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44章舊的留下新的也要

我忍不住了,用嘴狠狠堵住她的小嘴,只餘下嗯嗯的聲。已經崢嶸挺立,緊緊抵在她的上,能感覺出的彈。

“啊!”我不住輕叫,感覺嘴唇一疼,被她用牙齒狠狠的咬了一下。

離開她的小嘴,她像兩個小櫻桃一樣鼓鼓的小嘴上沾著鮮紅的血,顯得更加嬌嫩,更加人,我知道自己的嘴唇已經被咬破了,這不但沒有讓我冷靜,反而更加,那人的小嘴真想咬在嘴裡仔細品嘗。

我又將她的小嘴堵住,含在嘴中,溫柔的吮吸著,不顧她的甩動掙扎,緊緊箍住她,讓她不能動彈。嗯嗯嗯的掙扎聲從喉嚨深處傳來,消散在我的口裡,像一種聲,讓我的火上竄,胳膊放鬆開,兩手一用力,“啾的一聲,她的衣服已經變成兩片。

套頭的秋衣下,她蕩漾的讓我驚心動魄,沒想到她的竟這麼大,真是炕出來,尤其在她這麼苗條的身上,更顯得人。

她驚叫一聲,揚起手來就想打我。我忙抓住她的小手,輕輕道:“玖嬤,我要你!我一定要你!”

說著,迅速的將她的秋衣撕開,兩隻雪白的像小兔子一般跳了出來,躍的眼中。並不大,很小巧,很玲瓏,看著就想緊緊握到手裡,仔細的把玩。

她輕叫一聲,掙扎得更厲害,可是全身被我緊緊壓在下面,動彈不得,兩隻手也被摁在頭兩側,只剩下頭還能擺動。

她發起怒來也非常的動人,皺著秀氣的眉頭,潔白的牙齒輕輕咬著鮮紅的嘴唇,恨恨的看著我,她的眼睛很迷人,眼珠黑得像一顆黑珍珠,一轉一顧間,光彩閃現,動人非常。

柔軟苗條的身子在我身下扭動,也是一種享受,我反而不著急進入,盡情的享受著她的反抗,越來越硬,直直的抵在她的三角區,被她扭動的廝磨,也很

掙扎了一會兒,她可能也感覺出我的心思,知道她越掙扎,我越高興,於是不再扭動,只是恨恨的看著我。

我輕輕一笑,迅速在她的小嘴上親了一下,道:“玖嬤,我喜歡你!我要讓你成為我的人!”

“可我是你的玖嬤!快起來,別胡鬧了!”她冷冷的道。

我又親了她一下,道:“我不管,現在你又不是我的玖嬤了!就算你是我的玖嬤,又怎麼了,我想要你,誰也阻攔不了!”

她被我襲了兩下,有些憤憤,恨恨的道:“那你不怕別人戳你的脊樑骨?”

我輕蔑的一笑,道:“怕別人說道,自己就不用活了!人窮嘴賤,他們閑禱事兒,愛誰說誰說去!”

她恨恨的掙扎了兩下,發覺沒有什麼希望。又說道:“小舒,你廄廄剛去,你就這樣欺負我,你廄廄在下面知道了,也會罵你的!”

她不提廄廄還好,一提廄廄,我想到了廄廄跟玖嬤離婚,讓玖嬤受了多少的罪,而罪魁首,就是身子底下的這個人,一股邪火上竄,道:“別提他了!人都知道糟糠之不可棄,他呢!哼哼,這一生,他只對得起你,其餘的人,他誰也對不起!”

她可能被我的表情嚇到,不敢吭聲,只是把頭扭到一邊,不看我。

沒有她的挑撥,我的火慢慢平了下來,笑道:“玖嬤,你今天就是說得天亂墜,我也不會放棄的!”

說著,我又親了親嘴前的耳垂,她顫抖了一下,從腔裡發出一聲幾乎聽不到的,這下我知道她這裡非常的。她的身子慢慢的廝磨著我的,可能她自己也沒有覺察吧,這只是本能反應,畢竟她已經很淨有被男人碰過了。

我不再猶豫,馬上起身,去她的褲子。腰帶在我的手下輕鬆的崩斷,但她的腿然老實,扭動著不讓我得逞。

把她摁趴著,朝著她的就是幾巴掌,她啊啊的叫了兩聲,就嚶嚶的哭了起來。

我沒有停頓,趁著她只知道哭,任我擺佈的機會,把她得一乾二淨。雪白的身子光溜溜的橫在上,讓我無法遏止,扒開雪白修長的,將慢慢的捅了進去。她的已經很濕了,顯出她久曠的。

她的身子僵硬住了,止住了哭泣,一動不動,直到我插到底,才放鬆下來,緊緊的,讓我極

我站起來,抱著她的雪白小巧的,起來。她好像已經認命了,不再掙扎,只是默默的將手撐在上,任我。不過,她裡的火熱卻說明瞭她已經動情,像是一張小嘴,緊緊吸住我的,不讓我出來。抽出來時,滋滋做響,有時還有叭的聲音,像起酒時的聲音,很有趣。

聲漸漸從她口出響起,越來越大,最後竟忘形的尖叫,可能我的衝擊太猛了吧。

在這張柔軟的雙人上,我盡情的玩弄著苗條柔軟的她,變著樣,讓她疲憊不堪。足足弄了一個下午,才放過已經動彈不得的她。

把單揭下來,又熒巾幫她擦了擦身子,她出了很多的汗。然後給她蓋上被,我下來做了點飯,雖然手藝不是太好,但也能湊合著常喂她在上吃了,我才重新躺下,摟著她。

她已經不再憤恨,只是平靜的任我擺佈,我看著挺難受,可能給她的太大了吧。不過也並不後悔,畢竟我想這麼做。

摟著她的時候,她才放聲大哭起來,小手不停的捶打著我的,我卻大舒了一口氣,只要她發洩出來,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任她打我,我只是輕輕著她光滑的背脊。

打了幾下,她又趴在我上痛哭。我想,我成功了,我已經把她變成了我的人了。熱情的親她,直到把她親墊紅耳赤。

到了傍晚,我才哼著小曲,向家裡趕。

我坐在炕上,摟著思雅,心裡出奇的平靜,這種感覺,在玉鳳的身邊才會有,我想,可能這就是所謂的安全感吧。我自幼一個人,沒少受人欺負,即使在自己的家中,也從沒有感覺到安全,這也是我拼命練功的動力,隨著桅力的加深,漸漸沒有那麼明顯,潛入了心的最深處。玉鳳是我最信任的人,跟她在一起,我才會感覺到真正的安全,雖然現在我能保護她了,但從小形成的那種信任與依賴是根深蒂固的。

跟思雅在一起時的平靜,可能是因為自己完全放鬆,不必掩飾自己吧。總之是與玉鳳在一起時的平靜有一些不同的。

我倚著炕頭的背坐著,懷裡摟著思雅,嘴頜抵著她的秀髮,兩手繞過她的身子,捧著一本厚厚的大部頭書,書名叫資治通鑒。這本書禱易,我聽別人說,他老人家非常喜歡看這本書,才開始尋找。對,我是極其崇拜的,他從一個農村小子成為一代開國領袖,比起歷代偉大的君主,他更加勝一籌。既然這麼偉大的人喜歡這本書,那麼看它一定是沒錯的。於是我瘋狂的尋找,書店裡沒有,鎮裡那家唯一的書店的老闆老張告訴我,這書現在幾乎絕版,根本沒有地範印刷,出版的費用太高,很少人能買得起,人們也並不喜歡讀它,是賠錢的東西,所以很難找。

也是我跟這本書擁分,無意中見到一個收破爛的老頭,他正躺在村南邊的穀場曬日頭呢,亂七八糟的東西放在一邊,他敞著懷,露著肚皮,眯著眼睛很滋潤,頭下枕著一本大厚書,正好那陣我找這本書都找瘋了,見到大部頭的書就會撲上去,沒想到讓我碰上了,一看,正是資治通鑒,還是繁體字呢。還好在李老太爺的藏書裡有很多是繁體字,

在我眼中,繁體與簡體沒有什麼區別。我二話不說,就要這本書。這個老頭還真是個老油條,漫天要價,竟要我二十塊錢,讓我一拳打趴下了,奪下書就走,當時也是心情激動,只想把書抱在懷裡好好看,哪有心思跟他囉嗦。

此書果然是奇書,蘊藏著的東西太多了,每看一下,都會有一些收穫,他老人家就是高呀。

“思雅,”我對趴在我懷裡的思雅道。

“嗯,”她動也不動,只是懶洋洋的應了一聲。

“我今天做了一件錯事!”

“喲,你能做什麼錯事,你大老爺這麼英明!”她抬起頭來,哧哧笑道。

“真的,我今天喝了點兒酒,結果與新玖嬤,嗯,發生了關係--”我有些囁嚅,不敢看她的眼睛。心也有些莫名的虛,說話也很快,根本沒有一點兒耽擱的把事情說了出來,顯得很突兀,“唔,嗯?什麼,你說什麼!!??什麼新玖嬤?鎮裡的那個人?你們—”她的聲音陡的升高,有些尖銳。

我點點頭,眼神四處遊走,不敢與她對視,沒有吱聲,心中也是有些慚愧,確實有些對不住她們。

她看著我,捕捉著我的眼神。見到我點頭,哼了一聲,媚坐起來,離開我的,拿起炕頭放著的棉襖就下了炕。

我一看她想跑出去,不會想不開吧,心裡大驚,忙抓住她,小聲道:“好思雅,你聽我說呀!”

她扭動著僵硬的腰肢,掙我的手,道:“不聽不聽,做都做了,還有什麼可說的,你們男人都一個樣,都是吃著窩裡的還望著盆裡的,你已經有玖嬤和我了,還收不了心,那個玉芝與你不清不白的我可以裝做炕見,畢竟是我們身邊的人,而且她挺乖巧,可是你偏偏還要去招惹你的新玖嬤,她是什麼樣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麼!!”說到最後,像在嘶喊,玉鳳那一屋當然能聽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