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15章暴虐

正在想得出神,玖嬤端飯進來,一邊擺上飯桌一邊笑道:“你剛才想什麼事呢?樂滋滋的。”

我起來穿上衣服,重坐回被窩,道:“今天上午我想去看看廄廄,你也一塊去吧,我倒要看看什麼人活膩了,竟敢太歲頭上動土。”

玖嬤忙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道:“小舒,不要再打架了,一聽說你要打架,我的心就怦怦的跳個不停,萬一要出個好歹,讓我怎麼過呀!”

我笑道:“玖嬤,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底,這些人想傷到我,還差點兒!”

玖嬤沉下臉來,焦急的道:“你怎麼跟你廄廄一個脾氣呢,這沒知天高地厚,你以為有了氣功就了不得了?你能擋住菜刀,但你能擋住槍子嗎?你能打過一個人,能打得過十個人,但你能打得過一百個人嗎?光靠能打沒有用的!”

她的一番聲俱厲的話,像一盆涼水澆到我的頭上,讓我發熱的腦袋清醒過來。這些年來,我一直是用腦筋做事,但自從上次打了那幫小痞子們,知道了拳頭就是硬道理,就沉迷于用武力解決一切事情,腦袋有些狂熱,做事不再那麼嚴謹,有些大大咧咧了,這是個極危險的現象,今天,玖嬤的一席話讓我忽然醒了過來。

玖嬤看著我陰沉的臉,怕說重了傷我的自尊,語氣緩和一下,道:“小舒,玖嬤的話可能過重了,別生氣,來,多吃點兒!”說著,把自己碗裡的餃子往我碗裡夾。

我咧咧嘴,卻沒笑出來,沉重的道:“玖嬤,你說得對,我是有些輕狂了,沒有你這番話,我可能犯不少的錯誤,這一段日子可能太得意了,心有些飄飄浮浮的,玖嬤你的話讓我的心忽然又沉到了地上,呵呵,說得太好了,謝謝你。”

玖嬤大喜,眉開眼笑,道:“好小舒,能聽得進逆耳的話,這才是做大事的男人!”

我嘻嘻笑道:“那玖嬤,要獎勵我一下,來,摸個!”說著放下碗筷,向她懷裡摸去,她忙跳到炕下,離我遠遠的,讓位不到,那神情竟有幾分頑皮的意味,玖嬤越來越年輕,有時候的神情就像一個少一般。

我們打打鬧鬧吃了飯,然後回家,要用大黃的牛車去。李玉姿正在大棚裡,跟她打了聲招呼,這才坐了牛車,慢悠悠的,跟玖嬤說說笑向鎮裡行進。

到了醫院,太陽已經升得很高了,才知道廄廄已經出院,正在家休養,說實話,我倒還不認識他在這裡的家…,他當初讓錫來玩,我當然不給他面子了。只能到他單位,問清他家的住址,再找到他家,唉,麻煩死了。

終於找到了他家,卻是住在政府大院裡,他可是“萬元戶”,政府也要保護他,於是特批讓他在政府大院家屬區住。

他家離我乾爸家不遠,在後面與之隔兩排,我先把大黃放到乾爸家門口,那裡的冬青葉已經被它吃得差不多了,過了今天,應該光禿禿的了。

玖嬤站在門口,我進去跟乾娘打了一個招呼,說好中午過來吃飯,就去廄廄家。

敲橋,一會兒門開了,探出一個麗的少,見到了玖嬤,驚喜的叫道:“媽!”

玖嬤很激動,顫抖的道:“杏兒?你,你怎麼回來了?”

她打開門,過來摟著玖嬤的肩膀,道:“我是請假回來的,昨天才回來,你是來看爸的吧?”

“是呀,聽說他出事了,錫來看看要不要緊。”玖嬤稍微平靜下來。

兩個人話匣子打開,說開來,竟沒完沒了,我在旁邊也不好打擾人家母團聚,只能幹站著。她就是我的堂李杏了,小時候她就是個人胚子,我小小的心裡發誓要娶她做媳,可是後來長大慢慢變了,整天想的卻是玖嬤,我們已經有幾年時間沒見,從初中開始她就在市里上學,幾乎不大回家,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麗的大姑娘了。

她長得跟玖嬤很象,雖然沒有玖嬤,也是個難得了人了。圓臉,挺直的鼻子,丹鳳眼,適中的嘴巴,很協調,皮膚白皙,這可能是市里人的特徵,整天坐在房間裡,不見太陽,當然要白淨很多。

她們笑著聊了很多時間,玖嬤才記起我在旁邊站在呢,趕忙道:“來來,杏兒,這是徐子興,你弟弟,還記得嗎?”

我笑道:“杏兒好,我們很長時間沒見了,恐怕記不起來我這個傻小子了。”

杏兒凝神一想,嫣然一笑,道:“是我小姑的兒子吧,赫赫,都長成大小夥子了。”

她雖然很和氣,我卻能聽出她話裡居高臨下的傲氣,心中微惱,但想想是我玖嬤的兒,微蹙一下眉,隨即笑了。

玖嬤對我的個一情二楚,見到我的皺眉,忙笑道:“好了,我們別站在這裡說了,先看看你爸再說。”

杏兒輕輕的玖嬤說:“我阿姨在家呢。”

玖嬤神一變,隨後釋然,笑道:“沒事兒,順便看看她。”

我心知一場大戰拉開了帷幕。

走到屋裡,玖嬤將帶來的一些黃瓜放在客廳,跟著杏兒來到了廄廄睡覺的屋子。

屋裡的炕上一坐一躺兩個人,正看著電視。

杏兒叫道:“爸,阿姨,我媽來看你們了!”

廄廄鼻青臉腫的,還吊著胳膊,固著腿,挺狼狽的,我直想笑,苦忍著,忙轉移視線,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在他身邊坐著的是一個漂亮的子,確實挺漂亮的,但比起玖嬤來,還差那麼點兒,打扮得枝招展,又不過分妖,很會打扮自己,一看就是城市人,怪不得把廄廄迷住了,廄廄一直對城市很嚮往,可能在她身上圓夢了吧。

見我們進來,她忙笑道:“喲,是大過來了,請坐請坐。”

看她的表情,很誠懇,我只能說這個人不簡單。

廄廄則是沉著臉,道:“你怎麼來了?”頗有點不耐煩的樣子。

我聽了心裡的火騰的就沖上來,忙壓了壓,笑道:“廄廄,聽說又被打了?

誰幹的?”

廄廄有些發窘,不答,新玖嬤接上話,笑道:“你是小舒吧,聽你廄廄一直誇你來著,果然是相貌堂堂,我倆這次被人從後面忽然打了,跟本闌及看清他們,他們就跑了。”

我點點頭,她很會說話,對她的評價又高了一層,感情上對她卻沒有好感。

我道:“其實也很好查,看他們的打人手法,乾淨利索,下手很有分寸,很專業,定是有人錢買廄廄的一隻胳膊與一條腿,這樣的人,鎮裡面並不多吧,你們見到他們,應該能認得出來吧。另一範面,廄廄定然是與別人結仇,這個仇還不是小仇,想想這兩人月來的事情,應該大體有數吧,兩范面一起查,找出人愧不難。但我想,這件事還是不要再查了,沒什處。”

新玖嬤笑道:“小舒果然厲害,事情到你的手裡,變得很容易了,但為什沒要查了呢?”

我不回答,只是對廄廄道:“這次不會有什皿遺症吧?”

廄廄笑道:“沒事兒,養幾天就好了。”轉過頭對杏兒道:“快拿蘋果給你媽。”

玖嬤很不自在,我看得出來,同時也對廄廄的薄情心涼,對待自己十幾年的子尚且如此,對別人又會如何,是可想而知了。

我看了一眼坐在他旁邊的新玖嬤,心頭有一絲悲哀,這個人是一個聰慧之人,仍炕透這層,只能說人是感情的動物。

本想讓范叔幫忙查一下,現在卻已經沒有那份熱心了,跟廄廄說了間話,我就要走,親玖嬤不讓,非要留我們吃飯,但在我們堅持下,還是沒繼續呆。

杏兒送我們到門口,依依不捨,說過年要跟玖嬤一起過,倒是讓玖嬤高興不已,我當然不高興了,一個大電燈泡嘛。

出了廄廄家,來到了乾爸家,玖嬤這次跟我一起進來,也想認識一下我的乾爸乾媽,乾娘很熱情的歡迎她,與廄廄家相比,天上地下,她的心中可能會感受到一絲溫暖吧。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沉思,受到了杏兒對我的態度。大學生在當時可是不得了的人,尤其對於農村的人來說,考上大學,你就是吃公家飯的,是國家養活你,畢業後分配一個單位,就雷打不動的上班吧,等到老,還有退休金,生活很有保障,在農村就不行了,面朝黃土背朝天,風吹日曬,日子很苦,而且是兒子養你的老,碰到孝順的,還能給你兩個錢,如果兒子家都窮的揭不開鍋,或者不孝順,那可是很淒慘的,我們村很多老人都是自己種地,自力更生。

杏兒考上了大學,所以能與我那樣說話?我在村裡也是個小富翁了,可是現在人們看重的不是錢,而是身份。找對相先問的是你的工作單位,單位好,人的價值自然升高,工作單位不好,人再好,也無濟於事。現在可是鐵飯碗時代。

玖嬤見我沉思的樣子,問道:“想什麼呢?”

我伸手拍拍大黃的背,讓它別懶,快些走,道:“我在想,我杏兒可是有出息了,挺羡慕她的,不必那麼辛苦,拼死拼活的賺錢養活自己。”

玖嬤當然高興,看得出來,她對自己的兒很自豪,笑道:“這閏自小就聰明,現在終於考上大學了,這輩子算跟我們不一樣了。”

我心中升起一股酸楚,如果老爸老媽還在,我現在恐怕也是個大學生了吧,就不必這些年活得這孤單辛苦了,是她的命好?我當然不服,要怨,只能怨這不長眼的老天了,我一直根深蒂固的對抗老天的信念更加堅定,同時,我有了一股,征服的,把杏兒變成自己的媳,我要把她征服!忽然間,我對節竟有些盼望了。可是宋雅怎麼辦呢?我對她的感情也是真的,那只能把杏兒變成自己的情人了,呵呵這也不錯。

回到家,玖嬤忙著回家做飯,我則來到了大棚。

大棚裡李玉姿正坐在沙發上面看電視,頭髮濕漉漉的,臉蛋白裡透紅,很嬌,定是才洗完頭,我看得有些心動,有些蠢蠢動。

看到我進來,她忙起來,我走過去,一把把她摟到懷裡,背朝著我,坐到我的上,我的被柔軟而有彈的壓在上面,我的下面馬上有了反應,直起來的頂在她的裡,下面是沙發,上面是她的大,能感覺出還是她的大軟的,手早已經摸到了她的懷裡,從腰間伸進去,盡情的她圓鼓鼓的,乳頭很小,她的不像玖嬤那樣柔軟,彈大,能感覺出她的青澀,在我的夾弄下,漸漸變硬,乳頭周圍也變得發硬,我不停的變換夾弄,五個指頭縫嘗試個遍,感覺味道各不相同。

把她的上衣了下來,光滑柔的背部竟感異常,我將嘴貼上去,用舌頭去輕輕舔那微鼓的脊椎,把她弄得的,不停扭動柔軟的身子,我的被她的磨得越來越硬,如同燒紅的鐵棍,感覺快把褲子燙焦了。

我把她推倒在沙發上,先下自己的褲子,把解放出來,再把她的褲子擼下來,照著她的大就是兩巴掌,打得她驚叫兩聲。我嘿嘿笑道:“小賤貨越來越了,看我不好好治治你!”

我已經瞭解她帶有被虐傾向,在操她時,越羞辱她,她越是有。可能是被我給挖掘出來的吧,從自第一次幹她,我就一直是在用暴力的範式操她,逼著她用最恥辱的範式給我幹,我發現這時候她面上委屈,卻最,很容易得到。

沒用前奏,直接把她按趴下,擺弄好狗趴的姿勢,狠狠的將捅了進去,她身子一僵,悶哼一聲:“哦———”

她的裡面已經濕了,一插到底,不動,停了幾秒,她軟了下來,輕舒一口氣,輕聲道:“太大了。”

我呵呵笑道:“比衛強的大吧?”

一朵紅雲升到她楚楚可人的臉上,她把頭低下,沒有說話。我輕笑一聲,道:“不用害羞,我見過他那東西,跟個生差不多,你這個小賤貨一定不能滿足的。”

她快哭出來了,委屈的道:“求你別說了!”

我不再逼她,感覺裡面更濕了,開始動,一下一下,次次到底,快把她刺穿了,隨著我的進出,她從喉嚨裡發出哦哦,嗯嗯的壓抑的聲。

嘰嘰的聲音漸漸變大,她開始迷離,楚楚動人的小臉露出似哭似笑的神情,俏臉嫣紅,雪白的身子隨著我猛烈的撞擊前後聳動,白白的大被我撞得顫動不已,濕濕的頭髮披散在肩膀,不停晃動,隨著我撞擊的加快,她的頭開始左右搖擺。

我知道她差不多了,但我可不想就這麼讓她痛痛快快的,放慢了節奏,而且每次都不頂實,淺嘗輒止,她的開始追逐我的,努力地讓我插得更深,但是我可不能讓她得逞,跟她玩起了捉迷藏,她急了,帶著哭音道:“不、不……給我……”

我溫聲道:“給你什麼呀?”

她仍是道:“不……,不……,快給我!”

我放得更慢,插得更淺,冷冷道:“快說,再不說我就停了!!”

她哭了出來,嘶聲道:“把給我———”說完,放聲大哭。

我啪啪打了她的大兩巴掌,道:“哭什麼,不許哭!”

她很聽話,收起聲,但仍止不住的抽泣,一抖一抖的,也一緊一緊的,很,我又是兩巴掌,開始加速操她。

她又迷失在了中,漸漸收起了抽泣,頭左右搖擺起來,眼睛上還帶著淚珠,更讓我想狠狠的欺負她。

我沒淤刁難她,很快將她送上,她的一緊一松,還帶著股吸力,比平時操她時多了,也是一緊一緊的,我用摸了摸,她輕輕哼哼一聲,我暫且放過,把抽出來,帶出一大灘,流到沙發上,將失神癱軟的她擺成仰躺的姿勢,把湊到她櫻桃小口邊,她的嘴巴很小,鼓鼓的嘴唇,真的很像兩顆小櫻桃。

把沾滿的在她兩瓣唇上擦了擦,道:“張開嘴!”她的小口張開,我將慢慢往裡插,只插進一個,她的小舌頭舔著,吸著,偶爾輕輕咬一下,慢慢深入,快到她的喉嚨時才停了下來,她像吃冰棒一樣,不停的舔吸著。

我道:“手!”

她的小手馬上放到我的上,輕輕揉著我的丸,她的技術大有長進,弄得我很

這個時候,她已經清醒了,正在努力的取悅我。

我眯著眼,靜靜地享受從傳來的。我換了個姿勢,自己仰躺在沙發上,讓她趴著,頭對準我的,這樣很省力。

我指導著她:“慢慢向下舔,一直到!”

她的舌頭慢慢從上離開,向舔去,到了那裡,停了下來,我正在體會這別樣的,感覺她停下來,不悅道:“舔下去!”

她抬走頭,面通紅,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神情,我面又冷了下來,狠狠的說:“快點!”

她對我的冷面很難抗拒,只好委屈的低下了頭,小紅舌頭慢慢從我的丸開始,舔向了,這次沒有猶豫,輕輕的舔著,溫溫濕濕,異樣的升起。

我媚起身將她撲倒,抓起她兩條嫩的,大力分開,將猙獰狠狠插了進去,接著猛烈的動了起來,她得喘不過氣,急風暴雨一般的,使她剛平息的馬上又到來。

她用力的甩著頭髮,嘶聲尖叫起來,沒有了平時的壓抑與含蓄,過一會兒,尖叫聲戛然而止,一僵,繃直,喉嚨裡只能發出嘶嘶的聲音,幾秒後,如水一般癱軟下來,如一堆亂泥倒於沙發上。

我卻仍沒泄出,只能恨恨的罵了聲“真沒用”,穿上衣服去玖嬤家。先要洗洗澡,再跟玖嬤親熱一下,憋著放不出來真是挺難受的,還得研究研究歡喜法,這樣下去,還不得把我憋死,除非每次都跟她們兩人一塊兒,很不範便,我想定有辦法收放自如的,只是我沒發現,或者功力不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