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菲律賓英雄曾經係香港醫生?

菲律賓英雄曾經係香港醫生?

12 月 30 日係菲律賓的「Rizal Day」,旨在紀念為菲律賓獨立運動犧牲的黎剎(西班牙語:José Rizal,漢文又譯為厘沙路)。黎剎於 1896 年 12 月 30 日被西班牙殖民當局處決,今菲律賓政府將此日定為國定假日黎剎日。

提到「黎剎」,我們不能不想起 2010 年發生於「黎剎公園」的人質事件,而除了這件事以外,其實黎剎本人曾經在香港行醫,更因此邂逅他的愛爾蘭裔夫人。


一,黎剎醫生的生平

黎剎生於 1861 年的菲律賓,他是菲律賓天主徒,其父系為柯姓閩南裔(泉州府晉江縣羅山上郭村,今日為晉江市新塘街道上郭社區)。年僅 14 歲的黎剎於 1875 年獲得文學士學位,隨後進入菲律賓聖道頓馬士皇家教會大學(University of Santo Tomas),主修哲學,兼修美術。後因母患眼疾,黎剎改讀醫科。

1882 年,21 歲的黎剎在西班牙馬德里康普頓斯大學、法國巴黎大學以及德國海德堡大學深造,並於 1885 年取得醫學博士學位,並留校執教。1887 年,他以西班牙文創作了《社會毒瘤》(Noli Me Tángere,另譯《不許犯我》)一書,描述西班牙殖民統治下的慘況;該書的續篇《起義者》(El Filibusterismo)於1891 年出版。

及後,他赴香港開展其執業生涯。在 1891 年 12 月至 1892 年 6 月,黎剎與家人居於香港島「列拿士地臺」門牌第二號,他每天下午2時至晚上6時在中環德己立街5號開設眼科診所。


二,告別「國際線」,回國「送頭」

1892 年 6 月,黎剎返回菲律賓後被捕,隨即被流放到一個荒蕪的小島。四年後黎剎獲釋希望到古巴當義醫,其好友佩德羅(Don Pedro,馬尼拉工商鉅子)曾建議他轉到新加坡接受英國法律庇護,但他仍然坐船前往西班牙,準備轉往古巴,結果西班牙官人將其押回馬尼拉,囚禁在聖地亞哥堡。同年 12 月 30 日凌晨,西班牙當局以「非法結社和文字煽動叛亂」的罪名在馬尼拉將黎剎處決。

臨刑前,黎剎寫下絕命詩《永別了,我的祖國》:

My Last Farewell - Jose Rizal
Farewell, my adored Land, region of the sun caressed, Pearl of the Orient Sea, our Eden lost,With gladness I give you my Life, sad and repressed; And were it more brilliant, more fresh and at its best,I would still give it to you for your welfare at most.
On the fields of battle, in the fury of fight,Others give you their lives without pain or hesitancy, The place does not matter: cypress laurel, lily white, Scaffold, open field, conflict or martyrdom's site, It is the same if asked by home and Country.
I die as I see tints on the sky b'gin to showAnd at last announce the day, after a gloomy night; If you need a hue to dye your matutinal glow, Pour my blood and at the right moment spread it so, And gild it with a reflection of your nascent light!
(...)

三,香港是菲律賓革命基地之一

在黎剎死後,他的絕命詩由其妻約瑟芬帶(Josephine Brackon)回香港,再轉交給黎剎生前好友彭西(Mariano Ponce)出版面世。訣別詩更輾轉被梁啟超翻譯成中文舊體詩作,題為《墓中呼聲》,鼓動了清末不少改革志士。黎剎之死,引發武裝獨立革命的序幕,香港成為募款、購械與宣傳基地,1898 年菲律賓短暫獨立後的第一面國旗,亦是在香港縫製而成。

有專門撰寫人物傳記的學者研究過,黎剎在香港行醫時,正值孫文(孫中山)在香港鑽研醫科的日子(1887 年至 1892 年),雖然未有證據證明兩位革命家就此碰面,但《全球化的時代:無政府主義,與反殖民想像》卻記載了孫文後來在日本與彭西見面,兩人以英語交談,據說相談甚歡,並留下一張合照。


四,中菲友誼佳話?

原本黎剎的福建身世一直未能證實,幸好菲律賓華人專欄作家柯芳楠尋獲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未被燒毀的《柯氏族譜》;加上在菲律賓國家圖書館中收藏著美國學者奧斯汀.克萊格(Austin Craig)於 1913 年出版的《菲律賓愛國志士 ── 扶西.黎剎生平及功績》中,記載黎剎的高祖父柯儀南之出生地及出生年份,與《柯氏族譜》內的記錄完全吻合。因此確定了黎剎的福建血脈。

這段歷史自然成為了「中菲友誼佳話」,但黎剎本人又怎樣看到這個身份呢?

在黎剎行刑前一刻,發現自己被標為中華後裔有激烈反駁﹕「我不贊同﹗這是不公平的﹐此(文件)寫我是混血兒(美是弟叔,MESTIZO)﹐這並非事實﹗我是純種的菲律賓人﹗」

此外,在他兩本著作筆下,華人的形象總是不甚討好,甚至是敵視,例如在《貪婪的統治》 的第十六章〈一個華僑的苦衷〉所諷刺的倪洛牙﹐即當時華僑領袖陳謙善。做作﹑偽善﹑狡猾﹑巴結官僚﹑投機倒把﹑唯利是圖是黎剎筆下的倪洛牙的寫照。

甚至在《菲律賓商報》 于長庚先生為 《貪婪的統治》 中譯本序言時,亦表示﹕

對於華僑﹐(黎剎)卻盡詆誹與譏諷之能事。我們能夠了解他對僑領倪洛牙的厭惡﹐但我們確然不能同意他對華僑小販及華僑餐館的過份愚弄戲謔﹔我們不能相信他不能找到一個良善的華僑或華裔來作為對菲律賓農耕﹑工藝與商業有著重大的貢獻的華僑的典型。

于長庚 《貪婪的統治》 中譯本序言

對於黎剎本人是否成就中菲友誼佳話,真的見人見智了。


關鍵字:#RizalDay、#Rizal、#黎剎、#厘沙路、#菲律賓

參考資料

周澄:〈同場加映:歷史達人5年心血 尋找菲律賓國父香港足迹〉,《明報.星期日生活》,2019年3月10日。網址:https://chowching.wordpress.com/2019/03/10/mingpao-interview-ricky-sadiosa-jose-rizal-hk/。

伍哲燦(塗一般),〈黎剎的中國外衣〉, 《菲律賓商報.讀與寫》,2005年2月14至18日。網址:http://cvrizalchinisovercoat.blogspot.com/2009/11/blog-post.html。

鄭昭賢:〈他的高祖父出生福建遠渡南洋成家,而他則成了「菲律賓國父」〉,《關鍵評論網》,2016年10月20日。網址: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50874。

涂豐恩:〈孫中山幫過菲律賓獨立革命?──班納迪克・安德森《全球化的時代》〉,《故事》,2019年12月1日。網址:https://storystudio.tw/article/sobooks/the-age-of-globalization-review-01/。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