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三十二章 《因為愛情》

今天有一個小小的推薦了。

明天想要衝榜。收藏的一百多位好友們到時大力支持一下啊。

“不過,誰說沒了伴奏帶就不能唱歌了,某些人做事不怎麼乾淨呢?”安逸揮舞著吉他,揶揄的笑著。

他已經看到了台下坐在角落的宋倩和葛濤。

被淘汰出局的兩人或許是分別給丁宜敏和孔莎加油的。

但是他們兩人相同的目的絕對是來看他笑話的。

又怎麼會讓你得逞呢,安逸撥動琴弦,一段動聽的旋律緩緩流淌在演播大廳。

整個演播大廳突然安靜下來。

這是一首聽到曲子就讓人安靜的旋律,他們之中的很多人甚至希望,安逸一直彈奏下去。他們覺得,這首曲子,什麼歌詞也配不上。

然而,前奏一過,觀眾還是失望了,安逸按照自己的節奏開唱了。

有的人剛要皺眉,因為安逸打擾了他的享受和傾聽。但是很快的,他的眉頭就舒展開了。

被這樣的歌聲包圍著,就是再唱多少遍也不會膩吧!

給你一張過去的cd

聽聽那時我們的愛情

有時會突然忘了我還在愛著你

再唱不出那樣的歌曲

聽到都會紅著臉躲避

雖然會經常忘了我依然愛著你

趙楠愣愣地望著安逸,她已經忘記了拍照了。

無論是那首似火年華,還是我們好像從哪見過,再加上現在這首新歌,安逸帶給她的震驚已經不能夠用天才來形容了。

他是這個星球的嗎,能比得上他的也就華夏天后陶瓷兒了吧!

宋倩卻是面色慘然。

從錢塘到京城,她一直想要證明自己才是最優秀的。但是好像方法錯了。

她看著臺上的安逸,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兩個人已經不是一個位面上的等級了。

因為她居然忍不住,輕輕地跟著哼唱起來。

因為愛情,怎麼會有滄桑

所以我們還是年輕的模樣

因為愛情,在那個地方

依然還有人在那裡遊蕩人來人往

最後一句唱完,安逸收起了吉他。

本來在情歌對唱的環節,安逸和孔莎就考慮過這首歌,但是最後兩人還是放棄了。

比起我們好像在哪見過的人生若只如初見,因為愛情更有點繁華過後成一夢的滄桑感。而像孔莎這樣的花季少女,讓她回味初、戀的懵懂與心動恰好適合。但是讓她感受返璞歸真的平淡和自然就有點難為她了。

不過,這些對於已經兩世為人的安逸來說,自然就沒有什麼難度了。

或者說,這首歌的意境正好與他的心境相吻合。

舞臺下面,不管是評委還是觀眾,早就響起了經久不息的掌聲。

他們完全被安逸折服了。

不過,決賽的一名女評委卻是忘記了鼓掌。

不是太失禮了,而是太震撼了。

都是歌手,而且還是成名過的,她當然知道一首好的歌曲意味著什麼

這就是本錢,這就是名氣,這就是粉絲。

只要有三首耳熟能詳的歌曲,差不多就達到了人氣偶像的級別,而他只是參加了一個青歌賽,就拿出了兩首。

恐怕青歌賽之後,他要被各大唱片公司瘋搶了,女評委想著。

整個大廳裡也許只有陶瓷兒最安靜了。

安逸的這首歌,她早就見過。

只是有些奇怪的,每次問他這些歌曲是哪來的,他就敷衍是朋友隨便寫的。

陶瓷兒是不信他有什麼朋友的,但是相處的幾天,卻也沒有見他寫過歌。

這傢伙到底在搞些什麼,陶瓷兒撇著嘴,算了,還是別深究了。

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如果是以前,就算她光明正大的調查他,他也不在乎。而現在,即使是私下裡調查安逸,被他察覺到,他也一定會翻臉。

陶瓷兒趕緊掐自己一下,什麼時候,自己開始考慮別人的感受了。

主持人重新走上舞臺,內心裡著實有些好奇。主持青歌賽決賽這麼多年了,她還從來沒有遇到過像安逸這樣有才華的歌手。“安逸,這首新歌只是創作出來了,還沒有發行嗎?”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購買到這首歌了。

“當然還沒有發行,參加青歌賽的緣故,這首歌是完全保密的。”其實,也不算是完全保密,最起碼陶瓷兒和孔莎就見過。但是這個世界極其看重契約,安逸也不擔心泄、露出去。

“哦,”主持人略微有些失望,“那你上臺前又說到伴奏帶丟失了是怎麼回事?”

安逸若無其事地掃了一眼台下的葛濤和宋倩,輕描淡寫地說道:“最近小偷比較多吧。”

最近的小偷比較多,什麼意思?

葛濤有點害怕,難道他發現了什麼。他就想和宋倩商量,誰知道宋倩直接罵了他一句。

你現在和我交談,不是正中了他的詭計嗎?

宋倩內心更是後悔,怎麼就會中了他的蠱惑,非要抄掉安逸的後路呢?

臺上,主持人繼續和嘉賓互動。

“瓷兒,你貴為華夏歌壇的天后,對於安逸今天的表現,有什麼看法嗎?”主持人也是陶瓷兒的歌迷,但是見到偶像,她必須要保持冷靜,這是主持人的基本素養。

“嗯,這首歌很好聽。”陶瓷兒勉為其難地說道。

台下的安小彤和秦歌有點傻眼了。

只是歌曲很好聽,這評價也太低了吧,難道她和我哥(安逸)有仇?

只有安逸一點不意外,要是指望陶瓷兒能誇讚他一句,做夢去吧。

剩下的三名評委又對著安逸評價了一番,只不過有點屈從陶瓷兒的意思。

只談歌曲,不談唱功。

“好了,大家最期待的時刻還是來了,想必各位評委心中已經有了主意,那麼,請大家亮出自己的記分牌。”主持人說到這,自己都有些緊張了。

安逸的這首歌她很喜歡,但是貌似評委的評價並不是很高,她不由得有些擔心起來。

然而,眼前的記分牌卻是清一色的10分。

開賽以來,這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現象。

四名評委,全部都給了滿分。

“陶瓷兒的行為有些奇怪呢。”安小彤喃喃地說著。

“奇怪,怎麼奇怪了,安逸的表現打滿分有什麼值得商榷的嗎?”秦歌不同意安小彤的看法,在她看來,安逸不得高分才是天理難容呢。

“不是啊,我不是說這個。”安小彤解釋著,“陶瓷兒不管放在哪,都算是最大牌的明星了吧。剛才她評價我哥時你也看到了,她只是說歌曲不錯,對於其他的一概不說。其他三名評委也是一般的說法。打分的時候又是這樣,明明評價不高,卻是第一個打出十分,不是很奇怪嗎?”

“還是有點不明白?”同樣都是錢大學生,但是同安小彤在一起,秦歌總是覺得,她的智商有點不夠用。

“很簡單啊。不管是打分還是評價,其他的評委都會潛移默化的受到陶瓷兒的影響,畢竟她是天后級別。你想啊,如果其他評委的意見和陶瓷兒不一致,你覺得觀眾會怎麼認為?”

“是哦。”秦歌有點明白了。“那只能說明她水準低。”

“對啊,就是這樣。其實這一輪的打分,其他三名評委只是擺設。只要陶瓷兒打分一個分數,她們差不多都會打出相近的分數。如果相差太遠,現場和電視機前的觀眾肯定會覺得她們水準不夠。而且,她們也不會第一個打出分數,都會等著陶瓷兒打分後才亮牌。但是,明明對我哥評價很一般的陶瓷兒卻第一個打出十分,這就是奇怪的地方了。”

安逸也有點詫異,剛才他甚至惡意腹誹陶瓷兒會壓低分數,沒想到她居然打出了十分。

果然,女孩都是口是心非的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