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二十三章 王道(求推薦,求收藏)

翌日早晨,決賽圈的所有選手在京城電視臺三號演播大廳集合。

全國10個賽區,共有32人入圍決賽圈。除了超級大區京城和申城有4名選手入圍外,其他每個賽區都有3人入圍最後的角逐。

青歌賽具有很強的靈活性,每個賽區的比賽規則多少有些不同。到了決賽圈,比賽的規則也是重新制定。

第一輪,決賽圈的32名選手不限分區,不限男女,進行兩兩配、對。

這樣一來,32名選手湊成16對,進行32進8的淘汰賽。

32進8的淘汰賽考核兩個內容。一個是情歌對唱,另一個是摸唱和節奏打擊。

第二輪,剩餘的4對組合8名選手不再配、對,而是進行最後的廝殺,通過演唱各自的自備曲目,直接決出此次青歌大獎賽的前三甲。

也就是說,如果能進入8強,第二輪完全看自己的個人發揮。但是,第一輪的比賽在你發揮好的前提下,還要指望你的隊友發揮好才行。否則的話,根據木桶原理,雙方有一人發揮欠佳,兩人也註定被淘汰出局。

“祈禱我千萬不要和其他分區的分在一起啊。”丁宜敏看著主辦方的工作人員出來,雙手合十,默念道。

宋倩雖然沒說話,不過,從神情來看,也是有些緊張的。既然都是各自賽區的佼佼者,淘汰賽肯定會異常激、烈。只要合作夥伴稍微弱一點,就有可能慘遭淘汰。

安逸表現的很平靜。他知道,這個階段,選手的唱功都不會差到哪去。想要獲得理想的名次,和同伴配合默契是一方面,但最重要的還是要突出新意。

歌手大賽的新意,唯有創新的歌曲才是王道。

九點整,分組抽籤正式開始。

舞臺上的兩個紙箱中,每個紙箱都有嚴格按照阿拉伯數字排列的小球。只不過,紙箱內小球的顏色不同,一個是紅色,一個是藍色。台下的32名選手分成兩隊,分別從不同的紙箱裡抽取小球。如果一個抽中紅色10號,一個抽中藍色10號,就意味著這兩人在接下來的32進8的比賽中成為一組。而且,10號也是他們的出場順序。

規則很簡單,工作人員稍微一說,大家就明白了。

本著女士優先的原則,抽籤是先從女生開始的。

宋倩抽到的號碼是2號,從臺上下來,她的臉色就很不好看。

安逸倒是理解她的心情。無論什麼比賽,但凡最開始上場和最後上場的都是比較倒楣的。

眾所周知,評委一般在前幾場打分的時候都比較保守,以防止後面出現的選手表現太過優異,而不好處理。這樣一來,最開始上場的選手無疑面對著巨大的壓力。

如果排到後面出場也不好,那時候評委難免審美疲勞,很有可能出現評委打的分數低於歌手的真實水準。

比起宋倩,丁宜敏就幸運多了,她抽到的號碼是11號,一個不前不後的出場順序。

安逸抽取的號碼是5號,雖然比較靠前,但是評委早已過了謹慎期,也算不錯的排序。

抽籤結束以後,也就意味著分組結果出來了。

丁宜敏和一個申城賽區的女生分在一組。

宋倩的搭檔卻是那個紅毛葛濤。

而讓安逸稍微有些意外的,另一個抽中五號球的選手居然是孔莎。

也就是說,在後天開始進行的32進8的比賽中,他和孔莎將成為搭檔。

分組結果出爐後,大家紛紛找到自己的合作對手,迅速地離開了。

距離後天的比賽只有兩天,在這兩天內,他們要選好歌曲,準備好伴奏帶,兩人還要磨合好,從時間上來看還是很緊張的,誰也不敢再浪費時間。

安逸打算叫著孔莎離開的時候,紅毛葛濤不願意了。

“我說安逸,你打算帶著我女朋友去哪練習啊?”自己的女朋友跟著一個陌生人獨處,無論如何,他也開心不起來。

安逸眉頭皺了起來,他已經忍了紅毛好幾次了,可是對方總是拿他的大方當軟弱,這就有點太過分了。“我想去哪是我的自由。當然,如果你不想你女朋友去,你可以直接對她說。”

紅毛還真說出口,畢竟別人都是獨自練習的,就是他也不想讓人知道他們所選取的歌曲。

“接下來的兩天,你就別和我打電話了。還有,守著美女,你要老實點。”孔莎瞄了一眼宋倩,又警告了葛濤一句,跟著安逸離開了。

“你真的放心啊,他那個人好、色的。”

有意無意的,宋倩的話傳到了安逸的耳朵裡。

安逸回頭,發現葛濤和宋倩都目光灼灼地盯著他。

稍微有些區別的是,葛濤的目光是警告。宋倩的目光是仇恨。

看起來,是時候給他們倆一點教訓了,安逸心裡想著。

回到酒店,安逸在房間的行李箱裡取出製作好的詞譜,拿著吉他,帶著孔莎來到酒店六樓的一間客房門前。

一路跟著的孔莎終於忍不住問道,“是不是昨天的那個女生,她是你的女朋友嗎?”

安逸只回答了一句‘不是’,就不再搭理她了。

按響了門鈴,等了好久,房間才緩緩打開,很顯然,趙楠昨晚沒有睡好。

安逸將自己練歌的目的說出後,趙楠倒是通情達理,將客房讓給了他們。反正她在京城有不少大學同學,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去看看他們。

其實安逸也不想鳩占鵲巢,但是沒有辦法,一時之間,他還真的找不到哪裡有絕對安靜的地方。二來,他的歌曲都是新歌,在這個階段,他絕對不想泄、露出去。

好在他和趙楠也算是不錯的朋友了,將別人趕出自己住宿的地方也不至於太過內疚。

“孔莎,你聽一下,這兩首歌,選擇哪一首演唱比較好?”安逸也不廢話,直接將兩首新創的歌曲拿出來,而歌曲的伴奏帶也被他上傳到手機上。

當孔莎聽到前奏,再聽到安逸的輕聲哼唱,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這首歌絕對沒有出現過。她太知道在這個階段,出現一首新歌意味著什麼了。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這還是一首十分好聽的歌曲。

孔莎內心狂喜,這意味著,他們已經一隻腳跨、進了最後的8強。

怪不得有記者不遠萬里跟著他來京城採訪呢,原來他真的值得別人那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