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所謂執法者的心腸

所謂執法者的心腸

當你以為所謂特首抹黑醫生和專家抹黑中央是極端荒謬,所謂紀律部隊、所謂執法者的高層人員,向全港市民重新演繹 2020 年版《成語動畫廊》之「指鹿為馬」就更令人大開眼界

作為傳媒,我們能做的是將一年多以來曝光的公開片段、事實資料,鋪陳出來,戮破警謊圖謀竄改歷史的心腸。但眾所知,「指鹿為馬」不單是混淆是非、顛倒黑白那麼簡單;典故中的趙高,難道真的不知道那頭鹿是鹿嗎?

正如近日大家廣傳的前蘇聯作家、諾獎得主索忍尼辛的名言:「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自己是說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通過謊言,掌權者是要展現自己的權力,達到統治維穩的目的,作為鎮壓異見的手段。

荒謬如此,除了憤怒,我們又可以做甚麼呢?說穿了其實很簡單,就是緊守真相不放。他們把鹿說成馬,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說謊依然說謊,就是因為他們以為,在沒有制約、為所欲為的強權下,我們只能放棄真相。我們放棄真相,指着鹿說這是馬,或者對着指鹿為馬者默不作聲,就代表他們勝利,代表我們已經屈服在強權與暴政下。

所謂的執法者為了污名化傳媒,不點名指控 7.21 當晚「穿反光黃背心女子」拍攝時出閘激化事件、發表「只影一邊」令人產生誤會等歪理謬論,時任記者的「立場姐姐」何桂藍反駁得好,她當晚在元朗站長達一小時的直播中,「無論係東邊定西邊收費區、月台、每個出口我幾乎行勻哂。喺我鏡頭入面,無論係白衣人,定係黑衣人、市民我都影到,唯一影唔到,就係唔喺現場嘅警方。」她說:「如果講出真相喺政權下係犯罪的話,警察隨時都可以來拉我。」

新聞工作者的基本職責固然是要記錄事實。但即使是一般市民,也可以守護真相,元朗商戶 James(化名)甘願冒險,向港台《鏗鏘集》提供閉路電視片段,揭露 7.21 當晚更多實情。家人為免舖頭受到牽連,都勸他不要多事,但他不忿「勝利者不停竄改歷史,真相好似慢慢被遺忘。」他說:「一樣事情發生咗,會記喺心入面,我相信良知會勝過邪惡。乃至幾年、幾十年也好,真相最後會水落石出。」

哈維爾說的無權者的權力,就是要活出真實。要活出真實,首先就是要不接受謊言。

補白:又翻查了一下《維基百科》,人類史上 7 月 21 日大事有關於香港 7.21,最新版本是「2019 年: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獨立調查、捍衛法治、守護真相、重申五大訴求』遊行,得到逾 40 萬人響應。當晚大大批白衣人士在元朗持械無差別襲擊民眾,造成多人受傷。」

查「指鹿為馬」,《維基詞典》有此例句:「香港警察指 721 事件中白衣人無差別攻擊為『雙方旗鼓相當的打鬥』,完全妄(罔)顧事實根據,指鹿為馬。」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