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26章菜市場小霸王

這時已經是半上午,集上早就人聲鼎沸,熙攘熱鬧了,冬天的集市最熱鬧,中心大街已經是人挨人,互相推擠著向前走,旁邊擺攤的人可是樂開了懷,賣力的大聲吆喝,還頗有比試的意味,看看誰吆喝的響。

“看看我的衣服,又暖和又便宜了——-”

“便宜沒好貨,好貨不便宜,來來來,看看我的進口麵包服,絕對物超所值了,來呀來呀,數量有限,購從速了啊——”

兩家賣衣服的開始打起了擂臺。

其實我知道那兩家是一家,兩個老闆是連襟倆,合夥做買賣,兩人利用人都愛看熱鬧的心理,故意裝作水火不容,這樣有很多人過來看他們臉紅脖子粗的樣子,必然要買一家,剛開始那陣兒,賣得很紅火,可是到後來,人們都知道了他們的關係,就不上這個當了。

我在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這兩個人確實很聰明,可惜事有不密,被他們的同行給揭穿了老底,奔相走告,才落到了這個地步。

趕著大黃,拉著乾娘,好容易才走到了菜市,我原來的地範已經有人在占著了,我一看,咦?是個新面孔,三十多歲,體格強壯,滿臉橫肉,看樣子不是個善良之輩。

他身前是筐蘿蔔,正拿著秤在大聲吆喝呢。他身旁的一個中年人見到我趕著牛車過去,忙拉了拉正在賣力吆喝的那人,低聲道:“快讓地方,舒哥來了!”

我雖與他們仍隔著一段距離,但我的耳力奇強,已能聽得清清楚楚。

他停下來,問道:“什麼16K網.手機站舒哥?誰呀?”

中年人叫張福田,攤子總在我旁邊,也受過我不少照顧。

他低聲道:“前面趕車的就是舒哥,快點兒,你占著他的地方,往我這邊擠吧!”說著對他身旁的人賠笑,請對方向那邊移移。

那個滿臉橫肉的傢伙眼睛遠遠瞄了過來,看了看我,有些迷惑的問道:“誰呀,不會是那個趕車的小毛孩吧?哈哈!”

張福田使勁拉住他的袖子,著急的道:“要不是我跟你有點親戚關係,我真就不管你了,別笑了,就是他,快快,別那麼多廢話,叫你挪你就挪!”

這個傢伙一聽就知是個楞頭青,道:“憑什麼呀!我憑什麼給他讓地方呀!

看他那個樣兒,我一拳就能把他打趴下!不讓!”

張福田哭笑不得,道:“哎喲,你呀,就是個二百伍,你也不打聽打聽,誰能挨得住他一拳!就你這熊樣,還不夠人家一個指頭的呢!快點吧你!”說著,就去拖他的筐。我聽得倒是奇怪,他們怎麼知道我的拳頭硬?消息傳得不會這麼快吧?也就是我們村裡的人知道,沒過多少天,已經傳開了?

我已經走近原來的地方了,旁邊的人不停的跟我打招呼,很快來到了我的地方,已經空出了一小塊地方。

我走了過去,將筐卸下,車趕到頭上,那裡是田地,把大黃身上的車解開,讓它自己吃點東西。

張福田笑著打招呼,我也點頭微笑,客氣了兩句。那個滿臉橫肉的傢伙仍是不大服氣,大聲的吆喝,眼睛看也不看我一下,明顯是想找碴。乾娘看著直皺眉頭,我視若不見,只是平靜的看著自己的攤子。

很快就有老關係戶過來買菜,大多是些有錢。對她們,我已經很瞭解,能記住她們的喜好,她們家裡的情況,邊給她們稱菜,邊聊天,很融洽,有時她們拿出一些事來,讓我給拿主意,我爽快的應答,總能讓她們滿意,這是一門學問,這麼多年,我已經能遊刃有餘。

乾娘在旁邊幫忙,但別人一看,就知道她不是幹這一行的,她的姿態高雅,別人不會把她當成農民。

看到我的生意那,而他那邊根本無人問津,滿臉橫肉的傢伙更是有氣,更加大聲的吆喝,像拼命似的,還主動搶我的客,上前誇自己的蘿蔔如何如何,好像逼著別人買似的,弄得顧客們很不高興。我心中微惱,對張福田招招手。

他走過來,我問道:“老張,他是你的什麼親戚?”

張福田面微變,忙道:“哦,他跟我一個村,是本家一個弟弟,叫張全,是個二百伍,舒哥你不要見怪!多多包涵!”

我擺擺手,面微冷道:“我已經很給他面子了,看在新來的份上,再看在你的面子上,沒跟他計較,可是他越來越不象話,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你勸勸他吧,如果他聽不進去,誰也不能怨了!”

“好好,我勸勸他,還請舒哥手下留情呀!”他忙拱手道,說著走了回去。

這時正好又有兩個老關係戶過來買菜,我沒心思去聽他們說什麼,忙招呼顧客。

等我把顧客送走,張全不但不收斂,反而更加倡狂,兩手不停的搖擺他的竹筐,大聲吆喝,我的竹筐與他相鄰,這樣一來,我的竹筐被他不停的撞擊,裡面的菜可都是嬌嫩之物,這樣定是沒有好結果。

我的怒火騰的沖了上來,面更是平靜,轉過身子對乾娘道:“媽,你呆著別動,我去收拾收拾這個傢伙!”

乾娘伸手想拉住我,但我已經走了過去。

我走到正在四顧吆喝的張全面前,道:“張全是吧?”

他正過臉,輕蔑的看著我,道:“就是大爺我,怎麼了?”

我笑笑道:“你是在成心跟錫不去吧?”

他兩手相握,拳頭的骨節被捏得啪啪響,道:“是又怎麼著?”

我又笑了笑,冷不防一拳打了過去。看得出來,他也是打過架的,潛意識的想躲,可惜速度跟不上,這一拳正中他的鼻樑,但我控制了自己出拳的分量,沒有把他鼻樑骨打斷。只是血還是止不住的流了下來。眼淚也是刷刷的往下流。我沒有絲毫猶豫,給他的肚子又是一拳,這一拳可夠他消受的,只見他的高壯的身軀象大蝦一般蜷曲,倒在了地上痛苦的

我面不改的回到了自己的攤子上,對面發白的乾娘笑道:“廢物一個!

媽,不用嚇成那樣,沒什麼的!”

乾娘勉強笑了笑,道:“小舒,怎麼動手打人了?”

我笑道:“媽,這種事經常發生,有些人就是這樣,不打他他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

這時候已經有很多人圍了上來,的看著熱鬧,口中不停的叫喊,好像看電影一般。

張全滿臉是血,還不停往下流,不顧張福田的阻擋,搖搖晃晃往我這邊走,手裡拿著一把殺豬刀,寒光閃閃,口中不停的嘶吼,眼睛通紅,瘋了一般。

換作別人,恐怕早被嚇住了,他的樣子確實很有殺氣,很嚇人,可惜我不吃他這一套,笑著拍了拍乾娘抓住我袖子的小手,她的臉這時候已經發白了。

我走到他面前,毫不變的道:“張全,你膽子可夠大的呀,你知不知道,你的刀一拿出來,這事可就大了,公安局就要來抓人了!”

張全嘶啞著聲音道:“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犧哈大笑道:“就你那熊樣,要殺了我?有種的你就來吧,大家給做個憑證,我可是無奈,如果我不還手,那只能等著挨殺了!”

可能他被我目中無人的態度激怒了,媚撲了上來,我輕輕向旁邊一讓,腳下一絆,他一個狗啃屎,結結實實撲在地上,刀被摔了出去。呵呵,他這樣被怒火沖頭的人,打起架來根本就是給人當沙袋,往往用力太死,力氣放出去,收不回來,打不著人就被人打,當然這樣的人也是相當危險的,如果一不小心被他打實,那可是致命的。

他趴倒在地上,沒起來,我走過去把刀踢遠,蹲在他前面,笑道:“我說,沒那兩下子就別拿刀出來,別讓人給奪了把你捅了。今天我看在張福田的面子上不跟你計較,下次再敢這樣,我會廢了你!希望你記著。”

說完,從兜裡掏出五十塊錢,遞給正在用力想扶他起來的張福田,道:“老張,拿錢幫他去醫院包紮一下,別有什麼事。”

張福田忙推辭不要,我冷下臉來道:“老張,我這人喜歡實在,把他打了,就應該出點錢,算是一點兒補償,錢你拿著,快送去包一下!”

這時公安局的人已經來了,他們平時趕集時就出來巡視,這麼短的時間趕到可能是湊巧正走到這兒。

兩個人,我一看,正是那天到我家的兩人,朱倩與孫志軍,孫志軍已經有孩子了,朱倩才分到所裡,認孫志軍作師傅,跟著他學習一下。

兩人穿著一身警服,很有氣派,分開人群,走了過來,見是我,不由一愣,朱倩笑道:“喲,這不是小舒哥嘛,怎麼了,有事嗎?”

她身材挺拔,英姿勃勃,笑起儡開朗,孫志軍人很矮,跟朱倩差不多高,濃濃的鬍鬚,看起來比他的年齡還要老很多。

我笑道:“是茜跟孫叔呀,又出來為人民服務呢,噢,沒什麼,我們鬧著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