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愛國、忠誠和廢物們

愛國、忠誠和廢物們

早前港澳研究會田飛龍的一句「愛國者治港,不要橡皮圖章,不要忠誠廢物」,以共產黨的作風,把話說得這麼死,其實就是對保皇黨們的最後通諜。明顯對於中央來說,任憑支持民主、自由價值的人,馬上已被打為「不愛國」,連這「基本」條件也不能符合,更遑論要成為他們心目中的「忠誠廢物」了。

熟悉共產黨的人都知道,「敵人」是分了主次的,在永恆的鬥爭中,主要敵人給「解決」後,就來到「次要」敵人,如此不斷批鬥,才符合共產黨一直信奉的鬥爭路線。國安法出台以後,民主派人物、組織幾乎已被中共消磨殆盡,就連深紅大老,前中策組顧問邵善波也聲言,不要 overkill,足見在黨的眼中,民主派這個主要敵人已被大致整頓。

所謂唇亡齒寒,其實保皇黨在主權移交的廿多年間,主要角色並非支持政府施政,他們本身就是衝著「反民主」而來,同樣由選舉產生的他們,本質上其實完全與選舉違悖,至少,他們擁護功能組別,擁護委任,擁護沒有經過實然選舉產生的人大、政協代表等。參與選舉這場遊戲,對保皇黨而言,只是做一場「大龍鳳」,從過往選舉報導中足見,不少長者、滿口鄉音人士在票站外受訪時,也不知他們所投的候選人姓甚名誰,更不用說他們的政治取態了。

與此同時,觀望如今官場、立法會議事庭,其實那些人既不忠誠,亦不愛國,怕且最能形容他們的,就是廢物一詞。猶記得反修例事件之始,是民建聯借潘曉穎事件發酵,希望設立「逃犯條例」,方便名正言順送港人到中國受審。但此政黨不單沒有在後期力撐林鄭,反倒在逃犯條例上「縮沙」,若然忠誠黨國,何不死撐到底,水裡水裡去呢?遇事逃避者,談何忠誠?再看石禮謙,由他出任董事的高銀金融,在反修例事件中,屢次對香港投下「反對」票,對啟德地王投標退標,但石禮謙本人就在議會上盡收公帑,甚至對林鄭拍手叫好,這樣吃「兩家茶禮」,像話嗎?

如今左一個田飛龍,右一個夏寶龍,雙龍出海,要「肅清」的是誰?相信不言自明,這台換血好戲,實在讓人拭目以待。

 

作者 Facebook