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四十七章 戰鬥力太渣(求戰鬥力)

安逸走出會議室的時候,蔣靜舒已經在等他了。

作為助理,她必須要時時準備著,不能有片刻的遲到。尤其是兩人第一天合作,如果她給安逸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以後被穿小鞋就慘了。雖然她只有21歲,但是來tcr當藝人助理也差不多兩年了,這樣的例子實在太普遍了。

“安逸先生,接下來你準備去哪?”蔣靜舒小跑兩步,走上前來問道。

“反正也沒什麼事,直接回公寓就行了。我對申城不怎麼熟悉,你帶我去吧。”安逸隨意地說著。

他同公司簽訂的合約是每個月發行一張單曲,每一年發行一張專輯,兩年合約期滿的時候舉行一場演唱會。同時,tcr也滿足了安逸歌詞和作曲完全由他來艸刀的要求。

也就是說,只要他一個月寫出一首歌曲就行了,這對於開著外掛的安逸來說實在太容易了。現在,他打算回去休息一會。

“哦。”蔣靜舒點了點頭,走在前面帶路。

下了樓梯,蔣靜舒準備帶他走進停車場的時候,安逸打住了。

“我們打車回去就好了。”

呃他沒車?

蔣靜舒雖然知道安逸是錢塘人,但是從錢塘開車到申城也就兩個小時。她卻不知道安逸是坐公司專車來的。不過,蔣靜舒也沒有猜錯,安逸的確沒有屬於自己的車。

蔣靜舒略微有些失望,要等車,要打車,還要在外面曬著,實在是太悲慘了。

而且,公司的其他藝人,只要有助理的,誰會沒輛車呢。

這已經不是方便問題,還是面子問題。就是她臉上也感到無光啊。

蔣靜舒很想問一句,你的歌在檸檬音樂平臺那麼火,應該已經賺了不少錢了吧,還買不起一輛車?想是這樣想,卻也不敢真的說出來。

兩人在路口等車的時候,周傑康恰巧開著寶馬載著趙小雨經過。經過趙小雨一番安慰,他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得知趙小雨要去買車,他就主動要跟著當參謀。與平時不同,趙小雨居然一點也沒有猶豫,很痛快的答應了。

車廂裡放著震耳的音樂,他嘴裡哼哼著,好不愜意。一個拐角,正要秀一下車技的時候,卻發現了等車的安逸。

“吆喝,這不是那個誰嗎?”車窗緩緩下降,周傑康手肘探在玻璃窗上,擺了個很酷的姿勢,假裝記不起安逸的名字了。

這麼快就好了傷疤,他是小強麼。安逸撇撇嘴,趙小雨禦男的手段當真了得。

對於安逸的無視,周傑康也不生氣,反而是對著蔣靜舒說道:“小妹妹,你的主子連輛車都買不起,還能有什麼前途?我的好朋友現在還沒有助理,他一直很看好你。怎麼樣,要不要考慮考慮?”

“是誰?”蔣靜舒說出去就後悔了。

她雖然有點心動,但是當著安逸的面,這不是不給他面子嗎?蔣靜舒,你怎麼這麼蠢啊。就算他再不濟,可你只是個小小的助理啊。

偷偷地瞅了瞅安逸的臉色,安逸還是面色如常,這讓蔣靜舒的心裡更是忐忑。

剛開始還提醒自己不要犯錯,結果就犯了這麼愚蠢的錯誤。

“趙文永怎樣,人家可是貨真價實的人氣偶像,比這一位有前途多了。”周傑康鄙夷地看著安逸,連你的僕人都看不起你呢。

原來你也沒安好心,蔣靜舒暗罵了一句。

趙文永人品不怎麼樣,這在公司是眾所周知的,據說公司也要解約他。給這種垃圾當助理,還不如跟著安逸呢。

可是下棋無悔,覆水難收,說出去的話又怎麼能收回來呢,蔣靜舒暗暗地為自己的前途擔心起來。

周傑康見到蔣靜舒的表情,還以為她意動了,正要加把勁勸說,只感覺腦袋先往後一仰,後背撞在座椅上,又被震開,沒有系安全帶的他,頭結結實實地磕在了方向盤上。

旁邊的座位上,系了安全帶的趙小雨倒是相安無事。

,誰撞我的車?”周傑康好容易清醒過來,罵罵咧咧地回頭望去。

“艸,前面的你將車停在路口,想死了啊!”這時候,後面的司機也開腔了。

周傑康有心想下車找他理論一番,但是這件事如果曝光了,恐怕對他沒什麼好處。他只能緩緩地開動車子,將寶馬移到路邊。

“以後開車的時候長點眼,以為開了一輛破寶馬了不起啊。”車子擦身而過的時候,後面的司機又對著周傑康罵了一句。

破寶馬,你買一輛試試,周傑康看著飛馳的奧拓,真想撞過去。不過,現在不是時候,因為他發現原先還在等車的安逸兩人已經不見了。

“小雨,剛才那倆人死哪裡去了?”

“你車被撞的時候,人家已經坐上計程車走了。”趙小雨簡直失望之極,本來想借著周傑康羞辱安逸一番的,沒想到卻是他被羞辱了。

要不要換一個靠山呢,他的戰鬥力也太渣了。

“看來,只有下次再收拾他了。我們今天還是買車要緊。”

趙小雨懶懶地看著窗外,沒有應聲。沒有教訓了安逸,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司機師傅,麻煩去一下汽車城。”上車以後,安逸突然對司機說道。

剛才等車就等了半個小時,如果沒有一輛車實在不怎麼方便。再說了,有了車,回錢塘就容易多了。

此時的蔣靜舒卻是異常忐忑,安逸越是不說話,她越是不放心。

“安逸先生,剛才”柔柔弱弱地,剛才的事情真的難以啟齒。

“你還是叫我安逸吧,沒記錯的話,你比我大一歲。”

蔣靜舒一聽,更是臉紅。“安逸,我你能不能假裝沒有聽到剛才的話?”

這樣的人真的適合當助理,安逸嚴重懷疑。

“行了,你的心思我知道了,回去我會跟吳雨柔商量,換個助理。其實,有沒有助理對我來說,沒多大區別。”安逸不以為意地說道。

不說不代表不明白,方才蔣靜舒的表現安逸都看在眼裡。

既然別人的熱情不高,他也不會強求。

再者,他目前的任務還算輕鬆,幾乎沒什麼通告。若是真有什麼事,只需要同吳雨柔打個電話也差不多能解決。

畢竟,她原先只是陶瓷兒的專屬經紀人,而陶瓷兒的職業素養向來值得商榷,吳雨柔有著大量的閒暇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