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九章 女孩多奇葩(求罩啊)

坐上計程車,安逸還在回想剛才的一幕。

那一定不是錯覺,可是他也沒有發現自己的速度有變快的跡象。

倏然,當安逸透過車窗看到人行道上一個疾速奔跑的男子時,他覺得迷惑已經解開了。

“安小彤,你們學校的百米記錄是多少?”安逸想要印證一下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

安小彤看了哥哥一眼,情緒並不怎麼高。“女生的二十秒吧,男生的就不知道了。”

果然是這樣,不是自己的速度變快了,而是這個世界的速度變慢了。

舉個例子,在地球,百米最快速度是十秒以內,而這個星球差不多到了十五秒。

然而,這種細微的速度變化放在日常生活中基本可以忽略不計,這也是安逸時至今日才察覺的原因。

這算不算開了外掛了呢,安逸想著。

要知道在高手的較量中,有時候一秒的優勢都是致命的。況且武替出道的他身手也算不俗。如果可以在看清對方動作的前提下,後發先至,除非對手的絕對速度在他之上,否則想輸都難。

“你哥怎麼了,臉色一直不好,不會是後悔請我們吃飯了吧?”蘇酥悄悄碰了碰安小彤,有些擔心地說道。

這個小、妞還真是有意思啊。故意很小聲的說話,又故意讓你聽到。安逸暗暗好笑,這個世界的女孩子倒是比那個星球有趣的多了。“放心吧,既然答應了,我不會反悔的。”

計程車停在錢塘大酒店的門口,這是兩個女孩子選定的地方。

安逸付了車費,帶著兩個人進入大廳。

慶倖的是,雖然接近正午,但是酒店的房間並沒有訂滿。

在穿著旗袍,露、著雪白,長相靚麗的服務員的引領下,三人來到二樓的一間能夠容納四人的小卡座。

點餐的時候,蘇酥顯得格外熱情。

“安逸哥哥,點一個叫花雞好不好啊?”

“安逸哥哥,我想吃西湖醋魚怎麼辦?”

“安逸哥哥,我知道小彤喜歡吃龍井蝦仁。”

蘇酥一口氣點了六七個菜,服務員原本公式化的笑容真的有些喜笑顏開了。她們都是拿提成的,客人點的越多,提成自然越多。

“蘇酥,應該夠了吧,我們吃不了這麼多的?”安小彤算了算,馬上就要接近上千元了。這些錢可是用來還債的,如果都用在吃上,安小彤多少有點心疼。

“哦,那就暫時先這樣吧。”蘇酥有些意猶未盡地說道。花別人錢的感覺真的好開心啊。

“小彤,你呢,還需要吃點什麼?”安逸不動聲色地說道。

“我不要了,這些已經夠了。”安小彤甚至有些後悔跟著同學胡鬧了。

“這怎麼行呢,哥哥這一次的獎金不少,你就不要替我省錢了。對了,還有蘇酥,你也不要客氣。”安逸熱情的招呼著兩個陌生人。即使是融合了‘安逸’的記憶,他也覺得第一次見面的安小彤還是陌生人。在他心裡,陶瓷兒都要比安氏一家親切些。

安小彤禁不住安逸的勸說,又點了兩個菜。

蘇酥可不會跟他客氣,還要喝點紅酒。這一次,安小彤嚴詞拒絕了。

“要不喝茶怎麼樣,這裡的龍井茶可是店裡的招牌呢?”服務員見極力引薦的酒水沒有推銷出去,略微有些失望地說道。菜只是小事,酒水才是大頭啊。

“行啊,那就先泡一壺吧。”安逸倒是無所謂。

茶水和菜品陸續上來後,卡座本身就不大,服務員也就離開了。

其實錢塘大酒店的菜品也就一般,不過這裡的風景委實不錯。

推開卡座的木質窗戶,清澈見底的溪湖就能盡收眼底。有的人就說,在錢塘酒店吃飯,飯菜尚在其次,觀景才是最重要的,這一點安逸倒是贊成。

“安逸哥哥”

吃著飯的蘇酥,小嘴油膩膩的,就是這樣,她小嘴也不肯閑著。

“嗯”安逸淡淡地回應道。

“你妹妹在大學念書很辛苦的,以後你可不可以經常請她吃飯啊?”蘇酥嘴裡塞著東西,含糊不清地說道。

安小彤心裡有些埋怨。明明是你想讓人請吃飯,牽扯上我幹什麼。這樣一說,估計安逸會認為,這是自己的意思了。

“好啊,不過,我請我妹妹本來就是應該的。如果你有空的話,也可以跟著一起來啊。”安逸像是沒發現蘇酥的小伎倆,無所謂地說道。

蘇酥忙不迭地點頭,她就喜歡找這樣的冤大頭請客。至於,安逸是自己好朋友的哥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對她來說,有人請吃飯不是必需,而是打發無聊時光的樂趣所在。

吱吱,吱吱。

安逸的手機響了起來。

“抱歉,我出去接個電話。”

安逸對著兩人打了聲招呼,走出卡座。

實際上,根本沒人給他打電話,這是他自己設置的鈴聲。

稍微走遠一些,安逸撥通了安小彤的電話。一分鐘後,安小彤也出來了。

兩個人的時候,安小彤很少喊他哥哥,這一次也不例外,只是略顯疑惑地看著安逸。

“呶,這是獲獎的銀行卡,裡面有十萬元,我還沒動過。”安逸將銀行卡遞給妹妹,“至於密碼,等你倆吃完飯以後,我再發短信告訴你。”

“為什麼?”安小彤終於好奇地問了一句。

“你的同學家庭條件應該很優越吧?”安逸不答反問。

“你怎麼知道?”安小彤睜大眼睛,有些詫異地看著安逸。

要不是蘇酥自己提過,她都不知道蘇酥還稱得上是個小富、婆。畢竟她總是愛佔便宜,怎麼想,她家裡的條件也不會好吧。

“很簡單啊,雖然她的性格有點差勁,但是穿著打扮都很有品位。衣服雖然看不出明顯的牌子,但是絕對不會便宜。還有,你看到她的手鐲沒有,少說也有幾萬。其實還有很多細節,我就不說了。”看到安小彤越來越詫異的表情,安逸適時地閉嘴了。他只是想要單純的闡述蘇酥不缺錢而已。

“哥哥,你到底想要說什麼?”安小彤終於叫了一聲‘哥哥’,氣憤的成分居多。

“好吧,老實說,除了那張卡裡的十萬塊,我身上就帶了不足一千塊。這一頓飯肯定是不夠的,唯有委屈你的同學了。”安逸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無恥的話,看到安小彤瞳孔收縮,小嘴微張,又解釋道,“換個角度,你也可以這樣想,我是為了糾正你同學的壞毛病。也許在校園裡還不顯。但是進了社會,她這種性格肯定會惹人厭煩的。”

就算你說得天花亂墜,也免不了你失信於人的污點吧。

安小彤真的被哥哥氣到了。“那我呢,回去以後說什麼?”

“當然是實話實說。並不是每個人都吃她那一套的,讓她早點認清現實也好。”

安逸留下了一句冠冕堂皇的藉口,堂而皇之的離開了。

安小彤咬著牙,氣得只差罵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