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7章 彙報工作

看著大牛與張晶的神情,不難猜出這小子在早戀,也許在城市中看得很重,但對大牛的父母來說,要想明白這個問題的正面與負面效果,有些難為他們了,我想,他們肯定是樂呵呵的,心裡還挺自豪自己的兒子不一般,這麼早就能找到個好媳婦。

宋雅拿起我放在炕頭的紅與黑,看了起來。

大牛道:“思雅姐,你如果喜歡書的話,那可享福了,徐哥的書可不少。”

宋雅抬起頭,笑道:“沒想到徐哥竟有如此多的藏書,不知能不能借給我看?”她笑的樣子竟有冰雪融化的感覺,笑容中好象能放出光芒,很動人。

我淡淡笑道:“當然,難得有喜歡我這些書的人。”其實我心中不大願意,在別的東西上我不吝嗇,但對於書,我是不借給別人的,可是我卻無法拒絕她。

可能是她的笑容有股動人的光采,也可能是她長得象我的老媽吧。

最後,大牛才說出真正的來意,是因為宋雅,她初來這裡,又是個女子,村裡的小痞子們定要欺負她,所以想讓我幫忙罩著她。

我恍然,以前,是有幾個年輕受村裡小痞子的騷擾,告了幾次狀,沒用,村裡那幾個德高望重的長者也鎮不住他們,最後就跑了,村裡人雖說不平,一者不大重視讀書,再者也不大敢出頭,惹不起這幫混混。他們很難纏,手段很多,往家裡扔石頭,倒屎尿,給草垛點火,給牛喂巴豆,刨莊稼,等等,這些招用其一就夠人受的。

我點頭答應,叫大牛傳話,就說宋雅是我親戚,我想,這幫痞子開眼的就不會招惹她。

到了傍晚他們才走,臨走時,我給了宋雅一個竹笛,這是我親手做的,專門為喚小狼用的,聲音很高,不必太用力,就能發出刺耳的厲聲,小狼從極遠的地範都能聽到,在學校吹小狼在這裡一定能聽到的。

我的心中卻無法平靜下來,看看大牛,看看自己,覺得再不能這樣平庸的過下去了,應該做點事。

我看過不少經濟範面的書,但卻無法應用于現實,我想了很久,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從種菜做起。

種菜確實賺錢,但為什麼很多人種菜,卻沒人富起來呢,只有一個答案:規模不夠。

人們大多只是種一畝兩畝,能賺點錢,也就知足,不敢去種得太多,這其中的奧妙可大了。

鄧老爺子有句話叫“解放思想”,古語也有句話叫“人有多大膽,就有多少財”,一語道破其中玄妙。

一畝地賺一百元,那十畝就賺一千元,這是個很容易的思維,但人們都不是這種思維範式,他們的思維是,一畝地最多賠十元,但十畝可就是賠一百元了。

所以他們不敢幹大的,只要賺點小錢,夠花的就行了。用行話說就是“風險”,人們不敢擔太大的風險,畢竟關乎全家老少的生計。

這個答案是我苦苦思索而來,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村裡這麼多人,只有廄廄一家富了起來,其它人都是勉強吃飽,難道是因為廄廄上過學?還是有什麼別的原因?

最後,我看了一本叫“思考與致富”的書,深受啟發,想到了這個答案。

於是,我下了決心,要把種菜的規模擴大,反正我是光棍一條,不怕沒錢,頂多賠個精光,況且我還有一身功夫,不致餓著。

吃了飯,先看會書,不能馬上練功,飯後忌練功,得等上半個多小時才行。

剛想練功時,門又響了,我有些奇怪,因為晚上一般沒人過來。過去開門,卻是衛強的媳婦。她面色通紅,微微顫抖,眼睛不敢看我,低著頭站在那,很不自在的模樣。這時天已經黑了,很靜,我能聽到風吹過田野,穿過枯草的嘯聲,偶爾幾聲牛叫,增添幾分生氣,她站在門口,身後是河與山,竟有股說不出的美。

我大喜,沒想到這女人如此聽話,真的來“彙報工作”。但一想,衛強已經成了廢人,定是不能了,有可能是這個女人寂寞難耐,跑出來的。

讓她進屋,她一直是低著頭,紅著臉,走路很小心,很讓人憐愛。我跟在她身後,她的頭髮有些濕,她身上散發出一股香皂的味道,看來她來之前竟是先洗澡了,先前臉通紅有大半是因為洗澡的原因,褲子很緊,將緊緊箍住,能看到那渾圓的外形與的樣子,隨著走動,不停滾動,我不由得有些

進了屋,我一句話沒說,立刻把從後面她按到炕上,她腿站在地上,上身倒在炕上,俯身趴著,撅著,我趴到她的身上,用下麵的東西抵著她的,能感覺到她的厚實彈性,手已經鑽到了衣服裡不停摸索,最後停在她上,捏著乳頭玩弄,笑道:“怎麼,來彙報工作?”

她沒有說話,只是輕閉著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我嘻嘻一笑,手上加力,使勁捏著她兩個,軟中帶硬,溫暖滑膩,很,摸著它們從心中透出一種,隨著我的,兩個乳頭漸漸硬了起來,我有些不大喜歡,這樣沒有軟著的時候好玩,就用使勁彈了兩下,竟讓她發出兩聲嗷嗷的叫聲,分不清是痛苦還是快樂,面色更紅,微微出汗了。

我放開她,起身,冷冷的對她說道:“把衣服了!”

不知為什麼,對著她,我總有一股暴虐的衝動,喜歡讓她難堪,讓她屈辱,看她既想反抗又難耐的掙扎。

她起身,眼睛看著我,那眼睛像要滴出水來似的,水汪汪的,極誘人,好像膽子有些大了,敢這麼直直的看著我。

她的衣服得很慢,一件一件的,穿得還不少。終於還是了,我讓她站好,要兩腿大張,胳膊平伸,成“大”字型站,這是個很過分的要求,恐怕兩口子之間也不能提出這樣的要求,在我冷冷的目光逼視下,她輕咬著嘴唇,面色緋紅的照做了。

我雖有些衝動,但並不著急,要慢慢的玩她。她的身材很好,大小適中的,像粉團一樣,雪白,翹立,腰也不粗,跟玖嬤有得一比,很大,形狀很美,滾圓,結實,充滿了肉感,像熟透的桃子,真想去咬上一口。平坦的下漆黑濃密的毛髮很細膩,不顯雜亂,我聽說女人的毛越濃那範面的需求越大,她的毛很濃密,看來需求很大。那微微露出的**,兩片肉泛著紅色,整個看起來如小饅頭一般賁起,讓我心血沸騰。

我站在她的面前,用手從她的頭摸起,嘴唇,脖子,,肚臍,,陰部,或輕或重,恣意無忌,無處不到,甚至用插到了她的裡,另一隻手插到她嘴裡,用她的唇與舌頭。她口中唔唔響,扭動,不堪我的在她下面的,像躲避又像逢迎,樣子很騷。

我抽出插在她的,狠狠朝她扭動的大白打了一巴掌,道:“別動!”

她馬上停止了扭動,好像有些清醒了,看她游離的眼神,慚愧的表情,定是怨自己剛才太放縱了。

我變本加厲,用嘴去咬她雪白的奶了,香皂的香味掩蓋不了她的肉香,我狠狠的吮著她的,想看看能不能吸出奶來,雖說沒有孩子不會出奶,我仍要實踐一番,可不能聽什麼就是什麼。

她喉嚨裡又發出哦哦的聲,像裡有千百隻蟲子在爬一般,很膩,讓我聽得也的。

我的手一邊插著她,一邊摸那顆在兩個肉片頂的小肉芽,她像被電著一般,我摸一下,她顫一下,沒弄兩下,她就尖叫一聲軟了下來。我當然不會放過她,使勁在她大上打了兩巴掌,叫道:“站好!”

她勉強站著,還是搖搖晃晃的,好像隨時要倒下一樣。我道:“既然你站不住,那跪下吧,給我下褲子。”

她求之不得,立刻跪了下來,用無力的手來解我的腰帶。她的皮膚很白,胳膊很健美,可能是勞動的原因,兩隻胳膊抬起時,將兩個擠住,很美,我的下面又硬了幾分,褲子解開,下來,我的**直直的挺立著,又長又粗,火紅的樣子就是一根燒紅的鐵棍。

她仰著頭,看著我,等著我的吩咐。

我笑道:“用嘴含著它!”說著還抖動了幾下**。

她面露難色,囁嚅道:“不行,不行,太髒了。”

我面色冷了下來,道:“你不聽話?難道在家沒給你的漢子含過?”

她快哭出來了,輕聲道:“沒有,從來沒有。”

我有些欣喜,道:“那就該學學,快!含著它,不要用牙齒,用舌頭卷住,弄疼了我可饒不了你!”

她一臉厭惡的靠近它,閉著眼,含住了**。可惜,她的嘴太小,竟只能容得下一個頭。我道:“像吃冰棒那樣。”不知道她吃沒吃過冰棒。

她努力的吸吮著我的**的頭,學名叫。好像漸漸不再嫌它髒了。

我不時輕聲指點一下她該怎樣做,其實我也是現學現賣,從書上看來的。

過了好一會,她有些力竭了,唾沫直流,口卻沒力,我看也差不多了,就讓她站在地下,俯來,兩手扶住炕沿,將使勁撅著,我從後面將**捅進去。

這樣很,很緊,她的比玖嬤的深,竟能讓我插進去大多半,比較過癮了。

我扶著她的大白,狠狠的捅,發出唧唧的聲音。她的不斷湧出水,順著她的流到地上,已經成了一灘。

隨著我的捅動,她的身子也一聳一聳的,頭髮散開,像剛洗過一般,我上了勁,就狠狠打她兩下,常常換來兩聲尖叫,她漸漸開始主動迎合我的捅動,扭動,兩眼朦朧,我看著她的騷樣,想到她的男人衛強,不知道他現在是否知道自己的媳婦被搞成這樣,想到這裡,更加,更用力去幹他的媳婦。

她終於禁不住我的捅刺,一聲長長的尖叫,聲嘶力竭,癱了下來,趴到了炕上。

我也不去勉強她,只是將**插在裡面浸著,暖暖的,很。我問道:“你來這裡你男人知道嗎?”

她勉強笑了笑,道:“他被一群狐朋狗友喚去了,說是見見新來的教師。”

我一笑,猛的一驚,暗道一聲不好,忙問道:“他們什麼時候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