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八章 白雪美逸

喔——!

雪女之裡真是太漂亮了——建築物差不多全都是用冰去造的,天空受結界影響還會有極光,果然身臨其境才能感覺到這一片素潔晶瑩的美麗啊!這裡簡直就是童話中的冰雪仙境一般哪!

諸女的聲中,美逸的母親再度出場:“歡迎各位,我一直在這裡等你們呢——啊啦從學園祭之後就沒見面呢,章吾先生……”

冰柱不著痕跡地湊到我面前,“森然”微笑:“比起村子的規模,人口就正在減少……所以章吾先生,要快點讓你跟美逸去制?造?孩?子咯!”

說著,她居然一把拉著我就走:“那麼,來這邊……床也已經準備好了呢!”

當然,美逸毫不客氣把自己的母親用冰錐紮趴下:“多餘的擔心也是沒用的,媽媽……”

用餐時間,冰柱述說了“花供”和“白雪草”的緣由並邀請諸女參加chéng rén禮。

一直不明白,女孩子穿上和服後真的會變得更誘人嗎?嘛我就小小地期待一下好了。

!又是男女分睡!

半夜,我輾轉反側,不停地給自己拍清神咒——功夫不負有心人……美逸終於偷偷跑來找我上山了!

啊穿著雪白和服的少女,是多麼清麗俗,正如那霜之精靈,閃現在皚皚冰原上。

聽著美逸緩緩講述小時候的故事以及恐懼孤獨的少女心緒,我大步上前從背後輕輕擁住她:“美逸,有我們大家在你身邊,你早就不再孤獨了呢!而且,我所知道的美逸,是那麼溫柔而美麗……我,長谷川章吾,是永遠也不會離開你的哦!”

少女驚喜地抓握住我攏在她腰間的雙手:“金……你的意思是,願意接受我?接受,我的心意?”

我嗅著她的發香:“啊當然……不過你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吧——你能接受已經有了女朋友的我嗎?”

美逸垂頭:“我,知道啊……金你,不只有一個女朋友呢!”

“哎?”

“因為,除了小紫和琉妃還有剛來不久的心愛,她們看著你的眼神——唔我也說不上來,很古怪的感覺呢!以前,我要是粘著你的話,別說內在的萌香,就算是外在的萌香也會吃醋的啊!但是現在,怎麼形容呢,她們好像並不在乎了,可是卻強烈地顯示出似乎與你有了更深的羈絆,這樣子……”

我調節氣氛道:“喔啦沒想到可愛的美逸這麼會表達呢!”

“然而,我還是……喜歡你,金!”少女鄭重開口。

“我也喜歡你啊,美逸!”

這麼漂亮又癡心的美少女,沒理由放過啊!

“那麼,我也不想輸給她們呢——金跟我來!”

美逸做出冰制的滑雪板,領著展翼的我來到一望無垠的白雪草花田——嗯?其他人為什麼沒發現偷跑的美逸?當然發現啦但是粉萌香會說嗎,她可是五女中最乖的呢!

解說了雪女之裡的法令,捧起一株白雪草,美逸柔聲道:“金,只是今天晚上也好,請把我當成你的愛人——抱我吧!”

覺悟的少女,解下了和服——哦啦儘管只是83c,不過超級白皙的冰雪雙峰上點綴著嫣紅的小櫻桃,絕對百分百勾起男人的原始**啊!

嗯?有點小小的遺憾——穿著nèi kù的說{pia飛}。

我可不是月音那個推三阻四的混帳,直接一把摟住美逸微涼的嬌軀,認真道:“小傻瓜……說什麼‘今晚’啊,什麼‘種族的生存比個人的戀愛優先’啊,這麼久以來,你還不瞭解我的性格嗎?聽著,我碰過的女人,誰要是敢動一根汗毛,就算有想法也一律——殺無赦!”

我散發著強硬的氣勢,使得少女的嬌軀在我懷中軟化:“可是,我無法違背雪之巫女的預言啊!她是據說已經生存了上百年的村長,是能夠聽到神之聲的預言者……”

“美逸,要知道,‘未來’這種東西啊,就是用來讓我們去改變的喲!而且,有一句話,雖然我以前覺得它太過於囂張,但是此刻我要說——無論誰敢把你從我身邊奪走,我將‘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金……”

輕輕捧起少女的螓首,我正欲吻下——“轟——!”

靠!雪崩居然這個節骨眼兒上來啊?

“哼!來得好!”

我自然知道這正是那個雪之巫女搞的鬼把戲,但是jī qíng被打斷還是讓我勃然大怒。

張開四翼,我全力催發氣勢,右手虛抓,黑光暴漲中,魔劍?弑神仿佛感受到了我的怒氣,煞然閃現,發出魔鬼咆哮般的劍鳴聲。

敵人……並不是雪之巫女的本體,應該只是個冰雪構成的類似分身的東西,唔在這種冰天雪地裡打消耗戰對我不利,那麼,對付純粹元素體的話——“領域?萬魔噬神陣——!”

鉛灰的天空,飄雪無蹤;黑暗的大地,冰層不再;沒有寒冷,沒有北風,只有來自煉獄的呢喃和囈語,盤繞在虛無之中。

抱著美逸飛起,我冷冷望著仿佛雪之集合體一般的飄浮在半空的白色女性人形。

人形沉悶卻響亮地低語:“找到了,我一直在找你,預言的少女……”

“雪、雪之巫女……”美逸的聲音微微顫抖,連棒棒糖的掉落都沒注意到,似乎有點害怕般地更加摟緊了我。

人形淡淡道:“我是預言者,能看到未來的人……白雪美逸,你同這個叫章吾的男人,註定不能結合。”

“閉嘴,sù mìng lùn者……”我裝出熱血漫中的愣頭青英雄的樣子怒吼道,“未來將由我們的雙手來開創!”

雪之巫女無視我的話語,繼續勸令美逸:“白雪美逸,你要和來自人間某個組織的藤咲雅結合才對,那才是你成為這個村子救世主的命運……”

“哼,消失吧——陰冥波動斬!”

貫徹天地的灰黑色能量巨刃把敵人一斬為二!

“愚蠢……這個由冰雪構成,你的攻擊只是徒勞而已。”分成兩半的人形緩緩合二為一,平靜的聲線古井無波。

我冷笑:“呵呵到底是誰愚蠢呢?”

“!”

“冰雪……沒有恢復?!”雪之巫女的音調終於出現了驚訝的情緒。

“你恐怕連什麼是‘領域’都不知道吧?哼,總之,在這個由‘純暗’組成的空間裡,你的冰雪不但得不到補充,還會快速被我的‘暗’所侵蝕——好了,結束吧,邪暗流華!”

……

冰雪的人形被紫黑色的梭形攻擊徹底擊潰,再也無法恢復,而雪之巫女的神念自然中斷,我這才解除了領域,抱著腦筋還沒轉過彎來的少女降落地面。

“那麼,讓我來改變你的命運吧!”默發數層結界,我注視著少女冰藍色的雙眸,緩緩覆上她微涼而柔軟的雙唇。

——————純潔的分割線——————傳說,雪女不敢去愛,因為她的吻將永遠冰封所中意的男子。

那麼,吾將擁抱全部的風霜。

傳說,雪女不能感動,因為太過灼熱的真誠會融化她的身軀。

那麼,吾就用代替善良。

雖然,她的唇冷若軟凍,她的手寒如嚴冬。

但是,她的心jī qíng似火,她的血熾烈猶夏。

花徑飄紅,好似冬去春來的夢幻。

弱質瑟縮,只是欲語還休的邀約。

——有道是:冰肌玉骨冷冶身,清幽淡雅火熱魂。

瓊花碎玉染朱紅,玄冥皓月也沉淪。

——————這就是分割線——————百轉冰魄,“打”了我個措手不及,不過還好,我及時反應過來,在被凍成名副其實的“金槍不倒”之前運轉永恆之力,最終把美逸送上雲霄……

唔雪女倒是有一項特殊本領呢——那就是:可以使用冰凍,所以在結束後不?會?流?出?來哦嘎嘎……

……

天明。

呃,儘管我用黑暗治療術消去了少女身上各處的創傷,可是看來雪女的體力回復率從各方面來說都比不上夢魔和吸血鬼呢!

沒辦法——“美逸,來,我抱著你飛吧,該回去了哦!”

“嗯好的!”少女顯得異常開心,鑽進我懷中。

回到美逸的家……

咦?門口一群黑衣人正與諸女對峙。

呵呵估計要不是看在冰柱的面子上,以黃泉和香香的脾氣,早就已經滅了他們。

“喲大家好興致啊?”我冷笑著向黑衣人們打招呼。

“我們奉巫女大人之命前來迎接白雪美逸。”對方如此說道。{注1}

“不好意思啊你們請回吧——因為名為白雪美逸的存在已經是我長谷川章吾的女人了。”

冰柱聞言,眼睛一亮。

龍套們:“你……!”

秋和黃泉搖頭:啊啊又多一個姐妹……

胡夢歎氣:雖然猜得到,但是終於下手了嗎……

白萌香咬牙:今晚我要把他吸幹!

粉萌香笑嘻嘻:姐姐,我也會幫忙的!

小紫石化:真的假的?!

琉妃鬱悶:啊金為什麼還不來找我呢……?

心愛暴怒:“我要殺了他!”

嗯,小妹妹被香香一個切頸打暈……

“你就是白雪美逸嗎?”一把女聲傳來。

循聲望去,在兩個萌香和心愛的身邊,是一位小麥色肌膚的大美女。

哦,這個應該就是萌香的二姐朱染刈愛愛了……

說起來,萌香她老爸怎麼會有黑人血統的女兒啊?難道他是個異常“博愛”的男人……我開始惡意地胡思亂想。

刈愛誠懇地說道:“雪女之裡要和我最近正在工作的組織‘禦伽之國’結盟,而同盟成立的條件就是村子方面交出名叫‘白雪美逸’的人質,在我的立場上無論如何都想要令同盟成立……”

“我拒絕,”美逸語氣堅定,深情地凝望著我,“我的一切都是屬於他的。”

——同盟失敗的話,全部殺光,雞犬不留——回想起某幹部的話語,刈愛愣了一下,接著——“嗚啊啊啊……!”

真是的,刈愛開始進入“工作狀態”了——並指如刀向我沖來。

香香的反應最快,沖向最近的黑衣人:各位,把他們全都放倒!

黃泉也拔出了刀來,不甘示弱:哼,哪裡輪到你來命令我們了?

“我明明已經說過了,打從心底地跟你們說同盟吧……大家都很討厭啊!”

哭叫著,刈愛已經沖到我面前。

我使出最拿手的得意技:“黑暗束縛!”

美逸,有能把她的行動完全限制的招式嗎?

交給我吧,金!

“哈!”

刈愛的手刀難以置信地鋒利,揮舞間削斷了所有的黑鏈。

不過,“升級”後的美逸已經在我的指示下蓄力完畢:“大寒波!”

“刷——!”

帶著特殊力量的風雪從美逸的手心飆飛而出,劈頭蓋臉地把刈愛打了個正著。

“呃……?!”

刈愛發現自己的與四肢掛滿了冰霜,不僅行動艱難,妖氣的運行也變得遲滯起來。

乘此機會,我迅速揚手:“閃滅!”

黑芒電閃,刈愛應聲而倒。

哼哼,在其還沒解除封印之前就dǎ dǎo了她,這可再好沒有了。

“黑暗束縛!”

吸血鬼的體力可是恢復得很快的,我連忙把刈愛綁成粽子一般,轉頭看向諸女。

她們理所當然地把黑衣人們全都打成了豬頭——呃,好像有幾個的手腳關節扭曲成了奇怪的角度……唔是誰幹的呢?

“喲大家都很精神嘛!”我邊考慮著措辭邊牽著美逸步向眾人。

背後傳來輕佻的男聲:“哎呀,可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呢!”

我霍然轉身,同時甩手一發急速伸長的暗影刃——居然能無聲無息地從我背後冒出來,究竟是什麼人?!

黑刃擦著敵人的右臂刺過——原來沒有殺意,難怪我發現不了。

一個看似沉穩正經,實則性格與吉井霧亞的惡劣程度不相上下的男人,正是原著中猥褻美逸的——藤咲雅。

“果然很強呢,長谷川章吾——”男人竟然已經不可思議地在我沒發現的情況下弄斷了束縛刈愛的黑鏈,托起她迅速後退,“我是禦伽之國的幹部藤咲雅,今次就當是你們勝利吧,我們會離開這個村子……”

“哪裡走!”我舒展四翼——嘖,胡亂攻擊的話會傷到刈愛,昨天開了神域,現在好像還沒有恢復再次使用的力量……

諸女跟著我追擊——黃泉,開領域!我暗中吩咐。

不行,敵人在高速移動,我的領域不夠大啊!

“嗡——!”

直升機?!

“我們總有一天還會再見的,長谷川章吾。”藤咲雅淡淡說道,同時竄上了直升機。

可惡——這下子如果再攻擊的話真的會讓刈愛掛掉的!

我暗恨,心中轉念:唔,那個藤咲雅,應該不會有膽子對三大冥王的女兒“出手”吧?嘛朱染刈愛比萌香大好幾歲,又早就去了人間,還在殺手界徜徉日久,雖然漂亮,卻不知還是不是原裝貨了……

接下來,解救了被要脅並束縛的雪之巫女,然後她代表雪女之裡向我表示了感謝並放出jack-frost關照我們“命運之路危險崎嶇”。

“我會帶領她們扭轉一切命運的。”我正聲道。

再就是肅穆而熱鬧的“花供之禮”——啊哈親眼所見果然不同,穿著和服的諸女的確具有別樣的魅力呢!

當晚,由於我白天宣佈了美逸的歸屬,因此“通情達理”的冰柱便笑著把少女塞進了我的房間……

半夜,秋用m&cute; zuì型藤刺讓本就熟睡的小紫、琉妃和心愛變成“死豬”,然後,五女沖到我的臥室,拖起美逸開始無遮大會……

——————純潔的分割線——————“須臾萬流斬!流星花園!舌燦蓮花!”

“呼——呼——咦?不可能,你們今天怎麼恢復得這麼快啊?!”

黃泉{冷笑}:“哼哼正在回氣嗎?很好,來,大家齊心協力,把金的永恆之力封印起來!”

“等、等等,你們想幹什麼……?”

赤橙黃綠青藍紫,誰持彩練當空舞——啊啦封印的光華真漂亮……呃,好像情況不妙?

秋{媚然}:“好,最弱的萌萌先上!”

粉萌香{燦爛的笑容}:“唔金對不起啦——嗯哼……”

“你、你們別得意,最近我還練了超高科技的神功,那可是法術不能封印的哦!”

胡夢{疑惑}:“科技?”

“哇呀呀——虛擬陷阱啟動!光能防護牆開始充能!流離子脈衝炮準備發射!宇宙射線……”

白萌香{淡淡地}:“不會讓你有機會的哦——啊嗚!”

“咕!——你你你……那個那個!”

香香{邪笑}:金如果你還想負隅頑抗的話,我一不小心可能會咬下去哦!

美逸{輕聲地}:“我好像也有感覺了呢……”

……

嗷香香你的胃也是“無盡深淵”嗎?真的要被你吸幹了啊啊啊——!

胡夢,都是你教裡萌香這種技術的吧?我要懲罰你——當然,下次吧……唔嘶!

……

我,好憔悴……

——————一般的分割線——————嘛畢竟眾女還是捨不得把我變成木乃伊的,淩晨時便解開了封印……

那麼,該是離開的時候了。

“章吾,美逸要讓你費心了。”冰柱關切道。

“哪裡,其實倒是委屈她了……啊,對了——”我湊到冰柱耳邊,“具體原因不太好解釋,總之美逸將永遠保持十七歲的,所以請岳母大人千萬不要著急生孩子的事情哦!”

“好了,雪女之裡的各位——再見了!”

——————這就是分割線——————ps1:關於朱染刈愛,在原著中出場時間太短,往事不甚明瞭,即使要收也等n章後回歸《十字架與吸血鬼》時再說吧——嘛主要是我對黑皮不太有愛的說……然後是音無璨,好可愛的塞壬啊但是發色和眸色是什麼都不知道,沒法寫。綜上所述,接著吞掉琉妃後就要去下一個位面了——沒人想叫我破了小紫吧?那太了……嗯轉黑暗路線,希望大家忍得住xd{反正我的“黑暗”不外乎威*利誘罷了,以上}。

ps2:啊對了對了,冰柱是《十字架與吸血鬼》裡唯一一個讓我心跳的非c,嘛也許會寫一點點外傳吃一下。

注1:那幫黑衣人好像是禦伽之國的雜兵,不過無所謂,他們假借巫女的名義來“迎接”也很正常,畢竟此時還沒撕破臉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