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九章 黑馬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生活。

六號的晚上,當安逸彈著吉他練習那首新歌的時候,當陶瓷兒開著座駕去和大學的閨蜜聚會的時候,錢塘娛樂週刊的記者林子大和同事趙楠還在加班。

他倆剛剛得到了今年青歌賽錢塘賽區十強的名單,正在努力趕稿,爭取明天見報。

錢塘娛樂週刊是錢塘省最大的娛樂紙媒。他們在挖掘明星新聞方面很有一套。但是對於只是樂壇新人和閃亮新秀級別的歌手實在沒有多大興趣。

所謂樂壇新人,就是入行未滿一年,發行過單曲的簽約歌手。而閃亮新秀則是入行兩年以內,進入過檸檬音樂平臺新歌榜前十名,並發行過唱片的簽約歌手。

青歌賽屬於流行歌手歌唱比賽的一種,參加的大多都是樂壇的新鮮元素,除了偶爾有過氣明星參加以外,正當紅的歌手是不屑于參加的。

當然,每年每個分賽區偶爾也會有像安逸一樣的業餘歌手參加比賽,但是這種情況在近年已經不多了。畢竟,在這個國度,業餘選手和專業選手都有著清晰的等級劃分。

“楠楠,你說主編是不是太不公平了,每次採訪明星的時候都不派我們出場。誰都不稀罕的工作就扔給我們。”說話的是林子大,今年24歲,大學畢業之後就應聘來到了錢塘娛樂週刊當狗仔,如今已是兩年光景過去了。

“我勸你說話還是小心點。雖然主編下班了,但是還有副主編值班。一旦被傳出去,你又有苦日子了。”趙楠搖搖頭,林子大人不錯,就是嘴碎了些。

“副主編早就巴不得主編趕緊退休養老去了,他才不會告狀呢。”林子大一副很懂行的樣子。

又校對了一遍稿子,覺得沒問題了,趙楠說道,“要不我們把稿子給責編送過去,就下班吧。”

“急什麼啊,現在才六點半。”剛才主編留下林子大加班的時候他不願意,現在聽到趙楠要走,林子大又不願意了。

林子大喜歡趙楠,這在報社裡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可是漂亮的美女總是不乏追求者,趙楠雖然覺得林子大人品還行,但也沒有急著答應,兩人就這麼耗著。

反正回去也沒事,趙楠也就答應了。趙楠拿起十強名單看了下,喃喃道:“這次錢塘區十強選手有四人來自tcr傳媒公司,有三人來自華盟唱片公司,還有兩人來自時代唱片公司。這三家公司實在是太厲害了。”

“你以為這是好事啊,他們都快壟斷華夏的唱片行業了,歌手不簽這一家只能簽那一家,還有得選擇麼?”林子大是個典型的憤、青,他就喜歡站在弱者的角度考慮問題。

“這倒也是。”趙楠明白這個道理,選擇的少,能夠擁有的談判資本也就少了,受到的壓榨反而多了。

“對了,還有一人是哪個公司的?”剛才三個公司才有九個人啊,作為記者,林子大心思總是比常人一些,本能地反問了一句。

經林子大提醒,趙楠也反應過來了。她拿起十強選手的資料,目光停留在一個年輕男子的照片上,嘴裡輕聲念道:“安逸,男,20歲。報名公司沒有填寫,選手級別他還是業餘選手!”趙楠有點激動地喊了出來。

“業餘選手?”

這時候林子大也激動了。他搶過資料,仔仔細細地盯著安逸的公司欄,生怕突然冒出一個公司似的。直到確定安逸的公司欄是空的,他才猛地拍了下桌子。

“楠楠,這下我們撿到寶了。我敢說他是錢塘賽區最大的黑馬!”

文藝性的職業,水準高低有時候很難評估,但是唯有圈內人才能深刻地體會業餘選手和專業選手的差距有多大。一個憑空冒出的新人,竟然能夠晉級青歌賽十強。本來還覺得自己大材小用的林子大怎能不高興。

“那我們這篇稿子是不是得重寫?”趙楠指著一篇名為“青歌賽錢塘區十強出爐,最佳選手**,敬請期待”的稿子說道。

“當然要重新寫了,不僅要重新寫,還要好好寫。楠楠,你現在就去給編輯說一聲,讓他把版面給我們留出來。以後我們就把寶壓在他身上了。”

晚上八點的時候,陶瓷兒從外面吃飯回來。

滴答嗒滴答,滴答嗒滴答

走到二樓的時候,陶瓷兒聽到了安逸房間傳來的吉他聲。

他竟敢私自動我的東西?

雖然那是她扔在地上已經廢棄了的吉他。但是廢棄了是一回事,讓不讓你用又是一回事,剛欺負了我的你就那麼好意思?

惱火的陶瓷兒來到安逸房間門口就想踹門。

可是這首曲子很好聽啊

透過門縫,她簡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個除了菜做的還可以,現在的水準卻是越來越差的安逸竟然似模似樣的談著吉他。

這也就罷了,為什麼他彈出來的還這麼好聽呢?

還有,這首曲子她可從沒聽過。

吱呀一聲,陶瓷兒推開了半敞開的門,逕自走了進來。

被打擾的安逸眉頭皺了皺,難道進入別人的房間不需要敲門麼?

陶瓷兒自然發現了安逸的表情變化,氣不打一處來。“這本來就是我的房子,我想進來就進來,用得著敲門麼?”

“那你可以將協議撕毀,我就可以離開這了。”兩人簽訂的毀約金高達數千萬,安逸一直覺得這副軀體原先的主人腦子秀逗了。

就算陶瓷兒是國民級別的女神,你也不用見到美女就把自己賣了吧!

你想的倒美。陶瓷兒假裝沒聽見安逸的話。“你什麼時候學會彈吉他了?”

她懷疑今天的安逸被鬼神附體了。

先不說他脾氣的變化,就是他的身手是從哪來的?還有,什麼時候,他又學會了彈吉他?

“自然是你不在的時候學會的。”這個問題不好回答。以前的安逸不僅五音不全,還是音樂白癡。安逸嚴重懷疑,這也是‘他’瘋狂迷戀陶瓷兒的原因。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自己無法擁有的,如果別人擁有,只要自己能夠和擁有它的那個人關係親密,不用相當於自己也擁有了嗎?典型的阿q精神,卻能很好的麻痹自己。

“信你才怪。喂,你剛才談的是什麼曲子,我怎麼沒聽過?”陶瓷兒撇撇嘴,對於安逸的敷衍很不滿。

既然不信,你問什麼。不過陶瓷兒難得的沒有亂發脾氣,安逸倒是覺得這樣的陶瓷兒還是很可愛的。“你當然沒聽過,這是一個朋友新創作的。”

“你高中的那些狐朋狗友也會創作這個?”陶瓷兒嗤笑道,“不說就不說,我才懶得聽呢。不過,這首曲子很好聽。如果你相信我的話,我可以找人幫你製作高水準的單曲,你可以賺一筆數量可觀的作曲費。”

“不用了,這首曲子暫時還不能曝光。”安逸謝絕了陶瓷兒的好意。

“安逸,你什麼意思,不相信我?”陶瓷兒眸子一冷,逼視著安逸。不就是一首稍微好聽點的曲子嗎,她覺得自己的人格被侮辱了。

“怎麼會呢,這個世界上我唯一相信的就是你。”安逸略帶調侃地說道,“你不是我的妻子麼?”

臭小子,就讓你先得意一會,早晚有一天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陶瓷兒恨恨地想。

“陶瓷兒,其實我知道你並沒有惡意。不過,這首曲子我目前真的不想提前曝光。因為青歌賽10進3的淘汰賽我要用到。”安逸想了想,還是解釋了句。

如果換做一般等級的歌手,見獵心喜,也許會打這首曲子的主意。但是以陶瓷兒如今在歌壇的地位,她絕對不屑於這麼做。再說了,如果陶瓷兒想要,安逸也會立馬給她,反正也不是自己的。當然了,如果其他人想要,安逸也不會給。陶瓷兒怎麼說也是自己名義上的妻子啊,別人和自己可八竿子打不著。

“你進了青歌賽十強?”儘管看到了安逸一幕幕的變化,可是他說進了青歌賽的十強,陶瓷兒怎麼也不肯相信。“騙人也得找個好點的理由吧,你別告訴我,你五音不全的毛病突然根治了。”

自從換了一個人,當然根治了。

ps:好慘澹的資料啊,麻煩大家收藏支持一下啊。另外有推薦票的大大能不能順手投幾張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