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三十一章 危!

下午的時光,安逸完全成了四陪。

陪妹妹,陪秦歌,陪悠悠,陪情侶女。

他從沒有覺得唱歌這麼累人過。

快要天黑的時候,四個女孩子還沒有盡興,安逸解釋明天還有比賽。

“原來你還是運動員啊”田俊的女友悠悠調、戲一句,也就放過了安逸。他們這類人也就對大牌明星的演唱會感興趣,一般的歌唱比賽他們是不屑看的,所以並沒有認出安逸。

安逸也沒有解釋,再解釋下去,恐怕田俊自殺的心思都有了。

和他們四人分開後,安小彤就冷笑。“哥哥,你那個同學真夠可憐的。她的女友當著他的面就和你曖、昧來曖、昧去的。如果她要是知道你是青歌賽錢塘分區的冠軍,還不得直接和你同學拜拜啊”

“是啊,我覺得你哥哥就是愛情的墳墓啊,一旦他碰到的情侶,總是把人家拆散不可。”秦歌深以為然地說道。

“是呢,是呢,我哥哥碰到你,你就和你男友分手了。”安小彤趁機取笑她。

秦歌的臉唰一下紅了。幸虧是晚上,看不出來,否則糗大了。“那和你哥哥可沒關係,我早就打算和他分手了,只是一直沒找到機會而已。”

安逸也覺得怪了,先是秦歌和郝明因他起爭執,再有他撞破孔莎和葛濤kiss,今天又有悠悠和田俊鬧不和,甚至他覺得林子大和趙楠的關係都沒有以前那個好了。

難道他來到這個世界的使命就是棒打鴛鴦的?

不過,他也覺得這個世界的感情未免太隨意了。

隨意的分手,甚至陶瓷兒和他隨意的結婚。

想到陶瓷兒,安逸突然覺得,比起碰到的這些女孩子,陶瓷兒竟然算得上很不錯。

時間已經不早,三人一塊吃過晚飯後就分開了。

安小彤還是住在秦歌家裡,安逸獨自回酒店。

回到酒店,安逸驚訝的發現,葛濤竟然對他笑了。安逸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直接躺在榻上睡了。

第二天的比賽進行的波瀾不驚。

下午五時,剩下的8對組合的比賽也已經結束。

至此,全國大賽8強選手全部產生。安逸和孔莎順利晉級,丁宜敏也進入了最後的8強。

宋倩和葛濤不出意外的被淘汰出局。

不知道為什麼,當安逸看到宋倩也對他笑的時候,莫名的有些不

這種笑容太熟悉了,那是等著看笑話的節奏。

聯想到葛濤詭異的笑容,他總覺得兩人背後搞著什麼陰謀。

本來,安逸在看到宋倩舞臺上的努力還想幫她一把的,誰知道她還是這麼無可救藥。

得,你愛怎麼死就怎麼死去吧!

6月20日是青歌賽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場比賽。

這場比賽結束之後,全國大賽的三甲也就出爐了。

安逸早早的起**,在酒店餐廳吃了早餐。當他返回707房間,準備拿著伴奏帶去比賽現場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行李箱找不到了。

行李箱暫時找不到也沒有什麼,畢竟有密碼保護,東西不會丟。

但是,歌曲的伴奏帶就放在行李箱當中,如果找不到的話,那就麻煩了。

總不能匆忙之中,他借用別人的伴奏帶吧。這時候,就是借用,別人也是不會給的,8進3的比賽,剔除一個競爭對手就多了份希望。

安逸迅速跑到酒店吧台說明情況。酒店的人聽說參賽選手的行李丟了,趕緊調出監控。

畫面很清晰的顯示除了葛濤,誰也沒有進入過房間。

想到葛濤昨天詭異的笑容,他差不多已經鎖定了目標。

“這位選手,我們沒有看到你的行李箱被人拿出房間啊,你是不是搞錯了?”服務員有點不滿了,在她看來,安逸這就是誣陷酒店的聲譽。

許多死角監控是拍攝不到的,安逸也懶得跟她解釋,直接走出酒店。

趕往京城電視臺的路上,他還在回想葛濤的作案手法。

要麼就是將行李箱鎖到了他自己的櫃子裡,要麼就是直接順著窗戶扔下了樓。

反正不管是哪一種手法,也只有見到葛濤再說了。

京城電視臺三號演播大廳。

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然而排在第一個出場的安逸還沒有到場。

賽委會的副會長瘋狂的給安逸打著電話,畢竟這屆比賽,安逸的表現有目共睹,就是他們,也不希望安逸在這種情況下黯然出局。然而,安逸的電話一直打不通。

“小彤,你哥哥到底怎麼搞的啊,這時候也不露面,打電話也不通?”秦歌焦急地說著。

安小彤沉默以對。她本就對安逸的生活一無所知,誰知道他這時候在幹什麼。

“到底比賽還開不開始,已經過了十分鐘了?”台下的觀眾見主持人遲遲沒有表示,有些已經開始抗議起來。

這時候,突然台下的一名評委走上了舞臺。

“再給他十分鐘,如果十分鐘他還不來的話就開始下一輪好不好?”

精美絕倫的五官,靚麗俗的氣質,落落大方的舉止。如果不是她的笑容不夠熱情,這樣的女子恐怕一點缺點也沒有了吧。

然而,就是這樣,台下觀眾卻像是瘋了似的,轟然叫好。

安小彤雖然覺得自己也不差,但是見到這樣的女子,她也只有自愧弗如了。

女子繼續道:“不過等待終究是無聊的,接下來的十分鐘,我們給比賽預熱一下好不好?”

台下又是轟然叫好。

伴奏帶響起的時候,主持人略帶感激的看著女子,都說她脾氣差勁到極點,今天看起來,明顯是誤傳嘛。

一切歸於平靜

波濤也不再洶、湧

愛是淡了膩了

你也走了遠了

安逸走上舞臺的時候,就看到陶瓷兒在場中央唱歌。

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陶瓷兒唱歌。

清脆,婉轉,悠揚,動聽。

如果他唱的算是不凡的話,陶瓷兒能稱得上此曲只應天上有。

不得不說,兩人還有差距的。

這種差距就是一流歌手和天王巨星的區別。

不過,安逸並沒有這個世界上普遍存在於腦海裡的等級觀念,凡是總要力爭上游什麼的。而且,他的志向也不在歌手圈,他還是更喜歡當演員,畢竟能體驗不同的人生。

“算了,正主來了,我不唱了。”陶瓷兒瞄了安逸一眼,假裝不認識。

“他算什麼正主啊,唱下去,唱下去。”

台下的觀眾不幹了。

一個青歌賽的8強選手,一個華夏的歌壇天后。

小子,你不來才好呢。

然而陶瓷兒說不唱就是不唱,誰也不能奈何她。

觀眾也只好無奈的放棄了。

“抱歉,來晚了一會。不過,我想如果我今天不來的話,大家有可能更感激我呢。”安逸誠懇又真實的說著。

台下的觀眾撲哧一笑,沒想到這個選手還挺識趣的。有的觀眾倒是對他高看一眼了。

“還有,就是感謝。要不是陶瓷兒,恐怕我已經淘汰出局了。”安逸繼續說道。他沒有想到今天的比賽陶瓷兒居然是評委之一,他更沒有想到陶瓷兒還會幫她撐場。

然而,陶瓷兒像是沒聽到似的,根本不領情。

安逸也不介意,這傢伙就是這副性格。“第三,還是抱歉,因為我的伴奏帶丟了”

青歌賽的自備曲目賽,賽委會是不提供伴奏帶的,而是需要選手自己準備。再說了,對於那些創作新歌的選手,想提供都沒有辦法。

安逸這麼一說,台下的觀眾又愣了。

伴奏帶丟了,真的假的?

還是這根本就是他逃避的藉口?

不過,如果他逃避的話,還來現場做什麼?

一時之間,誰也想不明白臺上的年輕人什麼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