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三十章 那些年

求推薦,求收藏,求點動力啊!

安逸沒有點歌。

他在不客氣的吃著桌上的食物。

兩個女孩子在等他的時候已經就餐完畢,而他因為接受記者的採訪,又不想耽擱的時間太久,直到現在還沒有吃午飯。現在見到一大堆零食,他真的有點餓了。

“鄉巴佬,丟錢塘的人。”田俊心裡鄙視了一句,臉上卻是笑眯眯的。“安逸,別人都點歌了,就輪到你沒有點了,你也點一首吧。”

“等你們唱累了,我再唱。我先吃點東西。”在ktv唱歌,有些人剛開始熱情很高,總是希望自己點播的歌曲能排在前面,安逸自然不會去跟他們搶。

悠悠和情侶女沒有意見。

安逸不唱才好呢,這樣還少一個和她們搶麥克風的。

然而,田俊卻是不同意。

他今天就是讓安逸吃癟的,怎麼能讓他躲過去?“我說安逸,你可別讓我鄙視你啊。你不會是因為自己唱歌跑調就不敢唱了吧?”

“唱歌跑調?”悠悠眼光在安逸身上掃過,疑惑地說道。

“是啊,高中的時候安逸唱歌跑調在我們班是出了名的。”田俊畫蛇添足的解釋了一句,又對著安逸說道,“不過,出來唱歌就是玩的開心,安逸,你不會這麼不給面子吧?”

“那一幫我點一首千里之外吧。”安逸瞄了田俊一眼,淡淡地說道。

千里之外?

田俊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高中的時候安逸就因為這首歌讓人笑掉大牙,沒想到他還不知死活。

不過,與此同時,他心裡也在竊喜,終於能讓安逸丟人了。

其實,說起來當年的田俊算是勝利者,本不應該對安逸這種態度。但是只有他知道,後來的班花對安逸瘋狂的追求卻是動心了。而且,也不是他甩的班花,而是班花甩的他。

至於班花沒有和安逸走在一起,完全是他阻撓的結果了。他製造了安逸同時有幾個要好的女生的假像,久而久之,班花也就死心了。

所以就算班花實際上沒有劈、腿,她的精神上也劈、腿了。

而這一切都是安逸造成的,他就把安逸恨上了。

包廂裡開唱了。

第一首歌是情侶女的,實話說,她的水準很一般。雖然沒有跑調,但是給人的感覺有點四平八穩。如果讓她久唱下去,安逸估計能睡過去。

可就是這樣,當末尾切到別人的歌時,她也是滿臉的不高興。

倒是名叫悠悠的女孩子唱起歌來,比她好聽多了。

輪到安小彤唱歌的時候,安逸的目光集中了些。

她選取的歌曲是童年。

悠揚的旋律跳過開端,安小彤開唱了。

池塘邊的榕樹上

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

草叢邊的秋千上

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師的粉筆

還在拼命嘰嘰喳喳寫個不停

安逸心中一震,他料不到妹妹的水準竟然如此之高。

他更料不到妹妹飽含的感情竟然是如此深沉。

童年的版本很多,但是演唱者大多都是懷著對於明天的憧憬去唱。

在感情的釋放上,她們更接近於發出了孩童的聲音。

這裡面只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原創者羅大佑。

他創作這首歌的初衷實則是對於童年的一種批判。

批判著那些奪去他童年時光的悠長課時和繁冗作業。雖然唱的是童年,可是末尾,他還是期盼著長大。只有長大,他才能擁有自己的閒暇時光。

所以,他的歌聲有一種矛盾的心情。

即有對於童年的留戀,又有對於未來的期盼。

然而,小妹又不同。

她的歌聲既沒有那麼歡快,也沒有那麼憂傷。

她完全是站在長大的角度在詮釋這首歌曲。

那些年,踩在沙灘上的腳印。

那些年,一起嬉戲的夥伴。

那些年,留下的美好時光。

盼望著假期

盼望著明天

盼望長大的童年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盼望長大的童年

直到這首歌唱完許久,大家還沉浸在回憶裡面。

不過,這種氣氛在秦歌唱到再見的時候,也就慢慢的消散了。

再見的歌詞雖然傷感,曲子卻是有點歡快。

而且,與童年不同的是,這首歌很容易帶活氣氛。

一時間,包廂裡又熱鬧起來。

“哎呀,千呼萬喚始出來啊,終於輪到安逸了。”田俊聽到千里之外的伴奏響了之後,說道,“安逸,你可別”

“拜託,你能不能不要再聒噪了,如果你唱歌的時候,有人說話你開心麼?”安小彤終於忍不住了。

“田俊,你跟我滾過來,別丟人顯眼了。”悠悠今天氣壞了。

本來男友突然提出要見以前的同學,她也沒什麼意見。男友找人家麻煩,她也懶得管。但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丟人,她就受不了了。

田俊乖乖地不說話了,這時候伴奏也正好放完了。

安逸拿著麥克風,看著螢幕跳出的歌詞。

屋簷如懸崖,風鈴如滄海,我等燕歸來

時間被安排,演一場意外,你悄然走開

故事在城外濃霧散不開看不清對白

“啊啊啊,這首歌是合唱的,我也要唱。”秦歌二話不說,也攥住了麥克風。

她不得不承認,安逸唱的實在太好聽了,讓她根本安靜不下來。

“我也要唱。”悠悠也加入進來。

“我也唱。”就連對安逸不怎麼友好的情侶女也激動起來。

安逸看著安小彤想要開口,又有些扭捏的樣子,嘴角笑了笑。

“小妹,別人都跟著哥唱,你要是不唱,我不是很沒面子?”

安小彤也不說話,只是拿起了最後剩下的一個麥克風。

怎麼可能,怎麼會這樣?

記得當時班裡很是流行華夏風。周董的歌曲大家都很喜歡,也都愛唱。

那時候,只要喜歡唱歌的,他的歌都能吼幾句。

唯一的例外是安逸,每當他唱到高音的時候都能把狼引來。

而低音的時候,又是跑調跑到爪哇國去。

誰知道兩年不見,這首歌被他毫無難度的唱出來。

不可能,不可能。

田俊愣愣地看著這一切,一時之間,他竟然覺得這裡面安逸才是主角,而他這個邀請者,只是打醬油的。現在,就是他的女朋友都緊、緊地貼、著安逸,也不知道被他占了多少便宜。

他有點,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