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三章 第一次&食靈?零

“成為……你的……魔女……?”秋面泛潮紅喃喃道:“你……不會像迪威恩那樣背叛我嗎?”

“我發誓……{不行,理智已經開始遲鈍了!}這樣吧,雖然你可能不曾聽說過,但是我可以用‘冥河誓言’發誓——只要十六夜秋自願奉上她全部的身心,那麼我拉頓博斯?齊格勒?金?約特納就永遠不會拋棄她!”我“深情”道,凝視著少女仿佛蒙上一層薄灰的雙眸。

一陣應該不可能進入結界中的陰風吹過,竟讓我一身冷汗,連理智也清醒數分,連忙迴響誓言內容,這才暗松一口氣——要是在“冥河誓言”中我自己牽扯到“愛”、“背叛”這類模糊的詞彙,恐怕我當場就會形神俱滅、灰也不剩。

回過神來,我向秋解釋了“冥河誓言”的意義{不知道的人請百度一下},然後攬過她,四目相對:“那麼,你的回答是?”

“反正……我也沒有別人可以相信,更沒有容身之處了……”少女漸漸加速{光環不是擺假的!},聲如蚊蚋,“那麼……請助我成魔吧……拉頓……”

讚美路西法!讚美阿絲摩蒂爾斯!讚美黑暗!讚美地獄!哦我終於要結束二十餘年的處男生涯{在時空縫隙中的xiū liàn年月不算},我要轉大人了!我再也不用每年詛咒2月14日、歡度11月11日了!

“叫我金就好……”我的神經終於可以鬆懈下來,殘存不多的理智立刻徹底被詛咒吞沒,然後與秋唇舌相交,生澀而自然地糾纏起來。

——————這就是分割線————————作者的話:河蟹極易被綠貝娘吃掉,又由於我當年沒好好鑽研過《x年代記》,看《龍戰士傳說》時又光顧著震精了……因此我完全不擅長寫床戰……其實呢,教大家一個好方法:找點角色性格差不多的h文,然後“全選、全部替換”,於是一篇自爽文完工鳥ps:這個方法我自己還沒用過就是了……

ps2:為防河蟹,暫時我只發佈純潔版——————純潔的分割線——————黑薔薇的毒刺已經全部軟化,散發著魅惑眾生的芬芳。

墮落者沉醉在這青澀的熾熱中,把每一片花瓣仔細品嘗。

柔嫩的花葉輕輕顫抖,卻又化作虛幻的魔炎將採摘者纏繞。

花蜜自然是甘甜的,就像那觸手可及的美夢般讓人欲罷不能。

毒玫瑰變成了含羞草,卻引導著初見伊甸的魔鬼深入樂園。

——有道是:花自飄零水自流,苦吟悅呼總相宜。

輾轉騰挪十八般,九霄雲外終至極。

{如果有人能提供怎樣不會被河蟹的方法,那麼我再考慮版吧}

—————一夜n次郎的分割線—————翌日{昨晚的晚飯?從儲物空間中拿唄},碧空如洗、萬里無雲。

被我用“真實分身術”折騰了一夜的少女恬靜地沉睡著,而我自然一手抱著她,一手施展“黑暗治療術”為其治癒“各種創傷”,順帶忍不住著那光潔柔嫩的肌膚。

詛咒的效力暫時退去,徹底恢復理智的我雖然並不後悔,但卻開始思索接下來該幹什麼:唔差不多該離開了,我對暗痣人那太過於“特色”的“黑眼白”可受不了,唉真是浪費了模特和記者小姐了……地縛神事件之後應該又會出現幾個pp ,不過後續劇情暫時還不知道——我可不想打沒把握的仗!{ps:小光可以在時空縫隙中短時間連通地球位面,使我可以繼續瞭解動漫後續情況,但是時間不能太長,否則路西法一定會順著痕跡沖過來把我變成宇宙塵埃……}

“嗯……”秋終於被我的愛醒,含糊道,“別來了……我還痛——咦?不痛了?”

“我用了黑暗治療術,”我環抱著少女的腰肢道,“早安,我的魔女。”

“啊……早安……”秋的表情閃過一瞬羞意,但是畢竟她已黑化,隨即媚然一笑,“成魔的感覺真好呢,金!唔不過那個的感覺更好,嘻嘻……”

“是嗎,中華古語曰‘來日方長’——所以別太貪哦!”我頓了下,擺正表情:“好了,和你說點正事。”

“嗯,什麼事呢?”少女不以為然:“毀滅世界還是征服世界?”

“別鬧”我輕撫她的俏臉,“我要說的是,既然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那麼我就要告訴你我的一切了。”

這自然是不可能的,而實際上我開始半真半假地編造故事:“你已經知道,我是路西法陛下的人間行者,但是,我其實還是阿絲摩蒂爾斯的使徒——因為我中了這位ox魔王的詛咒。”

“所以,”我“萬分沉痛”地說道,“我要在各個位面{日本的年輕人都該知道啥叫“位面”吧!}穿梭收集美女,建立如中華古代封建帝王般的後宮才行——不然,我必定生不如死。”

“因此……你要離開了麼?”秋一把摟緊我,聲音輕柔而堅定:“帶我走。”

“呃……你不吃醋?”感受著的溫軟滑膩,我怔了下。

少女把頭靠在我肩上低語:“昨天……你在我裡面‘嗶——’了之後,我總覺得……照你的話來說,這應該就是‘黑暗賜福’吧——我的腦子裡多了很多知識,所以,我知道‘冥河誓言’是真正有效的約束。”

“那麼,能帶我走嗎?”秋用{估計本人並沒這個自覺}的目光側視著我,邊用xiōng bù與我互相摩擦。

“唔……”我的定力真差啊,!我在心中自我貶低道。

算了,反正本來就準備帶她走的,然後選擇暫停這個位面的時間就是了;另外,下個位面的女角好像不太可能一天之內拿下的樣子,要是被內火燒到頭昏而隨便推個可不是我的風格。

“我當然會帶你走。”我笑道:“昨天我就說過{h中},你可是我的第一個女人呢,只要情況合適,我一定會帶著你的——啊,對了,以後還要回來這個你所在的位面解決掉未來的地縛神事件呢!”

“地縛神?未來?”少女皺眉。

“簡單說來,你要成為拯救世界的英雄之一——雖然我也知道你並不喜歡這個世界,”我閉目緩言,“但是,身負紅龍之力的你一旦放任世界滅亡,恐怕你自身也會有所損害,我不想這種情況發生。”

“我明白了,”秋仿佛要與我融為一體般用力抱緊我,“本以為你只是個趁人之危的加色郎——真是那樣我也沒的選,剛才以為你是被詛咒困擾的幸運者,現在發現你其實如此關心我——我好像真的有點喜歡你了呢,金!”

因為我對二次元的美女們一向很有愛啊!我暗自嘀咕。

“啊啦,我可是一直都很喜歡你的哦!”我“真誠地敷衍”著,忽感某處好像黏糊糊的:“唔……先洗個澡吧……”{雖然用邪氣吸納的話也有差不多的效果,但是洗澡可是一種享受呢!}

於是,我扶她起身,重新幻出黑袍給她披上,自己心念一動,黑底金邊的武士服便已著裝完畢,再為各zì pāi了個隱身術,張開黑翼,解除結界,抱著少女往市區飛去。

隨便用幾個“心智*控”控制了一家五星級大酒店,接著進入一間總統套房,然後開心地與秋在浴室鴛鴦戲水一番{詳情不述}。

這樣一來,卻是玩到晌午,用餐後,我這才與少女來到樓頂,準備呼喚小光。

話說總讓她套件黑袍委實不太像樣,於是秋竟然自己幻化出了原本的裝束!

幻衣術?我沒教她呀?而且她哪來的魔力啊?

驚奇之下,我自然追問,少女隨意道:“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多出的知識裡就有這類方法,而且,今早醒來後我就覺得自己的念力強上很多——唔,確切說起來的話,感覺現在的我可以直接用念力dǎ dǎo過去的一百個我。哦,對了,我的念力還可以轉化成你所說的魔力。”

“這樣也好,”我把疑問暫時擱置一邊,“看來你在其它位面中也能有綽綽有餘的自保實力了。”

“嗯,我可不想變成金你的拖累呢!”

“好,接下來在我開口前不要打擾我。”我嚴肅道。

“ok。”

以下是我與小光在靈魂中直接交流,而在秋眼中的我則是全身黑氣與金光交錯繚繞。

“小光!你在嗎?”

“當然在,一直在——喔喔沒想到主人你第一次就這麼強啊,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呢!”

“你——!”

“啊我是沒有性別的,按照修真的說法就相當於‘器靈’,所以您不必覺得吃虧或害羞的!”

“我是你的主人對吧?所以我命令你以後不准再偷看了!”

“切真小氣……知道了知道了——那麼,主人,請問是回到時空縫隙還是直接進入其它位面?”

“哦?還可以直接去其它位面啊!我還以為時空縫隙是必要的中轉站呢!那倒不錯。”

“那麼,請選擇位面吧!”

“唔……好像使用‘聖器’後我的力量有徒增的跡象,已經到了兩翼的瓶頸階段了,那麼這次去稍微危險一點的位面應該也不要緊吧……”我暗下決心,“好,去《食靈?零》的世界!”

“座標確立……時間點?”

“嗯……根據動畫顯示……咦?不對,半途{沒記錯的話是第三集}開始是回憶啊!這也可以進入的嗎?”我皺眉。

“可以,只要不是模糊的夢境就都可以。”

“這樣啊那麼她的初吻也能保留給我了呢……”我沉吟了一下,“黑化的黃泉才擁有致命般的美麗啊!所以——那就從回憶開始時進入吧!另外,我選擇把《遊戲王5d’s》的時間暫停。”

“位面通道開啟……”

“等一下,我帶十六夜秋去有什麼要注意的嗎?”

“進入我形成的門時您要與她有接觸——例如牽著手。”

光之門從虛無中浮現,少女好奇地看了幾眼,便又將目光停留在我身上。

“好了,秋,走吧。”我拉過她的手,跨進門中。

—————場景轉換的分割線—————降臨的地點是在高空?!

不過幸好我會飛,急忙展翼,拉過少女抱著,再拍出兩個隱身術,這才緩緩降落。

轉眼四顧——喔,原來是這個場景:土宮神樂初到諫山家。

“那麼,金你的目標就是那個小女孩?”秋踮起腳,在我耳邊吐氣如蘭。

“我可不是蘿莉控……”我輕聲回答,邊暗自嘀咕:夏娜{《灼眼的夏娜》}、小草{《鸚鵡》}、朱裡{《戀姬無雙》}這樣的倒是在可食範圍之內就是了。

忽然,諫山和土宮家主似乎若有所感地轉頭望向這邊,我急忙屏息凝神,捂住秋的嘴,抱著她以烏龜般的速度緩緩騰空。

“哇好可愛!”諫山黃泉突然出現,一把摟住幼態的土宮神樂,打斷了兩位家主的疑惑。

{黃泉,其實你也很萌啊}

放任劇情繼續發展,我與秋來到郊外,試驗她獲得加強的能力。

“領域?黑色花園!”少女微沙低沉的聲音響起。

頓時,不滿青黑色藤蔓的廢棄花園陡然出現,秋則站在花園中心的無首天使像前,黑色的花瓣在四周漫天盤旋飛舞,整個場景充滿了荒涼頹廢之美,卻又隱含詭秘驚悚的危險氣息。

“這應該是我的最強能力了,”微風吹拂著秋的髮絲,“在黑色花園中,我的專屬怪獸和植物族怪獸的能力將大幅增強,而敵人將被無窮無盡的暗毒藤蔓阻撓並殺傷,直至淹沒吞噬。說起來,這效果與我原來世界的卡片效果完全不同呢。”

我從背後環抱著少女:“唔領域嗎……不,還未形成亞空間的話只能稱為‘仿領域’,但威力也很恐怖了。”

“唔嗯……”秋幾乎癱在我身上,空中的花瓣也停止了飛舞,“別亂動啊好癢……”

“對了,不如拿它們來練練手吧!”我抬眼看著不知何時聚集過來的惡靈雜兵們笑道。

“真是的,我剛剛有‘感覺’了啊——”少女眼中煞氣彌漫,“都給我毀滅吧!”

本來死寂的藤蔓驟然集體,好像無數巨蟒毒蛇狠狠撲向惡靈們,將這些遲鈍的雜兵、撕碎、吞沒……

“呼好了,金——”秋微笑著轉身反摟住我,“獎勵我吧……”

無奈{?},張開結界,開始槍戰……

—————自覺腦補的分割線—————日子過得飛快,嗯,大家千萬別問日常生活吃喝拉撒睡咋辦、十六夜秋“不方便”時我又怎麼解決詛咒等等。對於擁有超自然力量的我們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在“特別”的日子裡,我也不介意走後門來著……}。

總之,鐺鐺鐺白毛正太三途河和宏即將登場!

這段時間,我除了與秋夜夜笙歌,便是用隱身術和鷹眼術遠遠地監視諫山黃泉——這時秋在幹什麼?當然是因我要求她提升實力而去熟悉運用自己的力量。

我為什麼要做stalker般的事情?自然是防止那個叫飯綱紀之的傢伙對黃泉做出越過雷池的舉動啦!

雖然原劇情中紀之並沒有對黃泉“出手”過,甚至為此開玩笑地說“後悔”,但是看過河蟹同人漫而心慌慌的我為了以防萬一,始終死死盯住這兩人的一舉一動。

到了諫山冥遭遇三途河和宏的劇情——嗯,看來諫山奈落死的那一晚的確是黃泉獻出初吻的時間——理所當然地,完美主義的我毫無疑問連這個也要阻止!

於是,我故意直接在兩人附近爆發出恐怖的邪氣,使他們停下一切舉動追蹤過來——而我早已抽身飛上千米之外的高空。

然後,黃泉便接到了義父慘死的噩耗,於是劇情繼續發展——黃泉與冥對決,勝;而我則在她離開後悄悄收走冥的靈魂並加以封存——好歹是個大美女的說留著備用。

黃泉與和宏戰鬥,慘敗;而我隱在百米開外的上空。

黑衣少女已然昏死過去,而我直接在白毛正太的背後突然現身:“黑雪飄零!”

和宏萬分震驚地轉身,卻只來得及看見黑色的暴風雪好似一條巨大的惡龍般咆哮著將自己吞噬。

“總是你偷襲別人,現在被偷襲的感覺如何?”望著保持著驚恐表情、被凍在半透明黑冰中的白毛正太,我冷冷地舉起雙手:“你的使命已經結束了——血池地獄!”

要徹底消滅會變成蝴蝶到處亂飛的三途河和宏,我暫時也只想得到這個法子。

沸騰的血池吞沒了黑冰,半晌,血池消失,原地留下了幾塊血紅的石頭——正是殺生石。

算算時間,黃泉的戰友們差不多也該趕到了,我略帶憐憫地瞅了眼好像壞掉的玩具般躺在地上的黑衣少女,閃身飛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