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28章大巴上也瘋狂

思雅終於放了假,過兩天就要回家,本來按我的意思,她自己先回家看看,給二老通通氣,然後我再去見她父母,可是她心急,非要讓我跟她一塊兒回去,玖嬤也勸我,我想想在家也沒什麼意思,杏兒可能要回來跟玖嬤一塊過年,只好答應了。

清晨,衛三子開著拖拉機來到玖嬤家,是來拉我跟思雅。

昨,我跟玖嬤睡在一起,摟著她睡了一,她早早起來給我跟思雅做了餃子,吃完,拿起思雅的包,包裡是思雅捎給父母的土特產,還有玖嬤給我買的新衣服,私拖拉機上,衛三子憨厚的笑著,看起來這傢伙過得風得意,我不住打趣道:“三子,媳怎麼樣了?”

他撓著頭,嘿嘿笑道:“好好,挺好!”

我笑著打了他肩膀一拳。

坐在拖拉機上,看著站在那裡目送著我的玖嬤,心中的惆悵越來越濃,我第一次離開家鄉,沒想到離開的滋味是如此的難受,玖嬤婀娜的身影漸漸遠去,我恨不能馬上跳下車去,摟著玖嬤曼妙的身子,躺到熱炕頭上。

但我知道,這是一種極端幼稚的表現,只能克制自己。思雅將小手伸到我的手中,緊緊握著我,我回過頭來,看到她眼中有著濃濃的關切,心中一暖,反手將她的小手握在我的大手裡,軟軟的小手將我的惆悵沖淡,這才發覺,風很大,也很冷,早晨的風是清冷冷的,就像清冽的泉水變成了冰,思雅的小臉已經被凍得發白,尖挺的小鼻子通紅,披肩的長髮被風吹得亂舞。

我揭開軍用大衣,把她包在懷裡,緊緊摟著。這件軍用大衣是范叔四,很重,也很暖和,尤其在大風天,穿著根本不透風,我只能慨歎:軍隊的東西就是好!我們兩人偎在一起,她躲在我的懷中,儘管頭髮被吹得披散開,臉卻被我擋著,紅撲撲的,感覺不到寒冷。

拖拉機比牛車快多了,儘管路很難走,顛得我快散架了,不一會兒,窘了鎮上。衛三子在廄廄的公司裡開車,我們下了車,他招呼一聲,忙加大馬力向前沖,要趕去公司點卯。

我對拖拉機的認識忽然深刻了許多,以前一直看著它們跑來跑去,我認為開著太辛苦,雖然比牛車快,但幽價格很高,那麼多的錢有點不值得,再說我現在根本不需要那麼快,趕集時早點起來就行了,還悠哉悠哉的,快樂得很。我現在倒是不想買拖拉機,只要個三輪車就行,那可真是來去如風。

思雅見我正出神,忙拉了拉我,我才發現自己正站在大街上發呆,笑了笑,背起包,摟住她,道:“走,去坐車!”

我們這個鎮在市里還算繁榮,一天有兩班車通向市車站。鎮中心大街的東頭是一個十字路口,車就停在那裡,說是九點發車,其實十點能走就不錯了。我跟思雅早早坐在了車上,低聲談笑。

陸陸續續的,上來了七八個人,大都衣冠楚楚,都是些暴發戶的模樣,用思雅的話來說就是很沒品味。我還真不知道16K網.手機站.原來鎮裡竟有這麼多有錢人,看他們大聲說話,粗聲粗氣,竟跟廄廄頗有神似,還有一個身負將軍肚的傢伙手裡拿著個大哥大,比磚頭還要大,正在那裡大聲呵斥,可能在電話的那頭有個傢伙挨他的訓吧。

我看了他們幾眼,沒有理會,繼續跟思雅悄悄說話。思雅被我摟在懷裡,在當時,很難見到男間在大庭廣眾之下這般親密,因此頗為惹人注目。但我們在這裡根本碰不到認識的人,膽子無形中大了不小,再說我是根本不在乎,她是眼睛根本炕到別人,一直是窩在我懷裡。柔軟的長髮與我的下巴相觸,有股淡淡的幽發出。

這樣的姿勢,感覺兩個人仿佛融合到了一起,成為一體。思雅說一些在學校的趣事,我則說些村裡的妙事,時而發表一些評論,其樂溶溶。

再沒有人上車,司機坐在位子上,嘴裡叼著煙,看看車裡的人,又看看表,無奈的吐了幾口氣,氣哼哼的用力擰汽車鑰匙,車起動開來,他踩了踩油門,將車哄熱,又看了看路,但沒有人,他更加氣憤,大喊一聲:“走嘍——”車媚加大油門,沖了出去。

我與思雅都在盯著那個胖胖的司機看,看到這裡我們對視一眼,有些想笑。

我忙把她的小嘴捂著,她本來沒笑,嘴一被我捂住後,忍不住大笑起來,柔軟的不停的抖動,鼓鼓的的揉著我的口,嘴中發出“咕咕”的聲音,這是笑聲被悶在了我的手心中。

問作兇狠狀的瞪著她,她用力不笑,死死將笑意憋住,可是這很困難,我的手一鬆動,她又忍不住要笑,我只能急忙又將她捂住,這樣反反復複幾次後,她才能平靜下來,笑翟人的臉龐都染上了一層胭脂。

她被我摟得更緊了,烏黑的頭髮是盤著的,現在已經有些蓬亂,緋紅的臉更顯得嫵媚動人,看得讓人心的。

我只是朦朧中跟她做過一次,那之後,有諸多原因,根本沒再碰她,對她的感情有些淡漠,再有玖嬤的對照,對她更是不滿意。但這次坐車,有了兩人獨處的機會,我才發現,自己原來是很喜歡她的,她的優雅動人,青活潑完的揉和在一起,使她寧靜時成熟優,靈動時機智調皮,讓我既疼又愛。

通往市里的路本是崎嶇,車還是破車,這樣的車走這樣的路,結果就象瘸腿的馬在路上跑,又慢又顛,我倒是沒所謂,思雅卻受不了了,有些想暈車,我忙從她口送入一道氣,舒解一下,她才好些。

我打開旁邊的窗,冷風嗖嗖的吹進來,將她的頭髮吹得散了開,她索將頭繩解開,披著長髮,其實,她這樣更動人,少了股優雅的氣質,多了種柔的風采,頗有些楚楚動人的惜弱之風。我幫她揉了揉口,看她臉好了,手就不老實起來,放在高挺的上,輕輕揉動,她輕輕看了四周,面通紅,悄悄將我的手壓住,阻止我的

我只好將手停在那裡,但也足夠的,由揉動改成按壓,感受著她的彈。她的比玖嬤有彈,但沒有那麼軟,摸起來,各有千秋。

她很,臉上升起兩朵紅雲,低聲道:“不要這樣,別人會看到的!”

我又按了按那裡,笑道:“沒事兒,看到了又怎樣,他們又不認識我們。”

說著,將她的身子向裡擠了擠,使別人炕到她。

我的下麵硬得很,但只能忍著,的將她的小手拉到上,她急忙拿開手,臉紅得像蒙了一層紅布,嗔怪的看了我一眼,我也知道這樣很過分,只好作罷,只能摸她的玩了。

思雅的身子被我摸的漸漸軟了下來,最後是貼在了我身上,被我倚住,才沒有倒下,光滑如玉的臉從裡面透出一股紅潤,喘息的聲音漸漸加重,更是人。

時間過得很快,我還沒覺得怎麼樣,竟然已經到了市里,她家就住在市里。

其實離得也不遠,但現在的交通很不範便,走起來覺得很遠。

天已經是黃昏,從冷清的車站裡走出來,立即被人包圍,這些都是開小三輪車拉人的,各人都叫嚷著便宜,有的還拉著我的衣服,看那架式,好像非要坐他的車不可。

我護著她擠出了車站,簡直是羊入狼群嘛。我們最終還是招呼了一輛三輪,看著一路的風景,來到了一座大樓前。

周圍很多同樣式樣的大樓,各個窗戶都掛著衣服,隨風搖擺,極不雅觀,將大樓巍巍的氣勢破壞殆盡,看來這些都是居民樓。

將包拿下車,給了開三輪的錢,對思雅道:“你家就住在這裡?”

思雅點點頭,道:“是呀,怎麼了?有什麼想法嗎?”

我仰頭看著樓,從樓下看到樓頂,搖了搖頭,道:“沒什麼,走吧!”說完將包提了起來。

思雅在前,輕搖,快速的向上走去,她邁步的頻率很快,一階一階的向上,我呢,則是一大步跨三階,雖然看來起很慢,實際卻是極快,思雅累得氣喘吁吁的。

四樓,門朝西,思雅停了下來,按了下門鈴,我有些奇怪,為何不橋呢?

後琅知道,樓裡面的隔音極差,一家橋,全樓都能聽到,感覺束手束腳的,極不自由,可能連大聲說話都不行吧,那樣,活著豈不是累得很?!

門很快被打開,探出頭的是一個頭髮半白的中年人,風韻猶存,與思雅很像,我知道這必然是思雅的母親了。

她見到站在我前面的思雅,驚喜的道:“雅兒,是你!快快,怎麼也不打個電話回來!”說著拉思雅進了屋。

思雅回頭讓我跟著,我對思雅的母親道:“伯母你好!”

她這才意識到我的存在,疑惑的看著我,思雅忙道:“媽,這是我物件!”

她看著思雅,問道:“對象?什麼時候你有了物件了,我怎沒知道?”

思雅搖了搖她的手道:“媽——-,進屋再說吧!”

我未來的岳母這才道:“哦,哦,快進屋吧!”

我們進了屋,裡面客廳裡正坐著一位中年男人,面目和藹,精神矍爍,見我進來,點點頭,思雅上前,道:“爸,我回來了!”

他笑了笑,道:“你可算回來了,你媽這幾天正數著日子呢,一天到晚就知道算著你是不是該放假了!”

思雅笑了笑道:“爸,這是我物件,叫徐子興,徐子興,這是我爸!”

我忙上前,道:“伯父你好!”說著伸出了手。

他伸手與我握了一下,面不改,道:“徐子興呀,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