線啊!

斟酌兩秒,我微笑道:“我喜歡的人是赤夜萌香,你不是赤夜萌香嗎?”

“真是……狡猾的回答……”少女似乎消了點氣,站起身來,“哼,我換衣服去。”

“等一下,”我起身幻出件黑袍遞去,“宿舍離這裡有點路程,我可不想被別的生物看見你這個樣子。”

“……謝了……”白萌香劈手奪過袍子披上,揮手撤去結界,掃視眾人一眼,便往宿舍方向去了。

作為事件的尾聲,理事長幽靈似的冒了出來,陰笑著把氣若遊絲的九曜“回收”,並順勢解散了腐化的公安部。

而雖然不是我戰勝九曜,但是遙望的學生們還是看到我施展法術和幻化翅膀,於是關於“長谷川章吾不是妖怪”的言論也就不攻自破了。

今夜三女聽話地沒有“胡鬧”,勉力擺平她們之後,我獨自來到陽臺,第一次在並不想穿越的情況下呼喚小光。

“我要回時空縫隙,你先把這裡的時間暫停。”

“是,主人。”

時空縫隙。

“小光,我……嗯……那個……那個……”

“好了,好了,這位客官,看你兩眼無神、印堂發黑、形容枯槁,正需本店專賣的印度神油、米國偉{hx}哥、天山大力丸、瑤池壯{hx}陽水……”

“借助外物都是邪門歪道!”

呃,我好像吐錯糟了……?

“ok,那請看這些。”

在我面前,ox的秘笈一字排開——《禦女心經》、《翻雲覆雨》、《終焉神槍的煉製》、《**八荒唯我獨尊》、《中流砥柱》、《陰陽交泰》、《頂天立地》、《夜戰八方》、《超頻振動粒子附著法》、《永恆之巔》、《金剛獨龍鑽》、《翹起地球之神功》……

“……”

唔好像這個看起來相對純潔一點……

最終,我選擇了封面最華麗的《永恆之巔》。

“為了偉大的後宮事業,開始xiū liàn!”

xiū liàn總是枯燥無味的,略過不提。

時間暫停就是好啊簡直是逆天的bug呢!

……

翌日傍晚,某天臺。

“萌香,有什麼事嗎?”

少女漂亮的銀色長髮隨風輕舞,我拉回視線,欣賞著她精緻的俏臉。

“教我制禦妖氣和力量的方法吧,金。”上課時無意中損壞課桌及其它物品若干的白萌香正聲道。

我的眼底深處閃過一道銀芒:“唔沒有大問題,但有點小問題。”

“別婆婆媽媽的,有話直說!”

我微笑著上前,靠近白萌香,溫柔地注視著她的血眸:“好吧,那我就直說了——唔簡單來說,教你方法時會有比較親密的接觸,然後如果你是我女朋友的話從道理上就沒妨礙了。因此對於昨天我所說的‘我喜歡赤夜萌香’,那麼,今天你能告訴我:赤夜萌香,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嗎?”{注3}

“……啊……哈……”少女仿佛進入失神狀態,恍惚了一下。

“哼,想追我——”恢復了冷傲的女王氣勢,白萌香的嘴角微微上揚,“那就先打敗我再說!”

“那個,我說過我不會對喜歡的人動手的……”

“就當是切磋吧——要上了!”

她這次不再留手,一拳向我當砸來。

“喂,事先說好,九曜那次只是我大意了,”見她動真格的,我急忙往後飄去,“要是我出全力,分分鐘就能解決掉他的……更別說沒用兴奋剂的你了——哇,好好聽人說話啊!”

“戰鬥中哪來這麼多廢話!”

少女飛起一腳,我只好展翼飛天。

“唉……何必呢——黑暗束縛!”

“這種軟趴趴的攻擊對我是沒用的!”

白萌香一記旋風腿掃開鎖鏈,然後高高躍起,直撲向我。

“黑暗雷鳴?變式——閃滅!”

不想把她弄出傷口來的我急中生智,想起了這一招——將黑暗電網的力量集束化,變成一道漆黑的閃電,用失去麻痹和持續耗能效果的代價換來瞬間帶走被擊中者的大部分體力。

“唔……?!”

黑色的閃電真正是“光的速度”,少女還來不及爆發妖氣便渾身無力地墜下。

當然,我迅速飛去住她再降下。

“你……真的想好了嗎?”白萌香的語調明顯軟化:“一旦決定的話,我可不允許你反悔的哦!”

“那……你是答應咯?”

“啊是的!我答應了!所以——”少女突然一把攥住我的衣領,“你……不許變心哦!不然即使追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殺了你!”

說話間,白萌香緩緩拉著我貼向她,然後——唔被美少女強吻的感覺也不錯嘛……

裡萌香:另一個我,對不起,我擅自……

表萌香:姐姐{注4}……我、我沒關係的……反正我們是一個人啦……

白萌香自然是沒有任何經驗的,初吻只比蜻蜓點水的時間略長,待我回過神來,少女卻已微紅著臉扭過頭去。

“啊真神奇呢!本以為你一定會咬我來著……”我調侃道。

“哦?那我就不客氣了!”白萌香回過頭來,接著——“哢噗啾!”

呃……我、我總有一天要叫你給我把“咬”字拆開!

“哈多謝款待!”少女松了口,小香舌舔去唇邊血跡,看得我一陣心癢,不由把她抱得更緊。

“金,不可以再進一步了哦!要是你敢亂來,那個萌香可是會傷心的!”白萌香嚴肅地瞪了我一眼:“畢竟這個現在還是我和她兩個人的,我們現在這麼做已經……再進一步的話可就太對不起她了——唔!”

我用嘴堵住少女的話語,長吻一分鐘——糟!好像有我自己的血味?算了,大行不顧細謹……

“哈呼”白萌香暈暈乎乎,“都說了不可以……”

“嗯,我知道了,那麼,你們決定分開還是融合呢?”我抱著少女的雙肩問道。

白萌香與體內的粉萌香回想起昨夜的第n次私下交流——表萌香{躊躇}:應該是分開的好,可是我們都喜歡金,他如果只選一個的話……

裡萌香{氣鼓鼓}:哼,他會只選一個才怪!

表萌香{天然狀}:?

裡萌香{微羞}:我的直覺和對“血”的度都比你強很多,所以知道……可是,我、我……已經愛……咳,像金這樣優秀到強烈吸引我的男人,恐怕以後再也找不到了……

表萌香{繼續天然}:姐姐,你的話好像前後……?

裡萌香{歎氣}:放心吧,雖然很不可思議,但是金的確是真心喜歡我們兩個的{咬牙:還有那幾個……},因此分開的話他大概會更高興呢!

表萌香{愉快}:嗯……我還是不太明白……不過就聽姐姐的吧!

裡萌香{憤憤}:天啊,我為什麼會……!

表萌香{……}:?

……

“我們想分開。”

“沒問題,不過我還需要找一件魔法道具。那麼今晚來我的別墅好了,先教你控制力量的方法——放心,有秋和黃泉在,我不會對?你?做?出?奇?怪?的?事?情?的!”

白萌香卻不理我後面的話語,戲謔地看著我:“分開之後,你會選誰呢?”

“呃!”

“哼好好想想吧晚飯後我會來的,再見!”

她的體力恢復得還真快啊,剛剛被我的“閃滅”打中的說……

——————這就是分割線——————ps:原著中白萌香的性格是很霸道的,只對粉萌香和月音稍微溫柔和在意些;我已經開了zuò bì qì,直接設定成她通過在粉萌香體內觀察眾人的生活和幾次對話與戰鬥而愛上了主角,另外主角的英雄救美並受傷雖然萬分狗血但卻是百試不爽的橋段,但是要她完全接受“後宮”還是要有個小小的過程才行,總不能主角虎軀一震,美女全部倒在他的金槍之下吧?

注1:那啥,“治療之神”太難看了……

注2:黃泉那次怎麼算?不好意思,我撒謊了,你咬我喵!再說那時的黃泉憑著恨意而想殺我,不反抗的是b&cute;i chī!現在的白萌香只是害羞而要發洩,心有愛意並不會重傷我,就算挨兩下只會增添其負疚感喲!

注3:白雪美逸、橙條琉妃咋辦?我的打算是雪女村事件吃掉美逸,至於天生m的琉妃——要拿下她實在太簡單了……

注4:粉萌香比白萌香“誕生”得晚嘛稱其為姐姐一點都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