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三章 天才(求支持)

電視畫面切到了五個評委身上。

兩個女評委沒有說話的意思,她們只是負責評審,規則又不是她們制定的,這時候無論說什麼,也會引起不小的非議。

兩個坐在最兩端的男評委假裝沒看見董穎求助的目光,這可是電視直播,他們都是很愛惜自己的羽毛的。

“咳咳”坐在五人中間的胖胖的禿頭評委見到沒人言語,猶豫了一下說到,“我覺得這也不是什麼問題嘛,不一定民族歌曲就非要民族唱法嘛。不得不說,這次舉辦方還是做了些微創新的。在我看來,現在的流行歌手偶爾唱唱民族歌曲也是可以的嘛。”

對嘛,雖然流行歌手大賽出現民族歌曲有些奇怪,但是誰能否定出現了民族歌曲就是違規?剛才沒有發言的四名評委聽到胖評委這麼說,也就無可無不可的點了點頭。

台下的林子大和趙楠卻是大皺眉頭。身為記者的敏、感,他們本能地感覺到這裡面肯定有些見不得光的貓膩。

誠然,胖評委的話聽上去蠻有道理。可是,仔細一琢磨就會發現這裡面的蹊蹺。

儘管一法通,萬法通,流行歌手唱民族歌曲也能唱,但是民族唱法和流行唱法給人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

通常來講,名族唱法需要演唱者音色出眾,情感,旋律也是奮發向上,一定程度上,有點一板一眼的味道。

而流行唱法卻不同,它更加的隨性大方,演唱者也更加追求個性。

舉個例子,如果說民族唱法是那種循規蹈矩的乖孩子,流行唱法就是處在叛逆期的問題兒童。兩者並沒有高低之分,但是兩種類型的孩子還是一眼就能區分出來。如果非要叛逆期的孩子扮演循規蹈矩的模樣,就有點不倫不類的感覺了。

“總感覺這是針對安逸的。”林子大對著趙楠說到。

趙楠將目光放在安逸身上,真的不希望奇跡就到此為止啊。

既然評委商議的結果就是不違反比賽規則,其他的觀眾也就不好說什麼了。

但是,正當董穎要播放母親的原唱版本的時候,安逸卻提出直接播放伴奏帶試聽一遍就行了。

一時間,誰都不知道安逸在想什麼了。

“安逸,你真的只要播放伴奏帶,不播放原唱?”董穎又確認了一遍,她覺得安逸出現了口誤。

“嗯,只播放伴奏帶就行了。”安逸很確定地說到。

記者區的趙楠坐不住了。“天啊,他到底在想什麼啊?”趙楠這時候的擔心並沒有多少功利的目的,而是發自內心的為安逸著急。要知道,這時候聽一遍原唱,能很好的把握歌曲的情感。只是聽伴奏帶卻是達不到這種效果的。

林子大卻是握住了拳頭,心中狂喜。“聰明,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這個傢伙絕對是天才。”

趙楠還想追問,卻是伴奏帶已經播放完了。趙楠屏住,此時的她覺得心跳都跟著安逸一起跳動。

“好了,最後一幕就要到來了。大家請期待安逸的演唱吧。”

董穎說完,退到評委身邊。

工作人員又重新播放了伴奏,母親的旋律在演播大廳響了起來。

安逸揮著手和台下的觀眾打了招呼,又對著林子大和趙楠他們的方位笑了笑,這才將目光放在螢幕上,此時前奏剛好播放完。

你入學的新書包有人給你拿

你雨中的花摺傘有人給你打

你愛吃的(那)三鮮餡,有人(他)給你包

你委屈的淚花有人給你擦

安逸第一句唱出口,趙楠突然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她終於明白了安逸為什麼不聽原唱,而是直接聽伴奏帶。

如果聽原唱的話,相當於在場的所有觀眾和評委都聽了一遍原唱。這樣一來,評委在打分的時候就會自覺不自覺的拿著他和原唱相比較。

安逸的音域雖高,但是這首歌的原唱卻是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在這方面,安逸是有所不如的。正是不想讓評委有先入為主的概念,所以他直接放棄聽一遍原唱。這樣,評委也就不會再拿兩人比較,而是根據安逸的演唱來打分。

簡單點說,安逸就是老歌新唱。而且他的唱功,無論是從最基礎的音準,節奏,氣息,還是對作品的表現力都讓人無懈可擊。

她喃喃地歎道,這算是見證一個天才的崛起麼

不知道什麼時候,台下的觀眾已經以掌為拍,來給安逸加油。

有些年長者更是擦拭著的眼角。

啊,不管你多富有

無論你官多大

到什麼時候也不能忘

咱的媽

安逸最後一句唱完,大廳裡響起潮水般的掌聲。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有時候並沒有那麼多的技巧,引起觀眾共鳴的就是好歌手。

“好了,感謝安逸帶給大家一首感染力十足的母親。下麵,有請五位評委給安逸打分。”董穎對著評委席地方向說道。

五位評委很快亮出了打分牌,演播廳的螢幕上很快顯示出了安逸的最終得分,9.78分。

緊接著,十名選手在第一輪的名次已經出來了。

宋倩以9.81分排在第一。

安逸以9.78分排在第二。

丁宜敏以9.75分排在第三。

上午的比賽完畢,這個結果像長了翅膀一般迅速的傳播。

就像林子大所說的,安逸成了開賽以來最大的黑馬。

此時的安家,看完直播的安父卻是一臉複雜。

昨天有鄰居告訴他,自己的兒子上了電視,他的第一反應是兒子犯事了。畢竟,從小到大,他就沒有讓家裡省心過。尤其是前段時間,他竟然將家裡的房子給抵押了,他只覺得自己一定是上輩子造了孽,讓他的兒子來懲罰自己。

誰知道鄰居卻告訴他兒子是參加歌唱比賽,而且還進了前十名。他本不信,但是當較真的鄰居拿出買的錢塘娛樂週刊的時候,由不得他不信了。

“小彤,你不是經常上網嗎,你哥參加歌唱比賽的事你知不知道?”安父問回來過週末的女兒。

“誰知道他啊”安小彤先是鄙視了一句,又想起了什麼,“昨天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說什麼七月之前將房子要回來什麼的,難道就是為了這個才參賽?也不對啊,他的五音不全誰給他治好的啊”

“你哥說過,要把房子要回來?”

“是啊,我發現他整個變了一個人,現在超冷漠的。”安小彤在背後說哥哥的壞話。

安父沉默起來。女兒說的對,現在的兒子好像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

有心想給兒子打個電話,思來想去,還是放下了。

安母知道丈夫的心思,對著女兒說道:“小彤,你馬上就要暑假了。暑假之後,你去找找你哥哥,看看他到底在忙些什麼。”

我才不去呢,最反感他了。

安小彤想頂嘴,看到父母牽掛的表情,還是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