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19章菜棚子裡也瘋狂

天上的月亮跟來時一樣的明亮,沒有起風,天氣竟是異常的暖和,這幾天不知怎麼回事,天氣跟本不象冬天,這時村裡已經安靜下來,家家戶戶都睡下了,我的腳步聲驚醒了狗,狗叫聲此起彼伏,好不熱鬧,我想定有人從夢中驚醒,恨恨的罵我間。

回到自己的屋子,才感到原來一個人是如此的冷清,我已經習慣了玖嬤在身邊的生活,總想把她留在自己的視野之內,她一離開了我的視野,會感到不踏實,就想她,尤其是晚上,不抱著她,我覺都睡不好,只能說,我離不開她。

我的屋子一般是不生爐子的,由於練功的關係,我的體質不怕冷,也就不必費那個錢了,但爐子還是架在那裡,以防有客人。

從院子取壘與煤,把爐子生上,屋子是在空曠的田野上,風總是吹得極猛,因此爐子很旺,不一會兒,屋裡已經暖和,我帶上門,來到大棚。

大棚裡比我屋裡暖和多了,一個天,一個初夏,李玉姿正在大棚正中撥弄爐子,彎著腰,拿著一個燒火棍,披散的長髮垂了下來,遮住她的臉,只露出尖尖的小下巴。褲子繃緊她的被勾勒的清晰人。

電視開著,裡面是唱歌的節目,她與玖嬤對這樣的節目不感興趣,最喜歡看的是電視劇。

我走進來,她沒聽到,仍是用力的將一大塊煤加入爐子,但好像裝不下,她正用燒火棍將裡面的煤渣捅出去,讓出地方,她認真的樣子,真的很動人。

我走上前,接她手中的燒鐵棍,她抬頭看到是我,才放開手,側頭一甩長髮,笑道:“你來了。”

我點點頭,笑了笑,道:“這塊加不進去,你就不會換一塊兒?真是死腦筋!”說著把那塊大煤撥了出來,另加一塊小點兒的。

其實從小事上就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格,她就是一個死心眼的人。如果換作別人,嫁給衛強那樣的人,早就離婚了,可她沒有,仍是死心塌地的跟衛強過日子,賺錢給他。真是一朵鮮插在了牛糞上。呵呵,既然牛糞沒有了養料,我當然要滋潤這朵鮮了。

我們都坐到了沙發上,我開門見山道:“玉芝,你今晚上跟我一塊兒睡吧!”

她秀白的臉騰的….16k.C紅了,低下了頭。

我握了握她的小手,跟著伸到了她的上,問道:“你願不願意?”

她猶豫一下,然後輕輕點點頭,仍是使勁的低著頭,只能看到秀髮波浪般的起伏了一下。看她像受氣的小媳一樣,我就忍不住要弄她,我隔著衣服,輕輕著她的,“嗯?”問意道。

她又點了點頭,我仍裝作沒看到,手上用力捏住她的乳頭,問道:“說呀,願不願意?”

“嗯,行。”她的說,像蚊子般的聲音,細白的牙咬著紅嫩的嘴唇,面緋紅。

她搖著頭,羞得滿面紅霞,忙把眼睛移開,不去看那讓她羞愧的上沾滿的液在燈光下亮晶晶的,慢慢滴了下來,把私她嘴邊,道:“快,把給我舔乾淨!”

她搖頭道:“太髒了。”

我笑道:“這是你自己裡的東西,說什麼髒,快,給我舔乾淨!讓你嘗嘗是什麼味道!”

她可憐兮兮的望著我,使她本來就楚楚可憐的小臉更惹人憐愛,我狠狠瞪了她一眼,她乖乖閉上眼,伸出粉紅的小舌頭,輕輕用舌尖觸了一下,然後抿抿嘴,竟是在嘗什麼味道,我感到有些想笑,把捅進了她的小嘴裡,她嗯嗯兩聲,專心的舔嘴裡的,她的小嘴舌頭又滑又軟,與下麵的那張小嘴不相上下。

舔了一會兒,我抽出,笑道:“玉芝,你先到我炕上暖暖被窩,我把這裡收拾一下,再過去,嗯?”

她點頭,起身整理了一下頭髮與衣服,走了出去。

我讓四個爐子都燒起來,關上通氣孔,這樣即使爐子熄了,留下的溫度也能支援到天亮。

進了我的屋子,比外面暖和多了,李玉姿乖乖的躺在被窩裡,只露出動人的小臉,明亮的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我,亮晶晶的,我將門關上,三下五除二的下衣服,掀開被,鑽了進去。

的說:“我會被壓死的!”

我呵呵笑,輕啄她小巧的鼻子,微鼓的小嘴,單單的眼皮,道:“那你壓著我睡吧。”說著翻了身子,變成了她趴在我身上。嬌小的身子幾乎感覺不到重量,就像多蓋了一棉被,當然,比蓋棉被多了。

她長髮垂下,落在我的的,沒辦法,只好側睡了。我的胳膊讓她當枕頭,緊緊摟住她溫軟的身子,全身結合,擱在那溫暖的洞裡,被不時的夾緊一下,最是不過。

我們難得有這麼溫耗時候,每次我都是狠狠的蹂躪她,讓她尖叫,她可能很不習慣這種溫柔,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我。我笑道:“睡吧。”伸手將燈拉死。另一隻手搭在她腰間,很快睡了過去。

清晨醒來,懷裡的李玉姿仍未醒,甜甜的睡相,讓我賁起,頂在她的上,昨晚不知什麼時候滑了出來。

我幫她理了理亂髮,心中升起一股柔情,她確實長著一幅讓人憐愛的容貌,再加上在我面前很乖巧,讓我無法不愛憐。她醒了過來,這時陽光已經射進來,一切顯得那麼的好,她揉了揉眼,神志開始清楚,道:“我得起來了,你也快起來吧,棚裡的爐子恐怕已經熄滅了。”

我點點頭,親了親她的小嘴,一起穿衣服。當然,免不了對她動手動腳,她先回家去吃飯,等我來到大棚,玖嬤已經在那裡,中間的爐子上放著一個鍋,是給我做的早飯,她臉上仍殘留著滿足的

玖嬤見我進來,白了我一眼,道:“懶蛋捨得起了?”

我呵呵一笑,到爐子跟前,揭開鍋蓋,裡面是油煎的餃子,可能是昨晚上剩下的。

我緊挨著她坐到沙發裡,一把摟住她,笑道:“想你想得半沒睡著覺,這麼一睡就睡過頭了!”

她輕輕動了動,找個最的姿勢,靠在我懷裡,道:“哼哼,你會那樣才怪呢,昨是不是忙著對付玉芝了?你那點腸子我還不清楚?!”

我嘿嘿笑了笑,大叫一聲“吃飯嘍”,就蒙混過去了。玖嬤也沒再說,對狼吞虎嚥的我道:“今早晨李明理去正你,說要謝謝你,請你中午到他家吃飯。”

我皺了皺眉,沉吟了一會兒。與李明理處好關係是必要的,這個人是個可用之材,但現在還用不上他,我曾想過把他介紹給廄廄,當他的保鏢與助手,可是廄廄對玖嬤的態度讓我很惱火,隨著我漸漸長大,越來越感覺廄廄不是個能成大事的人,雖說讓他抓住了機會,成為了暴發戶,但他的素質並不具備駕馭大的事業的能力,近些年來,更加狂妄自大,運輸公司的規模擴大了,脾氣也擴大了。越來越能得罪人,誰都炕上,倒是頗有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氣魄。那個新玖嬤卻是個精明的角,恐怕比廄廄還厲害,公司能有現在的規模,定是她出了不少的力。

最後還是決定去他家吃飯,要把他拉到廄廄的公司,這樣,可以檢驗一個這個人到底怎麼樣,也是鍛煉一下,至於廄廄同不同意,我並不擔心,我只要說服新玖嬤同意就成了,我想她沖著廄廄,會同意的。

這件事辦得很順利,李明理能進到廄廄的公司,當然是求之不得,對我更是感激,我中午在他家吃完了飯,就又騎車跑到了廄廄家,他倆口子仍呆在上,杏兒不冷不熱的接待我,在他們面前,我又一次強調,不要去查到底是誰雇人打得自己,這件事就算過去了,我找了一個小夥子,算是他們的保鏢,這個人很能幹,可以培養一下。廄廄的神情明顯的顯示出他跟本沒聽進去,以他的格,我說了也是白說,只能祝他好運了。他們也同意收李明理,他也說這個小子是個可造之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