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37章死了老公

隱瞞與欺騙沒有什麼兩樣,不是我無法忍受,而是我無法忍受跟我在一個炕上睡覺的人的隱瞞與欺騙。這確實太危險了,什麼事兒有了一次就會有第二次,這次她能隱瞞我,就會有下一次的隱瞞。再有下下次的隱瞞,這就是我對人的瞭解。

想起她冷清絕麗的樣子,心中又湧起愛意,這麼一位子,能夠看得上我這麼一個農村小子,確實是幾世修來的福氣。我確實應該好好的疼她愛她,讓她過得幸福。

到了乾爸家,乾爸不在家,說是跟范叔出去打獵了。乾娘就問我為什麼又回來過年了,不是去思雅家了嗎,是不是思雅的父母不同意。

乾娘不是別人,她已經把我當成自己的親兒子,我於是說起我跟思雅鬧了彆扭的事,遭到了她一通數落,說我處事太過激烈,不夠圓滑,這樣可能留給思雅父母的印象很差。又說思雅隱瞞翁然不對,但也是情有可原,不能太過嚴格,又站在思雅的立場,嚴厲批判了我的不對,讓我也頗感慚愧。

快到中午,我當然要賴在這裡吃飯,還要吃好飯,乾娘只好出去,要到商店買些東西。

我正在那看電視,忽然見到乾娘慌慌張張的跑進來,一進門就叫:“小舒,快,快,跟我走!”

我忙躥了出去,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乾娘喘著氣,斷斷續續的道:“你廄廄出事兒了!”

我一驚,他怎麼總是出事呀!但心中仍是擔心,問道:“出什麼事兒了?”

“他好像被車撞了!”

“什麼?那要不要緊?”我急忙道。

“看起來挺重的,可能有危險!你玖嬤哭得像淚人兒似的!叫我回來招呼你!”乾娘道。

我心裡喊著冷靜,冷靜,站在門口不動。深幾口,開始運一篇清心咒。

乾娘在旁看著急得直跳,大聲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不快去,怎麼反而停下了?!真是急死我了!”

清心咒就是間咒語,但很管用,我的心已平靜下來,腦子恢復清明。道:“不急,越急越出亂子,家裡有錢嗎?”

乾娘一愣:“咦,要錢幹什麼?噢,明白了,有有!”

她忙跑到裡屋,拿出一個包,鼓鼓的。然後她帶著我向前跑。

大街上很冷清,有一群人就極為顯眼,我不用去看就知道那就是廄廄出事的地方了。

我超過乾娘,飛跑過去,撥開看熱鬧的人群,見到的是倒在血泊中的廄廄,肚子破了一個口子,血正從他的肚子裡向外流。

新玖嬤正哭著用衣服按住向外湧血的傷口,可是根本沒有用,很快雪白的衣服變成了紅,血仍在流,她哭著,又撕下

自己的一塊衣服,捂向廄廄的傷口,仍是無法止住血,她看著已經昏迷的廄廄不停的哭泣,只是用手死死捂住血流不止的傷口,顯得那麼無助與可憐,周圍的人靜靜的看著,像是在看一場戲。我用力將靠裡的人向外撥,道聲:“玖嬤,我來了!”

她抬起頭,已經哭得紅腫的眼露出驚喜的光芒,忙用沾滿鮮紅的血的手抓住我,激動的道:“阿舒,快,快救救你廄廄吧!”

我緊緊握了握她的小手,堅定的道:“放心!”說著,我扶起廄廄,他已經變得僵硬,面煞白,開始發青。嗡不得驚世駭俗,閉上眼,運足功力,手掌拍上正向外湧血的傷口,一股冷氣送出,血漸漸止住,我又向他背後拍了兩掌,送出兩股純陽之氣,護住他的心脈。

做完這些,忙抱起廄廄,朝人群冷冷看了一眼,大吼一聲:“滾開!”撞開人群,向醫院沖去。

乾娘已經將錢塞到我手裡,人們只能看到一個人抱著另一個人,像一陣風似的,眨眼間跑禱了人影。如果不是看到那位渾身是血的漂亮少,還真以為是自己的眼了呢。

我已經顧不上什麼韜光隱晦,運功於腳,像踩著風火輪一般向醫院沖。撞開門,沖進了醫院。

由於有了錢,醫院馬上搶救廄廄。儘管如此,仍舊是不能救回他。說是什麼肝什麼脾破裂什麼的,我已經無心去聽,耳邊只有新玖嬤那淒厲的哭聲……

廄廄死了,廄廄死了?廄廄死了!

我定定的看著躺在擔架上的廄廄,他的臉已經變成暗青,眼睛閉著,很安祥,再也沒有平時對我的橫眉冷目。其實廄廄與媽媽長得很像的……

擔架就停在醫院的走廊裡,新玖嬤淒厲的哭聲在走廊裡回蕩,像一把鋼刀在絞著我的心,感覺自己的心被這把鋼刀絞成一塊一塊,四分五裂。

我忍住痛苦,扶起正撲在廄廄身上的新玖嬤,道:“玖嬤,別這樣,讓廄廄安心的走吧——”

新玖嬤放聲大哭,道:“正峰——,正峰———,你別走哇——,你怎麼這麼就走了,正峰啊———你不能丟下我呀——”一聲聲呼喊像在傾訴著對廄廄的依戀與不舍,我這才發覺,可能她對廄廄的感情是真的吧———

我將她摟住,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這個舉動很出格,但在這個時候,誰又會去想這些呢,我本不太在乎別人怎麼想,而且心情痛苦,更加肆無忌憚,眼中只有廄廄那安祥的模樣。

這時乾娘從外面跑了進來,看到這種情形,自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向乾娘笑了笑,說道:“還是晚了!”笑的時候,感覺臉上的肌肉都被凍住,動彈不了,只能扯動一下嘴角而已。我想,這一笑,比哭還要難看吧。

乾娘歎了口氣,將我懷中的新玖嬤摟到自己的懷裡,輕聲道:“子,別難過了,難過也不濟事了,誰都逃不了這一條,還是先把後事辦好,讓他好好的走吧!”

新玖嬤哭個不停,我看著廄廄安靜的躺在那裡,心又是陣陣絞痛。壓下心中不停沸騰翻滾的情緒,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打了個電話,讓廄廄公司的人派輛車過來,讓他們買兩個圈帶過來。

征得了新玖嬤的同意,我將廄廄拉回了村裡。在車上,新玖嬤已經不再哭泣了,只是紅腫著雙眼,癡癡的盯著廄廄,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像是一座雕像立在那裡。我知道她的內心的悲傷,小時候經歷的那種痛苦我刻骨銘心。

車緩緩地進了村,來到我的門前。周圍已經聚了很多的人,歎息聲一片,確實,在他們的眼中,水村就出廄廄這麼一個大能人。

葬禮舉行的很隆重,由村委出錢,成立一個制殯委員會,專門負責。我只是戴著大孝,以長子的身份跪在靈前,答謝來人的弔唁。杏兒已經通知到了,但趕不回來。

悟在靈前,先前壓抑著的情緒紛紛湧了出來。

廄廄的死,對我的觸動很大,武功並不是萬能的,人的力量再強,畢竟無法與自然抗衡,如果我的功夫再厲害一點兒,能不能把廄廄救活呢,答案是:不可能。

這可能就是無奈吧,這種無奈我小時候體會過,那種無力感激勵著我拼命的練功,拼命的學習,拼命的充實自己,我以為自己已經很強大,能夠抵抗上天強加到我頭上的命運,現在我才發現,這種想法是多麼的可笑。

我垂著頭,呆呆的看著地上各種各樣的鞋走進來走出去,心中仍在想著廄廄在我奔跑時醒過來的眼神,那種對生命的留戀與渴望,那時,讓我替他去死,我都願意。

我深深的自責,為什麼在他活著時那麼跟他作對,沒有給他一點兒溫情,直到他死了,我才發現,自己原來那麼在乎他。感情,確實需要去珍惜。人呐,就是那樣的脆弱,可能一點點的傷害,就不得不無奈的離開這個世界,所以,在活著的時候,要好好的活呀!要好好的活呀!

隨後的幾天,我沉默下來,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腦袋裡總是在想著廄廄生前與我的點點滴滴。他臨死前的眼神不時的在我眼前閃現。我感覺原來的一些看法正在被我自己否定推翻,頭腦有些混亂起來。

晚上,我摟著玖嬤或者思雅安靜的入睡,常常會半裡醒過來,夢到廄廄,夢到他的眼神,那裡包含的不甘與不舍,那種對生命的留戀不停的敲擊著我的心靈,讓我痛苦,那種無力的感覺越來越讓我難受。

我以為自己很堅強,但童年經歷過的無助與痛苦卻仍紮根在我的心底,當我脆弱時,又跑了出來,完全控制了我,使我變成了另一個人,也許,當我對這種痛苦麻木的時候,我才能真正的堅強吧。

我對思雅已經不再生氣,經過了這一場事故,我對生命有了很多的感悟,心也變得寬廣起來,其實世事無常,真的不要計較太多,抓住眼前,珍惜現在才是我最應該做的。我開始審殊段感情,想想以前的種種,她因為喜歡我所以處處委屈自己,但娶沒有得到我的真心,自己對她確實太殘忍了。

我非常害怕,害怕有一天,同樣的事情再次在眼前發生,我仍是只能眼睜睜看著她們不甘的離開這個世界,卻沒有什麼辦法。我娃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如果是玖嬤或者思雅在我面前戀戀不捨的死去,我想我也活不了……

晚上,我靜靜的摟著思雅,不說一句話。今晚的月亮很大很回圓,像是十六的月亮,銀白的月光像水一般灑了進來,透過窗戶,落到我跟思雅的被上。窗外不時傳來幾聲狗叫,是村裡有人在走路,可能正忙著回家鑽進暖耗被窩裡吧。

我的手放在思雅的高聳的上,搭在她的上,靜靜的擁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