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二十一章 他是惡魔(求罩,求踩)

坐在靠窗的硬座上,安逸手肘拖著下巴,眼睛看著窗外飛速飄過的風景,嘴角輕笑著。

昨天憤怒的陶瓷兒想要教訓他,反而又被他補上剩餘五分鐘的

甚至他還差點更進一步

怪不得以前的安逸如此迷戀她,就算是看透了世事的他,也無法忽略陶瓷兒的魅力。

“安逸,你在想什麼,笑得那麼開心?”

安逸身邊坐著的是丁宜敏,丁宜敏的身邊是宋倩。

而安逸對面卻是錢塘娛樂週刊的趙楠。

之所以這麼巧合是因為就在出發的前一天,丁宜敏打來電話,說是一個賽區的,能不能一起走,安逸當然沒有意見,誰知道買票的時候她的身邊還跟著宋倩。

經歷了這種醜、聞,宋倩還是出現在全國大賽的大名單之中,就是安逸也有些困惑。不過,後來又爆出消息,證明了禿頭評委是她的爸爸。

賽委會經過各種評估手段,最終認定禿頭評委沒有明顯干涉比賽走向的行為。但是已經被打掉的冠軍肯定拿不出來了,宋倩最終以第三名的成績搭上了全國大賽的末班車。

至於趙楠,卻是早就通過了主編的同意,決定跟隨安逸北上。

此刻說話的就是趙楠,兩人之間算是朋友了,所以說話之間也沒有那麼多顧忌。

“我在想為什麼你的同事林子大沒有跟來?”安逸自然不會說出實情。何況,就算他說了,恐怕也沒人信。倒是秤不離砣的林子大沒有跟著趙楠,讓他稍微有些好奇。

“他,有別的事吧”趙楠避開了安逸探尋的目光,臉色有些發燙。

如果是以前,她和林子大的關係還有些微妙。

甚至,偶爾閒暇的時候她就想,乾脆答應林子大的追求,甘心做他的女朋友算了。

可是,自從安逸出現後,林子大和她說話總有些陰陽怪氣的味道。尤其是這次,當林子大知道她要去京城追蹤報導的時候,兩人爆發了認識以來的首次爭吵。

趙楠的理由是她報導的是錢塘賽區三位元選手的比賽情況。林子大直接指出,你關注的恐怕只有那一位吧。爭吵到這,雙方不歡而散。

現在安逸問起來,她真的不知道怎麼說了。

既然對方不方便說,安逸也就不再問了。

“安逸,你掙了那麼多錢,打算怎麼花啊?”坐在他身邊的丁宜敏問道。

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麼。

果然,從上車伊始就陰鬱著一張臉的宋倩,臉色更差了。不過,倒也看不出丁宜敏不安好心,估計她也只是單純的有此一問。

“那些錢估計只是零頭,實際上,我欠了好多錢,這一點趙楠記者也知道。”

“對啊,我第一次採訪他的時候,他就說為了錢才參加青歌賽呢。”趙楠回想起來還覺得好笑。她採訪的歌手有的大打悲情牌,有的大打勵志牌,像安逸這樣誠實的還真是頭一次見到。

“你們兩個不用一唱一和了,”一直沒有說話的宋倩說話了,“誰不知道你們早就狼狽為奸了。還有你趙楠,為了炒作安逸連臉都不要了,他的塌上功夫很棒吧。”

“你,你胡說”趙楠臉色‘刷’一下紅了。她食指指著宋倩,氣憤的說不出話來。

“胡說,你們這些狗仔才是胡說吧。為了賣報紙,為了收視率,什麼下三濫的手段不用啊。我爸爸已經將你們報社告上法、庭了,你們就等著法、院的傳票吧。”宋倩很不客氣地推開趙楠的手掌,“還有你安逸,既然榻上功夫這麼厲害,姐包、養你怎麼樣啊?”

啪!

沒有任何突兀地,安逸一巴掌扇在宋倩的臉上。

“這一巴掌是對你剛才言論的懲罰。雖然他們報社的報導有所不當,但是既然你是參賽選手,你爸爸難道不應該回避,他們報社質疑有錯?”安逸沒有一點感情、色彩地說道。

早在安逸四人上車的時候,就引起了車廂裡其他乘客的主意。畢竟一個男的身邊跟著三個靚麗的女孩子很是吸引眼球。

這時候,他們突然覺得眼球引爆了。

男生打女生,一點也不留情,這種場面可不多見啊,多虧了坐這趟列車了。

有的女乘客就在心裡鄙視,居然打女孩子,這樣的人真是垃圾。

有的男乘客也在心裡鄙視,這麼漂亮的女孩子,他怎麼就捨得下手。

也只有安逸附近的乘客聽到了宋倩的言論。不過,他們卻是有些羡慕安逸。想包、養,包、養我啊。

宋倩捂住臉,還沒有從震驚當中清醒過來。“你,你他、媽的敢打我?”

啪!

安逸又是一巴掌扇在宋倩的臉上。這一次是沒捂著的右臉。

“你既不是我的親人,也不是我的朋友,我為什麼不能打你?哦,這一巴掌是因為你對老人的不敬,你有意見?”憑著他前世的經驗,這樣的女子你跟她講道理是沒用的。

趙楠和丁宜敏看愣了,誰也沒敢勸他。

“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被激怒的宋倩拿起手機就要砸過來。但是比起她的速度,安逸的絕對速度快了何止一倍。他後發先至,宋倩的手機還沒有手,安逸已經攥住了她的手腕。

“你罵我,我就不跟你計較了。不過,你想和我拼命,你有那個實力麼?”

安逸緊緊地攥著宋倩的手腕,見到宋倩的臉因為疼痛而有些扭曲,才順勢推開她。

宋倩猝不及防,狼狽地摔在硬座上。

也許是覺得太過丟人,宋倩乾脆趴在四人公用的小桌上,嚎啕大哭起來。

眾人一看沒戲看了,這才散去。

這時候,丁宜敏和趙楠卻不敢和安逸說話了。雖然她倆都覺得宋倩很過分,但是要是自己將來的男朋友也這麼暴力嗚,那樣的話還不如單身一輩子呢。

“要不要勸勸她?”趙楠向丁宜敏徵求意見。

丁宜敏點點頭,她和宋倩沒有衝突,勸說的工作只好由她來了。

哪知,安逸卻阻止了。

“勸什麼,她哭的時候我們應該笑不是麼?”安逸邪惡地笑著,“否則的話,怎麼能體現出好人和惡人的區別呢。”

此時,車廂裡響起了一首老歌。

跟我走吧,天亮就出發

夢已經醒來,心不會害怕

有一個地方,那是快樂老家

它近在心靈,卻遠在天涯

我所有一切都只為找到它

哪怕付出憂傷代價

安逸當先跟著哼唱起來。

儘管他唱的很好聽,但是趙楠和丁宜敏卻不由自主地打個冷顫。

這個傢伙是惡魔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