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六章 絲絲入扣(求票票)

“拜託,不要一上來就說莫名其妙的話好不好?”

這個世界有夠奇怪的,不管認不認識,說話那叫一個突兀。 先是宋倩,再是打電話的女孩子,還有現在陶瓷兒都是這樣的態度。

“真笨,我是說你的冠軍被黑掉了。”陶瓷兒白了安逸一眼。他是白癡麼,這麼淺顯的話都聽不明白。

安逸聽到這兒,倒是一愣。“你不是很討厭我麼,怎麼有心思看比賽了?”

“誰想看你的比賽了,我只是無聊而已。喂,你到底有沒有聽我在講,不想聽就算了。”陶瓷兒有些惱羞成怒了。

其實陶瓷兒的糟糕脾氣比起宋倩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然而,安逸卻並不怎麼討厭。安逸不想去深思這是為什麼,而是看著陶瓷兒說道:“說吧,我仔細聽就是了。”

“安逸我問你,第一輪比賽你抽歌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陶瓷兒像是偵探一般,努力地引導著話題。

異常,安逸回想著。

“我第一次將手伸進紙箱的時候並沒有找到便簽。當時還以為工作人員出現失誤,少放了一張。後來一想,這麼重大的比賽,工作人員應該格外仔細才對,所以還是沿著箱子的四個邊角找到了便簽。至於異常,我還真的沒有發現。”

“不對,這就是異常。”陶瓷兒斬釘截鐵地說道。“你也說了,這麼正式的比賽工作人員會格外認真。既然都這麼認真了,你為什麼還要費力的搜尋很久才找到便簽呢?答案已經很明顯了,正是因為你是最後一個出場,他們才好設局,那首民族歌曲就是為你準備的。我甚至懷疑,你排在最後一個出場都是早就確定下來的。”

安逸承認,陶瓷兒分析的有一定道理,那張用膠水粘在最角落的便簽就是證據。

可是,他們會處心積慮的對付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業餘歌手,這就不太現實了。

“你真的麼一點名氣也沒有嗎,別忘了那篇報導啊?”陶瓷兒冷笑道,“他們或許是想幫你,但是好心辦了壞事是免不了的,這樣的朋友不要也罷。”

陶瓷兒到底是有多冷酷啊,對於她的朋友觀,安逸絕不贊成。“也許你說得有道理,不過他們第一輪的打分還算公平。”

“我也沒說他們第一輪的打分不公平啊。不過,他們之所以公平,可不是良心發現了,而是當流行歌手大賽出現民歌曲目引起了現場觀眾的強烈不滿,否則,你的分數很有可能還被壓低的。至於第二首歌,宋倩的演唱技巧是不錯,但還不至於得到9.9以上的分數。而你悉心準備的歌曲呢,只有一個評委給你打分在9.9分以上。總之,你無論多有實力,這次的冠軍也不是你的。”陶瓷兒說出鐵一般的事實。

“那又怎麼樣,我還能去申訴不成?”說不失望是假的,不過已經塵埃落定的事情,他也不想計較那麼多。

安逸從冰箱裡取出一罐飲料,又是採訪又是步行的,他有些口渴了。

對於安逸的態度,陶瓷兒倒是有些奇怪了。“你好像不是很生氣嘛,你不是還想通過這次歌唱比賽賺錢麼?”

“是啊,不過全國大賽的獎金才是大頭啊,我的初期目標還算達到了。對了,冰箱裡豐富了很多,你出去了?”以她的性格,買菜應該和她絕緣才對吧。

“當然不是我,我只是把以前的家政又找回來而已。以後她每到飯點就會來做飯,你最好別亂說話。”陶瓷兒有些生氣,因為她說了那麼多,安逸竟然表現的滿不在乎。她想讓安逸虔誠的求助自己的畫面落空了。

“陶瓷兒,這首新歌,我想出單曲,在你公司製作應該沒有問題吧?”通過這次大賽,安逸稍微有了些知名度。這時候,如果將似火年華上傳到檸檬音樂平臺,也許能多少賺些外塊。不過,要想讓聽眾買帳,最起碼也得是良心之作吧。他製作的伴奏帶充其量也只是能聽而已。在這方面,還是大公司更專業一些。

“這時候想起來求我了,前天我想幫你的時候,你可是很不願意呢,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陶瓷兒貌似很不情願的語氣,心裡卻是開心得很。

,等會就讓你知道欺負我是沒有好下場的。

“哦,這樣啊,那就算了,我再找其他公司就是。”安逸準備上樓了。

臭小子,居然不上當。

“你將詞曲和小樣給我,我可以抽調幾個人過來,在家裡的錄音棚製作就可以了。你放心,錄音棚的設備不比我們公司差的。”都這樣幫他了,安逸好像還不滿意。陶瓷兒只覺得心裡的怒火在蹭蹭蹭上漲。

“我擔心的不是這個。你在錢塘的住址不是保密的嗎,讓你公司的同事知道了沒問題嗎?”從陶瓷兒冰冷的臉頰就知道她又誤會了什麼。

“笨,我只要說是我朋友的住址不就行了,反正他們來我也不會現身。”還算你有點良心,知道關心我一下。陶瓷兒想著。

安逸無語了,你求人家幫忙,自己卻不出面。雖然你是超級大牌,這架子也太大了吧!

上樓洗了澡,換了一身衣服的安逸又來到書房。

距離全國大賽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安逸準備借著這段時間,多搬運幾首歌曲。反正有陶瓷兒的同事在,製作水準絕對是專業級的。

以前他在搬運歌曲時總要先度娘一番,生怕前世的歌曲這個世界已經出現了。

現在卻不需要了,因為他發現只要是2008年以後較為經典的歌曲,這個世界都沒有。這樣一來,他只要搬運2008年以後的歌曲就行了。

安逸一口氣寫了三四首歌曲,這些儲備完全能夠支撐他決賽階段的比賽。

等安逸感覺有些累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走出書房,恰好碰到上樓的陶瓷兒。

“幾點了?”

“應該還不到七點吧。”

還不到七點安逸欲哭無淚。我是因為怕打擾你睡懶覺才沒有叫你吃早餐的,你也不用這麼報復我吧,安逸趕緊下樓。

果然,雖然飯菜只動了一點,但是都已經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