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二十五章 期待

台下,坐在觀眾席前面的幾名評委也愣了。

這是歌唱比賽,不是耍寶比賽,他們這是玩的哪一出啊?

結果,知心愛人的伴奏還沒有放完,有些評委就已經在記分牌上給他們判了死、刑。

“也許2號男選手太緊張了。”打分結果出來後,主持人先是打了一句圓場,又問道“在座的各位評委老師以前也都是人氣偶像級別的歌手,對於他們今後在演唱道路上的發展,有什麼意見和建議?”

台下的三位女評委沒有說話。

但是不管在那個行業,都缺少不了毒舌。

唯一的一位男評委指著葛濤,毫不客氣地說道:“想要成為優秀的歌手,首先要有敬業的態度和強大的抗壓能力。如果這兩點你都沒有的話,我勸你還是早點離開這個行當的好。”

葛濤本來就有夠懊喪了,沒想到男評委還火上澆油,當下有些惱羞成怒了。“你怎麼說話呢,我好歹也是京城賽區的第二名,你憑什麼就讓我離開歌手圈啊。”

丫這屆青歌賽全國十個賽區,從初賽到決賽還是頭一次碰到和評委頂牛的。

男評委氣得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撂下一句,你好自為之吧,就忿忿地坐在了座椅上。

排在後面的三四號組合本來還在看笑話,但是通過螢幕直播看到紅毛居然和評委爭論起來以後,就拉下了臉子。

要知道全國賽區的比賽沒有去除最高分和最低分那一套,四個評委打出來的分數直接取平均分,就是歌手最後的成績。

雖然評委都儘量的做到不受到外界干擾,但是評委首先是人,是人就有情感。

被氣到的男評委想要在下一輪立刻就平復情緒,還是很困難的。也就是說,葛濤惹得禍端,卻有可能讓下幾場的選手得到一個相對較低的分數。

所以,當上臺和下臺的兩對組合在過道相遇的時候,3號組合惡狠狠地瞪了葛濤一眼。

葛濤卻完全沒看見,現在的他就想找安逸理論。

“王八蛋,你耍陰招?”葛濤沖到安逸面前,揪著他的圓領t恤,面目猙獰地說道。

“葛濤,你想幹什麼,還嫌不夠丟人啊?”她都覺得臉上燙燙的,但是葛濤居然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這讓她感到很失望。也許是到了做決定的時候了。

“莎莎,你居然向著他說話?”葛濤不可置信地說道,“到底我是你男朋友,還是他是你男朋友?”

“你說,你繼續說。如果你覺得自己淘汰了,還想讓我淘汰的話,你可以繼續說。”本來還有點不舍,隨著葛濤的話,孔莎徹底死心了。

葛濤看到孔莎生氣,還真不敢再說了。

不過,他心裡倒是真的希望女友也被擋在8強門外。

畢竟,他之所以追到孔莎,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在京城賽區的角逐中,他的名次比孔莎要好。然而,現在他的前景很不樂觀,如果孔莎要是晉級了,他害怕孔莎離他而去。

可是,這句話卻不好當著她的面說出來。他只能在心裡祈禱,希望他們也發生什麼意外狀況。或者,錢塘真的無人,安逸這個鄉下人就是濫竽充數的。

“業餘歌手,要努力啊。”葛濤拍了拍安逸的肩膀,不懷好意地說道。

孔莎皺起了眉頭,業餘歌手,業餘歌手的,你生怕不知道我和業餘歌手一組啊。

自始至終,安逸都在冷眼旁觀葛濤小丑一般的行為。

自己修行不夠,就老是怨這怨那的,而不是從自己身上找原因。也許那個男評委說的對,他跟本就不適合走上這條道路。

“你滿意了?”安逸上臺前,宋倩走到他身邊,冷笑道,“我淘汰了,你滿意了?”

“其實,你表現的不錯。”這一次,安逸倒是沒有那麼冷漠了。

宋倩身、子一震,他到底什麼意思。

剛才安逸純粹是有感而發。

只憑著葛濤在犯傻的時候,她依然沒有放棄,獨自唱完應該是兩個人對唱的歌曲,安逸就覺得,去除她的為人不論,單是從歌手這條道路上,她可以走得很遠。

不過,只要一站在舞臺上,安逸心裡的雜念全都消失掉了。

這不是特別練習的,而只是一種本、能。

“五號選手為我們帶來的歌曲是我們好像在哪見過,咦,這是一首什麼歌?”主持人愣了一下,確定這首歌自己沒有聽過,“在場的觀眾和評委老師有聽過的嗎?”

台下的觀眾大聲回應著沒有。

四名評委也搖了搖頭。

“他又搞什麼鬼啊?”安小彤吐槽一句。

“難道又是他的原唱歌曲?”秦歌興、奮地說道。“如果是這樣,你哥哥也太厲害了。”都快一周了,她的手機裡似火年華還是單曲迴圈模式。

秦歌有些期待安逸的新歌了。

主持人也是略顯期待的看著安逸。“這首歌大家都不知道,安逸,能給在場的朋友和電視機前的觀眾介紹一下嗎?”

“好啊,”安逸笑著點頭,“其實這首歌是一首新歌。”

“新歌?”男評委有些質疑地問道,“你是想通過這次大賽來顯示你不只是個歌手,還是原創型歌手?小夥子,有追求是好的,但是我勸你千萬別盲目自信的好。”

男評委的話很毒舌,安逸早就已經習慣了他的風格。

這種人有兩種類型,一種是追求標新立異,以此來彰顯他和別人的不同,一種卻是比較正直的忠言逆耳類型。

不過,安逸覺得這兩方面,他或多或少都沾到一點。

“我參加的不是原創歌手大賽,這一點我很明白。不過,我和我的搭檔都對這一首歌有信心。”這一點,通過演唱似火年華,他已經得到了驗證,華夏的審美和天朝區別不大。

男評委見安逸這樣自信,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我看現場的朋友都有點迫不及待了,下面有請5號選手為我們帶來”主持人又看了一下小卡片,說道,“我們好像在哪見過。

支持人退下去了。

前奏響起來了。

兩個人離得如此之近,安逸甚至能聽到感覺到孔莎的心跳聲。

輕輕地牽起她的手,給她傳遞力量。

孔莎跟著安逸的步伐,突然覺得,一點也不害怕了。

ps:去點擊,求推薦,求收藏,求動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