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二十八章 有司機,開車作甚

求推薦,求推薦,求收藏!

安逸三人坐在後排,前排的副駕上還有一名年輕時髦的女子。

女生象徵性的打了聲招呼,就轉過頭,不再說話了。

“安逸,真沒想到你來京城了。要是早就知道的話,我早打電話約你出來聚一聚了。對了,還沒問你呢,我記得你沒考上大學啊,你來京城做什麼,難道是在京城打工?”田俊想要關閉車內的音樂,但是見到女生皺眉,也沒敢關閉,只是將音量調小了些。

“算是打工吧,不過也呆不久。”安逸隨口敷衍著。

“呆不久,怎麼回事,難道是因為學歷不夠,被辭了?”說到‘學歷’兩個字,田俊故意加了重音。

這像是同學應該說的話嗎,句句帶刺。怎麼說安逸也是她的哥哥,安小彤有些不樂意了。她想要開口反駁幾句,卻被安逸阻止了。

就連秦歌也很意外。錢塘大學發生的爭端還歷歷在目,她知道安逸可不是善茬,今天怎麼就這麼客氣呢。

安逸可不是客氣,他只是覺得沒有必要而已。“田俊,我今天是帶著妹妹和她的同學隨便逛逛的,至於工作啊學習之類的,以後再說吧。”反正以後也沒有見面的必要了。

“哦,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你還沒介紹一下這兩位呢?”田俊通過後視鏡掃了兩個女生一眼,漫不經心地說道。

突然,安逸大、腿一疼,原來是安小彤掐了他一把。看起來兩個女孩子也沒有要告訴他的意思。其實就是安小彤不提醒,安逸也沒打算告訴他的意思。

“我剛才不說了嘛,這位是我妹妹,她旁邊的是我妹妹的同學。”安逸輕描淡寫地說道。

艸,玩、我!

田俊一個激動,方向盤沒握緊,差點撞在市區車道的護欄上。

“田俊,你的狗、眼看哪裡啊”副架上的女子不悅地罵道。

田俊也是嚇了一跳。不過對於女孩子的罵聲卻沒敢吱聲。

秦歌和安小彤對望一眼,她們都覺得就是安逸輕飄飄的一句話,心裡的鬱悶卻沒了。

田俊卻是愈發的不高興了。本來他的駕駛技術還是不錯的,沒想到今天在美女面前出了醜。不行,這個面子得掙回來。

牢牢地掌控著方向盤,車速放得極慢,確定不會再出現任何小瑕疵,田俊才說道:“開車的感覺就是舒、服啊,我也是到了大一才拿到駕照的。安逸,你呢,有駕照了麼?”

記憶裡的田俊就算是小人也是比較直白的,沒想到現在卻這麼墨蹟了。

安逸無奈地說道:“雖然沒有,但是正在學。”他不想讓田俊繼續問下去了。

可是不達目的的田俊怎麼會放棄。聽到這裡,他眼睛一亮。“也就說,你沒有開過車嘍?男、人不開車就像女、人不化妝一樣,難受啊!”

“我有司機,開車做、什麼。”安逸實在受不了他的自戀,揶揄了一句。

“你有司機,不會吧?”裝得倒挺像,田俊冷笑著。

安逸的家庭情況他多少瞭解一些,雖然不算差,但也不是太好。家裡給他買輛幾萬的車子開著還有可能,但是,他要有司機,那不是扯、淡麼。

不僅是田俊,車裡的三個女孩子都一臉詫異地看著安逸。

副駕的女子有點好奇,年紀輕輕的就有司機,難道他大有來頭?

秦歌卻是覺得不可能,通過這幾天的接觸,安逸的情況他都知道的差不多了。還欠著不少錢呢,他哪來的司機啊。

雖然安小彤對於哥哥的變化也有些適應了,但是他有司機,騙鬼去吧!如果他有司機的話,那為什麼去她們學校的時候還是打出租來的?

“用得著這麼詫異嗎,不僅我有司機,你們也有啊。”安逸掃了田俊一眼,調侃地說道,“如果我們坐的是計程車的話,那麼,我的同學扮演的角色不就是司機麼?”

這一下,反倒是坐在副駕駛座的女子沒忍住,捧腹大笑起來。

安小彤和秦歌雖然拼命地捂著小嘴,沒有笑出聲,但是能看的出來,她倆忍得很勉強。

“小彤,你哥哥也太可惡了吧。”秦歌貼在安小彤耳邊,極小聲的說道。

“他可惡的地方多著呢,你還是不要當他的腦殘粉為好。”話是這麼說,安小彤卻覺得這樣的哥哥也不錯。

幸好這一次田俊牢牢地控制著方向盤,否則的話,車上的其他人也要跟著倒楣了。

田俊那個氣啊,他知道現在的女孩子找男友長相不是關鍵,只要有才和有財就行了。

他是大學生,還是不錯的大學,算是有才。

他開著君威,雖然算不上什麼好車,但是大學裡開車上學也算有財了吧。

儘管有了女友,但是見到兩個在他們學校能當校、花的美女,他還是想表現一番。

怎奈表現不成,反而成了丟人現眼。

行啊,既然你讓我丟臉,休怪我打你臉了。

田俊好容易忍住了自己的怒火,貌似不在意地說道:“能夠為這麼多的美女當司機是我的榮幸啊。安逸,你小子今天可沾了光了。”言下之意,給美女當司機沒問題,你算老幾。

那你給我打電話幹什麼,安逸不屑地想,卻懶得搭理他了。

安逸理不理他倒在其次,只要能吸引後排的兩個美女就行了。

“安小妹,說起來,你們肯定不知道當年安逸在學校的輝煌歷史,就是不知道你們想不想聽了。”田俊故意賣了一句關子。

對於哥哥的高中時光,安家人多多少少知道,安小彤並不怎麼感興趣。但是秦歌感興趣啊,這些安小彤都沒有告訴過她。所以她第一次搭上了田俊的話。

“呵呵,安逸當年在學校裡蹺課,被人揍,蹲牆角我也就不說了,反正那些吊兒郎當的學生大多都是爛泥扶不上牆的禍害”也許是從後視鏡裡看出了安小彤的不滿,田俊趕緊解釋道,“我沒有歧視你哥哥的意思,我就是說了個事實。”

“你到底想說什麼?”安小彤有些不滿地說道。

“咳咳,看我,一說話就容易跑題,誰讓我口才好呢。”田俊全然忘記了剛才差點被安逸噎死的事實。“我主要說得還是安逸的感情問題。”

提到感情,不愧是女生,連副駕上的女子也來了興趣。

安逸卻是皺起了眉頭,他大概知道田俊要講什麼了。

果然,田俊說道:“記得當時我和班裡的班花互有好感,但是你哥哥那些差生的臉皮厚啊,全然不在乎,也非要追人家。當時我們明明都談上了,你哥哥還偷著給她寫情書,這種人,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雖然很不忿,但是看到安逸沒有否定,安小彤也覺得很丟臉。

這不就是現在所謂的第三者插、足麼,這種人最可恨了。

“那結果呢,安逸追上了沒有?”秦歌卻是不知道安逸還有這種黑歷史,追問道。

“追上她,怎麼可能,班花可是對我死心塌地的,人家連看都不屑看安逸一眼。”說到這裡,田俊還是忍不住流露出一絲得意。

安小彤鄙視地看著哥哥,這也太丟人了吧!

秦歌卻是有些同情,沒想到安逸還挺癡情的。

“好吧,你到底想說些什麼?”安逸終於不耐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