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22章 死亡協議書

“進來吧,邱醫生,”張葒雙手扣在一起,高貴的氣質被裝點豪華的房間襯托得更加的明瞭,她站在了一邊,就等著邱於庭走進來。

邱于庭看著張葒身後那一隻懸掛在半空,正不斷吐出泉水的金魚,眼睛就被它吸引住了,純金打造的?像個鄉巴佬似的邱于庭就壓根沒有去看張葒,而是一邊盯著房間中央的那只金魚一邊走過去。

張葒看著邱於庭,嫵媚一笑,說道:“這只金魚是我去年生ㄖ的時候我老公送給我的,純金的,好像是十千克吧,好像是。”

“十千克的純金……”邱於庭恨不得立馬將這只金魚摘下來捧回去,像一枚純金的尾戒都價格不菲了,何況是這麼大的金魚!邱於庭難以難耐住心中激動的心情,從吳欣婷家裡借來的藥箱輕然落地,藥箱的鎖跳開,整個就打開了,裡面並沒有什麼藥品,只有一樣東西,一排整整齊齊的第六感超薄平滑

一看到那些,張葒上了妝的臉就有點紅了,忙說道:“邱醫生,你的東西掉了。”

邱於庭勉強從金錢的世界裡走出來,看著都快跑出來的,他就忙蹲地將其收進藥箱內,然後很正經地看著張葒第一個紐扣沒有扣住的嫩肉,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條深深的溝壑立在雙峰之間。邱於庭吞了一口,就問道:“請問張夫人是哪裡不?”

張葒將門反鎖後就做到了軟床上,微微分開雙腿,將孕婦裙拉下來,說道:“邱醫生能不能進來看一下,看我的胎兒怎麼樣了。”

邱於庭馬上就被張葒這婬蕩的動作弄得非常的,他系緊都快鬆開的領帶,說道:“那就讓我這個合格的醫生來為您檢查一,不過我不是用手檢查的,是用這裡,”邱於庭賊笑了下就拉開了拉鍊,將那物掏出來,為防止有人突然闖入,他就不去褲子了,安全第一嘛,如果自己和德隆鋼業的總裁夫人的鳳流韻事被媒體曝光,估計自己就會被買****害了。

“我等著你,”張葒說了聲就拿著枕頭墊在腦袋下,將齊肩的頭髮柔散地攤開,然後就將手伸進裙子內,屁骨抬起來就將黑色蕾絲邊的內庫退下來,拋給了邱於庭。

邱于庭接住聞了下,一股女性特有的體香傳進他鼻腔內,小朋友立即抬頭敬禮。

“醫生檢查總是會準備工具的,”邱於庭臉上盡是放蕩的笑意,打開藥箱,扯下一個,衝衝套上後就像一隻韁的野馬一樣撲了過去。

“別弄壞了孩子,”張葒享受之餘,也不忘警告邱於庭。

“嗯,”邱于庭應了聲就已經開始進入張葒的了。

“嗯……這次要堅持得久一點噢……我會好好獎賞你的……啊……插進來了……弟弟的JB插進姐姐的隂道了……啊……有點感覺了……”

邱於庭小聲道:“孕婦小姐,不能叫得太大聲啊,被外面的人聽到就完蛋了。”

張葒羞紅了臉,喃喃道:“這間房間是隔音的,就算我一直****都沒有人知道的,噢……弟弟……快點插死姐姐吧……我要弟弟的JB……”

“額,明白了,”邱於庭皺著眉頭就懆著張葒。

經過十分鐘小心翼翼的耕耘,邱於庭終於將套套灌滿了,當他無力地躺在軟床上大口時,挺著大肚子的張葒則抽出紙巾清洗被李庭弄髒的隂唇。

做完之後,邱於庭覺得全身的筋骨都快散了,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邱於庭就問道:“你是朱德隆總裁的夫人,為什麼還要這樣子呢?”

張葒將粘乎乎的紙巾扔進紙簍內,順手拿過一片蘋果肉,說道:“他太有錢了,也太自我了,一心只關注他自己的生意,連我懷孕了他也是不聞不問的,現在還去美國,說要談一筆大生意,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張葒扭過脖子,將剩下的蘋果肉塞到邱於庭嘴巴裡,繼續說道,“在我懷孕的前兩個星期到現在,他都沒有碰過我的身子,我現在剛剛三十歲,你也知道像我這種年紀的女人是很需要男人的,儘管我懷孕了,但是……但是只要小心一點還是可以做的,又不是臨產了。”

“明白的,我是覺得錢再多也沒有用,死了又帶不走,而一份感情枯竭之後,就算再多是錢也是挽回不了的,”邱於庭吃著甘甜的蘋果肉,問道,“那你為什麼選擇我啊?”

張葒神秘地笑了下,在邱於庭褲襠上筆劃著,然後就將量好的長度在邱於庭眼前搖晃了好幾下,說道:“就因為你這裡細短,做起來安全點,如果是去找像美國黑人那麼粗那麼長的,做起來是會很,可怕流產。”

邱于庭聽完張葒的解釋,臉色就變得有點難看,又馬上舒緩開,暗暗道:這到底是什麼世道,長得細一點短一點也有罪過嗎?那以前営中的太監豈不是犯了滔天大罪,必須去坐牢了?

邱於庭無仳鬱悶地支起身子,眼睛又望向了那只天價金魚,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如此的顯擺,他這種窮酸小夥子就窮得為工作而出賣了自己的

“你想要那只金魚嗎?”張葒突然問道。

此時,趙莉莉正坐在自己辦公室裡,一名年齡和她差不多的醫生則坐在她的對面,正在翻閱一大疊的資料,封面赫然印著“龍**基因”二字!

“淑敏,怎麼樣?”趙莉莉用那種銳利的眼神看著那個女醫生,與看邱於庭的眼神完全不一樣。

淑敏手停留在書頁上,停頓了片刻後,說道:“測試是一切正常,實驗的那只狗發育非常的好,由於太活躍已經處理掉了,如果實驗物件是具有龍脈的人類的話,效果就不可預估了,好的話就會是我之前和主任說過的翻雲覆雨,絕對是全世界所有女性的公敵,會仳湯姆?克魯斯還湯姆?克魯斯,但是如果實驗失敗的話……他就會被我們解刨掉扔到停屍間了。”

趙莉莉拳頭握緊,說道:“你是我們醫院科研部的負責人,你就不能給我一點相對較明瞭的資訊嗎?”

淑敏淡淡一笑,V字型領口內獻出一片,年齡已近四十的她還是風韻猶存,說道:“沒有把握的事情我向來不敢亂下保證,我和莉莉同事十三年,你應該瞭解我的脾氣的。”

“這我明白,只是我不希望邱於庭就這樣子不明不白地死掉,”趙莉莉歎氣道。

淑敏從一大堆檔裡抽出一章白底黑字的紙張,遞給趙莉莉,說道:“這是死亡協議書,你叫他簽字,死了就不關我們醫院的事了。”

“你還是那麼的嚴謹,”趙莉莉笑著就接過死亡協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