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三十六章 揪出兇手(第三更求推薦收藏

來到807房間門口,安逸敲了敲門。

等了很久,門才打開。

開門的是宋倩,顯然,她並不怎麼希望見到安逸。

“丁宜敏在嗎,說過有時間找她聊天的。”安逸問了一句,也沒等宋倩有反應,就闖了進去。

“安逸,你幹什麼?”宋倩趕緊追進來,不滿地說道。

她的衣服還淩亂地扔在**上,此刻卻被安逸看到了。終究是女孩子,她多少有些羞惱。

“請你幫個忙罷了。”不管丁宜敏在不在,安逸總是要進來的。“幫我將葛濤約到這個房間怎麼樣?如果你幫我將葛濤約來,以前的事我可以當做沒發生過。”

“安逸,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你要是想找葛濤,可以去問他女朋友,我和他不熟。”宋倩躲避著安逸的逼視。明明一點破綻也沒有,為什麼他找到這裡來了。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但是沒有證據,我也追不到這裡來。宋倩,我再說最後一句,將他約出來,否則的話,你應該知道,在我眼裡,男生和女生沒什麼區別。”安逸冷笑著,對於這樣無可救藥的傢伙,他不介意再教訓一頓。

宋倩下意識地雙手護住臉頰。

就是在火車上,他毫不猶豫的給了自己兩巴掌。現在想起來,她還覺得那兩巴掌是她一生的恥、辱。雖然已經決定不再找安逸的麻煩了,但是安逸送給她的兩巴掌,她是不會忘的。

“看,你還記得。”安逸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宋倩咬著貝齒,臉色複雜的看了安逸一眼,終於撥出電話。

葛濤來得很快,應該就在他女友的房間。

推開門,看到安逸,葛濤詫異的表情還沒有退去,他就‘嗷’的一聲叫了出來。

原來是安逸一腳踹在了他的匈部。

離開京城之前,總要清一下帳單才好。

安逸反鎖上門,在他眼裡,葛濤已經成了他的獵物。

“鄉巴佬,你敢打我?”

原先英俊的面孔已經有些扭曲了。葛濤掙扎著就要找安逸拼命。

然而,他怎麼可能敵得過安逸?

在這個世界上無與倫比的速度不說,單是身手,葛濤就差了安逸一大截。

安逸一個屈身,膝蓋重重地頂在了腹部。

原先還要叫囂的葛濤像是蝦米一般蜷縮著,蹲在地下再也起不來了。

宋倩突然嚇得臉色慘白,如果她不打這個電話,是不是她的下場就和葛濤一樣淒慘?

帳單清了,他也該走了。

至於丁宜敏在不在,只是他進來的藉口罷了。

“安逸,你站住。”葛濤捂著肚子,咬牙站了起來。“我打不過你,我認了,但是打人總得有個理由吧,難道你們錢塘人就這麼野蠻?”

他這麼一說,宋倩的臉色也有點不好看了。

不愧是豬隊友啊!

“原來你還心存僥倖?”安逸冷笑道,“知道伴奏帶放在行李箱的,除了你的女友孔莎外,就只剩下你了。可是孔莎卻沒有707房間的鑰匙,除了你,我想不出還有誰?”

“原來你們錢塘人就是這麼冤枉人的,我今天算是見識了。”葛濤冷哼了聲。

宋倩的臉色就更不好看了。

你們錢塘人,你們錢塘人,已經沒有了皇帝的你們京城人有什麼好拽的?

“你怎麼就知道我冤枉你了?”安逸諷刺道。

智者千慮,尚有一失。就憑葛濤的智商,又怎麼會沒有漏、洞?

安逸甚至懷疑,這麼巧妙的作案手法都是宋倩提供的。

“有沒有冤枉,我們去前臺看一下監控就好了,你敢麼?”葛濤覺得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剛才的疼痛又有點緩解,所以又開始囂張起來了。

“監控我早就看過了,是沒有看到你拿著箱子出來,不過這又能說明什麼?”安逸一副不鹹不淡地語氣。

“這還不能說明什麼?你沒有看到我那你的箱子出來,就說明了你冤枉我。”葛濤指了指自己的傷口,“我要你給我道歉,我還要你賠償我的醫藥費,不能少於一萬,不對,不能少於十萬。”

“那麼,如果我說,我的行李不是從房間門口拿出去的呢?”安逸突然說道。

葛濤和宋倩俱是臉色一變。

他是怎麼知道的?

兩個人不約而同冒出了這種想法。

從他們的表情安逸就知道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剛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為你將行李箱藏在櫃子裡。但是,酒店的房間結構我看過了,那麼大的行李箱是藏不下的,所以排除這種情況。這樣一來,就只有三種可能。”

“一種可能,行李箱是從房間門口拿出去的,但是這種情況,即使我沒有及時發現,但是酒店的監控是瞞不過去的。從前臺調出的監控看,你的確沒有這麼做。”

“另外一種可能,就是順著陽臺或者窗戶直接將行李箱扔下去。但是這種可能也可以排除。你們的目的不是偷走箱子,而只是想讓我在青歌賽的比賽中沒有伴奏帶。如果我真的丟了箱子,恐怕會嚴重的懷疑你,但是箱子失而復得,我就有可能不在乎了。從你們最後將我的行李箱送回來看,你們也的確沒有扔掉的打算。”

“安逸,你到底想說什麼?”葛濤越聽越不對勁,他想通過叫喊來打斷安逸的思路。

“那麼只有最後一種可能了。”安逸絲毫不受影響地說道。“箱子不是往下扔,而是跑到樓上來了。其實比賽之後,我就有點懷疑了,所以就問了一下丁宜敏。果然,丁宜敏和宋倩就住在807,也就是707的正上方。如果我所料不錯,行李箱就是在陽臺上用繩子拉上去的。你們一個在下面系好繩子,一個在上面拉線,是這樣嗎?”

“你你胡說”

“我胡說那要不要問問丁宜敏,她總有見到我的箱子吧?”安逸掃了葛濤一眼,揭穿他的心思,“你也不用怕,清單剛才已經了了,我也懶得再教訓你。還有你宋倩,這些應該都是你想出來的吧,你的頭腦很聰明,但是用錯地方了。”

這一次,宋倩震驚到無以復加。

如果說通過陽臺移動安逸的行李箱只是她靈光一現的方法。那麼,完全複盤了這種過程的安逸就是近乎妖孽一般的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