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章 賭約

安逸看到陶瓷兒鄙視的表情,又想到她糟糕至極的脾氣,眼珠子一轉,突然冒出了主意。

“陶瓷兒,要不要我們打個賭?如果我真的進了前十名,你就答應我一個條件。如果我是騙你的,我也答應你一個條件,怎麼樣?”

陶瓷兒仔細地看著安逸,發現他不像是開玩笑。如果說吉他不會可以學的話,原本有著先天缺陷的嗓音可不像壞掉的手機一樣,直接格式化就行了。

“你不會後悔?”陶瓷兒想到剛才受到的屈辱,眸子裡閃過一絲笑意。

“就怕某些人後悔呢。”本就是贏定的賭注,他為什麼會後悔。

陶瓷兒眉頭一皺,她討厭安逸的這種說話態度。“好啊,賭就賭。不過,身份不同,賭注也不應該一樣,這條原則你應該知道吧?”

安逸當然知道。這個世界,賭注有時候是不平等的。

由於陶瓷兒是天后級的人物,現在的安逸只是業餘歌手,如果安逸和陶瓷兒兩人打賭,陶瓷兒輸掉只會付出很小的代價,安逸輸掉卻會是滅頂之災。

不過這也正常,畢竟從影響力來講,明星付出的很小的代價和普通人付出的巨大代價,在某種程度上是一樣的。

“既然你也認同,那我就先說說我的賭注。如果你沒有進入青歌賽錢塘賽區前十,我要你終生為我打工,沒問題吧?”

“雖然條件很苛刻,但我接受。不過,如果我贏了,我要吻你十分鐘,這個條件不難答應吧?”來到這個世界,還沒有開葷,安逸也有點忍受不住了。

“安逸,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陶瓷兒都快氣炸了,這個安逸現在好大的膽子。雖然身在演藝圈,可是她只是歌手,可不是動不動就有戲的演員。安逸竟然提出這種要求,他想死了嗎?

安逸攤開雙手,無所謂地說道:“看起來,你一點誠意也沒有,那就算了。”

既然你那麼想死,可別怪我。陶瓷兒走到安逸榻邊,從榻上拿過小本子,唰唰地寫著什麼。很快,一份賭約就呈現在安逸面前。

“口說為憑,簽字為據。就按照你說的,如果我輸了,你可以但是如果你輸了,你要是不認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陶瓷兒一字一句地說道。

安逸怕陶瓷兒耍手段,仔細看了一下賭約,發現她沒做手腳,這才簽了字。

陶瓷兒奪過簽字筆,一愣,什麼時候,他的字體也這麼好看了。而且這種字體,應該也是專門為了簽名才練習出來的。這個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逝,她簽上自己的名字,給安逸留下一份賭約,重重地關上了安逸的房門,離開了。

陶瓷兒的房間讓人根本看不出她是個女孩子,沒有漫畫,沒有洋娃娃,沒有粉紅的壁紙,甚至沒有自己的海報。扔在榻上的遊戲機,電腦桌上的幾本雜誌,還有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如果安逸見了,一定會說,還真有點魯迅筆下雜亂美的感覺。

夜色清涼,躺在榻上的陶瓷兒也安靜下來。

回想著再見到安逸的種種變化,她突然有點後悔簽了這份契約。

如果他真的贏了陶瓷兒在患得患失間,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陶瓷兒下樓的時候就見到安逸在餐桌上吃東西。

他倒是說到做到,看到買來的小籠包和茶葉蛋,陶瓷兒諷刺地想。

陶瓷兒並沒有和安逸一塊吃飯,而是端著自己的那份,來到客廳。

坐在沙發上,吸著果汁,她隨手打開了電視。

錢塘綜藝台的主持人剛好介紹此屆青歌賽的情況。陶瓷兒聽到這裡,目光也專注起來。你不是說進了前十名嗎,現在我就要揭穿你的虛偽面目。

“此次青歌賽的十強已經全部產生。隨著十強的出爐,各大博彩公司也立刻給出了最新的奪冠賠率。來自時代唱片公司的宋倩被普遍看好,而位居次席的華盟唱片的丁宜敏也是奪冠的有力爭奪者。”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晉級十強賽的選手安逸是不屬於任何一家唱片公司的業餘選手,而正是這位業餘選手,也引起了一些娛樂媒體的注意。我省最大的娛樂紙媒錢塘娛樂週刊就發表了一篇名為錢塘賽區十強新鮮出爐,史上最強黑馬誕生的文章為這位業餘選手造勢”

此時,安逸的頭像被定格,雖然不是很清晰,但是陶瓷兒也能看出,螢幕裡一臉陽光的年輕男子就是在餐廳吃飯的討厭傢伙。

陶瓷兒突然沒了吃飯的情緒,她將手裡的果汁一放,悄悄地關閉電視,就想上樓了。誰知,安逸早已經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她的面前。

“我有點累了,想睡覺了,如果沒事,別打擾我。”陶瓷兒臉一紅,儘量裝作一副不知情的樣子。

“你剛醒吧,這麼快就想睡了?”安逸看著陶瓷兒,戲謔地說道。

“安逸,你到底想怎麼樣?”陶瓷兒頓時有些火大了。

“是你想怎麼樣吧,”安逸慢悠悠地從口袋裡掏出那份賭約,“落子無悔,願賭服輸。既然你輸了,我們的賭注該兌現了吧?”

,想親我,做夢吧你!

陶瓷兒趁安逸不備,瞬間從他手裡將賭約搶過來,一下子撕掉。“好了,這下沒有賭約了,我也不用兌現了。”

安逸早就想到了陶瓷兒有可能不認帳,又從兜裡掏出一份賭約。“其實我並不怎麼相信你,所以剛才給你看的賭約是模仿你的筆跡寫的,這一份才是真的,要不要把這份也撕掉?”安逸笑眯眯地說道。我可是兩世為人,想跟我鬥,你連年齡都不夠格啊。

如果可能的話,陶瓷兒還真想撕掉。她沒料到安逸這麼狡猾。不對,自從昨天見過他之後,早就應該打翻對他固有的印象了。

這個世界是及其注重賭約的,縱使陶瓷兒並不是太在乎,但是如果這次她不兌現賭約,料想安逸以後也不會配合她了。

想到這裡,猶豫了好久,陶瓷兒還是不情不願地閉上了眼睛。

不就是十分鐘麼,不就是kiss一下麼,就當是被狗啃了,有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當安逸的嘴唇突然覆蓋上來的時候,陶瓷兒白皙的臉蛋還是刷的紅了。

ps:chuang也成了禁詞,只能用榻替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