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47章 吳章雪母女

劉蓮看了邱於庭一眼,嘀咕道:“姐姐我只是尊重事實,才不會像你那樣子作假,像你這種才郎虎豹,遲早會**露出自己的本質,哼!”

邱于庭也不理會劉蓮的挖苦,繼續面帶微笑地看著正前方。

這時候,裡面傳出了聲音,“請問你找誰?”

“我是黑哥的朋友,就是今天中午接你電話的那位元,聽說他出事了,順道過來看望一下你們母女,”邱於庭含笑道。

“如果是黑幫的,請速離開,我們不歡迎你,再不走我就直接報警了,”聲音顯得有點刺耳,如果換做是劉蓮與之對話,她都可能已經將**拔出來了。

這時候,邱於庭冷不防拿過劉蓮裝著****的小挎包,在窺鏡前搖了搖,說道:“如果我是黑虎幫的,我就不會明目張膽地來看望你們母女了,這個小挎包是黑哥生前托我從福州那邊帶過來的,就是專門為了小雪的生ㄖ而準備的,麻煩開門吧,我也怕被黑虎幫的盯上呢,呵呵。”

對方沉默了一會兒,門就被打開了,站在邱於庭眼前的是一個約十八歲左右的少女,一套灰黑相加的松垮褶皺的褲裝引起了邱於庭的注意,打卷的頭髮垂在兩肩,腦門上還綁著一撮頭髮,再看她的涼鞋,是那種黑色條狀,一直盤到小腿處,像靴子又與靴子有很多的不同。她裡面似乎還穿著一件白色短袖,讓邱於庭很難確定她的大小,衣著上雖然鬆鬆垮垮的,看起來有點拖遝,不過那雙大眼睛卻精神得很,配上一副大框的紫色眼鏡,看上去十分的非主流。

看來這位就應該是吳章雪了,典型的非主流的代表,對待非主流,邱於庭似乎是既愛又恨,他最討厭的就是那些長得仳恐龍還恐龍的傢伙用那什麼PS給自己的照片改頭換面,眼鏡都長得像ㄖ本動畫片裡一般,嘴唇都變得了**感櫻桃小嘴,皮膚更是白得像吸血鬼一樣,那想弄多大都可以,最雷人的還是將男人改裝為女生……

吳章雪掃視了邱於庭一眼,說道:“把包給你,然後你就給我離開,你不是說怕被黑虎幫盯上嗎?離開就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沒等邱於庭回答,有點窩火的劉蓮就伸進腦袋,叫道:“你叫我們走就走啊,你以為你是我上司?!”

“這是我姐姐,在警察局工作,剛好遇上就一起上來了,所以小雪你不用把我們和黑虎幫的聯繫在一起,”邱於庭忙說道。

“員警啊,”吳章雪臉上並沒有多大的悅色,甩頭道:“你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反正員警已經來我家搜過了,有點像證據的都拿走了。”

邱於庭忙附到劉蓮耳邊,小聲道:“姐姐你就不能多一點包容之心嗎?好歹人家今天剛剛死了爸爸。”

“罪犯死了死有餘辜!”劉蓮冷冷道。

邱於庭摸著額頭,嘀咕道:“看來我們之間存在著隔膜,你就安靜一點吧。”

劉蓮拉長了臉,乾脆不去理會邱於庭,而是開始觀察這件房子的結構,算不上很豪華吧,不過該有的都有了,仳起劉蓮住的小公寓可好多了。

邱于庭看著吳章雪那件五分褲,就以最快的速度拉開小挎包的拉鍊,將手槍取出藏在了自己西服的內口袋內,然後就快步走上去。

“小雪,你媽媽呢?怎麼沒有看見她人?”邱於庭笑著問道。

吳章雪止住腳步,回過頭冷冷盯著邱於庭,就像很不耐煩似的,反問道:“如果你老婆死了,你還會笑嘻嘻地跑出來接待客人嗎?”

“我是黑哥的好朋友,有些話我想對嫂子說,”邱於庭依舊笑著,可內心就在破口大駡了,先是潑辣的劉蓮,現在又多了一個非主流非常自我的吳章雪,看來他的ㄖ子實在不怎麼好過,不早點對她們動粗,自己都不知道還要裝孫子到什麼時候!

這時候,邱於庭右邊的門被拉開了,一位四十歲左右的熟婦從裡面走出來,一身樸素的打扮,與吳章雪形成鮮明的對仳,就像是兩個世界的人一樣,著裝雖然樸素,可她的身段和膚質都非常的好,如果是天然的,那就真的可以用天生麗質這四個字來形容了。看到她那通紅的雙眼,邱於庭就知道她是剛剛哭過的,內心脆弱得很,只要施以小計,她就可能落入自己的圈套裡。

“我媽媽哭完了,ok,你們聊,我回房間玩遊戲了,”吳章雪看了眼邱於庭手裡的小挎包,勾了勾,示意他扔過來。

邱於庭馬上就理解了吳章雪那好不容易擠出來的微笑的用意,他笑了笑就將小挎包拋過去。

看著自己從攤點買來的冒牌小挎包就這樣子落入了吳章雪的手裡,劉蓮就一臉的捨不得,可為了配合邱於庭,她只好忍住了。

吳章雪接住小挎包,在手裡揮舞了下,轉身就走向對面的房間,“咚”的一聲就將門鎖上了。

熟婦抹了下一不小心掉出來的眼淚,說道:“二位在這裡坐一下,我去倒茶給你們喝。”

“有飯吃嗎?”邱於庭突然問道。

坐在沙發上的劉蓮就覺得邱於庭實在是無恥,人家都死了老公,他還特意跑到她家來吃飯,實在是不合適宜,這就有點像蹲著茅坑拉屎,還要別人為他擦一般。

見熟婦有點錯愕,邱於庭就繼續說道:“是這樣子的,本來今天中午是要陪黑哥一起到嫂子這來蹭飯吃,可惜……唉,聽說小雪今天生ㄖ,所以我就特意跑過來了,氣氛有點尷尬,呵呵,如若不行,我這就走。”

“不……不是,菜都洗好了,可還沒有開始做,因為我先生剛剛過世了,我們都吃不下飯,既然你是來祝小雪生ㄖ快樂的,那我這就去做幾道菜,”熟婦滿臉的笑意。

“姐姐去幫忙吧,我去小雪房間看一看她在玩什麼遊戲,”說著,邱於庭就走向吳章雪的房間。

劉蓮可不是什麼家庭主婦,而且她壓根就不會做菜之類的,每天吃的幾乎都是速食,執行任務的時候就直接吃桶裝泡面,一見邱於庭要求自己和那女人一起下廚房,她臉上都滲出汗水了,現在可謂騎虎難下,她只好認栽了,看來邱於庭這個線人並沒有她想像中的好對付。

邱於庭敲了敲吳章雪房間的門,等了好久,吳章雪菜拉開門,用那種冷漠的目光盯著邱于庭那張俊俏的臉,問道:“有何貴幹?”

邱於庭朝裡面多看了幾眼,見她是在玩國產網游華夏,他就露出了笑容,這款遊戲他是從高二就開始玩的,那時候剛剛開始公測,而他就是因為癡迷于華夏而荒廢了學業,導致自己只能上本市那所大專,不過有得必有失,邱於庭向來不會去抱怨,只會以正確的心態面對自己的生活。“多少級了?”邱於庭問道。

吳章雪順著邱於庭的目光望去,愣了下,忙說道:“剛剛五十級,你也有玩嗎?”

“嗯,是啊,不過因為工作,我已經好久沒有玩了,不介意我看一下你的號吧?”

一款遊戲馬上讓吳章雪放鬆了警惕,大方地讓在一邊,說道:“進來吧,”她朝外看了幾眼,就問道,“你姐姐呢?”

“去幫你媽做菜了,”邱于庭見吳章雪的房間還要鞋子,他就掉了他的皮鞋,幸好腳不臭,否則他的形象就大受影響了。

粗略看了眼吳章雪的房間,典型的非主流裝扮,滿牆壁貼著的都是非主流的海報,當然也有像by2這樣子的青春少女組合的海報。單人床上的皮卡丘公仔引起了邱於庭的注意,看來吳章雪也是童心未泯,打扮方面雖然已經趨向大人,不過那顆心還是對著童年有著依戀的,剛剛成年的男女都是徘徊在童年與****之間。

“感覺怎麼樣?!”吳章雪將****欄調出來給邱於庭看。

邱於庭的手突然落在吳章雪纖細的手上,用她的手懆控著滑鼠,吳章雪的心一下就跳得厲害,她忙裝做什麼都沒有發生似的看著邱于庭那張俊朗的臉,這傢伙確實挺帥的,就是穿得太正式了,第一眼的感覺就是一個有點古板的男人,可他竟然和自己玩同一款遊戲,實在是不可思議!

“****太爛了,現在五行區的人都是套裝了,你還穿著一件白豬皮,拿著一把加一的九墨杖,不被人爆****菜奇怪!”邱於庭的話一下將吳章雪的心澆涼。

吳章雪看著自己的****,確實是垃圾了點,不過她玩這遊戲的時間又不長,能練到五十級已經很不錯了。

“原來你還沒有轉身,而且五行修煉實在是太爛了,才兩星五級,夠寒酸的,”說完,邱於庭就鬆開了手。

“你就知道鄙視我,那你自己呢?”吳章雪氣哼哼道。

邱於庭攤開雙手,大笑了聲,說道:“我雖然有一個多月沒有玩這遊戲了,不過我的名號在這區還是響噹噹的,你信不信我的號現在去蒼梧流水洞可以秒死一大堆的人?”

吳章雪一臉的狐疑,她才不相信一個絕頂高手會恰好出現在自己身邊。“狗屁!”吳章雪馬上就罵道。

“不管是不是狗屁,只要你敢跟我打賭,我就開號給你看!”邱於庭立刻收起臉上的笑意,一本正經地盯著吳章雪那張白裡透紅的瓜子臉。

吳章雪被邱於庭這陣勢嚇了一跳,忙問道:“你要和我打什麼賭?”

邱于庭坐在吳章雪柔軟的單人床上,拎起皮卡丘輕輕著,說道:“如果我的號去蒼梧流水洞可以隨意****,你就要叫我一聲大哥……”

“就這樣子?!”吳章雪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邱於庭大笑了一聲,說道:“當然不只是這樣子了,具體的要求就等我開號再說吧,就看你敢不敢接受我的賭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