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八章 初見(求推薦和收藏)

趙小雨果然不是那麼好打發的。 室外的臺階上,趙小雨看到安逸出來,立馬湊了過來。

不見了嬌滴滴的模樣,也沒了裝出來的笑容,就那麼狠毒地看著安逸。

縱然經歷了很多,安逸還是被嚇了一跳。不過,想到兩人之後再無交集,他也沒什麼害怕的。兩人身形交錯,安逸準備離去的當口,趙小雨伸手擋住了他的去路。

“安逸,一個大男人說話不算話,我都替你、媽可憐你!”惱羞成怒的趙小雨上來就出口成髒。

“你不是也一樣?”安逸諷刺道,“求人的時候裝得像可愛寶寶,達不到目的立馬成了中年潑婦。”

“中年潑婦先毀約的是你,又不是老娘。”趙小雨眼睛裡能冒出火來。

“那是你不夠聰明。你打算用一夜換取自己晉級前十的機會,而前十名的獎金是一萬元,也就是說,你覺得自己的一具皮囊就值一萬元。但是我進入前十同樣有一萬元,而且我自認為我的實力不僅僅是前十那麼簡單。我還有衝擊冠軍的機會,你覺得我有可能把晉級機會讓給你?”既然臉皮已經撕破,安逸也絲毫不留情面。

“你你說我只值一萬快?”

趙小雨張手就要打安逸,被他一把抓住。“不是我這麼認為,是你自己那麼認為。好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拐角的時候,安逸下意識地朝後一看。趙小雨蹲在臺階上,也不知道想些什麼。安逸並沒有停步,別人的死活和他無關。

將錢包裡僅剩的兩元華夏幣扔進公車的投幣箱,安逸坐上了回家的專線。

由於陶瓷兒的房子在郊區,公車根本到達不了目的地。

安逸在終點站下車,又步行了接近一個小時才到家。即便如此,他也沒感覺到絲毫疲憊。雖然這個世界的安逸是個不學無術的追星族,但是前世的他可是武術替身出道。重生以來,他一直在堅持鍛煉。半個月下來,效果還是很明顯的。

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木之後,陶瓷兒的別墅初見端倪。安逸拿著遙控鑰匙打開大門,慢悠悠地朝著玄關走去。

其實陶瓷兒的車庫裡就停有兩輛座駕,不過安逸並不知道鑰匙在哪裡。

而且他也知道,對於有些女孩子來說,車子就像是她們的第二閨房,除非是交情深厚的朋友,否則別人是碰不得的。

走近客廳,一個不施粉黛,素顏朝天的女孩子坐在沙發上。看到安逸進來,女子眉頭微蹙,眸子也冰冷了下來。

安逸不自覺的多打量了一下陶瓷兒。

精雕細琢的面孔,尖尖的下巴,挺翹的小瑤鼻,無不讓人羡慕造物者的巧奪天工。蓬鬆的秀髮搭在肩上,顯得自然而隨意。

不過這種自然在陶瓷兒看到安逸回來的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

由於她和安逸是隱婚,除了家人之外,她不想任何人知道這個消息,所以就將以前的保姆辭退了。好在她在這個房子一年呆不了幾天,為了巴結她的安逸做的飯菜也拿得出手,陶瓷兒並沒有感到任何不適。誰知道今天,安逸突然造反了,不去機場接她不說,飯點也不回來做飯了。

和安逸隱婚一個月,陶瓷兒唯一一次修理他,就是在琉球領取結婚證的當晚,喝醉的安逸竟然想跟她上、床。明知道是醉話,陶瓷兒還是差點太監他。

一個月了,這是兩人第二次見面,身為跆拳道黑帶三段的陶瓷兒又想修理他了。

“安逸,我也懶得問你今天去哪了,但是中午的飯口你總得回來做飯吧?”陶瓷兒決定先禮後兵,看看他有什麼理由。要是真有急事,放他一馬也未嘗不可。

這個國度的人特別注重合約,一旦簽訂了合同就會照章辦事,否則無論多大點小事,一看到天價違約金也成了大事。安逸和陶瓷兒簽訂的結婚協定裡面就有一條,如果陶瓷兒在家,一日三餐都需要安逸解決。

“你想吃什麼,我現在就去給你做。”安逸也不廢話,直截了當地說道。

陶瓷兒還真不好發火了人家的態度這麼好,如果自己再發火,倒顯得她不可理喻了。“你做的飯菜也就那樣,餓不死人就行了。”

安逸走進廚房,回想著學習的菜品,但是把握都不大。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做一份煎雞蛋。

開火,放油,撒入少量麵粉。等油熱後,又將鮮雞蛋磕進鍋裡,還不時的顛一顛鍋子。開始很順利,但是安逸為了早點做好,把火調的太旺了。

刺刺啦啦的聲音傳來,雞蛋已經糊了。

安逸趕緊關閉燃氣灶,手忙腳亂地將煎蛋盛在盤子裡。

糊就糊吧,反正不是我吃。

安逸將盤子端在陶瓷兒跟前。

“你什麼意思,不想做就直說?”陶瓷兒早就聞到了刺鼻的味道,一瞬間從沙發上站起來。今天的安逸一再造反,她有點怒不可遏了。

安逸想說,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我是穿越來的。可是一旦他說出來,陶瓷兒非拿他當神經病不可。“我覺得你還是聘請一個廚師比較好,我不是做飯的料。”安逸乾脆實話實說。每天做飯的時間,都是他感到最痛苦的時間。

“現在不是做飯的料了,以前就是?不來接我,不回來做午飯,現在又拿一份糊掉的雞蛋糊弄我安逸,你想死了是吧?”陶瓷兒徹底惱了。

安逸愣了一下。但凡陶瓷兒脾氣好一點,他也會重新返回廚房絞盡腦汁的再做一份,可是陶瓷兒這種態度你自己玩去吧。

安逸連看都不看陶瓷兒,準備上樓去休息了。

,你站住!”

陶瓷兒的憤怒值在看到安逸滿不在乎的態度後徹底引爆了。

她直接將手裡的遙控砸過來。沒有絲毫防備的安逸哪裡料到她會突然發瘋,手機結結實實的砸在他的後腦勺上。

“別以為我不打女人。”安逸轉過身來,冷冷地看著陶瓷兒。雖然記憶融合,但是安逸和陶瓷兒見面的次數一點也不多,他可沒料到陶瓷兒的性格糟糕到如此地步。

“你打不打女人我不知道,可我絕對是打男人的。”

陶瓷兒說著,一巴掌就朝他的臉頰抽過來。

已經被襲擊過一次了,安逸怎麼可能還讓她得逞。陶瓷兒攻擊過來的時候,安逸眼疾手快,一個側身,貼近陶瓷兒,右手握住陶瓷兒的手臂,順勢一拉。

“啊”

陶瓷兒猝不及防,一下子撞到安逸的懷裡。安逸順勢將陶瓷兒箍在懷裡,雙手一抱,就將陶瓷兒扔在了沙發上。

“記住,你以後不用給我打款了,我也不欠你的。如果不是因為那份結婚合約,我早就離開這了。還有,以後做飯的事情別找我,我真的不會。”安逸幾乎是貼著陶瓷兒的臉頰說的。

“你去死啊”

陶瓷兒逮准機會,拿起茶几上的盤子就朝安逸砸過來。

安逸朝著餐盤就是一踢,呼啦啦,餐盤從空中跌落,碎了一地。

安逸上樓了,陶瓷兒還在發呆。

今天發生的一切像是做夢似的。

以前那個唯唯諾諾的,在他面前只會滿臉堆笑的窩囊男人竟然敢朝她動手。

陶瓷兒在打算結婚前早就將安逸的情況調查的清清楚楚,別說和男生打架了,就是女孩子欺負他,他也奈何不得。她找安逸當結婚物件,就是拿他當人偶的。要不是為了糊弄家裡人,她才不會21歲就結婚。

可是,今天人偶也學會反抗了。

作為華夏國為數不多的天后級歌手,陶瓷兒對於別人的心理看得很透。她明白安逸剛才說的話絕不是做做樣子,那就是他心裡想的。

陶瓷兒有種感覺,安逸已經不是以前的安逸了。

從沙發上坐起來,看著摔在地上的餐盤和雞蛋,陶瓷兒忽然笑了。

本來想糊弄完父母就踹掉安逸的,現在的她改變主意了。

得罪我的人休想有好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