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通識是怎樣的一回事

通識是怎樣的一回事

【文:趙文浩副校長】

筆者剛投身教育界,就開始任教 AS Level 的通識科,到現在已有十五、六年吧。自問對這個學科都有一定的認識,也結交了不少同行友好,但觀乎近來社會對通識科的一些質疑,卻令我忽然有一點陌生了,究竟這些批評針對的,是不是我們每天的日常呢?本文旨在反映筆者理解的通識老師工作,好讓各位讀者感受一下,通識是怎樣的一回事。

通識課堂不是城巿論壇

有很多人以為,通識課就是老師帶領一群學生,大肆議論時政、抨擊政府。現實是在考試主導的學制下,課堂是沒有這樣的空間操作的。通識老師的困難,在於學生對課程要求的概念一無所知,對社會各種問題和現況也欠理解,就算簡單如房屋問題,學生對現時各區樓價、公屋居屋與私樓的分別都不一定能夠掌握,更遑論各種各樣、經常推陳出新的政策。因此,通識課堂中,很多時候其實是在釐清概念,解釋政策。漫無目的地議論時政,其實是很奢侈的想法。

蘋果動新聞其實不常用

於是,又有人認為,在課程教理念和解釋議題時,老師有很大的空間幫學生洗腦,用偏頗的媒體曲解政府施政,這也不是現實。從功利的角度講,通識科考試非常講究多角度思考:考生可以不善批判,拙於駁論,但必須精於從不同角度分析,了解不同持份者的考慮。一個偏激的學生在課堂能製造的困難,遠比一個平庸的學生大,因此,老師在準備教材時,都總會包括正反兩面的資料。事實上,建制陣營資源豐富,他們設計的教材,製作精美、內容豐富、簡明易用,頗受老師的歡迎。反而,區區數分鐘的蘋果動短片,只能在課堂作個引入點,難以再深入探討,短片畫面和旁白也未必合宜,筆者自己是覺得很難用。

通識問題在考試不在課程

從實際操作來看,通識科組召開的會議,往往都比其他科組多,老師就議題、校本教材、評核內容都要商討多次,連評卷前的準備會議,也要就不同的學生答案爭個面紅耳熱,偏頗的課業設計、嘩眾取寵的教材,是很難在科組會議上得到認可。簡而言之,通識科的問題,不在課堂的運作,也不在課程內容,而在考試。

通識科的考試,講求學生先了解提問用語的要求,再用既定的答題框架,應用資料,引用概念,在非常有限的時間內,盡量多寫多答。感覺就似是做八股文章。那些「政經社文環」、「三正一反」、「可行必要」框架,雖然確保學生在論點上有一定產出,但卻僵化單一,無助豐富學生的作答內容;考試限時也訓練了學生走馬看花的思考模式,不求內容深入,但求「中 point」取分。久而久之,通識科教的考的,只是快速的閱讀理解能力。筆者認為,這種八股風氣,與最初通識科開設的原意,實在是背道而馳的。

是非善惡在心間

因此,說通識科教壞學生,是誇大了學科的影響力,簡直是對通識老師教學能力的褒獎了。在廿一世紀的資訊年代,學生學習早就超出了班房和考試所限,他們每天在網上讀到的新聞,在電視看到官員的處事作風,都是他們思想和知識的養份。回想過去沒有通識科的年代,讀一篇「論四端」都參透人性、朗誦一遍「滿江紅」都可以帶出國仇家恨。所謂是非善惡在心間,單憑那區區的邪惡通識科,又能成得了甚麼大事?

 

HK Educators’ Club Medium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