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五章 學園祭前&中

由於受到了小宮碎藏的襲擊,我知道不久禦堂楔就會跑來bǎng jià萌香了,因此摘掉了她的十字架——哼哼,禦堂楔你有種來bǎng jià看看啊!

好吧,禦堂楔這傢伙顯然不清楚白萌香的強大,居然在我和她獨處時自以為得計地率眾來襲。

“我是‘獨行妖’禦堂楔,讓我看看你的真本事吧,‘墮天使’長谷川章吾!”

哦?這傢伙調查過我了?

面對真身為右手變成強力巨爪的禦堂楔,我無奈搖頭,對白萌香道:“在這幫面前走咣可不好,所以還是交給我吧。”

“ok動作快點。”

“遵命我的女王陛下!”我微笑著虛躬一禮,然後轉向敵人:“馬上就消滅這些愚昧的垃圾。”

“竟敢小看我!”禦堂楔狂怒地吼叫著:“所以我最瞧不起你們這些自覺‘高貴’的少爺小姐了!”

望著禦堂楔揮爪撲來,我側身閃避,展開四翼,冷冷一笑:“知道我是‘墮天使’還敢動手,那我就讓你瞭解什麼叫‘雲泥之別’吧!”

威壓全場,其他雜兵倒是都趴下了,不過這個禦堂楔不愧是在原著中能扛下白萌香多次重擊又再起的敵方小頭目,竟然像s級大妖一般對我的氣勢並不感冒。

嘛我也沒指望就這樣鎮住他——“你這醜惡的存在……消失吧——天獄影殺!”

“什……!”

鬱悶無比的禦堂楔一肚子陰謀詭計還沒來得及使用,只吐出一個字,就被無數濃縮的暗元素影刃交錯切割得體無完膚、斷筋碎骨。

“嗚哇……!”

禦堂楔渾身浴血,倒地無息。

其實我本來想直接放個“黑暗星爆”把禦堂楔轟成飛灰的,不過那樣的話就不知道那個擁有麻煩能力藥丸麻子會從哪裡冒出來了……

我冷然掃視雜兵們:“現在是清場時間——乖戾之命運鎖鏈!”

嘍囉的慘叫聲中,我瀟灑地回身對白萌香欠身:“任務完成請女王陛下驗收!”

話是這麼說,我的手臂卻直接環上了少女的腰肢:“給點獎賞吧!”

“嗯……給你——哢噗啾!”

……

月夜,校立醫院——“你以為我這個‘善後者’是來幹什麼的?”

“噗哧——!”

一身護士裝的藥丸麻子用鋒利的指刺將禦堂楔滅口。

“喲!這麼晚了倒是好興致呢,護士小姐!”

我宛如鬼魅地現身,倚在病房門框上,向麻子“打招呼”。

“!”

麻子霍然轉身:“長谷川章吾?!”

對於這種陰險毒辣的敵人沒什麼好多說的——“黑暗束縛!”

果然,藥丸麻子的正面戰鬥力低得可憐,瞬間就被我拿下。

我也沒興致調戲這個姿色平平的女人,直接拎著她送給理事長去慢慢拷問……

——————這就是分割線——————又是一段平靜的日子,胡夢跑來告訴我說她見到了一個叫吉井霧亞的迷途妖試圖離間新聞部,不過由於當時四周沒人,她也不必隱藏實力,抬手一招“千朧幻殺”攻去,結果那個起初囂張無比的傢伙倒也很是有點眼力,在胡夢散發出遠超a級的妖氣後直接閃人了。

吉井霧亞嗎……原著中的一個估計是禦伽之國高級幹部、性格怪異而惡劣、實力不明的敵人{注1},卻不知他是不想節外生枝還是自覺不是胡夢的對手而開溜呢?

言歸正傳,理事長請我到其辦公室:“長谷川同學,當初你曾許諾協助我們對付反學派和禦伽之國,現在該是你出力的時候了——把‘塗鴉魔’解決掉吧!當然,能活捉的話最好。”

我認真而輕鬆道:“行,這麼久以來理事長你們也給了我不少方便,再說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簡直就是給我的‘幸福’生活添堵,所以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塗鴉魔那小子也就是會把雙腳變成冰刀狀,再用高速襲擊對手——哼,這種速度比起人狼銀影來可差遠了!

不過,要找到這個神出鬼沒的傢伙還真要費點力氣——沒辦法,只好到處亂扔“巫師眼”加上神念布控……

嗯,找到了!

展翅、隱身術、追擊!

“黑雪飄零!”

塗鴉魔想躲,但溜冰的速度能避得開暴風雪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哦啦原來偷襲是這麼開心的事情啊難怪反派們都喜歡這麼幹來著……嘛古人雲:兵不厭詐!

“喔這麼快就抓到他啦!”理事長的聲音顯得很高興:“嗯,下一個任務,成為‘學園祭實行委員會’的一員……”

就是這樣,為了揪出反學派的內奸,我來到了委員會的樓裡。

“歡迎你啊,章吾同學。”

外表英俊、言語溫和的男人——金城北都就這麼出現在我面前。

唉你為什麼是反派呢——呃,我應該有資格說這句話的吧,大概……

“我是這個委員會的會長,金城北都。多多指教,章吾同學。”

哼雖然你其實就是茶几上的一隻杯具,但是這個學園裡只要有一個帥哥便夠了——那就是我,長谷川章吾!

可惜,現在還不是揭穿他虛偽假面的時候,我只好先跟他虛與委蛇。

會議結束,貌似和善的植芝蚓希主動與我搭話,並拉到僻靜處閒談,然後露出馬腳——說出我沒提過的和禦堂楔等迷途妖的戰鬥。

“沒人的地方就是好啊……”我感歎道。

“……什麼意思?”

“別裝了,你就是那個反學派的間諜啊——黑暗束縛!”

鎖鏈落空了。

嘖這個傢伙的真身是蚯蚓來著——我最討厭鑽地的蠕蟲了!

展翼飛空,我冷冷道:“哼,以為躲在地底我就沒辦法了嗎——黑暗星爆!”

抬起雙手,相對虛抓,暗能量驟然在我身前扭曲著聚集壓縮,成為碩大的漆黑球體,然後——向地面狠狠砸下!

我才不會和這種噁心的敵人打肉搏戰搞得一身塵土泥濘呢!

轟然巨響中,地面上出現一個直徑五十米的大坑,植芝蚓希如一灘肉泥般躺在坑底,聲息全無。

不過我並沒有用全力,否則他必定與大地“融為一體”。

我會那麼好心?呵因為要給某人表演的機會嘛——北都一臉真摯:“沒想到蚓希就是內奸……章吾,我們同心合力,一定能令學園變得更好!”

“啊是的……敢於干擾到我幸福生活的傢伙一律——罪無可恕!”我用認真的目光盯著對方的眼睛道。

……

不久,粉萌香偶然聽到了北都與霧亞的對話——“我知道了,萌香,估計那個吉井霧亞會來襲擊新聞部的成員,而最可能成為目標的就是你,所以——”我摘下了少女的十字架並遞給她一小瓶“兴奋剂”,“然後你們都儘量待在一起,這樣的話就萬無一失了。”

“金,你到底準備幹什麼?”白萌香疑惑道。

“啊我嘛,當然是去委員會抓住金城北都了!”

眾女異口同聲:“什麼?!”

“金,你忘了嗎,我是你的‘侍衛’哦!”黃泉嚴肅道。

秋皺眉:“怎麼能讓你一個人冒險?!”

胡夢表情認真:“我也要一起。”

小紫和美逸均點頭附議,白萌香偏頭無語,但神色出賣了她的真實想法。

我投降道:“好吧好吧,都可以跟著我,但是你們不必出手,我會dǎ dǎo他的。”

……

“唔怎麼都聚集在一起了呢——不好辦啊北都,希望你能撐得住吧……”

某陰暗的隱蔽角落裡,霧亞如此低語。

……

半途遇見琉妃,於是一起來到濺血的委員會室——金城北都不在?!

嘖,是蝴蝶效應嗎……嗯,我的性格與過於依賴同伴的月音不同,所以這傢伙大概直接去找理事長了吧!

“理事長有危險!我們走!”我正聲道。

……

理事長與其黑衣保鏢們同樣倒在血泊之中——當然,我知道這個理事長只是一個分身罷了。

虛弱的理事長分身:“快……金城北都去了‘常暗祭壇’……阻止他……”

靠!我怎麼知道常暗祭壇在哪裡啊?!

“黑暗治療術!”我決定先稍微恢復其傷勢,然後一手搭上他的肩:“理事長,我把精神力和你連接,你把祭壇的座標傳輸給我!”

“好的……”

“……嗯,ok,大家到我身邊來——次元躍送!”

刺眼的藍白色光輝一閃,我與諸女來到了陽海學園的心臟地帶——常暗祭壇。

“長谷川章吾……你們來晚了——我已經把‘審判十字架’放進了這個器械裡,大結界開始解除了!”

金城北都的表情陰森恐怖,開始把自己的計畫爆料:“……就是這樣,誰也別想阻止我!“我冷然道:“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沒錯,現在你的所為已經威脅到了我的幸福生活,因此——金城北都,你,罪無可恕!”

“哼,你們是不會懂得我的痛苦的——知道嗎……我曾經是人類啊!”

北都解下封魔鎖,顯出真身——唔該怎麼形容呢,這個姿態……真是醜陋啊!

不詳的漆黑妖氣,巨大的身軀,人面,六支超長骨質刀臂如鐮,雙腿也化為骨刀,長尾——矗立當場。

“所以,我要報復,毀滅這裡,就是我的人生目標……”

“總之,dǎ dǎo你就可以了——乖戾之命運鎖鏈!”我並不多話,直接展開攻勢。

“嗆哐——!”

北都六臂齊揮,鋒利的鐮刀將鎖鏈盡數斬斷,並且順勢反擊。

舒展四翼——嘖,又是一個無視我威壓的傢伙。

“真是的——黑雪飄零!”

好,凍住了!

“哢嚓……”冰裂的聲音。

切!真難纏!

“黑暗星爆!”

“轟哢——!”

敵人的軀體一片焦黑,刀臂也斷了三支,可是居然還能動彈?!

“沒有人可以阻止我!死吧!”憑著一腔執念,北都狂吼著猛撲過來。

這傢伙,不愧是練過武的,動作真敏捷!

扇動四翼,我躲開他的攻擊,周圍的柱子卻被砍倒不少,揚起粉塵碎磚無數。

“金——!”諸女緊張地喊道。

“我也來幫忙吧!”白萌香踏前一步。

我回頭一笑:“不行哦!我可不想看見你受傷流血的樣子呢!”

“哼,喝了這個就沒問題了吧?”白萌香一口吞下“兴奋剂”:“我感覺用了它之後好像會被一種能量保護起來……好,我來了!”

我輕歎:“唉真拿你沒辦法——喂,你們幾個別發呆啊,快去中斷那個解除結界的進程!”

“你們怎麼可以……!”北都雙目赤紅、表情猙獰。

“到此為止了,金城北都——落紅之舞踏!”白萌香使出絕技。

“嗚哇——!”

……

為了恢復結界,眾人開始輸入妖氣,不夠?別忘了如今可是多了秋和黃泉哦!另外,這次的戰鬥時間可比原著中要短呢,而且,我會把黑暗魔力傳入她們體內再轉化成妖氣喲!

結界穩定下來,眾女紛紛坐倒在地休息,我則走向漸漸恢復意識的北都。

“為什麼……”重傷的北都竟然還維持著一絲清明,“章吾,你明明擁有那麼、黑暗、令人壓抑煩悶的力量……擁有這種力量的你,為什麼……要妨礙我?”

“愚昧……你以為就一定是混亂的嗎?而且,哼——我所追求的‘秩序’,你恐怕永遠也不會明白的。”

“呵……是嗎……”北都再次昏迷過去。

“其實你是個優秀的男人呢,何必這麼鑽牛角尖哪……”我搖頭返身。

——————這就是分割線——————不久,金城北都在吉井霧亞的説明下從受到監視的病房中逃,而學園祭也正式開始了,我拉著粉萌香離人群,消除了她遭到鹹豬手的可能。

嘶我好像記得這裡要發生一些麻煩的事情,唔……是什麼呢?

“金我媽媽來了……”美逸突然出現,如此說道,“她無論如何都要見你。”

呃,原來是這個劇情啊!

還好今天的萌香是“表”狀態,不然……

“那個,金對不起,姐姐跟我說,遇到這種情況就要懲罰的——”粉萌香認真地說著,然後,“哢噗啾!”

好吧,我收回前言。

我輕聲道:“萌香,美逸是要我和她暫時扮作情侶騙騙她母親的,所以你先和黃泉她們玩去……那啥,要對我有信心啊!再說,如果你這樣跟著我,只會給自己的心裡添堵而已哦!”

“不要,姐姐和我一致決定跟著你!”

……

“幸會,我是美逸的母親白雪冰柱。”一位身著潔白和服的高貴大美女用溫柔的語氣說道。

嗷!這種成熟清冷的媚惑——唔!不對!我從來不控人{hx}妻的啊!呃,不知道這個“未知”版本的冰柱有沒有丈夫在呢……?

冰柱:“你就是章吾吧?小女常常都提起你。”

我收拾好jī qíng澎湃的心緒:“我就是——伯母,你看上去真是年輕啊!”

“啊呀真會說話——呐章吾先生,你有想過幾時跟美逸結婚嗎?”

“啊哈哈這個……咳哼,總要等我們畢業了、有工作了——對吧?”

……

約定了共進晚餐,我終於打發了冰柱……

接著,胡夢的母親黑乃上葉駕到——哇哦!這嫵媚妖豔的氣質……慢著!未亡人勉強可以考慮,公車可是絕對不行的啊!——呃,大概吧。

一頭漂亮的dà bō浪,身著超低連衣短裙加皮草外套的上葉笑道:“幸會啊,你就是胡夢的未婚夫章吾嗎?喔啦有四個後備情人呢!”

“哼唔……”上葉露出詭異的笑容,然後使出“襲”之技——啊好軟好香呃,不可以,我怎麼能對蕩{hx}婦有感覺啊!

“呼呼小夥子出手很快嘛……”上葉對我悄悄耳語,“不過我支持你!”

呃,糟糕,經驗超級豐富的上葉一定看出胡夢不是完璧了……

“不過你們的晚?間?生?活是否和諧呢?我會以身作則、手把手地教你們的哦!”說著,上葉直接把我的手按在了她酥軟的上——理智啊啊啊……!就算是公車也無所謂了!

“今晚一起吃飯哦!”

上葉拋下一句話,攜胡夢離去。

啊還是兩邊都答應了嗎……

“來,讓我再咬一口!”粉萌香渾身冒著肉眼可見的怨念直接從我背後撲上:“哢噗啾!”

“萌、萌香,停、停!這次好像吸太多了啊!”

“我到處找你們啊,我的父母突然說要來玩……”

小紫的出現使我逃過了貧血的命運。

唔這位是有明確的丈夫存在的,好,我放棄……

晚飯時間,怎麼辦?

noproblem!各位可別忘了,胡夢一直隱藏著實力呢,只是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用到——“領域?真實夢境。”胡夢落後母親半步,微聲念道——即使用來對付作為成年夢魔而幻系抗性很高的上葉,只是迷惑一段時間還是做得到的。

至於美逸——僅僅製作出一隻冰傀儡的話是不會露餡的喲!

所以,我還是和粉萌香度過了浪漫的一夜——咳咳,發乎情止乎禮,我用清神咒連續狠砸自己,於是和粉萌香只是親親抱抱而已,直至下半夜回別墅再找三女“做運動”……

哼,沒關係,馬上就能拿到莉莉絲之鏡了!

——————這就是分割線——————ps:下一章“我”又要做一次壞人了哦嗯,不過各位應該知道“我”其實從來不是好人的吧?事先提醒一句——本作者對青野響是無愛的。

注1:吉井霧亞,可以把手變成大鐮刀狀的武器,人形時能輕易打敗原著中的胡夢、琉妃,但被白萌香一擊戰勝{其實估計只是輕傷而已},不過雖然自稱“迷途妖”,真身和能力卻還是一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