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九章 橙條琉妃&屍姬

回到了學園,我那幸福無比卻又不太和諧的後宮生活再次開始了。

某日放學後,琉妃神色古怪地找到我:“金,理事長找你。”

啊咧最近應該不會發生什麼重要的事件,理事長想叫我幹什麼呢?

“哦,沒問題——琉妃,你臉色好像不太好,沒事吧?”

“沒、沒事的……”魔女有點結巴。

理事長的辦公室。

“咦?理事長好像不在?”我疑惑道。

“哢嚓咯嗒”

鎖門的聲音。

“因為理事長到別的地方和其他冥王商量重要的事情去了。”琉妃微喘著說道。

“哈?那麼……”我轉身看向琉妃,“咳咳——!”

但見魔女本就低領的外衣已經褪了一半,香肩赤{hx}裸、酥半露——“金,我、我已經rěn wú kě rěn了!”

琉妃的臉龐上雙目含水,霞飛雙頰,幽怨道:“發生了很多事情呢……可是,金為什麼、為什麼你就是不來抱我呢?我、我難道就比她們差嗎?求求你給我下命令吧!”

呃……雖然琉妃一向是個超m,但是這麼露骨的她好像還是做不出來的吧?

……

遙遠的不知名空間——禦子神理事長自言自語:“嗯?我放在維生素瓶裡的‘第一千五百三十二號**通用兩儀六境丸?改良版v40β’怎麼沒了?”

……

哼橙條琉妃難道還會跟我玩仙人跳不成?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那麼,高品質的美少女送上門來……我又不是柳下惠!

“這樣啊……”感應了一下,不愧是三大冥王的辦公室,在門鎖上後居然有多重結界自動生成,倒也省得我多費手腳。

“什麼命令都可以嗎?”我露出的笑容。

“是!金你儘管下令吧!”琉妃的粗重起來。

她這個苦苦忍耐的樣子……不會吧,難道是中“嗶——”藥了?!

反正遲早也要吃掉她的——唔玩什麼好呢?

如今身邊環繞著六位極品美少女的我,雖然仍有創建龐大後宮的野望,但是定力卻強了很多{注1}。

我坐到理事長的座椅上:“既然你用這麼真誠的眼神看著我,那麼……我的命令是:就在這裡,在我的面前,自己解決一下你現在所面臨的困擾吧!”

把美少女s到遍體鱗傷可不是我的愛好!不過好像這種精神淩辱系倒是挺有趣的……吧?{揉臉……}

“哎?”

琉妃雙眼迷離,但似乎還殘留著一丁點兒風中殘燭般的理智。

“嗯?需要我再重複一遍嗎?”

“不……我、我知道了。”

……

“唔唔……”少女衣衫淩亂,左手撫,右手下探。

“琉妃,辦公室有結界,所以要再用力點哦,還有不許忍耐,把聲音放開了!”

“遵命……啊啊……”少女大力揉搓自己的地帶。

“琉妃,我看不清楚哦,把裙子撩起來!”

“是……嗯嗯哈……”少女直接撕爛連衣裙。

順著黑色的蕾絲吊帶連kù wà上淌下的兩道隱約擴散的晶瑩水漬,我可以明顯地看見她的幽谷處一片深暗,性{hx}感的半透明小nèi kù早已濕透。

“啊啦好*{hx}蕩的表情和聲音呢!”我故意嘲諷道。

{防河蟹,接下來的沒有……}

少女鬢髮散亂,吁吁,自瀆一次並泄身完全沒有解決任何問題,琉妃反而更了……

地上的魔女幾乎是用挪的湊到我的腳邊,然後攀上我的:“金求你抱我……”

“唉心軟了,我果然還是個好人啊!”低聲自語著,我搖頭輕歎:“琉妃,最後一個命令,用你能想到的最*{hx}亂的話語來求我!”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咦?好像被創世法則遮罩了,琉妃,你用火星語再說一遍。”

“進撒嗎劉飛諾銀藍諾曼過哇金薩馬諾近旁得獲悉第四大噶啦哈壓庫進撒嗎諾近旁得劉飛諾曼過諾過多股價股價系得股大賽奧內埃蒂斯!”

“好吧,滿足你的願望。”

啊呀呀我真善良呢……

謔!發現辦公桌一張!嗯……把少女壓在桌上做貌似很有些異樣的裤ài gǎn喔!

嘛所謂槍戰,不外乎先kiss後登山再69最後實彈上膛。

不過琉妃略有小小的不同——呃,她用希冀的眼神望著我,渴望被綁起來……

本來我是有點猶豫的——套用某廣告的一句話:總不能你說綁就綁吧?何況用黑暗束縛的話其實還是會弄傷琉妃柔嫩的肌膚的,不過當少女拿出幾個月前就準備好的特製軟索時,我無語了……咳哼,好吧,盛情難卻,我就不辜負人家的一片“好意”了。

順便說一句,各種的藝術手法還要靠幾乎被yù huǒ燒壞腦子的魔女來教導在這方面顯得純潔無瑕的我……

{防河蟹,接下來的詳情真的不能有……}

一直和館主生活在一起的琉妃果然是——哦啦開墾新地的感覺就是好啊!

說起來,琉妃的超m體質還真是非同一般,竟然把疼痛和瀕死當成快樂——我以前只敢對自愈力超強的黃泉和香香多用力些之類,也沒忍心弄到太過劇烈的程度。

然而琉妃卻是不斷地懇求我更用力地“玩壞”她,甚至最後要“去了”之前居然還百般乞求我掐她的脖子——雖然這樣一來我的確被夾得很爽……但是,失手了怎麼辦啊!這一切搞得我都快被開發出s屬性來了。

不要不要!我雖然是個不太稱職的地獄使者,但是我才不想當變{hx}態呢!

用黑暗治療術慢慢消去魔女赤{hx}裸嬌軀上的各種淤青和傷痕,琉妃也終於漸漸恢復清醒。

“我……金……我……那個……”琉妃語無倫次,半天蹦不出一個完整的片語。

看著臉色一陣青一陣紅的少女,我把她攬進懷中:“好了,就事實來說,橙條琉妃,你已經是我的了——就算你不願意,我也不會放手的哦!”

琉妃急道:“我,我願意!呃,金……真的,可以嗎?”

我微笑道:“啊你在擔心萌香她們嗎?沒關係,頂多今晚我再被她們狠狠地‘榨’一次罷了——所以,從現在開始,你也可以住到我的別墅裡來哦!”

魔女的眼中閃著星光:“不、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真的可以當金你的玩具嗎?”

我囧:“……”

就這樣,在打掃完一片狼藉的理事長辦公室並噴灑過空氣清新劑後,琉妃成為了我所承認的第七個後宮成員——嗯,不過她強烈要求在沒有外人時變成“玩具”來著……

——————準備的分割線——————夜色靡靡,星輝熠熠。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諸女見我帶回琉妃,卻是不怒反喜——合理“封印”我再“榨幹”的好機會又到了。

被榨得魂飛魄散的我骨軟筋酥地“飄”到陽臺上,開始呼喚小光。

小光{淒然}:主人,你真是——好慘……

我{義正辭嚴}:胡說!這正是我夢寐以求的幸福生活啊!

小光{歎息}:在我面前就別硬撐了,主人。

我{灑然}:哼,我又捨不得在ox的時候動粗,讓讓她們又怎麼樣?反正我很啊!

小光{敗退狀}:好吧好吧只要主人你開心就好——那麼,這次要去哪個位面?

我{沉吟}:去動畫版的《屍姬》……呃,當然,這個位面的時間要暫停,接著讓我到時空縫隙中休息一下。

小光{疑問}:嗯?主人你這次不準備帶應契者一起去嗎?

我{突然想起}:這個……哎呀,這麼說起來,萌香她們並沒有和我簽訂魔神契約呢!這樣的話,豈不是不能帶著她們到處“旅遊”了?

小光{淡淡地}:主人你還記得阿絲摩蒂爾斯說過的話嗎?

哪一句?

小光{正聲}:這位ox魔王曾經說過“可以帶著‘體內有你的印記者’穿來穿去”,而不是“穿越法則”規定的“可攜帶簽訂魔神契約的應契者共同穿越”,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我{翻白眼}:別吊我的胃口,說!

詳細的理論太複雜,簡而言之,體內有你的印記者就等於和主人你簽訂了沒有條款的魔神契約哦!

我{皺眉}:就這樣?

當然不止這樣,因為暫時沒有條款,所以當主人你詢問對方“你永遠不會背叛我吧?”之類的話語後,對方如果作出真心應答的話,契約條款就會自動生成咯!

我{點頭}:好的,我明白了——不過,這次的旅程……去《屍姬》我並不打算走正常路線,而萌香她們的魔化程度太低,說穿了,至今她們還沒親手扼殺過任何生命,太善良了。

那麼十六夜秋和諫山黃泉呢,主人?

秋是完全依戀我的,嗯,等會兒我用心靈傳念叫醒她;黃泉……雖然殺過很多人,但是後來已經被我“以毒攻毒”擺了殺生石的靈魂污染,儘管愛我至深,對敵時也會顯得比較冷酷暴虐,不過要她協助我用的方式得到屍姬們——我還真沒什麼把握。

小光{笑}:主人——別忘了你可是魔鬼哦!扯點九分真一分假的小謊不就好了!

我{釋然}:也是呢……我怎麼把這麼好用的一招給忘了?

……

悄悄叫醒並用浮游術托起疲憊不堪的秋和黃泉,進入時空縫隙——嗯?為什麼萌香她們沒發現?因為諸女本來想“擺平”我,結果我雖然被榨得靈魂出竅,但是她們自己的“消耗”卻顯然更大的說……。

秋和黃泉以前並沒有來過時空縫隙,對閃爍著斑斕卻柔和光輝的四周略微好奇地張望了一下。

唔是我的錯覺嗎——離開了心地善良的萌香等人,早先跟隨我的二女仿佛周身都洋溢著如有實質的黑暗氣氛……

休整完畢。

我簡單介紹了下一個要去的位面中光言宗、屍姬以及屍的大體情況,當然,在我的說辭中,屍姬們的不幸和苦難被重點突出了,並且鄭重說明光言宗虛偽的邪教本質和所謂“契約”的欺騙性與xǐ nǎo功效。

然後我表情嚴肅地道:“這一次,我就是要去拯救那群被利用的可憐少女!她們一定會反抗,認為我們是非正義的,但是那只不過是被xǐ nǎo的關係,只要與我簽訂了高級無數倍的魔神契約,她們自然就會得到解與幸福!”

秋笑嘻嘻地環抱住我的脖頸,琥珀色的雙眸中閃動著魔性的光芒:“金你可是魔鬼喲這種話由你說出口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哦!——嘛不過我是無所謂啦,因為聽上去好像可以好好玩一場了呢!”

黃泉則從後面抱住我的腰,螓首靠在我的肩背上,聲音柔和而堅定:“不必解釋哦我說過‘碧落幽冥與君隨’——所以安啦我永遠站在金你的一邊喲。”

啊咧我那“真實的謊言”白費了嗎?

秋笑得怪怪地:“不過呢金啊你居然會對‘屍體’有興趣,還真是‘博愛’啊!”

黃泉作出恍然狀,瞪大了眼睛:“啊秋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金,你不會真的因為沒‘嗶——’到我的屍體而產生了奇怪的癖好吧?”

“喂喂我前面都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屍姬並不是屍體或者僵屍啊!她們能說能動,有感情會流血,既不需要防腐劑也不需要除臭劑,只是心臟不跳、體溫偏低,在力量、體質、自愈力和學習戰鬥的天賦上遠超普通少女罷了——咳哼,那麼再商討一下具體行動方案,我的計畫是……”

……

小光,進入的時間點為星村真姬那在自家墳墓旁發呆的那個場景。

座標確立,位面通道開啟。

“好,兩位,我們出發吧!”

——————穿越的分割線——————跨過光之門後,我忽覺一瞬難以言喻的恍惚。

運轉起黑暗魔力,我立刻感到自己的力量受到了限制——大約是削弱到了與黃泉“嗶——”後剛剛升級成四翼墮天使的程度,卻沒有任何物理或能量上的阻礙跡象。

唔,這個狀況,莫非就是穿越法則所指的“自動封印”嗎……?

雖然我和二女都有點不適應力量受限的“相對遲鈍”狀態,但是這樣一來,我的心裡反而更有底了——因為這表明《屍姬》位面的“最強個體”不過如此罷了,那麼一旦我手持魔劍張開神域,即使本位面的最強者來到,也就只有被我們虐殺這一條路而已!

“好了,按計劃行事。”我在秋和黃泉的唇上分別輕吻一下,便開始與她們分頭行動。

……

“星村真姬那……”我毫不掩飾自己的黑暗能量波動,向靠著墓碑席地而坐的紫發少女漫步而去,“讓我看看你的臉。”

由於並沒有感覺到“屍氣”,真姬那轉頭望向陌生的來人,灰藍色的眼眸中流露出三分疑惑和七分無趣,只是對伴隨著我的氣息輕輕蹙眉。

“嗯比我想像中的要漂亮嘛!”我打量著少女清秀的臉龐,目光下移,砸吧了下嘴:“唉不過,正如田神景世所說,還真是‘平平無奇’呢!”

真姬那額角青筋微微一跳,卻以為我是景世的熟人:“請問你是……?”

我邪笑道:“吾名為拉頓博斯?齊格勒?金?約特納,乃是地獄七君王中傲慢之路西法陛下的人間行者——順便說一句,我是光言宗從未知曉的敵?人?哦!”

“哎?”少女一愣,立刻下意識地微微俯身,做出警戒的動作。

“星村小姐……”

傳來少年的聲音——原來是花神旺裡到了。

“乖戾之命運鎖鏈。”我淡淡開口,卻並沒有轉身。

“嗆啷——!”

這是真姬那從未見過的法術攻擊,她只不過眨了下眼,那個總是仿佛想要“親近死亡”的少年的身上就已經多出了十幾個血肉模糊的窟窿。

“你——!”

由於知道旺裡是景世的義弟,少女頓時暴怒,不顧屍姬傷到人類自身會被反噬的鐵律,一縱身,揮拳向我撲來。

“我的法術……還沒有完結哦!”

我飄然後退,還未收回虛空的鎖鏈們陡然轉向,呼嘯著從四面八方刺向真姬那。

——————這就是分割線——————ps1:啊呀呀星村真姬那到底有沒有被蜈蚣大叔“嗶——”過呢?還是只是因為被活生生扯斷四肢而疼到失禁罷了?糾結啊糾結……嘛為了完美,我決意把她設定成c的喵。

ps2:不行了不行了,要不以後我也變成3k黨算了喵……?

注1:嘛如果說滿分為100,而原先的定力是10的話,那麼現在的數值大約在40到50之間{也就是說,仍然不及格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