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七章 前十(各種求)

第一場比試完,不用看比分就是安逸完勝。

趙小雨努力平復自己的怒火,裝作漫不經心地走到安逸身邊,壓低聲音問道:“安逸哥哥,這是怎麼回事啊,你不是已經答應我了嗎?”

“別急嘛,如果我三個回合都敗得很慘,這也太明顯了。我就第一回合小勝一場,你只要後兩個回合發揮出色就行了。”安逸安慰道。

趙小雨一聽,神色稍微好了些。

兩人一個錯身,又拉開了距離。

“61號選手,請你提問第二道題目。”

對啊,只要他後兩場敗給我就行了。趙小雨重新露出迷人的笑容。“我這裡有一首歌,是我們公司新出的。請61號選手跟著譜子,視唱一下。”

視唱就是看著曲譜唱,通常是未經練習的歌曲或旋律。通過視唱,往往能真實的體現一個人的識譜能力、音準水準和節奏美感。

安逸拿過曲譜一看,赫然是許美靜演唱過的城裡的月光。

安逸還以為只是重名,仔細一看,無論是歌詞還是曲譜都是一模一樣。

這就是他們公司新出的歌曲,也不用這麼成全我吧?

比起重生之前的許多流行歌曲來,城裡的月光傳唱度並不是太高。但是這並不能否定它是一首經典歌曲。它之所以少有人觸及,也只是因為這首歌無論是曲調還是歌詞都太多壓抑與哀傷。沒有人願意碰觸自己的傷處,也就很少會有人提及這首歌。

看著譜子,安逸並沒有馬上開唱。畢竟是他們公司新出的歌曲,安逸如果沒有一點思考,別人不懷疑他才怪。

趙小雨仔細觀察著安逸的面部表情,見他遲疑著,心裡略微高興了些。

城裡的月光是他們公司為人氣女星量身打造的情歌專輯主打歌,昨天才上傳到檸檬音樂平臺。趙小雨想到今天的比賽,就在公司複印了一下曲譜,如今看來,此舉果然有效。

工作人員提醒三分鐘時間已到,趙小雨就默念著,不會唱,不會唱,不會唱。

“咳咳。”

安逸咳嗽了一聲,趙小雨心裡暗喜,他下一句話一定會是‘抱歉,我唱不出來。’

然而,讓她失望了。

安逸拿著曲譜,看著歌詞,沒有任何突兀,輕輕鬆松地就唱了出來。

趙小雨愣愣地看著安逸,此時她已經忘了詛咒他了。

趙小雨聽公司的前輩唱過這首歌,當時她聽的時候,歌曲的味道是偏向哀傷與幽怨的。可是安逸唱出來,卻有一種隱匿在傷感下的希望與樂觀。

尤其是那句“城裡的月光,把夢照亮”,前輩像是情感的發、泄,逸曲調卻高亢起來。明明與原先的曲調不符,但是聽在耳朵裡卻沒有任何的不適。

趙小雨當然不知道,安逸前塵往事雖多,卻還算一帆風順。此時此刻,他還真沒有那種憂傷的意境。歌曲講究感同身受,如果沒有那種壓抑又灰暗的感覺,想要唱出悲傷的感覺,只能是不倫不類。

“這首歌確實不錯。”

安逸輕聲唱完,有一位女評委忍不住評價道。

其他評委紛紛附和,這首歌確實很入味。

趙小雨收回歌譜,面色慘澹。

其實評委們更多的還是創作這首歌曲的人。畢竟好歌只要是具有專業水準的人唱出來都不會太難聽。可是此時的趙小雨卻覺得評委們是在誇讚安逸。

“現在有請23號選手對61號選手進行提問。”工作人員說道。

“我倒是覺得這首歌女孩子唱出來比較好聽。既然這是最新推出的歌曲,61號選手再唱一次也不錯。”安逸無所謂地說著。

趙小雨算是明白了,安逸根本就沒想到讓著她。安逸對她的根本不感興趣。

這時候,她原本柔柔弱弱的目光早就不見了,像要吃人似的看著安逸。

事實上,安逸這麼說已經手下留情了。

同是一個公司的,趙小雨又有這首歌的詞譜,她應該對這首歌比較熟悉才對。安逸讓她重新唱一遍城裡的月光,只是懶得和她繞彎子,想和她正面一決高下。

評委們也將目光放在了趙小雨身上,靜靜地等著她的演唱。

23號選手說的不錯,這首歌的確比較適合多愁善感的女孩子。他們倒要聽聽兩個人唱出來的感覺,這樣更能有個直觀的比較。

一分鐘過去了,二分鐘過去了,三分鐘過去了,趙小雨還是沒有開口。

“這位選手,三分鐘時間已經到了,你怎麼不唱啊?”年長的評委好心提點一句。

趙小雨也想唱,可她發現自己突然不能張口了。

這首歌她聽前輩唱過一遍,又聽安逸唱了一遍,她知道自己根本達不到那種水準。更何況,這個曲譜,她也沒看過。論說專業選手三分鐘學會一首歌也沒什麼,但這三分鐘她什麼也沒看進去。

“61號女選手,如果你再不唱,這道題目就過了。”工作人員提醒道。

趙小雨一聽,也顧及不了那麼多了,醞釀了一下情緒,看著曲譜開口了。

每顆心上某一個地方

總有個記憶揮不散

趙小雨一開口,評委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剛開始調子起的太高,意識到問題的趙小雨又馬上降調,這樣聽在耳朵裡,顯得特別彆扭。更主要的是許多細節處理的不好,別說對作品的演繹了,連最基本的音準、節奏感都把握不了。

可惜了她空有一副好嗓子,老者抬頭看了趙小雨一眼,打下一個比較低的分數。

趙小雨也是越唱越尷尬,到了後來,也就慢慢地收聲了。

老者一看,這哪行啊,唱歌最需要的就是堅持,連點恒心都沒有,還想在這一行混。他拿過61號的評分表,將原先的分數劃去,給出一個更低的分數6.8分。

這已經不是差了,而是非常差。

兩場比試過後,女評委說道:“其實你們自己也感覺出來了,結果已經很明顯了,你們還需要比試第三場麼?”女評委這次倒是好心,她不想待會宣讀成績的時候,趙小雨太過尷尬。

趙小雨猶豫了一下,還是搖搖頭。她知道今天已經沒希望了。

很快成績出來了,工作人員直接宣佈安逸晉級10強。

“評委老師,你們連成績都不說,就讓他晉級了,也太不公平了吧?”趙小雨雖然知道自己必輸無疑,但是見到工作人員連具體分數都不公佈,有點惱了。

評委七人的臉黑了六張,還有一張是蒼白的。

說我們不公平,意思就是有黑幕了?

女評委沒好氣地說道,“給她將具體成績公佈一下。”

“第一輪,23號選手去掉一個最高分9.77分,去掉一個最低分9.52分,最終得分為9.68分。61號選手沒有比賽成績。第二輪”

工作人員還沒說完,趙小雨就紅著臉跑出去了。第二輪的鬱悶蓋過了第一輪,她早就忘記第一輪是0分了。

至此,安逸2:0淘汰對手,順利挺、進十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