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四十二章 後宮戰?

雖然月海的芒果一江春水向東流,但是那並不代表我“運動”起來很容易,恰恰相反,她還是我遇到的美少女中相較而言屬於緊致的類型——這種明明水漫金山卻每次出入依然相當困難的感覺還真是……爽啊!

對於月海來說,儘管漸漸地不痛了,不過隨著我“狠狠”地欺負她,少女只覺得自己小肚子裡的物什好像要被拉出去一樣令人心驚肉跳——嗯,當然,這種略微有點恐怖的感覺很快就被長江後浪推前浪的快{hx}感沖到天涯海角去了……

中途換了幾個常用的姿勢,例如乾坤易位和背後有人及其變式之類……

然後我趁其高{hx}潮不斷時委婉地提示:她有四個“同伴”——正在享受從未體驗過的愉悅和迷亂中的月海自然暫時一點醋也發作不出來,呃,更用力地夾緊小金不算……

不過尾聲還是用傳統的天上地下作為結束吧——稍微有點差別的是我把那對修長的美{hx}腿抱著架在肩上進行最後的衝刺。

“金唔這次一起吧不行了要去最後……啊——!”月海語無倫次,第n回被我送上雲霄。

感受到圍繞著我魔槍的灼熱暗流前所未有地洶湧激蕩,我知道此輪過後少女暫時是沒有力氣再戰了,於是停止了永恆之力的運轉,放鬆神經,把龍頭頂著花房入口,讓蓄勢待發的終極炮彈全力轟出。

黑暗的種子爭先恐後地歡呼著撲進月海的生命孕育之地,激得少女的靈魂從雲端直接竄進外太空。

“嗚呀——哈啊……!”月海繃直玉背,尖叫一聲,狹窄的甬道在剛才的基礎上再次緊縮,卻仿佛自動運起了控水能力,把每一滴來自葦牙的精華盡數榨幹吸收。

比較“遺憾”的是,顯然外太空是稀缺氧氣的,所以雖然少女的腔壁仍然在劇烈收縮,但是她本身卻似乎一口氣沒接上來,已經陷入昏睡狀態了……

——————一般的分割線——————待月海蘇醒後,我以“新婚禮物”的名義送給她一件魔具——項鍊“海皇之心{注1}”。

水滴狀的藍寶石散發著迷人的光澤,柔和的海藍色並不耀眼,但卻帶有讓人不敢直視的奇特壓迫感——說起來,這樣的話,普通人就都不敢直視月海那總是luǒ lù在外的大半雪峰了呢,倒算是額外的附加效果哈……

而對於控水者的月海來說,更是能感受到寶石中蘊含的無限濃縮水元素精髓。

其實,如果不是接受了的我的魔化而升級,原本的月海是無法使用這件強大魔具的。

只要是性格中還是帶有一點“普通”的少女,就絕對無法抗拒這種璀璨的,何況這是一件正適合月海水系能力的物品——所以她蓄勢待發的醋勁再次減弱。

嘸——藍色的水滴嵌在雪膩高峰之間……

“很漂亮!”我給月海戴上後讚美道。

“是、是嗎……嗯,作為新婚禮物,還不錯嘛!”少女嘴硬而嬌羞地回應。

呃……那啥,月海好像被我蹂躪得稍微慘了點兒,而且作為元素控制系的鶺鴒,她顯然沒有小結的驚人體力回復率,於是我只好抱著依然渾身綿軟無力的少女飛回出雲莊——還好,讓她集中精神使出幻衣術的程度還是做得到的。

“喲美哉,我回來了!”放下恢復獨立行走氣力的月海,我神清氣爽地笑道。

“金,這個女的是誰啊?”月海問道。

“這裡的房東,淺間美哉小姐。”我答道。

“金,這位是……?”輪到美哉發問了。

“啊,她是我……”我的話被月海打斷了——“是?妻?子。”月海一本正經道。

糟!我忘了她一定會這麼說的……

美哉捂嘴驚訝狀……

“啊哈哈差不多吧,鶺鴒和葦牙不就是這種關係嘛哈哈……”我敷衍道。

“妻子……”小結有點發呆,接著身後有熊的黑影模模糊糊地冒了出來。

唉小草也在湊熱鬧,擺出還是只能用“萌”來形容的生氣表情,跟著小結冒黑氣……

嗯,還是聽話的秋津最好——呃,一點反應也沒有……

小松?她一定躲在某個角落裡tōu 裤ī吧!即使已經跟我做了這樣那樣的事情也改變不了本身的習慣啊!

“哈是什麼啊剛才?口裡咚咚地……”小結面色微紅,雙手捧臉自語道。

小草更直接,一把抱住我的胳膊,嘴裡發出小動物敵視對手的“唔呼”之類的可愛聲響。

“她、她們就是金你的鶺鴒嗎,竟然有小蘿莉?!算了,咦?好像還少一個——”理智{?}狀態的月海有點跳筋,“咳哼,品質都不錯,但是‘正妻’只能是我……”

“小結也是——小結也是金的妻子!”大聲笑著,小結突然一把抱住我另一條手臂。

“什麼……你閃開,我才是正妻——!”月海大怒:“小妮子,這樣的話,和你們決鬥好了!”

見月海身周水花繚繞,小結毫不示弱地舉起拳頭:“正如我所望!”

小草又湊熱鬧了,揮舞著小拳頭發出“嗚嗚”的聲響。

秋津:主人,要阻止嗎?

不用,看著吧……

“好啦,到此為止!”美哉阻止了可能導致出雲莊毀滅的“決鬥”——經過我魔化的小結她們絕對有這個能力的。

“啪!啪!”小結和月海各挨了一拍——嗯,用來拍晾曬衣物或床單的那玩意兒叫什麼來著?拍子?

“這個出雲莊裡的暴力事件,我絕不姑息!”美哉陰沉道,隱沒在黑暗中的鬼面蠢蠢欲動。

“啊,對不起,房東姐姐”小結捂著腦袋,“我忘了……”

“嗯,明白就好。”美哉“柔和”地微笑著。

月海大驚:這、這傢伙……不簡單!

“那你呢?”美哉柔笑著轉向月海——鬼面終於浮現。

“嗚嗯……有言道入鄉隨俗——”月海打了個冷戰,“就和大家在這裡和睦,咳,相處吧。”

與此同時,小草也被嚇得拉著我的衣服下擺退到了我的背後。

“好了好了,都聽話……”我一邊一個地拉過小結和月海的手打圓場道,“我不希望我的鶺鴒鬧得不可開交——以後自然有你們切磋的機會。”

“那麼,你是金的鶺鴒對吧?歡迎來到出雲莊”美哉對月海道。

“是妻子月海,多多指教,房東!”

“小結也是妻子!”

二女繼續對峙,不過月海的腦門抽著筋,小結卻是天然地笑嘻嘻。

嘛有個性才有趣哈……

“啊美哉,這個出雲莊真是越來越熱鬧了呢!”傳來渣男的聲音。

“呐你呢……為何在這裡?”美哉點唇看向不知何時冒出來的瀨尾香。

“哎呀哈哈哈沒錢了來蹭飯的……”渣男毫不臉紅地笑道。

美哉微笑:“真是渣到家了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當然,瀨尾香完全沒有“不好意思”的表情。

“那麼,準備一下吃飯吧——”美哉轉向我,“金你先上來一下……小松也別光看著,來幫手啦!”

“是、是的,美美……”陰暗轉角邊的小松流下一滴冷汗。

接下來,月海認不出篝就是“焰”,然後穿上女僕裝——小草則在開心地擺弄那件“企鵝裝”。

“喂……”月海面泛紅暈,雙手插腰,“這是什麼啊?”

“以前小埋給的服裝,小埋是在203室的。”小結回答道。

傲嬌娘的女僕裝?好可愛——呐很可愛哦——月海,找機會就穿著這一身和我做一次吧!

什、什、什——做、做、做……

月海的腦袋上隱約冒起一陣青煙……

好歹已經真正成為我的女人了,月海用力地甩了甩頭,嘟囔著:“既、既然金喜歡的話就算了……”

“好了,那麼開始作為女僕一起幹活吧!”小結爽朗地笑道。

“女僕?為何我要做這種活……”月海掏出一張卡來,“房東!有這個的話該沒話說了吧?!沒上限的mbi的vip錢卡!”

“我啊有些緣由,‘就是’這?種?錢?卡不能接受就是這樣——”美哉燦爛無比地微笑著,“不勞動者不得食!”

月海石化……

“好了,來,買東西去——”美哉給小結和月海一人一個籃子,“早回來的可以坐在金的旁邊吃晚飯哦!”

嗯,因為貌似一邊已經被小草預定了,而秋津是從來不爭什麼的……

唔……糟了!

月海可是剛剛把第一次獻給我啊!這個時候還比賽跑的話……

我急中生智:月海!教你一個方法,水的力量也可以這樣用——比如噴射加速!

哎?嗯,有意思,我從來沒想過呢……好,試試看!

比賽開始——“請慢走金真受歡迎呢!”美哉仍然陽光地笑著。

雖然格鬥系的小結的速度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月海在我的提示下借助噴水的衝力在直線運動上的效率甚至超過小結!

不過很可惜,路線總是有彎道的,所以還處在對新技巧摸索實驗階段的月海仍然輸給了小結……

——————這就是分割線——————注1:大致的外形參見《泰坦尼克號》中的“海洋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