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二十四章 重燃(求票)

和安逸預想的一樣,孔莎也是選中了安逸哼唱的第一首歌曲,第二首歌曲更適合自唱。

隨後的兩天,安逸和孔莎都在閉關修煉。

作為一個專業歌手,也許幾分鐘就能學會一首歌。但是除了專業的樂隊組合,習慣了單兵作戰的歌手臨時拼湊成搭檔,在默契方面就差了許多。

安逸倒是一點問題也沒有,然而孔莎就不行了。

所以,這兩天的時間,安逸更多的精力是放在孔莎的走位,眼神還有動作方面。

孔莎起初還有些不滿,同樣是年輕人,同樣沒有組隊經驗,你憑什麼指揮我。

安逸也不反駁,直接打開電視,找到一個綜藝頻道。剛好裡面就有一對頗有名氣的人氣組合在唱歌。螢幕上兩人的動作神情和安逸所說的幾乎如出一轍,孔莎乖乖地不說話了。

兩天的時間就在練習中度過了,6月18號,青歌賽32進8的比賽終於開始了。

比起分賽區的小打小鬧,決賽階段的比賽顯然更吸引人眼球,氣氛也更加熱烈。

離正式比賽還有半個多小時,偌大的演播大廳裡已經座無虛席。

這當中就有安小彤和秦歌。

有的時候,因為一首歌就能喜歡一個人,秦歌就是這種情況。

自從聽到安逸演唱的似火年華後,她就開始成為安逸的歌迷了。恰好那天校園發生的事情,讓她知道了安小彤是他的妹妹,兩人也就認識了。

秦歌本就是京城人,暑假的時候,她就邀請安小彤來她家做客。

安小彤一開始是不答應的,但是秦歌卻提出可以趁此機會給她哥哥加油。

一來長這麼大還沒出過省城,她對京城也有些好奇,二來也找不到推託的藉口,安小彤稍一猶豫,和父母商量之後,也就來了。

“快看,你哥哥出來了。安逸,安逸。”秦歌揮舞著手裡的螢光棒,激動地喊道。

有這麼誇張麼,安小彤就有些無語。同對方熟悉後,她才發現,秦歌的安靜恬雅只是表像,她的內心卻是個切切實實的女漢子。

此時,只是比賽的前奏,32位元選手,16對組合一一上臺亮相。

通常,如果是男女搭配的組合,大都是女生勾著男生的手臂上臺。

如果是兩個女生,就可以手牽、手。

但是,都是男生的組合,就有些尷尬了。

他們既不能手牽、手,也不好勾著手臂,所以單是從留給評委的印象來看,他們在第一次登臺的時候已經失了先機。

安逸就想,要是他的話,絕對不可能什麼都不做。

牽、手不行,勾肩搭背屬於學校,但是對一下手掌,彼此鼓勵一下,總是比兩人幹看著彼此尷尬的好。

當鎂光燈照在安逸身上的時候,台下傳出了驚人的分貝。

安逸抬頭望去,他真的沒想到安小彤居然也來了。

這傢伙不是一向很仇視他的哥哥嗎,她怎麼會來?

儘管這樣想,安逸還是對著安小彤的方向揮了揮手。

至於坐在她身邊的女孩子,安逸覺得有些眼熟,倒是想不起是誰來了。

“小彤,你哥哥只顧看你,難道他不記得我了?”秦歌略微有些失望地說道。

安小彤聞言,也只是笑了下。

就是比你漂亮可愛的蘇酥,他照樣放鴿子,你又算什麼。想起蘇酥地碎碎念,安小彤就覺得好笑。一向從不吃虧的蘇酥,一吃虧就是超大份的。

主持人介紹選手出道經歷的時間很短,平均到每對組合身上,也差不多只有一分鐘。

畢竟他們不是超級明星,觀眾不會對這方面太感興趣。如果是超級明星,更不用介紹太長時間,因為大家都知道。

選手介紹完畢之後,除了一號組合繼續留在臺上,其他選手全都退回等待區,這也預示著青歌賽的決賽圈的較量正是開始了。

演播大廳的後臺,本來身為2號選手的葛濤在做準備,但是當他扭頭看到安逸和孔莎耳、鬢斯磨,竊竊私語的神態,臉立馬綠了。甚至,他懷疑頭上已經綠了。

氣不打一處來的葛濤也顧不上做準備了,朝著安逸就沖過來。

安逸在葛濤還沒走到他身邊的時候就抬起了頭,似笑非笑地看著葛濤。

越是兩世為人,安逸越覺得,人的一生應該快意恩仇,了無遺憾。對於葛濤屢次毫無來由地找茬,是時候收回點利息了。

看到安逸的表情,葛濤驀然心裡一寒。他隱隱明白了什麼,但是又說出個所以然。

“2號組合,葛濤,宋倩準備登場。”與錢塘賽區不同,決賽階段的比賽,歌手臨上臺的時候不用工作人員催促,而是通過等待區牆壁上的揚聲器傳出。

“葛濤走了,該上臺了。”宋倩催促道。對於上臺前葛濤還要跑到女朋友身邊慰問一番的行徑,宋倩很是不屑。但是,想到還要繼續利用他,她只好強壓心頭的怒火。

葛濤卻是完全心涼了。

他終於明白安逸剛才為什麼要做出那種輕、佻的舉動了。他是想讓我在上臺的時候心煩意亂,忐忑不寧。不行,我要冷靜,我要冷靜。

“你神神叨叨什麼啊,趕緊上臺了。”宋倩看不下去,白了他一眼。

“哦,上臺,上臺。”

本來介紹曲目的角色是由葛濤來做的,但是從他上臺後,就一直沒有開口的意思。宋倩等不下去,只能自己介紹了。

“我們演唱的歌曲是知心愛人,親愛的朋友們,請舞動你們的雙手,跟著我們一起唱好嗎?”宋倩極力渲染著場上的氣氛。

“哦,對,請朋友們鼓動你們的雙手,跟著我們一起唱,好嗎?”葛濤後知後覺地說道。

台下哄然傳來一陣嘲笑聲。

如果只是單純的重複一遍宋倩的話,倒也沒那麼可笑。

可是,葛濤說話結結巴巴,恍恍惚惚的,別人還都以為他嚇傻了。

“小彤,這算不算典型的豬隊友啊?”秦歌拼命捂著小嘴,不過,笑意卻是掩飾不住的。

“不,應該說這是上天的懲罰。”雖然沒有親自問過安逸,但是她也通過網上的報導,多多少少瞭解些安逸和宋倩的矛盾。

儘管她不怎麼喜歡自己的哥哥,但是她更不喜歡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上位者。

等待區,孔莎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以前她覺得葛濤傻得可愛,現在覺得他比豬還蠢。

天啊,我當時瞎了眼嗎,怎麼就答應他的追求了。

最生氣的莫過於宋倩了。

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葛濤早就死了幾百次了。

前奏響過,宋倩順利的起聲唱起了女聲部分。

現場的觀眾在笑過之後,還是不由自主地鼓起了掌聲,畢竟宋倩的演唱實力不俗,他們也樂意將掌聲送給有實力的選手。

女聲部分一過,就在宋倩的心情有些好轉的時候,她發現葛濤居然忘了接腔。

她的臉色瞬間青了下來。

葛濤不是忘了,而是他想開口,卻發現自己失語了。

腦子裡總是在回想剛才的一幕,總是冷靜不下來,總是想著安逸去死去死。

尷尬的五秒空白之後,現場的觀眾再也忍不住,又開心地笑了起來。

今天的比賽,實在看的太歡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