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八章 一個女孩引發的打鬥(求罩)

然而,安逸卻開心不起來。

如果說趙小雨一門心思鑽營他還可以理解,畢竟她的實力擺在哪裡,若是想要更進一步,不想些歪門邪道簡直就是妄想。

但是,宋倩又是為什麼呢?

以她的實力就算不能問鼎分賽區冠軍,前三甲還是妥妥地。只要進入了全國大賽,不就能登上更高的舞臺麼?

換個角度,即使是分賽區冠軍,放到全國大賽,又有誰會格外注意呢?

也許,她更看重的是冠軍光環,安逸只能這麼想了。

校園裡,響起了下課的鈴聲。與此同時,安逸的手機也響了。

電話是安小彤打來的。安逸告訴她自己所在的方位,從草坪上站起來等著妹妹的到來。

秦歌看到安逸站起來了,意識到他有可能就要離開了,猶豫了一下,說道:“安逸,我能和你拍張合影嗎?”

“當然可以啊。”安逸笑著說道。

算起來,秦歌算是他的第一個粉絲了,這種小小的要求,他又怎麼可能吝嗇。安逸走到秦歌身邊,手輕輕地放在秦歌的腰肢上,面對鏡頭,也就是秦歌的水果螢幕,自然的笑著。

秦歌卻是羞紅了臉。雖然合影是自己提出的,但是一個還算是陌生人的男子摟、著自己,真的好緊張。她幾次試圖調整,卻總是做不到。

“要不我來拍吧?”

安逸從秦歌手裡拿過了手機,哢嚓一聲,兩人的合影定格了。

畫面裡,秦歌的小手還在緊張地攥著,小臉也是紅撲撲的。

“王八蛋,敢碰我女朋友,你找死。”

安逸還沒來得及放開秦歌,只覺得後背一疼,已經被別人踹中。安逸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草坪上。好在他協調性不錯,還是站穩了

安逸轉過身來,一個面孔幾乎扭曲的男子正惡狠狠地看著他。

“郝明,你誤會了,他是”

秦歌想要解釋,被男朋友一瞪,嚇得說不出話來。

此時,安小彤和蘇酥也已經到了。

看到自己的哥哥居然摟、著別人的女朋友,還笑得那麼開心,她真的覺得很丟臉。她倒是忘記了現在的安逸也不算是路人甲了。

“小彤,要不要幫幫你哥哥,否則的話你哥哥可就慘了,那個郝明打架很厲害的。”要是安逸今天被打了,他估計就沒有心情請自己吃飯了,蘇酥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那是他活該。

話雖這樣說,安小彤還是問了一句,“那個男生你認識?”

“他以前追過我,不過我都沒有理他。”蘇酥頗有些得意地說道。

“男生打架,都不希望女孩子插手,先看看吧。”安小彤說道。她自然不好告訴閨蜜,她和自己的哥哥從感、情來說,就算稱作陌生人也沒有什麼不妥當的。

“哥們,我想你一定誤會了什麼。”安逸解釋道,“其實,我和你女朋友”

“誤會,你他、媽的敢說你的髒手沒亂放?”郝明氣急敗壞地罵道。

啪!

幾乎是郝明的話音剛落,安逸已經一巴掌招呼在他的臉上。

即使是有些關係的陶瓷兒,他也絲毫不會心軟。

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傢伙,安逸怎麼可能給他留面子。

圍觀的人卻是看呆了。

郝明可不僅僅是體育特長生那麼簡單,他可是練過的。甚至有些人的腦子裡已經出現了郝明陰狠地報復,安逸被臭揍的畫面。

蘇酥靠近安小彤,悄聲說道:“小彤,你不是說你哥哥很膽小的嗎,這是怎麼回事啊?”

安小彤搖搖頭,沒有回答。

事實上,安逸的變化全家人都看在眼裡。只不過,他為什麼變化這麼大,誰也不知道。安小彤有些後悔,早知道就讓蘇酥幫忙了。現在郝明落了面子,肯定不可能放過安逸了。

安小彤所料不錯,此時的郝明像是擇人而噬的惡狼,在他眼裡,安逸已經死定了。

不過,在安逸看來,對方的行為很幼稚。

以為耍一下狠,別人就會怕你,這得是多麼中二的行為啊。

若不是郝明說的話實在太難聽,他都懶得跟對方一般見識。

所以,對於郝明陰狠地表情,他直接無視,而是朝著安小彤走去。

“走你馬格了比。”

郝明見到安逸想走,直接朝著安逸的面門砸去。

安逸卻是真的怒了,郝明這種人就是典型的給臉不要臉。

只見安逸一個側身,輕巧地避過了郝明的攻擊。在郝明發愣的瞬間,安逸雙手抓住他的手臂,一個背摔,郝明接近一百六十斤的體重重重地砸在了草坪上。

周圍一片譁然。

誰都不敢相信,在學校裡幾乎沒有任何敵手的郝明就這樣輕輕鬆松地被安逸撂倒了。

這裡面心情最複雜的要數安小彤了。

她還記得,就是一個月之前,安逸還哭喪著臉向自己借錢。現在呢,他不僅獲得了青歌賽分賽區的冠軍,甚至連身手都這麼恐怖了。

這不是哥哥,這是神話。

安逸也很震驚。

因為郝明的動作就像是慢放似的呈現在他的面前。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當陶瓷兒想要教訓他時,他也覺得陶瓷兒的動作很慢。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哥哥,小心。”

趁著安逸發呆的功夫,怒火攻心的郝明抬腳就像安逸的後背襲來。終究是自己的哥哥,安小彤還是不由自主的出聲提醒。

安逸背後像是長了眼睛一般,一個側步,避開郝明的攻擊。右腿一個橫掃,重重地撞在郝明的支撐腳上。

郝明只覺得腿像是斷了一般,再也支撐不住,頹然摔在地上。

安逸慢慢地走近他,右腳踩在他的口。“我現在要走,你還有意見?”

被安逸的目光一掃,郝明只覺得渾身發涼。

他的嘴唇翕張著,可是到了最後,還是一個字沒有吐出來。

“沒有意見就好。還有,那個女孩子是我妹妹。如果以後在學校有人找她麻煩,不管這個人是誰,我第一個饒不了你。”就在剛才,安小彤揭破了兩人關係。有些小人,當事人惹不起,就開始招惹當事人親屬,他不想因為自己的關係連累到別人。

“我怎麼感覺剛才的男生很眼熟啊”

安逸帶著兩個女孩子離開後,一個女生說到。

“啊,我想起來了,他是安逸,就是那個青歌賽的冠軍安逸。”

“天啊,真的是他。他怎麼跑到我們學校來了?”

“原來他不僅唱歌好聽,打架也這麼厲害。”

走在路上,蘇酥時不時地偷瞄一下安逸。

為什麼安小彤嘴裡的哥哥和她看到的相差那麼大呢,她一點也不想明白。

難道,有了好哥哥都要小心翼翼地藏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