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二十六章 對唱(求票!)

前奏很快過去,台下的幾名評委和觀眾耳邊想起了一個乾淨的,又略帶沙啞的聲音,仿佛他們演唱的不是一首歌曲,而是一種傷感,一種緬懷,一種追憶。

我們好像在哪兒見過你記得嗎

好像那是一個春天我剛發芽

我走過

沒有回頭

我記得

我快忘了

平心而論,我們好像在哪見過還是有些難度的,如果唱到妙到毫顛就更難了。

這首歌的低音部分,不管男女,都需要用到氣聲,也就是腔共鳴。

而女生的高音部分更是需要混音技巧十分嫺熟。

不過,能夠代表自己的賽區參加最後的角逐,在演唱技巧方面已經是無可指摘了。

這首歌更難的部分還是在於情感的把握。

誰都知道,只有能夠將自己的情感投入進、去的歌手才是優秀的歌手。

在這方面,甚至許多業餘歌手都要比專業歌手更成功,因為專業歌手往往是為了唱歌而唱歌,而業餘歌手把唱歌當成一種放鬆,一種發、泄,一種情感的釋放,這時候,他們的情感往往能自然流露。

在最初的時候,孔莎就犯了專業歌手的毛病,有點無病呻、吟,故作憂傷的味道。

然而,安逸選取的幾首曲目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在他看來,我們好像在哪見過這首歌的意境有點類似於詩中‘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的感覺。

初、戀的美好,初、次的心動,現在回想起來,留在心底的也不過淡淡的感傷。

很美好,又很虛幻。

是真的,又是假的。

安逸讓孔莎回味這種感覺。

女孩子本就是多愁善感的動物,一開始死活不能帶入情感的孔莎很快就像變了一個人。

單是這首歌,她比起原唱葉蓓也能有的一拼吧。

安逸看著孔莎,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孔莎也看著他,眸子裡是陣陣的欣喜。

我們好像在哪見過你記得嗎

當我們來到今生各自天涯

天涯相望今生面對誰曾想

還能相遇一切就像夢一樣

我們好像在哪見過

坐在台下的秦歌突然有點嫉妒。

她嫉妒孔莎的好運氣,她嫉妒安逸用如此溫柔的眼光看她。

安小彤卻是眼神複雜的看著自己的哥哥。

電視上看到和親身感受終究不一樣。在這裡,她能感受到全場的觀眾全都沉浸在一份感傷,一份唏噓,一份緬懷當中。

只是唱著一首歌曲的哥哥將所有的人帶入了他倆編織的世界。

即使不是親、哥哥,即使騙了家裡的錢財,但是這樣的哥哥也是可以原諒的吧。

周圍的觀眾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安小彤猶豫了一下,小手一合,也跟著鼓掌。

雖然是第一次為哥哥加油,但是,就從今天開始,也不晚呢。

“觀眾的熱情很高啊,不過,他們倆的成績如何,還是要掌握在評委的手上啊。接下來,有請四位評委為他們情歌對唱環節打分。”好不容易等著觀眾的掌聲停了,站在舞臺上的主持人微笑道。

看得出來,連主持人都有些主觀傾向了。

四個評委第一時間舉起手裡的記分牌。

10分。

10分。

10分。

9.9分。

除了一位女評委以外,其他的評委無一例外為安逸和孔莎打出10分的滿分。

這也意味著,只要安逸和孔莎在模唱和節奏打擊的環節不出現重大的失誤,他們幾乎已經敲開了8強的大門。

“在座的四位評委,對於他倆的表現,有沒有什麼看法呢?”主持人問道。

這一次,其他三位女評委對著安逸和孔莎褒獎了一番,反倒是經常毒舌的男評委不說話了。女主持人卻不放過他,追著提問。

男評委站起來,一臉尷尬地說道:“想當年,我參加青歌賽的比賽平均分也就9.5分左右,果然是後生可畏,不服老不行啊。”

男評委的話像是誇讚安逸他們,又像是自嘲。

原本現場歡快的氣氛消失了,不愧是破壞氣氛的高手。

這個世界,比閃亮新秀更高一級的是人氣偶像。

但是還有一類人,同人氣偶像是平級的,他們被稱為過氣明星。

這類明星大都三四十歲,早已經過了偶像的年紀,也沒有衝擊超級明星的實力。他們雖然比撲街歌手強了太多,卻也是專業歌手裡比較尷尬的存在。

“也不是啊,至少你們曾經輝煌過不是嗎?”安逸由衷地說道,“而且,站在前輩的角度上,能夠經常給後輩傳授些經驗,您一定很享、受這種過程吧?”

“你許多選手都在圍博上匿名罵我毒舌,你不覺得?”男評委聽到安逸的話,卻是有些振奮了。

很多過氣明星在得知自己沒有能力衝擊超級明星的情況下,都熱衷於走、穴賺錢。而他卻是參加各種歌唱比賽的評委。雖然也有錢,但是比起走、穴的收入無疑少了很多。他更想對一些年輕的後輩發揮些餘熱,卻被新晉的歌手評為華夏最討厭的歌手評委。

有時候,他都想心灰意冷的退出了。沒想到,今天碰到了一位年輕的小朋友卻能看穿他的心思,他心下大為高興。

“是有點毒舌。”安逸實話實說。“要知道你評論的都是一門心思湧進來的新人,他們正在熱乎勁的時候,你直接澆一盆涼水上去,誰能不恨你啊。要是我表現不好,你就能肆意的評論的話,我也會恨你。”

男評委落寞地坐在椅子上,不由有些失望地說道:“看來,我不適合做評委。”

“也不是。”考慮到他算是前輩,安逸說話客氣了許多。“無論哪一行,都缺少像您這樣說真話的評委。不過,說真話並不一定非要把人一棍子打死。既然他跳入了這行,就說明對這行感興趣。你指出缺點是對的,但是指出缺點之後,你更應該告訴他正確的思路和方法。至於他能不能有所進步,不是說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嗎,這時候就需要他自己去悟了。”

秦歌看到安逸條理清晰的解釋著,而男評委不時地點頭,她驚訝的不知道說什麼了。總覺得他們兩人的身份像是調換過來了。

主持人卻是有些焦急了。

這一組在臺上花費的時間也太多了,她想開口,看到男評委聽的津津有味,還真不好打擾。不過,安逸識趣,他很快意識到超時了,又和觀眾禮貌的打招呼,隨後帶著孔莎下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