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12章一箭雙雕

她長得瓜子臉,單眼皮,櫻桃小嘴,有股楚楚動人的韻味,總讓我有種想盡情欺負她的,剛從外面進來,面頰和小巧的鼻子被凍得紅通通的,帶著毛線手套,捂著小嘴,白裡透紅的面頰整個紅了起來,如同塗抹了一層胭脂,看著光光的我們。

……

我輕眯著眼,笑道:“你很聰明,學一次就弄得這,不錯!”

玖嬤眼睛已經瞪得溜圓,被這一幕嚇著了,保守的她,當然不知道男之間還能這樣做。

過了一會兒,我感覺她的舌頭已經沒有勁了,再下去就沒什麼意思,就將她提起來,讓她趴在沙發上,扶著她的毫不留情的將插了進去。

她裡面已經濕得很,但很緊,仍是粉紅的被撐得滿滿的,好象隨時要被撕裂一般,看得出她很少被人操,這更增加了我的,用力的捅她,她不停的低聲悶哼,是壓抑著自己的聲音,她的含蓄也令人心動,我的火越燒越旺,越來越熱,她扭動著大,本能的追隨著,頭不停左右擺動,我起來,大手開始打她的大白,一連幾巴掌,把她打得不停哼哼叫,雙頰潮紅,眼淚汪汪,顯得楚楚可憐,更讓我想撕碎她,嘶吼一聲,抱住她的,一陣,她得發不出聲來,最後一聲尖叫,徹底癱了下來,我正在興頭上,忙放開她,把在旁邊正看墊紅耳赤的玖嬤拉過來,不顧她的掙扎,按倒,讓她成狗趴式,頂住,狠狠捅了進去,這才舒了口氣,一下一下,次次到底,起來,玖嬤也不動彈了,趴在那裡。

李玉姿仍像狗那樣趴著,露在外面,慢慢向下流著,她大白撅著,一動不動,仍在享受,已經通紅,配上白白的,仍挺人。

我打了她一巴掌,道:“快起來,去舔我玖嬤的!”

玖嬤忙轉過身來,道:“不要,羞死人了!”

我把她按下去,道:“嗯,聽話!誰不聽話,我要打!”說著,照著她的大打了兩巴掌。

可能說話聲的霸氣鎮住了她們,李玉姿乖乖的躺到玖嬤旁邊,抓住她雪白的大,吸了起來。

玖嬤羞得閉上了眼,口中道:“小舒,你太壞了,這麼多腸子!”

我嘻嘻一笑,道:“她幫你舔,你也應該幫幫她嘛!玖嬤,去舔她的!”

說著,把玖嬤按到了李玉姿的上,這時我已經放起混來了,沒有了對玖嬤的敬重,反而想把她們弄得難為情,想羞辱她們。

玖嬤的嘴碰到了李玉姿的上,忙抬起頭,白了我一眼,然後慢慢的靠近,好奇的舔吸起來。可能她從來沒有舔過人的吧,李玉姿被她舔的直搖頭,不停的哼哼。

我索把玖嬤放到李玉姿的身上,一上一下,面對面,可惜這樣沒法讓對範舔自己的了,就讓她們親嘴。玖嬤反對的很激烈,但在我的巴掌下,只好屈服了。

我站在地上,看著這兩個貌的子嘴對嘴的親,下面兩個疊在一起,兩個各有特點,一個嬌小,一個多汁,都極人,於是這個插兩下,那個插兩下,這樣大大增加了她們的抵抗力,也把她們都弄得火焚身,摟得緊緊的,李玉姿對我的話執行的很徹底,主動的對玖嬤,玖嬤也只能反擊,四個不停的廝磨,互相擠壓的變了形狀,嘴也親得上癮了,我勃發,狠狠的捅她們,把手放入她們中間,感覺我的手全被柔軟包圍,只可惜不能把放入那裡,不然一定爽極了,我的手不停的變換地範,時而放在她們裡,時而摸她們的,時而拍打她們,把她們弄得死去活來,不停求饒,最後痛快的泄在了玖嬤的裡,這才終止了這場荒唐的事。

她兩人已經累得昏睡過去,個個渾身大汗,沙發也被弄得到處是,兩人還摟著,貼在一起,隨著,相互碰撞,我快忍不住想再幹一次了。

我回到了自己屋裡,靜下心來,趺坐運功,感覺臍輪處的陰涼之氣很雄厚,忙運轉通天,消化這股氣,如果不能很快消化,很可能影響整個的協調,對反而有害。

也許是剛剛泄身的緣故,很容易的進入禪定的境界。待我醒來,天已經黑了,小狼趴在炕下,見我醒來,搖頭擺尾的跳上炕,撲到我懷裡,舔我的臉,我跟它鬧了一會兒,看看鐘,已經是晚上六點,這次禪定竟然有半天之久,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我的感覺也極爽,功力更進一層了,我現在練功的動機又增加了一個,除了對抗老天,就是將來能用歡喜法幫助玖嬤延緩衰老,否則,再過個十年八年,我更加強健,她卻要開始老了,這是我所不願看到的。不過這幾天我見玖嬤好像年輕了,難道無形中受到我的影響?

田野裡起了大風,吹得落雪紛飛,雪落在脖子時,化作水滴,流入,眼前的山上披上一層白衣,像一座銀山,樹枝上卻已經沒有了雪,幹禿禿的,隨風搖擺,發出輕微的嘯聲,月亮升了上來,月光就像牛奶一般,將天地間滋潤的朦朦朧朧,一切好像變得麗起來,我推開門,不理如刀子一般的北風,踏著厚厚的雪,吱吱的走進了大棚裡。

一開門,一股熱氣撲面而來,果然是兩個不同的世界。電視的聲音我遠遠的就聽到了,在演什麼梅三弄,唉喲,我看著簡直想掉雞皮疙瘩,太酸了,動不動就哭,她們兩個對那個什麼濤的極崇拜,說什麼長得有男人味,我真是不愛聽,可能是有些嫉妒吧,才對那個什麼濤那麼反感。

我走進去,沙發套已經換了,看樣子是要洗洗,兩人還不知道我進來,都盯著電視,眉開眼笑的,不過她們的麗我還是心動的,這個時候的她們,面上都帶著一絲,很的樣子,看了就想操她們。

我咳嗽了一聲,她們眼睛看過來,看到是我,都面有羞意,…電腦站忙避開眼光,盯著電視。

我叫了聲玖嬤,玖嬤不理我,我知道她定是因為我的荒唐在大生悶氣,不過也並不擔心,我已經瞭解了一個規律:儘管她表面上很端莊,令人生畏,但自從被我上了後,一切都聽我的,我讓她怎麼做,她就怎麼做,雖然有時候不願意,有些生氣,但最後還是要聽我的。生氣也只是暫時的,哄哄就沒事了,我感覺到一個男人對人完全擁有是多麼的幸福。我笑嘻嘻的,擠到了兩人的中間,坐下來一把摟住了玖嬤,將她緊緊抱住,她使勁掙扎,但無異於螞蟻撼山,我向她罩著一層薄怒的臉親去,一下親住了她的嘴,死死抱住她,讓她無法躲閃。

剛開始她掙扎的很厲害,越到後來,越是無力,最後只好任由我輕薄,不再反抗。

我抬起頭,看著她的面龐,笑道:“玖嬤,還生氣呢?”

她狠狠捶了我兩下,道:“你這個小壞蛋,就會變著法兒糟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