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一章 押寶(各種求)

初吻沒了還不是最可惡的,最可惡的是陶瓷兒一個不慎,安逸的舌頭竟然侵、襲到她口腔裡。

,我咬死你!

陶瓷兒正要咬斷安逸的舌頭,卻發現安逸不僅人狡猾,舌頭也是狡猾。剛才還在攻城掠地的它早已棄城而出,跑週邊忙碌去了。

安逸本來就是想著吻她一下完事,可是當他的嘴唇觸碰到陶瓷兒的時候還是有點失控了。

清香,柔軟。嬌嫩,甘甜。

陶瓷兒的嘴唇就像一塊寶地,讓他忍不住去探索,去挖掘。

吱吱,吱吱。

正在此時,安逸的電話卻響了起來。安逸不想去管它,但是電話卻一支響個不停。終究被破壞了情緒的安逸還是放開了陶瓷兒。

電話是安小彤打來的,如果從法律上來說算是他的妹妹。但是終究是重生而來,安逸對於安家真的沒什麼親切感。之所以想要將安家的欠款還清,也只是對於占了這副身子的報答。

“你還好意思接電話啊,我以為你不敢接呢?”電話裡的安小彤氣衝衝地質問道。

“有事?”安逸忽略了女孩子的質問。

“我就想問問,你到底還有沒有一點良心,你用房產抵押貸款,人家來追債了,你不會真想讓我和爸媽住大馬路吧?”安小彤氣咻咻地說道。

華夏國抵押房產分為每月還款和一次性還款兩種。每月一還,能貸款的錢少一些。一次性還款,貸款的錢多一些。‘安逸’抵押貸款的方式就是一次性還款,是以家人沒有及時發現。安小彤覺得安逸就是故意坑害家裡人的。

由於安小彤的聲音很大,兩人的對話陶瓷兒一字不落的聽在耳裡。

她鄙夷地看著安逸,以前她還納悶家庭本不富裕的安逸是如何成為五星級粉絲的,原來他是將家裡的房產證偷出去了。就是這樣的人吻了自己,陶瓷兒越想越鬱悶。

“你們把房子交出去了?”這才是安逸關心的問題。

如果已經沒了房子,那麼一切都成了定局。安逸就是賺到錢,從買房到裝修也需要時間。那麼這段時間,他們又住在哪裡呢?反正他知道,以陶瓷兒冷血的性格,要讓安家住在這棟房子裡,她肯定不會同意。再說了,兩人只是協議結婚,安逸也沒有資格要求陶瓷兒這麼做。

“憑什麼交出去,那是你抵押出去的,又不是我們。”安小彤先是埋怨了安逸一句,又說道,“不過,在爸媽的求情之下,他們又寬限了一個月。如果一個月之後,還是還不上錢,那麼房子就真的被收走了。你應該能想像父母是怎樣求情的吧,我真後悔有你這樣的哥哥。”

“今天是六月七號,我保證七月之前將欠下的錢還上,將房契拿回來。當然了,為了避免父母看見我受到,我到時候和你聯繫就行了。”青歌賽分賽區還有一場,全國大賽也用不了半個月,從時間上來看,是完全可行的。到時候即便全國大賽拿不到理想名次,安逸還可以向陶瓷兒借一些。以後再還她就是了。

“你最好別亂來。否則,到時候你進了局子,家裡人是不會管你的。”安小彤覺得有必要提醒他一句。如果安逸為了這些錢再想些歪門邪道,父母也許會撐不住的。

掛斷電話,安逸像沒事人一般,情緒不見絲毫波動。

“嘖嘖,某些人真是可憐,自己的妹妹都不想要這樣的哥哥呢?”陶瓷兒還在記恨著剛才安逸的侵、犯。雖然是她打賭輸了,可是陶瓷兒覺得這都是安逸陰險狡詐的結果。

安逸似笑非笑地看著陶瓷兒。“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剛才只親了你五分鐘吧,還有五分鐘的時間,我們是不是要補上?”

,你怎麼不去死。”陶瓷兒將靠枕扔在安逸的身上,冰著臉,噔噔噔地跑上樓去了。

安逸笑笑,陶瓷兒不管是台前還是幕後,脾氣都是一如既往的糟透了。不過,相比許多表裡不一的人來說,她這也算是優點了吧。

青歌賽10進3的比賽在休息一天后重燃戰火。

安逸已經去了賽場,陶瓷兒慵懶地窩在沙發上,伸了個懶腰。

出道四年,年僅21歲的她已經是天后級的歌手,本來她是對這種比賽沒有興趣的。可是好無聊啊,又想到安逸的髮型還是她給打扮的。

就勉為其難看看他的表現吧,陶瓷兒嘟囔著,還是打開了電視。

此時的集合大廳卻是熱鬧起來,前兩天的緊張氣氛也不復存在。畢竟進入前十名的選手還是很有實力的,最起碼抗壓能力是不缺的。

最後一輪的淘汰賽,明顯比前兩輪有人氣多了,從湧進大廳裡的記者就能看出來。

作為錢塘賽區奪冠的最大熱門,宋倩的身邊就圍著三個記者。

雖然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丁宜敏只有兩家娛樂媒體圍著,宋倩依然有些心不在焉。她最想接受的還是錢塘娛樂週刊的採訪,可他們來了兩個人,誰都沒有採訪,就在那閒聊著。

自己才是奪冠的最大熱門,他們到底在等什麼。

宋倩就想著,一旦自己順利奪冠,就直截了當地拒絕這家媒體的採訪。採訪也是需要投資的,你們既然不看好我,我也不給你們面子。可是很快,宋倩臉色就更難看了。一直沒有動靜的兩人突然快步地朝著一個年輕人跑去。

進來的年輕人背著一把櫻花吉他,臉上帶著淡然的表情,不是那個業餘歌手是誰?

宋倩突然沒了接受採訪的興趣。

林子大和趙楠卻是很激動。等了好久,安逸一直沒有出現,他們還以為安逸不來了。若是這樣,為安逸做了長篇報導的他們估計要被主編罵死。

“請問,你是安逸嗎?”趙楠握著話筒,見到安逸迷茫地看著他們,說道,“我是錢塘娛樂週刊的記者趙楠。他是我的同事林子大。那篇最強黑馬誕生的新聞就是源自我們的報導。”

原來是押寶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