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四十章 水之鶺鴒

“哦,是你們啊——”瀨尾香高興地指著臂彎中的小貓道,“我抓到財源啦這樣應該就不愁飯錢……”

“不是說這種事情的工夫啦,被棘手的傢伙發現啦!”姐姐光急吼吼地叫道。

“那邊的男的……”我的頭頂傳來一把優美的女聲,“礙事——閃開!”

金髮,黑衣——是月海!

閃開?我才不要——被美少女撲倒可是無上的幸福啊!

這個念頭也就閃了一下罷了——我並不想用“軟弱”的方式來贏得月海的贊同!

優雅地旋身後退半步,我輕輕避過急速落地的少女,接著仔細觀瞧這位水之鶺鴒——長長的微波金髮隨風飛舞,黑色的美眸中是堅定的目光,漂亮的臉蛋,精緻的五官——嗯,果然是傲嬌娘才會有的倔強神色呢!

這衣服——其實我一直搞不懂月海的這種黑色服裝該叫什麼,又像風衣又像舞裙:不過急速下墜引起的風壓還是讓我瞄到了白色超短裙下一抹同樣純潔的白。

當然,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只被純白的衣襟包住下半部的兩隻大雪球——哦那酥潤的光澤和深邃的溝壑真是令我垂涎欲滴啊……自然不是真的滴,我是很注意形象的,可不是看見美女就走不動路的豬哥!

嗯嗯下麵是長筒黑sī wà和長靴——啊呀啊呀上還綁著皮帶呢!叛逆嗎?不,月海的心其實超純情的哈!

“嗯?動作挺靈活的嘛!”月海看向迅速閃開的我,突然一陣心悸,不由自主地跪倒:“嗚……!”

好機會——這種時候紳士就應該閃電般沖上去扶住柔弱的少女!

嗯,我就是這麼幹的……

“你怎麼了,美麗的小姐?”抱著幾乎軟癱在我懷中的月海,我用最溫柔的聲音問道。

月海的內心一團亂麻:怎、怎麼啦?這份畏懼,不,這份體內的熾熱的靈魂在蜿蜒攀爬的感覺……!我的體內起了什麼反應?

我的眼中,少女美麗的臉龐泛起可愛的紅暈,我甚至能感到她的嬌軀正在發熱和顫抖——嗯,和小結小松忍不住向我索取羽化之吻時的狀況一樣……

月海使盡全身力氣從我懷中掙扎起身,黑眸中暴射出驚疑不定夾雜著憤怒的光芒:“你、你——難道是我的……”

這個男人是我的葦牙嗎?!月海的心情異常複雜:嗯,長得還不錯,不對!人類哪裡有資格和我做這樣的事情那樣的事情……咿——!

“唔你應該就是no9的水之鶺鴒月海小姐吧——”我溫和地注視著少女的雙眸,“你好,初次見面,我是長谷川章吾,不過你叫我的真名‘金’就可以了。”

“你知道我?哼,這並不重要,呵、呵呵……”月海嘴角抽搐地怒笑挺立,“找到了,就是你!於此邂逅的惡貫滿盈之人——於吾身受汙之前將汝送黃泉!”

話音未落,湍急的水流已經開始環繞著少女旋轉起來。

“覺悟吧,人類!”月海揮使水流想要展開攻擊。

“等一下,你的對手是我們吧!”我剛想開口,旁邊傳來雷電姐妹的聲音。

“什麼,就那點懲罰還不夠嗎?”月海憤然轉頭看去。

“哼哼,還未羽化的你看來還什麼都不知道呢——瀨尾!”光壞笑道。

“啊?”渣男不耐煩地撓了撓亂糟糟的頭髮:“真是……沒轍呢!”

月海震驚了:天哪!比起讓我起反應的男人,這個人類也太糟糕了吧!不,不能稱之為“人類”,這根本就是“渣滓”嘛!相比之下讓那個叫金的傢伙做我的……呸!我在想什麼啊討厭!

“哼,讓你見識一下……”瀨尾香雙手摟住光和響,用吻傳遞著葦牙的力量。

嘖……看到這樣的場景,我一點想收她們的**都沒有了,頂多以後心情不好的時候淩辱一下算了。

“什、什、什……你們在做什麼啊——!”月海羞得臉色醉紅,指著雷電姐妹大吼。

光:“問這個嗎?”

響:“是鶺鴒的戰鬥方式哦!”

光&響:“我等契約之迅雷,擊碎葦牙之災禍!”

高密度雷元素能量聚集?!

這個程度……唔,差不多有我兩翼頂峰時用邪暗流華全力一擊的水準吧!

月海的神色略顯慌張:“這是……傳說中只有羽化者能用的——!”

“神鳴!”雷電姐妹使出了絕技。

耀眼的雷光粉碎路面的磚石,電蛇亂舞,白芒激閃,大量狂暴的雷元素真正以雷霆萬鈞之勢轟炸過來。

四翼,開——“黑暗旋渦!”

濃密的黑暗,吞噬一切的黑暗,象徵著地獄和深淵的黑暗——這種恐怖之暗所形成的旋渦,就是我攻守兼備的強大魔法“黑暗旋渦”。

不過為了避免誤傷月海,我一把將她摟進自己的懷中才使出此招——因為這個法術只能以自身為中心發動。

高速旋轉的精密魔法不是只靠單純的蠻力就能突破的——當然,絕對強大的力量不在討論之列……

理所當然地,“神鳴”這種單純*縱狂暴的雷電轟擊敵人的招式只有被我的旋渦輕鬆彈開的份,何況她們的力量等級遠遠不如展現出四翼墮天使實力的我,即使偶爾有漏網之魚的雷光也會在眨眼間被瘋狂旋轉的暗能量絞碎成游離元素甚至直接吞噬。

心……跳得好快……

……好熱……

被我緊緊抱住的月海全身血液流動過速,腦海徹底混亂了:這個人類……不,他真的是人類嗎?這種強大的力量,聽說第一代鶺鴒才會有啊!

我正在想的是:呼柔軟的擠壓感……真!還有少女身上散發的幽香——多好聞啊!

“那是……什麼?!”雷光消散,看著巨大的黑色旋渦在強大的雷電轟炸中絲毫未損,從沒見過我出手的瀨尾香驚得圓睜雙目,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嘖,不是跟你說過了嗎,用奇怪的攻擊阻止我們追擊no88的就是這個長谷川章吾啊!”光皺眉道。

“沒想到居然能擋住鶺鴒的祝詞攻擊,他到底是什麼人啊?!”響也一臉震驚。

心念一動,我散去了旋渦,很君子地輕輕鬆開抱著月海的手臂:“好了,沒事了……”

“你……保護……我?!”月海小退一步,離開我的身前。

“喂,還沒結束呢!”雷電姐妹叫道:“再來!”

“切……”正一肚子羞怒的月海甩手飛出一蓬水彈——正中因為自己的鶺鴒閃過而遭殃的瀨尾香。

於是,小貓一個激靈,逃出了渣男的臂彎……

“啊?!啊啊逃跑了。”光無奈道。

“可是連追了三天哦!本來終於可以捉到的說……”渾身濕透的瀨尾香滿臉青筋地像僵屍般晃蕩過來,“到底搞什麼啊——啊?!”

“你的葦牙能力是使鶺鴒使不出力量來吧?所以,不好意思,我的鶺鴒我來負責——”我迎上前淡淡道,“唔讓我找找……好,給你這個吧!”

我從儲物空間中掏出一塊金磚來——嘛黑暗聖經裡的雜物真多,咳,另外這是看了《無限恐怖》而養成的習慣……

“你的鶺鴒……咦?金、金磚?!”瀨尾香眼前一亮:“真的假的?!”

我撇撇嘴:“你隨便找家銀行或珠寶行鑒定一下不就知道了,反正我住在出雲莊,又不會跑掉。”

“好的,成交!”渣男搶一般奪過金磚,流著道:“呵呵呵呵以後章吾你找我幫忙給你打對折!呵呵呵呵……”

“嗯,走了,光、響!”瀨尾香樂呵呵地走向雷電姐妹。

“刷哢!”一道雷電劈在渣男腳邊。

“瀨尾!你要收這不義之財嗎?!”光怒道。

“咦?可、可是……”

“沒有可是——!”

“哢轟!”

瀨尾香外焦裡嫩……

“至、至少留半塊……”渣男吐出一口煙,然後被響拖走。

“這個我們是不會收的。”光把金磚拋回給我,也轉身離開了。

哎呀比我想像中的有骨氣嘛!

“呐你,雖然是人類,但是好像很強的樣子,而且——”月海忸怩著,面色羞紅,眼神閃爍地盯著我,“你,對我,對我說過‘我的鶺鴒’吧?請,負起,責任來吧……”

“哈人類嗎?你好像搞錯了什麼呢——”我微笑著漫步回少女身前,“我呢,大約不算人類哦這樣,能消除你的心理障礙了嗎?”

“不是……人類?!”月海訝然。

“你見過人類會長翅膀的嗎?”我指了指背後的半能量狀黑翼。

“那倒也是……”月海點點頭,“嗯,不錯,本以為葦牙都只是軟弱無力的人類罷了——好,如果是你,名為長谷川章吾的存在,不,金,是你的話,完全符合我的期望!”

我來到少女近前:“嘸那麼,也就是說,你願意當我的鶺鴒咯?”

“好吧,你的求婚,本鶺鴒‘月海’勇敢地接受了!”少女鼓足勇氣,滿面通紅地大聲道。

啊果然還是用不可思議的想法扭曲理解了嗎——嗯,不過葦牙和鶺鴒的確是那種關係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