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何君堯國家安全教育中心的初步觀察

何君堯國家安全教育中心的初步觀察

今日(23)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聯同數位人士召開記者會,表示將成立國安教育中心,並設有數個項目。根據何君堯的介紹,國安教育中心附屬於由其創立於兩年前(2018)的國際公益法律服務協會有限公司(公司註冊編號:2686683,International Probono Legal Services Association Limited, IPLSA),這個協會獲「新香港人」、「愛國商人」曹福順捐贈 300 萬元擔任榮譽會長。據悉國安教育中心將於 2021 年 1 月裝修,並爭取於 1 月底開幕。

何君堯的部署包括了國家安全、國安教育、通識,及司法界,本文將綜合本地及外地媒體報導,加以評論。

編寫國安教育教材

何君堯表示,其動機是根據《港區國安法》第十條「香港特區應當通過學校、社會團體、媒體、網絡等開展國家安全教育,提高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的國家安全意識和守法意識」,並希望成為香港國安教育領域第一家。根據他的計劃,中心將延聘大學生及專家編撰國安教育教材,並為學校等社會團體提供國民教育培訓,目前已聯絡 10 間學校。此外,中心亦會推動《基本法》23 條本地立法。

參考現時教育局官員的公開講話,國家安全教育在整個中小學課程應佔很小部分。教育局早前表示將參考現時憲法及《基本法》教育於中小學不同學科推行方法,即屬於小學常識科與中學的「個人、社會及人文學科」—— 根據課程指引,小學常識科佔總課時的 12% 至 15%、初中則包括 15% 至 20% 的相關課程(包括通識科、中史科等)、高中則有約 10%。參考現時已率先推行國安教育的聖保羅男女中學,計劃於 2021 年中五、六級的「倫理科」新增四節共 320 分鐘的課程。

教育局曾於 2020 年 11 月舉辦了以「國家安全與我們日常生活」為題的教師研討會,並由基本法推廣督導委員會委員李浩然擔任講者。講座以「總體國家安全觀」為宗,其中有十多個範疇,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網絡等。雖然現時並未有官方出版的教材,但參考由周家亮主編、濟南出版社付梓的《國家安全小學生讀本》、《國家安全初中生讀本》及《國家安全高中生讀本》,這些教材主要教育學生認識、遵守相關法規,以至盡公民責任舉報可疑人員與活動、小心外國文化滲透等。

因此,對於何君堯提出編寫國安教材,這件事也許就像當年教聯會的國民教育中心教材般驚為天人,但實際上這份教材有多符合教育專業,甚至如何配合現有的課程,恐怕要在出版時才知道。


「監察」通識科教學與教材

「救救孩子基金」將會是何君堯「監察通識科」的重要項目,據悉他已邀請幾十名對教育有了解的香港居民,包括退休校長和老師,並成立民間督學組織,以觀察各校通識科的教學和教材。若果他們發現問題,將會投訴或提交報告。

督學(Inspector)是教育局內負責指定工作的學位職系,工作包括 (a) 進行質素保證視學、(b) 協助教育專業人員的專業訓練及發展、(c) 協助課程發展及評審、(d) 提供校本支援及協助學校發展、(f) 協助規劃及推行其他教育政策等。

根據「助理督學(學位)」的聘用要求,若果要成為通識科的政府督學,通常須要:

  • 持有香港頒授的相關學士學位(學位須與通識教育有關);
  • 持有香港專上教育機構頒授的教育證書;
  • 在取得學士學位後具備數年有關的工作經驗;以及
  • 符合政府語文能力要求。

到底何君堯成立的「民間督學組織」有哪些教育專業人員坐鎮,又擁有哪些相關的教育專業經驗,並能為更名改制後的通識科建言獻策,令人期待。

此外,根據現時的教師投訴機制,社會人士可作匿名投訴。教育局收到投訴後,將要求學校調查。學校將採取校本跟進(包括將投訴內容通知涉事教師,並讓其申述),繼而向教育局提交報告。

雖然教育局處理投訴後,教師有一系列程序上訴,但從現有案例可見,教育局有絕對權力作出與公眾理解差異很大的懲處。「救救孩子基金」的出現,無疑為學校帶來更多壓力,這些做法是否為教育界帶來「利多於弊」,令人懷疑。


為司法界提供「培訓」

關於推動本港司法改革及法官培訓方面,何君堯提出將設立量刑委員會、爭取廢除法官戴假髮,並舉辦國情培訓學習班給法官參與等。

現時香港的司法培訓,由 2013 年成立的香港司法學院負責。參考《香港司法機構年報2019》列出的司法培訓,有各種課程、工作坊、研討會及講座,主題包括中文判案書撰寫、宣讀口頭判決及量刑等。至於「與 / 由其他司法管轄區 / 團體舉辦的司法培訓活動」,過去三年的團體包括國際司法培訓組織、新加坡司法學院、英聯邦司法教育學院,及澳洲國家司法學院等。

「量刑」方面,參考〈2020 年 6 月政務司司長書面答覆葛珮帆議員提問〉:

量刑是刑事司法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由法院行使獨立司法權力來履行。法院的職責,是在被告人在個別案件中認罪或經審訊定罪後,因應案情和犯人的情況,應用相關的原則,判處公正而合適的刑罰。法庭會宣告判決理由。如被定罪的人認為刑罰過高,該人可提出上訴。如律政司司長認為判刑明顯過輕或過重,也可向上訴法庭申請覆核刑罰。

因此,何君堯舉辦的培訓班,能否被接納成為「香港司法學院」的培訓,令人期待。至於設立民間「量刑委員會」,恐怕與普通法系下對法律的理解有所出入。


陸續有來的政治鬥爭

最後,中心還有一個名為「回頭是岸基金」的項目,這個項目早於 7 月已獲傳媒報導。根據何君堯自述:「這些(在修例風波中被捕的)年輕人中有很多是受到誤導才觸犯法律,他們也是『黑暴』的受害者,有家歸不得,有書念不得,有工開不得」,他希望幫助他們重返正常生活,包括為這些年輕人寫求情信,吸引其參與義工服務,為獨居老人提供維修、裝修等。

回到 9 月底,中聯辦與建制派議員會面後有風聲傳出,未來一年須整頓「三座大山」,包括司法界、教育和社福界,而何君堯的矛頭便指向其中兩者。再看早前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批評店舖裝修煽動「港獨」,事件及後並未由警務處國安處跟進,可見這些舉動殺氣騰騰,更多是政治人物爭取個人聲勢,向支持者展示自己戰鬥力,以應對未成定局的政治整頓。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