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2章 替市長女兒看病(上)

那個熟婦主任看了看邱於庭的簡歷表又就著照片看著邱於庭,然後就走出了辦公桌,說道:“邱先生,不好意思,我們醫院和你都犯了一個很明顯的錯誤,你看看這張推薦表吧,”說完,熟婦主任就走向邱於庭。

邱於庭裝作很不在意地盯著主任的下麵看,靠~透明色的褲襪包裹著她那毫無贅肉的雙腿,隨著她的走動,裙角就會上下搖擺著,邱於庭就會看到在膝蓋上方四寸處的一圈黑色布料,還有兩條帶子朝上蔓延……

靠~~傳說中的情趣啊!

這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熟婦的內在世界一定是五彩斑斕的吧,可惜沒有機會將她的衣服剝光看個透徹,邱於庭暗暗道。

他強忍住沖上腦門的性慾,努力讓那硬起來的****軟下去,可現實與理想就是有很大的差距,邱於庭就是怎麼控制也無法讓勃起的陽具軟下去,他只好強裝鎮定,面帶微笑地看著那座34D的朝自己走來。

“你看一下吧,”熟婦主任將推薦表遞給邱於庭。

“好的,”邱于庭應了聲就細細看著那張推薦表。

邱雨婷?!

超級女性化的名字!

邱于庭完全沒有料到自己這個堂堂七尺男兒的名字竟然被寫成“邱雨婷”,這是多大的諷刺啊!

“但是就算名字是錯的,那也不至於男女不分吧,我這不是粘有照片嗎?”邱於庭有點生氣地叫道。

熟婦主任臉上是職業性的笑容,說道:“所以我只能向你道歉了,而且有一點你要明白,這裡是婦科醫院,是女性治病的天堂,我們不可能邀請男醫生從事這份工作的,道理很淺顯,希望你能明白,”她看了看掛在牆上的吊鐘,“不好意思,我該下班了,如果你還有什麼不滿的就直接打諮詢處電話吧。”

看樣子,這個喜歡穿情趣的熟婦主任是要趕他走呀。

邱於庭看了眼熟婦主任的卡。

主任趙莉莉。

“趙主任,我很同意你的觀點,可我是學校安排到這邊實習的,你們也發通知到我這裡,你自己看吧,”邱於庭將通知書遞給趙莉莉,並說道,“中國現在都是講法律的,我希望你能再思考一下。”

趙莉莉接過通知書看了一會兒,笑著反問道:“法律是維護公民利益不受侵害的工具,可你一個人的利益怎麼能代表來醫院看病的女性的利益?”

邱於庭這下子無話可說了,整個人像萎醃的大白菜一樣,就差沒有倒在地上了。

“好了,看來邱先生也是通情達理之人,這樣子吧,我打的送邱先生回學校,這也算是我們婦科醫院的致歉吧,”趙莉莉溫和地笑出聲。

“那……好吧……”邱於庭無奈地應道,其實他也明白自己這麼一個大男人跑到婦科醫院實習卻是不妥,可他想爭一口氣呀,自己如果被人當作猴子耍得團團轉,誰會覺得爽呢?只是……這個趙莉莉主任是軟硬兼施,他這個剛剛步入社會的實習生怎麼可能拗得過她呢。

邱於庭帶著莫名其妙的失望,轉身就想走。

這時候門突然被敲響了。

“請進,”趙莉莉主任坐回靠椅說道。

邱於庭則朝門口的方向走去。

門被猛地拉開,一個穿著護士服的年輕少女低著頭看都不看像一陣風一樣跑進來。

“啊!”

“呀~~”

邱於庭和她同時發出叫聲,兩個人都坐倒在地。

“若雨小姐,真對不起,”邱於庭看了眼她的卡:王若雨。他忙伸出手將她拉起來,她的第一個扣子沒扣,白色文被邱於庭窺見,半露著的渾圓,看得邱於庭愣了好一會兒。

她一邊拍去裙子上的灰塵,一邊掙邱於庭的手,仰起頭,眯眼笑道:“不好意思,是我太莽撞了,你沒事吧。”

“嗯,我得出去了,不然要被罵了,”邱於庭小聲說著就往外走。

王若雨走到辦公桌旁,急忙說道:“主任,市長的女兒又跑來嚷著要看病了。”

趙莉莉主任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就叫道:“邱先生,麻煩你進來一下!”

邱於庭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愣了片刻就再次走進辦公室內。

趙莉莉雙手合在一起,示意王若雨先出去。

待王若雨出去後,趙莉莉主任就開口說道:“我們醫院現在有一個很難纏的病人,如果你可以搞定她,我就安排工作給你,”趙莉莉打開電腦,搜索了下,繼續道,“乳科還空缺了一個護師一職,你可以搞定那個病人就安排給你吧。”

一聽到“乳科”兩個字,邱於庭鼻血就差點噴出來,他腦海裡馬上就蹦去以前看過****裡那些****前往醫院給男醫生看病,然後被人懆的畫面。

“不過如果邱先生生命受到威脅的話,我們醫院是不負責的,”趙莉莉補充道。

邱於庭臉上的春意一下就消失了,聽趙莉莉的語氣,那個還未謀面的病人似乎不是精神病就是有嚴重的****傾向。

“如果你要放棄我也無所謂,畢竟是你自己主動放棄了這次工作的機會,”趙莉莉頓了頓,繼續說道,“實習護師一個月工資有一千五,轉正後是三千,而且你做得好的話還可能升職為護師主管,工資就是一萬了。”

面對這麼大的,邱於庭實在是拒絕不了,他硬著頭皮應道:“好的,那我試一試!”

“祝你成功,”趙莉莉站起身伸出了手。

邱於庭忙將她的手抓住,好滑,好細,簡直就像一直泡在牛奶裡一樣。

“good-luck,”趙莉莉用英語和邱於庭說了一遍之後就恢復主任的姿態,坐在那裡,“她現在估計在315號病房,你自己過去吧,不管結果如何,期待你再次走進來。”

“好的,”邱於庭現在心裡實在是發毛,可話已經說出口了,他這個男子漢怎麼可能反悔呢。

“等會兒見,”邱於庭說了聲就走出去。

趙莉莉推了推鏡框,自語道:“看來又要多出一個傷殘人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