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五章 你被黑了(求張推薦票)

“這下第一拿定了。 ”

台下的林子大握緊了拳頭,激動地說道。

他還記得當那一篇史上最強黑馬誕生的報導發出去後,報社裡的同事對他的鄙視和嘲諷。有的人說他瘋了,有的人說他嘩眾取**。

但是,現在,他覺得揚眉吐氣的時候到了。

在等待區的宋倩眼睛死死地盯著大螢幕,直到工作人員請其他九位選手重新上臺的時候,她才回過神來。

事實上,安逸的演唱一開始,她還對著其他的選手嗤笑了幾句。

不就是曲子很好聽麼,前幾句歌詞實在不咋地。

但是當安逸唱到副歌的時候,她就再也笑不出來了。

很不想承認,很想不承認。

但是,公司裡為她量身打造的專輯裡面,沒有一首歌曲可以超過安逸演唱的似火年華。

難道他還真的有可能奪得青歌大獎賽錢塘賽區的冠軍?

怎麼可能,冠軍是我的。

此前在第一輪之後,排在第三名的丁宜敏本來還想衝擊亞軍,但是自從他聽到安逸的歌曲後已經放棄了這種心思。

敢於在一級賽事中演唱誰都沒有聽過的新歌本身就是一種勇氣。而事實證明,他所擁有的不僅是勇氣,還有實力。她覺得自己能保住前三已經很好了。

最激動人心的評分時刻還是來了。

第一位評委為安逸打出9.87分。

第二位評委是9.85分。

9.83分,9.88分,9.91分。

去除最高分和最低分,安逸的最終得分為9.86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林子大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但是就算主持人董穎播報錯了,大螢幕上的成績可是不會錯的。

換在平時,9.8分以上絕對算是高分了。但是憑藉安逸下午的表現,平均分怎麼可能低於9.9分?

安逸也是一愣。

他本來想著憑藉這首歌曲衝擊一下第一名的,但是現在看來不可能了。雖然不記得宋倩的分數,但是好像也是9.9分以上了。現在的他只能奢望不要掉出前三了。

十位選手的成績都出來後,最後的排名很快出來了。

大熱必死的詛咒沒有在宋倩的身上得到應驗,她順利奪得分賽區冠軍。

入圍全國大賽的另外一張選票也被丁宜敏拿下。

而本次大賽最大的黑馬安逸,並沒有實現最後的逆襲,屈居第二。

比賽完畢之後,緊接著是頒獎典禮。

雖然只是第二名,但是安逸也不是太失望。他沒有只有第一才是成功,其他就算失敗的想法。畢竟,他的首要目標還是進入全國大賽。

頒獎典禮之後,當安逸準備離開的時候,卻發現周圍圍滿了觀眾。

有的人拿出紙筆要他簽名,有的人誇讚他歌曲唱得好。還有的,直接說安逸竟然不是第一,這些評委眼瞎麼?

對於簽名,安逸自然應允。對於誇讚,安逸也表示感謝。

但是至於說評委的那些話,他就只能假裝聽不見了。每個評委打分的側重點並不相同,再加上他唱的終究是一首新歌,評委在打高分的時候總要更慎重一下。而且,平心而論,刨除宋倩那讓人有些反感的優越感,她的演唱功底還是很贊的。

回到後臺,大家都在收拾物品,淘汰出局的選手一臉落寞的離開。

成王敗寇,即使已經進入前十名,但是鮮有媒體採訪他們。

不過,宋倩和丁宜敏就不同了,已然有多家娛樂媒體預約採訪。

儘管安逸沒有一黑到底,但是他依然引起了多家媒體的注意。然而,安逸都婉拒了。

憑藉和林子大,趙楠建立起來的友誼,他暫時只接受錢塘娛樂週刊的採訪。

一來,他現在正是打拼階段,不想將過多的精力浪費在宣傳方面。

二來,錢塘娛樂週刊的影響力足夠,媒體就像朋友,貴精不貴多。

“喂,我說安逸,你的媒體朋友會不會很失望?”收拾完畢的宋倩並沒有直接離開,而是朝安逸走過來。

“你指的失望是什麼?”對於宋倩敵視的行為,安逸很不理解,兩人甚至談不上認識。

“呵呵,你心裡應該很清楚吧。他們想把寶押在你身上,可惜你不是那塊料啊告訴你的朋友,我以後絕不接受錢塘娛樂週刊的採訪,絕不!”

發、泄完心中的怨恨,宋倩又不屑地看了安逸一眼,這才趾高氣昂的離開。

還沒走的丁宜敏默默地看著這一切,第二難道就很差麼,她只覺得安逸有些太可憐了。

“哇,那真是你哥哥,好帥啊”

安家客廳裡,一個長得精雕細琢,有如洋娃娃一般可愛的染髮小美女激動地喊著。

她是安小彤的閨蜜,中午兩人網上聊天的時候,聽說安逸的哥哥居然參加了歌唱比賽,就從學校裡跑到安家來一看究竟了。

“蘇酥,你不要太誇張好不好,他長得充其量只是不難看罷了。至於帥氣,你的哪任男朋友不比他帥啊?”對於閨蜜的論調,安小彤嗤之以鼻。

“那都是男性朋友,可不是男朋友,”小小的糾正了一下,蘇酥道:“我看第二名的獎金可有五萬塊,要不你給你哥哥打個電話,讓他請我們吃飯吧?”

即使是閨蜜,也不可能所有的秘密都共用。最起碼,自己的哥哥將家裡的房產抵押只為了追星,這樣丟人的事情安小彤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的。

“我又不稀罕,你想讓他請,你打啊?”安小彤一步步地將閨蜜引到溝裡。

她知道愛沾便宜,從不吃虧的蘇酥一定會打這個電話的。事實上,連安逸參加歌唱比賽的事情都是她有意無意洩露的。原因無他,蘇酥的好奇心很強,而安小彤和安逸的感情生疏到像是陌生人。

果然,蘇酥要走了安逸的電話號碼。

當安逸的手機響起的時候,他正接受完趙楠和林子大的採訪,往回家的方向趕。

公車上亂糟糟的,又是陌生號碼,他沒接。

下了公車,走在柏油路上的時候,電話又響了。

還是陌生號,但是安逸的記憶力不錯,他一眼就看出是同一個號碼。

看起來沒打錯,安逸這才接了起來。

“喂,我剛才給你打電話,你怎麼不接啊?”話筒裡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很是不滿地質問道。

這小、妞是誰啊,安逸有點無語。“你確定沒打錯電話?”

“我不僅知道你是安小彤的哥哥,還知道你今天剛賺了五萬塊錢呢。”女孩子頗有些得意地說道。

“呃,你找我有事?”既然把安小彤搬出來了,安逸還真不好直接就掛斷電話。

“我覺得你現在應該很高興才對,你一定很想找人慶祝吧。今天是週末,我和你妹妹恰好有時間”女孩子說到這裡,故意不說了。

這是安小彤的意思還是她的意思?

不可能是安小彤。從記憶來看兩人的關係就沒有好過,安小彤可不是為了一頓飯就折腰的女孩子。那麼,顯而易見,這就是打電話的女孩子的意思了。

就算你是安小彤的同學,就算你不知道我們兩個關係糟透了,然而雙方素未謀面,你就要求對方請吃飯安逸暗笑,這樣的女孩子還真是有意思。

“喂,你不會這麼小氣吧?”沒有等到回答,話筒裡的女孩子不滿意了,“你可是賺了五萬塊,請我們吃頓飯怎麼了?”

“那就明天吧,我正好要去學校見見她。”

打完這個電話,安逸也到家了。

“你被黑了。”

走進客廳,這是坐在沙發上的陶瓷兒對安逸說的第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