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四章 未知&雪女

大家一致認為不能把這麼個美少女扔在小巷裡招狼,於是我指示秋給“激爽”中的琉妃用藤刺注入一點點m&cute; zuì物質,然後由我這個唯一的男性背著她帶回旅店——喔89d的xiōng bù也很宏偉呢好好的感覺啊……

回到旅店,琉妃悠悠醒來,接著自然上演一番友情劇,不表。

夜。

呃!

有一件不幸的事情——貓目老師自然是安排男女分住的……

嗚嗚無法進行有益身心健康的“運動”,難道我要靠著不斷給自己砸清神咒度過這難熬的一夜嗎?!

對了!琉妃差不多該回魔女之館了,那麼——唔可以見機行事呢……

給自己拍了個隱身術,我直接超越她,往向日葵花田深處飛去。

不知道我所來的這個位面的館主是否健在呢?哎呀,說起來當初我好像忘了選擇“動畫”還是“漫畫”啊!

“小光……”

“什麼事,主人?”

“這個位面是動畫還是漫畫?”

“……我不知道……”

“哈?”

“這裡的確是《十字架與吸血鬼》的位面,但是版本不知為何是‘未知’,而且這並不是因為您沒有選擇的關係,而是由於只有這一個位面,否則我當時一定會作出提示的。”

“這樣啊……”

沒辦法,走一步算一步吧!

進入魔女之館。

“鬼鬼祟祟的東西,成為我寵物們的肥料吧!”

嘖!這個館主是活著的嗎?!而且,還有偵測隱身的手段啊?!

看著圍攏過來的妖花,我臉色森然:“哼——煉獄魔炎!”

吸取了被九曜擊傷的經驗,如今我面對非預定後宮成員的敵人絕不留手——直接展開四翼,威壓住那些低級花妖,然後周身升騰起深邃而暗黑的恐怖火焰。

接著我化作黑色的流星,毫不費力地穿透集群花妖的層層阻截,直沖到驚呆了的館主跟前。

冷冷瞅著這個心理扭曲的老太婆,我沒有一絲憐憫地探手虛按其頭頂:“瘋狂的生命啊,在此刻消散吧——靈魂剝離!”

沒有使出那種誇張的妖魔合體技的館主並不強大,何況我根本不給她揮舞魔杖施法的機會,直接把她的靈魂抽了出來,然後用魔炎焚成虛無。

哼哼計畫很完美!

我隱沒身形,靜待琉妃到來。

看見失去生機的軀殼,琉妃潸然淚下,但面對沒有傷口的屍體,她自然以為館主是衰老力竭而死。{注1}

“琉妃!”

我假裝從外面奔入,滿面疑惑與驚疑:“這是……”

“金……”

少女開始自言自語一般訴說著魔女之館的點滴,最後面無表情道:“我,要完成館主的遺願……”

“愚蠢!”我對她當頭棒喝。

“琉妃,你是為什麼而活?為館主而活嗎?毀滅人類?你以為人類是那麼容易毀滅的嗎?要是人類中沒有那些隱藏起來的能人異士,妖怪們早就統治地球了!何況你覺得憑現在的你的那點魔法,能扛得住人類的核彈攻擊嗎?清醒點吧!館主為什麼要毀滅人類?因為她想創造一個魔女的樂園!為什麼要創造樂園?因為她想要你快樂地生活啊,琉妃!難道你想一輩子活在仇恨和殺戮中嗎?不要再被虛妄的執念束縛了,解吧!跟我們去陽海學園,那裡有你們魔女一族長久以來盼望的安寧與幸福!”

當然,我沒有蠢到以為憑自己並非辯論家的水準就能說服少女,所以在言語中略微加入了一點精神魅惑,只要意志有一絲動搖,我的聲音便能徹底摧毀她的心防。

“幸福……嗎?”琉妃喃喃自語。

“還有,我的懷抱永遠為你敞開。”

我倒是很想就這麼“亮出猙獰的獠牙”……

“琉妃——!”

呃,讓我想想,好像原著中小紫起夜,結果發現琉妃失蹤,所以——諸女趕到,友情劇再度上演,我的“超速推倒”計畫宣告失敗……

琉妃悲喜交集,精神不支,昏了過去。

眾人回了旅店——可惡啊!今晚我還沒泄火呢!

諸女似乎一時間沒有繼續睡覺的興致,聚眾聊天並照顧昏迷的琉妃。

“黃泉……”我被詛咒搞的煩躁無比,只好用心靈傳念,“你先去上廁所,我隨後就到,不過別讓萌香和小紫察覺到異樣。”

黃泉媚然瞟了我一眼,施施然出了大房間。

——————純潔的分割線——————“黃泉乖別出聲哦!”

“你開個隔音結界不就好了!”

“不行呢,小紫對魔法波動很的,弄巧成拙就不好了——來,腿再分開點……”

“啊嗯——!前幾天就想跟你說了,那個,不許變得更大了,不然我們三個都要被你弄壞了!”

“是是這一部分的就到此為止好了……”

“討、討厭……那裡不行!這樣還叫我不要出聲?!”

“哦呀這種緊張的裤ài gǎn從未體驗過呢!”

“笨蛋動作快點!不然是個人都會覺得不對勁了!”

“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哦——永恆之神技?須臾萬流斬!”

“唔咿——!”

“糟糕,這招還不熟練,消耗過大了……”

“哈——哈——哼哼該我反擊咯……看我最近領悟的‘六道輪回’第一式?乾坤同壽!”

“哇哇!等一下,我還沒準備好!——呃,嗚咕……”

“嗯哼……呼時間已經久了點的說,那我先回去了!”

“慢著,稍微擦洗一下啊!不然痕跡太明顯了!”

“這麼說的話,金你的儲物空間裡有除去異味的藥劑沒有?氣味也會遭人懷疑的哦!”

“唔……我找找——有了!”

“啊!好、好像有點漏出來了……”

“這個,我看看有什麼可以用來堵住的東西……”

“不用,我收縮一下就可以吸回去的……”

……

雖說加快了速度,可惜待我們各自回房時諸女還是都已經再次入睡——嘶希望萌香沒有疑心吧……

——————這就是分割線——————此間事了,帶著琉妃進入陽海,理事長自然把她留作副手,然後——某日賣報紙中……

鏘鏘鏘白雪美逸登場!

翹翹的淡紫中發,清麗的冰藍瞳孔,含著一根棒棒糖,肌膚賽雪——嘛人家是雪女來著,自然是最白的……

“呵呵你就是章吾嗎?比想像中還要帥得多呢……”美逸如此說道。

“你也很可愛啊!”我可不是月音,立刻展開反擊。

“是嗎?”少女冰色的俏臉上浮現兩朵淡淡的紅暈:“報紙,我拿走了。”

森冷的聲音:“金……你這算不算當著我這個女?朋?友的面沾花惹草呢?”

糟!我忘了身邊站著的不是那個柔弱的粉萌香,而是霸道的白萌香……

我用無比清澈的目光回望銀髮少女:“啊,咳咳,那個,這只是出於禮貌的稱讚——對,就是禮貌用語而已……”

“哼,這是懲罰——”白萌香踮起腳來,一把摟住我的脖子,“哢噗啾!”

“啊……明明說好三天一次的!”

“那是和另一個萌香的約定,跟我無關!”

吸血完畢,少女心情愉快:“嗯金的血還是那麼好喝!”

……

接下來,一個學期沒來上課的美逸提名我當學級委員長。

雖然對此沒什麼興趣,但是我還是顯得很有風度地接受了。

當我“非常偶然”地獨自漫步在走廊上,美逸不出預料地拿著報紙再次出現,讚揚了我的報導後開始自我介紹:“我叫白雪美逸,你是我喜歡的類型呢!”

被如此可愛的美少女挽著胳膊,我可不會像月音那樣躲瘟神似的掙扎,而是高興地和她交談起來。

但是……我又忘了,這一幕是一定會被萌香看見的,而且是白萌香——“啊呀萌香,我來介紹一下,她是白雪美逸……”我爽朗地向白萌香打招呼,可惜——被美逸挽著的胳膊無法輕易出……

“金!你是不是想被我吸chéng rén幹啊?!”

白萌香的妖氣陡然躁動起來,卻不料美逸首先發難:“章吾……是我的……赤夜萌香……礙眼……消失吧——!”

美逸變回雪女真身,揮舞著冰爪率先攻向白萌香。

毫無疑問,只見白萌香美{hx}腿一閃,秒殺了對手……

“萌香,別生氣……”我靠近過去,輕輕抱住銀髮少女,她彆扭了一下,卻沒有用力掙

“你知道的,我對你絕對是真心的……”我先是說了一堆肉麻之語,然後嚴肅道,“雖然行為有點偏激,但是白雪美逸其實只是個孤獨的孩子而已,她對我根本談不上是‘愛’的!”

“哢噗啾!”

白萌香用吸血打斷了我的解釋說明,然後輕聲道:“哼,反正以後我發現一次就吸你一次,看你還能剩多少精力來勾搭女孩子!”

……

次日美逸沒來上學,假裝不知道詳情的我與諸女在貓目老師出瞭解到了美逸的情況,然後遇到了那個體育老師小壺奧人。

不理那個混帳老師,我循著貓目靜給的地址前往美逸的住處。

“我相信你。”

淡淡的一句話,使內心寂苦的美逸打……呃,轟開了房門。

我可不會按照原劇情路線走:“我瞭解過那個體育老師的為人了,實際情形大致也能猜得出來,所以錯的肯定不是你……”我注視著少女清澈晶亮的雙眸,認真地柔聲道,“不過,還是希望你能告訴我詳細情況,好嗎?”

美逸沉默了一會兒,趁這工夫,我再次仔細地打量著她:大圓領休閒裝裡是黑色吊帶背心{?},露出精緻性{hx}感的鎖骨——再次澄清,我不是鎖骨控哦……

因為少女身高156cm,因此,從上望下的話——風景大好……

回過神來,美逸也講完了事件的,於是我贊道:“冰鎮得好!不過你犯了一個錯誤,知道是什麼嗎?”

“?”

少女茫然搖頭。

“東方古諺: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我微笑道:“知道嗎,現在那個小壺奧人正鼓動其他老師一起來*你退學呢!美逸,嗯,這麼叫你沒關係吧?{少女眨眨眼默認}也就是說呢——你下手不夠狠啊!”

“原來如此……”美逸本來就不是乖乖女,被我一通教唆立刻心領神會,“嗯,我明白了——當時應該把他永遠冰封然後扔進海裡!”

“孺子可教也”我心中邪笑,面上月光無限,“為了讓你免於退學,就讓我們來揭穿那傢伙的真面目吧!”

“怎麼做?”少女向我投來信任而雀躍的目光:“哎呀,進屋裡說話吧,章吾。”

“是朋友的話,就叫我‘金’吧,那才是我的真名……”

嘰咕嘰咕……{討論如何設置圈套中……}

“好了,那就按計劃行事!”我輕鬆一笑:“我會在暗中監視,隨時準備保護你。”

“謝謝你,金!”

——————這就是分割線——————小壺奧人收到了白雪美逸的“哀求信”,約到那處海邊的懸崖。

少女裝出可憐和害怕的樣子,使奧人*笑著吐露真實想法,然後——我解除了隱身術,手上托著一台可擕式攝錄機,正播放著他的醜陋表情和惡毒話語。

看到奧人扭曲的五官,我戲謔地笑道:“喲小壺老師,多虧了你,我們新聞部下期的頭版頭條有了這麼優秀的內容呢!”

“你!你們……可惡啊——!”奧人惱羞成怒,變回真身——海妖。

不過,怎麼看都是只長著人臉的大章魚……

敵人揮舞著腕足抽砸過來,我把美逸擋在身後。

在噁心的觸手怪面前保護美麗的少女——不管這位少女是不是有自保的力量,都會讓她對你的好感度至少+1——當然,前提是你不能長得太對不起觀眾。

試想,就算是莉娜?因巴斯這種混世魔王級的暴力女偶爾也會做做白馬王子夢不是?{by《魔劍美神》}

“哼!”我心念一動,幻出黑色雙翼,力量頓時以平方級增長:“黑雪飄零!”

這種蠻力妖怪的魔抗根本就是零,而且在陸地移動緩慢大章魚顯然躲不過幕天席地的黑色暴風雪,眨眼間就被凍成了冷藏海鮮。

“他可是重要的‘人證’呢,”我對美逸認真道,“所以這次還是留他一命比較好——不過,若是幹掉對方不會為自己帶來解決不了的麻煩的話……趕盡殺絕才是正理!”

少女用信賴而崇拜的眼神凝望著我:“金,我對你……不再是單純的嚮往,而是真的喜歡上你了呢!”

“啊哈哈可別把我也冰鎮了哦……”我調侃道,“還有,現在我可是赤夜萌香的男朋友呢如果這樣的我你還不想放棄的話,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嗯,不如你來加入新聞部吧,在生活中再仔細觀察下是不是真的要喜歡上我。”

“好的,明天我就來上課,嗯,還有加入新聞部。”

……

總之,小壺奧人的惡劣行徑通報全校,而新聞部也多了一個總是藏在桌子底下的新成員——呃,我又被白萌香狠狠吸了一通……

——————這就是分割線——————理事長終於把十字架修好了,而現在的白萌香變得能控制妖氣,於是和粉萌香約定——兩人隔天互換。

是日,粉萌香在白萌香的攛掇下鼓起勇氣,用“與男朋友約會”的名義支開了諸女,和我獨處。

說起來,粉萌香的初吻我還沒拿到呢——“金……”

“萌香……”

……

“喔!真是恩愛啊,兩位!”

小宮碎藏!

奇怪,這傢伙中了我的黑暗雷鳴,靠自身別說幾個月,就是一年也恢復不了才對!

“還敢在我面前出現,膽子真大啊,小宮碎藏!”沒親到粉萌香的我火冒三丈。

“我是迷途妖緒葉,突然襲擊請勿見怪啊!”

忽地,長相怪異猥瑣、能把雙手化成刀形的緒葉直接從背後偷襲過來。

與原著不同,知道我會一些奇怪法術的碎藏沒有發出任何嘲諷式的提醒。

但,我現在也不是缺少戰鬥經驗的菜鳥了!

感覺惡風刮來——四翼,開!

區區迷途妖的手化刀當然比不上九曜的火爪,被我的半能量化黑翼絞在當場。

本來碎藏與另一個無名妖正想乘機從左右夾擊過來,卻被我突然釋放的威壓震懾得舉步維艱——果然低等的雜種妖怪是承受不了我的氣勢的,而銀影和九曜這樣的s級大妖卻可以輕鬆面對。

“哼!愚蠢……以為靠人多就有勝算了嗎?今天就給你們一個最深刻的教訓——乖戾之命運鎖鏈!”

“啊!”

“呀!”

“哇!”

隨著鮮血淋漓的黑鏈撤回虛空,好似破麻袋般的三個迷途妖頹然倒地,生死不明。

“害怕嗎,萌香?”

“我……”

“覺得我太殘忍了嗎?”

“金……”

“你有沒有想過,能毫不猶豫地向我揮刀的他們曾經害過多少人,如果你落在他們手裡又會是什麼下場?”

“……”

“放心,我沒殺他們。”

嗯,只是這次下狠手弄殘了他們罷了,就算是妖怪,估計下半輩子也只能在病床上度過了。

“我都明白的,金……好歹我也是個吸血鬼,不會對這些有太大反感的;而且姐姐也跟我說過了,所以,不管你做什麼,我永遠站在你這一邊。”

“謝謝你,萌香。”

雖然環境不太浪漫,但是在這溫馨的氛圍下,我終於奪得了粉萌香的初吻。

唔和羞怯的外表不同,粉萌香的回應儘管生澀卻熱烈得很呢……

下一章,嗯——秒殺禦堂楔!

——————這就是分割線——————注1:被煉獄魔炎沾到的妖花都燒成虛無了,剩下的失去*縱者便全都枯萎,自然也沒有了任何“作案痕跡”;另,那個館主已經很老了,只是憑著對人類的一腔恨意硬撐著腐朽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